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304章:拆穿

第304章:拆穿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304章:拆穿

「你是誰?是陸鳴他對象?」江燕目光陰沉地盯著陸悠,不過一瞬,她立馬含著眼淚,用控訴的眼神看著陸鳴,「陸鳴,沒想到,你竟然……你……」

她含糊其辭的指責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這個不知從哪跑出來的女同志竟然是陸鳴的對象?

是了,肯定是,否則這女同志為何要給陸鳴寄吃寄穿?她又不是傻子!

既然如此,陸鳴豈不是腳踏兩隻船?

天啊!他的人品也太低劣了!

像他這種玩弄女同志感情的男人,哪來的資格讀大學?他的思想和品德,根本就不過關!

「我沒聽錯吧?」陸悠震驚地望著江燕,像是無法接受她的說辭。

陸悠的反應,更讓江燕等人篤定,陸鳴隱瞞了他的感情史。

江燕伸手擦了擦眼淚,低頭的那一瞬間,她的眼裡閃過一抹興奮之色。

既然陸鳴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她倒要看看,失去唯一光環的他,還能不能一如既往地保持他的驕傲?

只要坐實陸鳴玩弄女同志感情這件事,他很有可能被學校開除。

國家才剛剛恢復高考沒有幾年,這種事屢見不鮮。然而越是名氣大的學校,越是注重聲譽,絕對不允許陸鳴這種人的存在。

江燕一激動,聲音都在發抖,「這位同志,你,你告訴大家,你不是陸鳴的對象,你不是,對不對?」

就算要整陸鳴,她也不會光明正大地站在陸鳴的對立面。

她是真心喜歡陸鳴,也不是真要讓他墜入深淵。

她只是想折斷他的翅膀,讓他從今往後,眼裡只能看到她,心裡只能想到她!

眼看著到了這一步,江燕還在維護陸鳴,眼鏡男差點咬碎一口牙齒!

他臉色難看,聲音尖利刺耳,「江燕同學!到了這一刻,你還是不肯認清事實嗎?很顯然,這位女同志就是陸鳴的……」

眼睛男話未說完,就被一道清脆悅耳、還帶著奶氣的聲音打斷。

「麻麻!」

秦建國拍拍紅燒肉的肥屁股,不顧周圍人驚異的眼神,笑著打趣:「小沒良心的,只知道叫你媽,快叫『爸爸』!」

「粑粑!」紅燒肉這次一點也不傲嬌,從善如流地叫了一聲,乖巧的不得了!

不止如此,她環顧四周,像是在找什麼人一樣,還問秦建國:「豆豆?豆豆?」

「什麼豆……哦,你是在找『舅舅』?」秦建國有點無語,又覺得好笑。

豆豆什麼的,聽起來還挺順耳的,就這麼叫!

收到陸悠眼神信息,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陸鳴,直到聽到紅燒肉的聲音,這才展顏一笑。

「紅燒肉!我外甥女總算來啦!快讓舅舅抱一抱!」陸鳴推開圍觀群眾,擠到秦建國面前,伸手就要抱紅燒肉。

去年紅燒肉出生的時候,陸鳴正好在高考。等他考完,收到通知書後,便收拾包袱,到駐地探親,在那兒住了好幾天。

可那時候,紅燒肉還是個只會吃喝拉撒的小奶娃子,唯一發出的聲音就是「哼哼唧唧哇哇嗚嗚」,連媽都不會叫,怎麼會叫舅舅呢?

現在可不一樣啦,他外甥女長大了,不僅會哭會鬧會笑,還會叫「舅舅」!

一想到這,陸鳴趕緊丟開室友,就想跟自家外甥女來個親密擁抱。

「豆豆?」紅燒肉不認識陸鳴,她對陸鳴一點記憶都沒有。

不過,小孩子最敏感,她能感受到,眼前這個人很喜歡自己。

既然這樣,那她就勉為其難讓他抱抱吧!

紅燒肉露齒一笑,往陸鳴的方向探出身子,並伸出她的胖胳膊,一臉高興的樣子。

自紅燒肉叫陸悠「麻麻」開始,其他人像是被按了暫停鍵,集體失聲。

直到陸鳴抱過孩子,褚亮才反應過來,他雙眼一亮,指著紅燒肉問陸鳴:「老四,這就是你經常掛在嘴邊的外甥女?」

「對,這就是我外甥女,叫紅燒肉!」陸鳴絲毫沒覺得這個名字有什麼不對,介紹的時候,表情還挺自豪。

褚亮:……

褚亮看了陸悠和秦建國一眼,心想,這估計就是陸鳴的妹妹和妹夫吧?

觸及秦建國制服上的肩章,褚亮瞳孔一縮……他知道老四的妹妹是軍嫂,妹夫是軍人,可他一直以為,老四的妹夫應該是個很普通的軍人。

畢竟,他很少聽老四提及這個妹夫,而以他妹夫的年齡,也不可能有多高的級別。

卻沒想到……老四這個人,真是深藏不露啊!

其實仔細想想,就算老四不說,他也該想到的。

如果老四的妹夫只是個普通軍人,那以對方的條件,如何能夠隔三差五地給老四寄東西?

褚亮心裡這麼想著,可他卻不知道,他卻是想茬了!

陸悠給陸鳴寄的東西,可真跟秦建國沒啥關係。

褚亮眼神一閃,他邊笑邊逗孩子:「小朋友,你叫紅燒肉是吧?我是你舅舅的同學,你要叫我『叔叔』哦!」

「嘟嘟!」紅燒肉今天就跟開了話匣子一樣,讓叫啥就叫啥。

就是她吐字不太清晰,聽著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褚亮:……

「是叔叔,shu……shu……」褚亮對小朋友的耐心很好,不厭其煩地教紅燒肉叫人。

紅燒肉認真地看著他:「嘟……嘟……」

「噗!」陸鳴忍不住笑出聲,他一隻手抱著紅燒肉,另一隻手拍拍褚亮的背,取笑道,「行了,你跟孩子較什麼真啊?她還小,吐字不太清,這很正常。」

陸鳴心說:「紅燒肉叫他『豆豆』,就該叫褚亮『嘟嘟』,這才公平。」

他左右看了一眼,跟秦建國說:「建國,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另外找個地兒,好好聊聊。」

他興沖沖地就要抱著孩子走人,秦建國卻拉住他,朝江燕的方向努努嘴,示意他還有麻煩沒解決呢!

陸鳴回頭一看,這才想起自己還有一攤事。

「江燕同學,請你以後不要再對我說一些是是而非的話,這很容易讓人誤解。本來,看在大家同學一場的份上,我是不打算把事情做絕。可是你家實在欺人太甚,讓我忍無可忍!」陸鳴將紅燒肉還給秦建國,他可不想給自家外甥女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陸鳴,你什麼意思?」江燕眉頭一皺,不知為何,她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果然,下一刻,她就聽見陸鳴用不急不緩的語速說:「你的母親之前找到我,對我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她是一個母親,想要為自己的孩子謀取利益,這我可以理解。但理解,並不代表認同!」

「我已經跟她說得很清楚,我對你,江燕同學,從頭到尾,都沒有超過同學以外的感情。這一點,相信我的老師和同學,都可以為我作證。」

「而你,以及這位同學。」陸鳴冰冷的目光從江燕身上略過,又落到眼睛男身上,「你們僅憑猜測,就對我展開人身攻擊,這是對我的褻瀆和侮辱!」

「之前我一直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我相信江燕同學,以及其他傳播謠言和聽信謠言的同學,只是一時疏忽,犯下小錯。我理解,也期待你的改變。可是我實在沒有想到,你竟然……」

後面的話,陸鳴沒有直說,但其他人哪能聽不出他的未盡之言究竟是什麼?

陸鳴深深地看了搖搖欲墜、彷彿受了天大打擊的江燕一眼,「這件事已經對我的生活造成極大困擾,我會如實向學校反映。」

「不,不陸鳴!你聽我解釋,我沒有,我沒有……」陸鳴話音剛落,江燕下意識地反駁,「你說的這些事,我,我根本就沒有做過!」

陸鳴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直接跟在秦建國身後走了。

臨走之前,陸悠面帶微笑,再次插刀:「這位同學,作為一名大學生,你的智商實在是太低了!難道你們連一丁點的邏輯思維都沒有嗎?沒有證據的事,也敢亂說?」

「唉,你們真是太讓人失望了!我沒考上大學,還以為大學是多麼神聖的地方,來這裡求學的人,肯定都是聰明人。沒想到啊……唉!」

陸悠失望地搖搖頭,「你們辦事都是這麼隨便的嗎?尤其是這位女同學,你是不是得了癔症?我哥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他處沒處對象,關你啥事啊?」

「另外,我剛才聽你們說,我哥之所以被懷疑,是因為你們看不起他鄉下人的身份,認為他一個農民子弟,根本穿不起好衣服,吃不起好飯菜?天啊!你們這種思想有問題的人,竟然也能上大學?」

陸悠插完刀,不等其他人反應,立馬閃人。

「等,等等!同志,不是這樣的!我們都很相信陸鳴同學!」

陸悠根本就不想聽這些人的解釋,她來到吉普車前,招呼陸鳴和他室友上車。

不過片刻,軍用吉普車開離原地,只留下竊竊私語。

「沒想到陸鳴同學這麼低調,他家人大有來頭啊!你們知道剛才那輛車是哪兒的嗎?你們知道,剛才那個軍人他的級別嗎?陸鳴同學有這樣的家人,他的家境很好啊!肯定不是普通的農民。」

「哼,軍人級別再高又怎樣?我們的幹部就應該為人民服務,而不是注重個人享受!他陸鳴憑什麼穿好吃好?還有很多農民都吃不飽飯呢!」

「說得那麼冠冕堂皇,咋沒見你去干點實事,改善一下農民同志的生活啊?嘁!」

「你!你們這群攀炎附勢的懦夫!」

「剛才還說人陸鳴同學家裡窮,買不起衣服買不起吃的,只能騙女人錢。現在見人家條件好,你又有說辭。呵呵,我看你是嫉妒陸鳴,見不得人家好吧!」

「……」

褚亮跟著陸鳴上了車,等車開出學校,秦建國找了個地方停車,回頭問兩人:「你倆在這裡讀書,對這附近應該很熟。有什麼地方可以吃飯?」

陸鳴本想說,就吃食堂,他有飯票。

可轉念一想,他和家人好不容易才見上一面,應該帶他們去吃點好的。

「前面五百米右拐,那條巷子里有家京城涮羊肉,味道很地道,不如就去吃那家?」陸鳴來京城一年,也不只是死讀書,休息的時候經常往外跑,對這附近非常熟。

說到店鋪,那是信口拈來。

「老幺,你覺得呢?」陸鳴不忘諮詢褚亮的意見,畢竟,跟褚亮比起來,人家才是地道的京城人。

褚亮問了問秦建國和陸悠的禁忌和愛好,他其實很想說,幹啥要去外面吃火鍋啊,去陸鳴租住的小單間里自己做,多爽啊!

他可沒忘記,陸鳴剛剛收到一大包海貨,那個用來燙火鍋,鮮啊!

不過,他好歹止住了自己的口腹之慾,推薦了好幾處吃飯的地方,讓陸悠和秦建國自己選擇。

「誒,老四,你咋不帶咱妹一家去你那個小單間呢?那地方雖然小了點吧,但該有的都有,也清凈,你和咱妹也能說點私房話是不?」褚亮湊近陸鳴,低聲說道。

「對啊!我咋沒想到!」陸鳴雙眼一亮,他看了看手錶,見時間還早,就算回去現做也還來得及,就把自己的打算跟陸悠說了。

陸鳴租住的這個單間,離學校很近,他平時也不住,就在裡面堆放東西。

當然,裡面有床有爐子,放假的時候,他也會過來住住。

這件事陸悠也知道,要不然,她怎麼可能每個月都給陸鳴寄東西。寄那麼多,陸鳴的寢室放不下不說,也沒法做啊!

她倒是不在意這點東西,反正陸鳴是個有成算的人,她不擔心。

陸鳴確實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他租這麼個小單間呢,也不是白白浪費錢。

當初,他決定繼續念書的時候,就發過誓,絕不讓自己成為家裡人的負擔!

雖說後來陸悠賺了錢,家裡的經濟條件也寬裕了很多。但是,這些錢都是陸悠掙的,他作為哥哥,沒有給妹妹掙點嫁妝也就罷了,怎麼能依靠妹妹過活呢?

當時他就想過,書要讀,錢也要掙!

當然,主次問題他也分得很清楚,不可能為了掙錢而忽略學習。

在考上大學之前,他不敢分心,一心複習;考上之後,也不代表他就能放心了,大學簡直就是知識的海洋,知識就是力量,知識也是金錢。

不過,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他心裡門兒清。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