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303章:有錢任性

第303章:有錢任性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303章:有錢任性

秋天的京城,天氣涼爽,滿城金黃。

這座歷史氣息濃厚的城市,帶著它獨有的韻味,讓這個時代的人們,對它抱有最初的敬畏之心。

「紅燒肉,快看,這就是京城,是咱們國家的首都。」陸悠左手拎著行李袋,右手抱著胖娃娃,隨著人流走出車站。

「啊啊啊!」紅燒肉雙手一拍,笑得見牙不見眼,一副樂壞了的模樣。

陸悠親親自家閨女的小臉蛋,隨即東張西望:「也不知道你爸來了沒有,要是他不來接我們,那……」

「陸悠同志!」一個熟悉的聲音吸引了陸悠的注意力,抬頭一看,那個穿著白色制服的男人不是秦建國是誰?

「啊啊……粑……粑……」陸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見紅燒肉朝秦建國所在的方向伸出雙手,嘴裡咿咿呀呀地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

即使語言不通,但秦建國仍然從自家閨女火熱的眼神中,看出她對自己的想念。

「誒!咱閨女會叫『爸爸』啦?」秦建國快步上前,從陸悠手裡接過行李和閨女,重重的在紅燒肉臉上親了一口。

「……」紅燒肉撇了撇嘴,很是委屈的樣子。

不喜歡跟爸爸玩親親,胡茬扎得臉疼!

紅燒肉嘴巴一撅,立馬將腦袋扭開,看向別處,就是不看她爸。

她爸真是太壞了!她那麼想念他,他竟然還拿胡茬扎她!

壞爸爸!

「媳婦兒,咱閨女這是咋了?」莫名其妙被嫌棄,秦建國一頭霧水。

陸悠笑著接過紅燒肉,抱在懷裡,解釋道:「她這是嫌棄你,誰讓你是男人,還長鬍子呢?」

秦建國:……哪有男人不長鬍子的?他長鬍子他驕傲好么!

「紅燒肉又長重了吧?還是讓我來抱,你抱著手累。」他邊說邊伸手,想要減輕陸悠的負擔。

「不用了,這一路都是睡著過來的,一點不累。下了火車,正好運動運動。我要是真累了,肯定會讓你抱的,你可是孩子她爹。」丈夫心疼自己,陸悠同樣心疼秦建國啊!

而且她說的也是實話,她這次一個人帶孩子上京城,買的是卧鋪票。紅燒肉又不吵鬧,這一路基本上沒費什麼力氣,算得上輕鬆愉快。

這會兒,她正精神抖擻。

更何況,她也注意到秦建國臉上的倦容,他昨晚上應該沒有休息好。

小兩口邊走邊說,一起往外走。

京城跟長生市很不一樣,長生市臨海,氣候溫暖,植被豐富。京城位於北方,四季分明。

現在是秋季,陸悠感受到完全不同於駐地的氣候,非常涼爽!

高大筆直的銀杏樹,掛滿金黃色的樹葉,遠遠望去,就像黃燦燦的金子,別有味道。

感受著這裡的溫度,陸悠趕緊從行李袋裡拿出一件外套,給紅燒肉穿上。

她身體好,穿多穿少無所謂,小孩子抵抗力不如大人,需要格外注意。

「我們怎麼過去?」陸悠環顧四周,好奇地問。

她這次之所以來京城,其實並非因為私事。

早前,她的水系異能並未消失時,被顧君華招入特事中心,成為裡面的一名成員。

現在,全世界都不再有異能者的存在,特事中心原有的異能者,自然就沒什麼用處了。

當然,這個「沒用」,也是有範圍的。

若是像顧君華這種人,從沒想過依靠外力,即使失去神秘力量,也能憑藉自己的能力,繼續留在權力中心。

其他人,像花玲和賈振邦,以及一心想要靠能量來源補充失去力量的那些人,就只能被淘汰了。

他們的珍貴之處,只在於他們的能力。

失去能力,也就泯然於眾。

奇怪的是,陸悠的身份,並未被剝奪。

這一次,她也是接到顧君華的消息,希望她能來京城一趟。

她之前也享受過特事中心帶來的便利,總不能真的只拿好處不辦事,這不地道。

再加上秦建國正好在京城出差,她帶紅燒肉來京城,也算是一家團聚。

更何況……陸鳴也在京城念書。以前沒有這個機會也就罷了,現在有機會來,當然要去看一看他。

秦建國指著路邊一輛軍用吉普,率先走過去打開車門,又將行李放在後面。

「領導得知有家屬要來,特意讓我開車過來接人。」他口中的領導不是被人,正是邢鋒。

陸悠捂嘴一笑,「邢鋒同志真是一位好領導啊,時時刻刻念著軍屬,給軍屬們帶來春風般的溫暖。組織真好,領導真好!建國,你要好好乾活,報效祖國。」

「咳咳……媳婦兒,你說的都對。」一家之主的話,秦建國哪敢反駁?

「來之前,就給我哥打了電話,說今天帶紅燒肉去看他。他自己還在上學呢,哪能走得開,還非說要來接我,我就誆他,說有車來接……沒想到,還真給我說中了!」陸悠笑嘻嘻地上了車,抱著紅燒肉坐好。

「那是必須的!家主大人來了,必須開車來接!」秦建國看了一下後視鏡,沖陸悠張嘴一笑。

兩人也有幾天沒見了,都說小別勝新婚,這會兒見了面,還真有那麼點剛結婚不久的新鮮感。

陸悠被秦建國逗笑了,她偏過頭,注視著窗外的風景。

「建國,你找得到我哥的大學嗎?你也才來幾天,熟悉路線嗎?」

「我來的時候問過了,知道該咋走。要是忘了,那就找人問唄!」秦建國表示,對於一名優秀的海軍蛙人來說,認路,那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

街上車少,吉普車的速度也不算快,至少沒有快艇快。習慣了坐船,再來坐車,陸悠倒是有些不習慣,總感覺憋屈。

等到了陸鳴的學校,已是半小時以後。

問過門衛,吉普車直接開進學校,在陸鳴的寢室樓下停下來。

「也不知道我哥這會兒在不在寢室,我坐的這趟火車晚點了,跟前天約定的時間不一樣。」下車后,陸悠抱著孩子往樓上看去。

秦建國走過來,不著痕迹地打量周圍環境,「前面人多,我們過去問一下。」

等靠近人多的地方,秦建國才發現,好像是有人在打架,還是吵架?

「江燕同學,你快說啊!老四怎麼可能花你的錢用你的東西?他的東西都是家裡人寄過來的,你不能污衊他!」人群中,一個威武雄壯的小胖子正面紅耳赤地跟人爭論。

秦建國眼尖地發現,站在小胖子旁邊的人,赫然就是他小舅子陸鳴。

「我,我知道,陸鳴不是這樣的人,我相信他!」被小胖子老幺指責,江燕淚流滿面,楚楚可憐,好似被人欺辱了一般。

聽她這麼說,老幺更是氣得慌,要不是看在江燕是他同學的份上,他真想給這女人一巴掌。

「什麼叫『你相信他』?這跟你相不相信有什麼關係,這是事實!」老幺快被氣死了!「今天,你就當著大家的面,證明老四的清白!」

「幹什麼幹什麼?褚亮你還要不要臉?我們這麼多人都在呢,你竟然敢在這裡嚴刑逼供?江燕別怕,把你知道的說出來,拆穿陸鳴這個敗類的真實目的,讓大家看清他的真面目!」站在江燕身後的男同學挺身而出,義正辭嚴地說道。

江燕眼神一閃,她看向陸鳴,卻發現對方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她。

頓時,她的眼裡閃過一抹陰鬱。

她是真的喜歡陸鳴,甚至到了不在乎他家庭條件的地步。

只要陸鳴願意對她好,這輩子只對她一個人好,她願意讓對方過上跟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就憑她家的關係,無論是留在京城安排工作,還是跟她結婚,甚至是買房,都不需要他操一份心!

只要陸鳴娶了她,他就可以一步登天,少奮鬥幾十年!

她不相信,陸鳴不會算這筆賬。

而她只想要陸鳴對她一個人好,這難道不對嗎?

男人結了婚,本來就該以家庭為重啊!

至於他那些在鄉下的父母親戚,她也不是不讓他管,甚至還允許他每年回家一趟,去跟父母見面。

他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天知道,當她得知她媽去找陸鳴后,差點沒嚇死!

她真怕她媽看不上陸鳴,拆散她跟陸鳴。

誰知道,她媽竟然同意她跟陸鳴的事,這讓江燕欣喜若狂。但狂喜之後,立馬又被她媽潑了冷水,陸鳴竟然拒絕了她媽的提議!

當時,江燕簡直不敢置信!

只要是正常人,遇到這樣的事,都應該知道怎麼做,可陸鳴為什麼不知道?

他是故意的?

他不滿足?

江燕很生氣,她認為陸鳴不知好歹,好高騖遠。

她不希望自己未來的丈夫心那麼大,大到將她都比下去了。

因此,她想要給陸鳴一個小小的教訓,讓他知道,讓他醒悟。

可更讓她憤怒和不解的是,直到現在,陸鳴還是不肯低頭!

他究竟想要什麼?難道他還想跟某些男人一樣,將自己遠在鄉下的窮親戚接到京城來住?

休想!做夢!

江燕眸色一沉,眼裡閃爍著瘋狂之色。

要是陸鳴知道江燕的想法,估計快要慪死了!

他想要什麼?

他只想遠離江燕!

「神經病!」陸鳴在心裡腹誹。

他拉住想要跟人動手的老幺褚亮,「老幺,別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

「嘖嘖!說得倒是挺大義凜然,花人家女同學錢的時候,咋沒這麼清高呢?我就說嘛,你一個農村來的土包子,怎麼會有那麼多衣服穿,還買得起海貨?呵呵!你家可是內陸山區,能長出海里的土特產?陸鳴,你就算撒謊,也該找點靠譜的謊言吧?當我們是蠢貨呢?」一個身材清瘦氣質沉鬱的眼睛男冷笑一聲,諷刺陸鳴。

陸鳴臉色未變,抬眼看著他,語氣輕描淡寫,「可不就是?」

「噗!」褚亮跟陸鳴關係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指著眼鏡男哈哈大笑,「可不就是?可不就是蠢貨嘛!哈哈哈!老四,你說的真對!」

「陸鳴,你敢罵我們?」眼鏡男登時一怒,氣得臉都紅了!

陸鳴這回連眼皮都懶得抬,「我什麼時候罵過你?我有說過一個髒字嗎?前前後後,不都是你自己在說?也是你自己承認?」

「你……」眼鏡男剛準備說什麼,就被江燕阻止,「求求你們別吵了,陸鳴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那種人,無論他做了什麼,我都相信他!」

她不說話還好,她一說話,其他人的注意力又回到「陸鳴騙女同學錢」這件事上。

眼睛男覺得江燕真是太單純太善良了,可惜就是眼瞎,看上陸鳴這個除了臉和成績之外一無是處的草包!

像江燕這樣優秀的女同學,為什麼就看不到品學兼優的他呢?

「江燕同學,你不要再幫陸鳴說好話!你的好意,人家也不會接受!像他這種整天想著歪門邪道的男人,不值得你這麼做!」眼鏡男不遺餘力地勸著江燕,好似在拯救一名失足少女。

江燕搖了搖頭,含在眼裡的淚水要掉不掉,裡面是對陸鳴全心全意的信任和期待,還帶著小心翼翼的討好。

看到這一幕,任誰都能看出,江燕是在護著陸鳴。

「你說陸鳴花了你的錢,吃了你給的東西,你有證據嗎?」這時,人群中,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話。

眼鏡男滿臉不悅,直接回道:「這不是很明顯嗎?陸鳴家庭條件那麼差,他哪來的錢買新衣服?哪來的錢買好東西吃?」

「同學,我問你呢,你到底有沒有證據啊?」陸悠推開擠在前面的人群,站在江燕面前,目光如炬地盯著她,「還有,你也不要表現出跟陸鳴很熟的樣子。你是誰啊,誰管你相不相信陸鳴?」

「看你剛才的表現,你不去演戲真是埋沒你一身本事!我建議這位同學,還是不要讀書了,去演戲吧!既可以滿足你扭曲的慾望,還能賺錢,真是一舉兩得!」

「你,你是誰?為什麼要污衊我?」江燕沒想到,就連褚亮和陸鳴都拿她沒辦法,竟然還會有陌生女人跑來為陸鳴叫屈。

這人是誰,難道是陸鳴的對象?

「我是誰?你竟然連我都不認識?」陸悠呵呵一笑,神情高深莫測。

江燕:……這女人以為她是誰,全天下人都應該認識她?

「看吧,你連我都不認識,還想跟陸鳴攀關係,真是不知所謂!」陸悠笑容一收,目光冷冽地逼視著江燕,「你們剛才不是在討論,陸鳴的新衣服和海貨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嘛?」

「都是我送的,怎麼了?」

有錢任性不行啊?

------題外話------

——

感謝喬喬不是夭夭贈送月票*3、感謝哞哞哞哞贈送鑽石*1~謝謝親們,么么噠~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