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311章:大胖子

第311章:大胖子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311章:大胖子

「那肯定不是!」喬春麗想也不想地回答。

陸悠展顏一笑,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就對了,生孩子既不是為了傳宗接代,也不是為了養子防老,更不是為了老而不孤獨,或者寄託自己的希望……孩子,是獨立的個體,也是緣分。慢慢等待,他總會到來。」

「那,那要是他一輩子都不來了呢?」喬春麗淚如雨下,心如刀割。

就算不是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原因,她也想要個孩子啊!

以前還不覺得,直至現在,她才終於明白,自己究竟有多麼期盼,能擁有一個孩子。

她會好好照顧他,教他說話、走路,教他識字、做人,看他漸漸長大,目送他離家,追尋自己的夢想……

她不奢求老了以後,子孫環繞膝下,她只想要個孩子,同陸愛國一起,陪他長大。

「嫂子,有沒有孩子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為什麼想要孩子。只要明確這一點,你總會擁有自己的孩子。」就算自己不能生,難道還不能收養嗎?

當然,最後那句話,陸悠並沒有說出口。

喬春麗畢竟還很年輕,她還有無限可能。

陸悠拍拍她的手,給予無聲安慰。

送走喬春麗后,陸悠突然笑了笑。

金如妍同志還說她做不好婦女思想工作,陸悠倒覺得,她快要變成婦女之友。

其實很多道理,陸悠自己都不懂。她想,無論是張甜甜還是喬春麗,她們也許並不是為了尋求答案。

她們,只是在尋求勇氣。

人,一旦有了勇氣,便可斬斷荊棘,從容面對所有坎坷與不幸。

晚飯是在宋家吃的,為了犒勞奔波一路的母女倆,喬老娘做了一頓大餐,賓主盡歡。

吃完飯,宋解放脫下軍帽,對蘇喬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請問蘇喬女士,我是否有這個榮幸,邀您去海邊散步?」

「幾百黃昏聲稱海,此刻紅陽可人心。」蘇喬笑彎了眼,將自己的手放進宋解放的掌心,感受著手下粗糙的觸感,臉上的笑容卻令人心醉,「宋先生,謝謝您。」

兩口子文縐縐地對完話,手拉著手出了門。

陸悠和紅燒肉神情一致,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陸悠:……她忽然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有點像……她小時候外出收集物資時,在寵物店翻到的狗糧?

紅燒肉:……啊啊啊?

「你們娘兒倆在看啥呢?走吧,我們也出去轉轉。」喬老娘從房間里走出來,手裡拿著一把蒲扇。

這會兒太陽快要落下,溫度降低,外面又有海風吹著,正適合飯後散步。

「咱們島上的家屬越來越多,到了晚上,街上還有賣吃的攤子。閨女,你吃不吃冰棍?」

走出家屬院,就見路燈已經亮了,大路上熙熙攘攘,到處都是散步的人群。

陸悠看到,就在臨時市場門口,有好些老太太坐在矮凳上,守著一個白色的泡沫箱子,上面用黑色毛筆寫著兩個字:冰棍。

除了冰棍,還有汽水,果汁,甚至還有燒烤。

乍一看,還真有點夜市的雛形。

「閨女,還記得那個公安同志嗎?」走過「夜市」,喬老娘突然拉了拉陸悠的手,低聲問道。

陸悠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看見劉向偉,她微微一愣,驚詫地問:「案子不是結了嗎?他咋還沒走?」

關於章小紅中毒一案,在陸悠去京城之前,就已經查清。

這案子本身也不複雜,要不是劉向偉有自己的小心思,逮著陸悠和喬老娘的身份不放,根本就沒有她們的事。

章小紅的毒,確實是她婆婆錢桂花下的手。只不過,錢桂花拒不承認她有害人之心,她把這一切歸結於意外。

再加上章小紅也不願意告自己的婆婆,公安那邊也只能用「意外」結案。

劉向偉還不相信這只是一個意外,當然,他並非針對錢桂花,而是卯足勁想要找出喬老娘的錯處。

可他這番做派,卻得罪了錢桂花,使之產生誤會,以為他死咬著這個案子不放,非得給她定罪。

錢桂花這人也是絕了,也不知她到底怎麼想的,竟然大清早地找到劉向偉的宿舍,進去就脫衣服,說劉向偉耍流氓……

劉向偉:……出師未捷身先死,一把鼻涕一把淚。

發生了這件事,就連厭惡劉向偉的陸悠,也不由對他產生同情之意。

被錢桂花擺了一道,劉向偉自然不肯罷休。他乾脆向單位請了假,留在島上不走了,他發誓要找出錢桂花殺人的證據,將兇手送進監獄……

「……所以,他這是跟錢桂花杠上了?」陸悠好一陣無語,這叫怎麼回事?

喬老娘嗤笑一聲,「他不走也好,惡人自有惡人磨。反正這兩個都不是啥好東西。」

說完這話,喬老娘左顧右盼,見四下無人,這才壓低聲音說道:「你這段時間不在,不知道有這回事。那個錢桂花一家,都有點問題!」

「啊,啥問題?我看章小紅挺正常的,不像是壞人。」陸悠尋思了一陣,她對章小紅不熟,但也能看出來,此人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

「壞什麼壞,她倒不壞,就是……唉!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說起章小紅,喬老娘唏噓不已,「提起這姑娘,我就想起張翠華。要說婚姻不好,張翠華從公婆到丈夫、小姑子,哪有一個是好的?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也許是女人的天性,喬老娘講起八卦,那叫一個滔滔不絕。

「乾娘,怎麼又說到張翠華了?」陸悠換了只手抱孩子,讓自己離喬老娘更近,「她跟蔣志文離了婚,肯定比以前過得好。雖說一個女人獨自帶孩子過,既苦又累,但再苦再累,總不用提心弔膽地過日子。」

張翠華以前那日子過的,真叫人不知說什麼好。

不過,以張翠華的為人處事,也沒多少人憐憫她。

「我之所以提她,就是因為,咱們家屬院里,又出了第二個『張翠華』!」喬老娘嘆了口氣,眼裡帶著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陸悠眉毛一挑,語氣肯定地問:「你說的不會是章小紅吧?」

「是她,她比張翠華還慘。張翠華至少知道反抗,你看她以前,還知道撓打蔣志文。後來蔣志文他媽來了,張翠華急起來,也能跟婆婆吵架。但這個章小紅啊,唉!」喬老娘搖了搖頭,「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據喬老娘說,章小紅明知道錢桂花給她下毒,毒發之後,錢桂花也攔著眾人,不讓人送章小紅去醫院。

這就是明擺著不給章小紅活路!

任何人遇到這事,不說奮起反抗吧,至少也該生氣。

章小紅倒好,她反而怕婆婆生氣。

事情水落石出后,金如妍去做章小紅的工作,差點挨錢桂花的打不說,章小紅還一個勁地哀求她,千萬不要生她婆婆的氣。

陸悠:……

「我記得上回在病房裡,章小紅好像還不是這個態度。怎麼後來變成這樣?」陸悠百思不得其解,她清楚記得,章小紅當時還向她求助。

章小紅醒來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救救我」,她還說,有人要害她。

「唉,說起這事,就更氣人了!」喬老娘伸手要抱紅燒肉,陸悠擺擺手,示意她繼續說。

「章小紅有個兒子,叫大娃,這個大娃就是她的命。她婆婆說,孩子要是有個坐牢的奶奶,得多丟人?就因為這,章小紅打死不敢叫人抓她婆婆。」

天!這是什麼邏輯?

錢桂花都要毒死章小紅了,章小紅還維護她?

難道她死了,她兒子就好過?

陸悠實在不明白章小紅的腦迴路,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啊?

「陸悠同志,你回來啦?京城大不大啊?那裡有沒有海鮮賣?」路上碰到認識的軍屬,很多人都沒去過京城,對陸悠的經歷表示好奇。

陸悠淡然一笑,從隨身攜帶的簡易版媽媽包里拿出一些果脯,分給眾人。

「京城大啊,比駐地大多了!那裡沒有海,但是離海也不遠,有海鮮賣,只不過沒有咱們這邊的味道好!」陸悠耐心地回答大家的問題,絲毫不嫌煩。

「那肯定啊!咱們駐地就是福地,你看周邊的海水多清澈啊!這環境,就是人住著也能長壽,海鮮在這麼美麗的環境下住著,肯定也好吃嘛!」

「呵呵呵,是這個理。」

「哎喲,半個月不見,咱們紅燒肉又長俊了,不愧是去過京城的閨女!肉肉,讓婆婆抱抱好不好?」說完海鮮,又誇紅燒肉。

饒是重男輕女的老太太,也不得不承認,紅燒肉這丫頭片子確實挺招人喜歡的。

當然,紅燒肉又不是金錢,自然不是萬人迷。

有人喜歡她,自然也有人討厭她。

「紅燒肉是女娃吧?女娃娃長這麼胖,以後可不好說人家!」一個同樣抱著孩子的女人嘴巴一歪,斜眼看著紅燒肉,目光挑剔,「她身上這條裙子是新買的吧?這麼大點的孩子,穿啥新衣服啊,真是浪費錢!」

這女的陸悠並不認識,看上去大概二三十歲,皮膚偏黃,身材幹瘦,尖嘴猴腮,顴骨外擴,看起來有點凶。

她懷裡的孩子,應該也是個女娃,簡直就是女人的複製粘貼版,長得一模一樣!

當然,再瘦的小孩兒都有些嬰兒肥,這小孩臉上有肉,四肢卻又瘦又小,看起來營養不良。

陸悠本來不想搭理這女的,倒是喬老娘聽不得別人說紅燒肉,立馬反駁:「咱們肉肉哪裡胖?這叫身體好,身板子紮實,都不容易生病呢!再說,胖點才有福氣。要是長得像干煸豇豆,哪有什麼福氣?克福還差不多!」

女人輕蔑一笑,用打量貨物的眼神打量紅燒肉,「有點肉,那是叫福氣。肉太多,那不叫福氣,叫肥豬!」

「長那麼肥,又是從小就養成了奢靡的性子,等長大以後,看看哪家敢要?」女人說著,拍了拍自家閨女的屁股,見女兒依然文文靜靜,也不哭鬧,她得意地笑道,「像我家嬌嬌,這個體型剛剛好,等她再大點,就送去文化宮學跳舞。」

其他人見這女人開口說話,不知為何,都不吭聲。

喬老娘還想說什麼,被陸悠攔住。

「沒辦法啊,我家肉肉就是長得太俊,性子又好,特討人喜歡。這不,誰家有點好東西,都捨不得吃,巴巴給她送來。這家送麥乳精,那家送奶粉,還有什麼華僑商店買的高檔零食。我說不給孩子吃吧,這些又都是精貴玩意兒,扔掉多浪費?你說是不?」

陸悠看了女人一眼,用不贊同的語氣說道:「這位同志,我勸你一句,再苦不能苦孩子!你家再窮,過得再難,也不能虐待孩子啊!瞧這娃兒,營養不良吧?唉,你這人也是,你自己難道還沒吃夠營養不良的苦嗎?怎麼到了孩子這兒,你還不重視呢?」

「我跟我愛人,那是寧肯自己不吃,自己不穿,也要給孩子吃好喝好穿好。我就這麼一個閨女,她可是咱家的心頭肉。唉!其實我也覺得她的衣服太多了!可是我能怎麼辦呢?這些都是我婆婆一針一線縫的啊!我閨女就是她的寶,要是讓我婆婆知道,這些衣服沒給孩子穿,她非得罵我!」

「啥?你婆婆真這麼好?她不嫌棄你生了個閨女?」女人已經被氣得說不出話,其他大媽大嬸卻忍不住了,紛紛打聽陸悠她婆婆。

陸悠狀似無奈地嘆了口氣,「嫌棄啥?她巴不得把孩子拘在身邊天天看著。現在看不到,她就天天在家做衣服,做吃的,隔三差五給孩子寄。自打生了孩子,我還沒給她買過衣服,都是孩子奶奶和外婆、婆婆做的。」

「陸悠同志,你婆婆真好,等她老了,你可要好好伺候她。」見過疼孫女的,卻沒見過這麼疼孫女的,大媽大嬸們都唏噓不已。

雖然連偉人都說過,「女同志能頂半邊天」,現在也提倡「男女平等」。可實際上,大部分家庭,還是重男輕女。

就連女人自己,也認為男人就是比女人金貴。她們越是這樣想,越想生兒子,越嫌棄女兒。

這會兒突然聽到有人喜歡閨女,甚至對兒媳婦生的閨女那麼好,她們在震驚的同時,又有點觸動。

「呵呵,騙鬼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