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314章:第一個考驗

第314章:第一個考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314章:第一個考驗

她經常光顧的那家早點攤子,竟然還沒歇業!

現在都幾點了,陸悠下意識看了看手錶。

等她再抬頭時,就見那家店的老闆已經走到自己面前,離自己只有一米遠。

這家賣早點的攤子,應該是碼頭附近最早開始賣早點的。因著老闆娘手藝好,愛乾淨,為人又很熱情,所以即使到了現在,賣早點的攤子幾乎排成一條龍,也絲毫沒有影響到這家店的生意。

這就是口碑。

上次過來吃飯時,陸悠還跟秦建國閑聊,她當時就在想,這家早點攤子的老闆啥時候才正式開店?

不止陸悠好奇,其他老顧客也很好奇。

還有算數好的人偷偷給算了一筆賬,大致預估了這家早點攤子每天能賺多少錢。

這筆錢的數量,說出來嚇死人,絕對沒有人想得到。

一家普普通通的早點攤子,一個月至少賺兩三千!

這是什麼概念?

這個數字已經足夠令人震撼,然而陸悠卻覺得,他們實際的利潤,肯定比四五千更多。

以這家老闆的資產來說,他們完全有能力去人流量大的地方,正經租一個門市,開一家早點鋪子。

不管怎麼說,租房開店,總比在這兒風吹日晒的強吧?

陸悠總覺得,這家的老闆有點奇怪,但她自己又說不出到底哪裡奇怪。

這會兒看到老闆,作為熟客,她率先打了個招呼:「老闆,今天生意好啊!」要不然,咋到現在還沒收攤?

老闆點點頭,銳利的目光將陸悠從頭掃到腳。

不知怎地,陸悠從中看出了點兒嫌棄的意思。

陸悠:……怎麼回事?嫌棄她?嫌她什麼?

難道,她以前吃太多的形象太過駭人,以至於讓這家早點攤子的老闆印象深刻,至今難以忘記?

好吧,就算是這樣,那她也是憑自己的努力吃下的飯,關別人啥事兒啊?

意識到這點,陸悠也有點生氣,她推著紅燒肉,加快速度往前走。

接下來,老闆的行為讓她目瞪口呆!

他竟然尾隨在自己身後,寸步不離!

感受到對方緊追其後的步伐,陸悠一邊安慰自己,這老闆應該是和自己同路;同時,她恨不得扛起推車,飛奔向前。

她快,老闆也快;她慢,老闆也慢。

對方就像逗弄老鼠的貓一樣,分寸不差地掌控著節奏。

陸悠:……真是見鬼了!這人是精神病?還是變態?

儘管陸悠恨不得轉過身,將老闆狂揍一頓。但她又擔心,剛才發生的事只是巧合。

要是鬧出誤會,那才叫笑話。

陸悠穩住心神,稍顯凌亂的腳步瞬間恢復正常。

她沒看到的是,在她穩住自己的心神后,身後人的眼裡一閃而過的認同。

好不容易走到碼頭,明明只走了五分鐘的路程,陸悠卻好似走了五個世紀那麼長。

這並非她的錯覺,也絲毫不誇張。

那道如芒在背的視線一直跟著她,讓她渾身汗毛倒立。

這種感覺,就像她在末世獵殺高級變異獸和喪屍時,一模一樣。

「呼……」等她買好船票,檢票上船后,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她轉過頭,正對上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裡面閃爍著犀利的鋒芒。

那一瞬間,陸悠似乎看見了槍彈雨林、刀光劍影。

「這個老闆,絕對不是普通人,他到底是誰?」陸悠收回視線,用圍巾將紅燒肉包起來,以免被海風吹到。

看到正眯著眼睛犯困的紅燒肉,陸悠突然感受到一陣后怕。

雖說她不怕歹人,即使遇上危險,也有把握脫險。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她絕不能拿紅燒肉的安危去賭那個萬一。

自從有了孩子,陸悠就有了顧慮。哪像以前,做事全憑心意,即使考慮不夠周全,卻總是自信地認為,自己一定能承擔後果。

果然,生了孩子以後,她變得更加成熟。

以前的她,一言不合就想動手;現在的她,更喜歡動口。

陸悠想了一路,最後還是沒想通,早點攤子的老闆為什麼要跟著自己?

總不可能真的是因為她之前吃得多吧?

當天晚上,陸悠就把這件算得上稀奇的事告訴秦建國。小兩口之間,小秘密或許有,但大事上,絕對毫無一絲隱瞞。

「建國,你說他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陸悠靠在秦建國的肩膀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摸著他的下巴,「雖說他的行為看起來有點不正常,不過,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她在駐地待了兩年的時間,平時接觸最多的就是軍人。更何況,她的丈夫以及所帶的蛙人隊,更是最優秀的軍人。

她對軍人的言行舉止,都非常熟悉。

而那個早點攤子的老闆,儘管腿瘸了,但陸悠仍能從他身上,察覺到軍人的影子。

這個人,很有可能是個軍人,或者,他曾經是軍人。

他身姿筆挺,目光清正,陸悠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壞人。

「這事兒簡單,他們夫妻兩個每天都在碼頭附近賣早點,這說明,他的來歷有跡可查。只要知道他是誰,就很容易判斷出,他的目的是什麼!」秦建國認為,作為家裡的頂樑柱,他有必要為媳婦兒排憂解難。

「媳婦兒,這事交給我,明天就幫你查。」秦建國大包大攬,特有男子氣概。

陸悠手往下滑,又在他胸口上摸了一把,贊道:「建國,你真賢良,我必須要獎勵你。」

黑暗中,秦建國眼睛一亮,獎勵,他喜歡,他非常期待!

說起獎勵這事兒,秦建國渾身都冒著怨氣。

自上次,他被自家閨女坑了……當然,最後他也搞清楚,他其實是被自家媳婦兒給坑了。

本來是小別勝新婚,浪漫又唯美。卻因那場意外,媳婦兒決定懲罰他,要跟他分床睡。

他不服,上訴。

媳婦兒卻有理有據:「虧你平時還自詡最優秀的海軍蛙人,就你這警惕心,怎麼看怎麼也不像是優秀的樣子。你的嗅覺呢?你的視覺呢?連自家閨女手上拿的是啥東西都看不見聞不到,你說,該不該懲罰你?」

秦建國無話可說。

不,其實他還有話說。只不過,一家之主都放了話,即使他身為頂樑柱,也不敢跟家主吭聲。

沒辦法,只好按捺住蠢蠢欲動的心,規規矩矩地過了幾天清心寡欲的日子。

這會兒,他抓住機會,好好表現自己,總算得到媳婦兒的承認和誇獎,他如何不激動?

不過這一次,他聰明地閉了嘴,並沒有傻不拉幾地問陸悠:「什麼獎勵?」

管她什麼獎勵,到了他這裡,獎品就必須是她自己!

秦建國不說話,他只動手動腳。

感受著他的身體變化,陸悠:……

其實,她還沒有說出口的是,她真的有獎勵!

作為夫妻,無論靈魂還是身體都格外契合的夫妻,不止秦建國想她,她也很想他的好吧?

上次她一時興起,坑了閨女不說,還坑了秦建國,她也很後悔!

不過,作為罪魁禍首,她搶先站在道德制高點,用一家之主的威信,懲罰了秦建國。

這樣一來,她就能完美掩蓋自己犯錯的事實。

好在她的良心並未完全泯滅,對於秦建國的配合,她滿意的同時,心裡也有愧疚。

於是,她這幾天一直在冥思苦想,打算給秦建國一個補償。

怎麼補償呢?

當然是——玩點新花樣。

她決定犧牲自己,成全他人……不對,是犧牲自己的色相,滿足秦建國的願望。

她想了很久,才想出一個補償秦建國的好辦法。雖說過程有點累,但也算她的一番心意。

可沒想到,她話還沒說出口,秦建國就已經動手了。

既然如此,那她……那她就好好享受吧。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秦建國沒有忘記自己對陸悠的承諾,在工作之餘,給賀平去了電話,讓他幫忙查一下。

很快,早點攤子老闆的身份就已經查明,他的資料很乾凈,經歷也很令人欽佩。

此人名叫歐正清,是一名老兵,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戰役無數次,還曾立過無數戰功。建國以後,在一次援外戰爭中,受了重傷,再也無法回到戰場,只能退伍複員。

為了給國家減輕負擔,歐正清並沒有讓國家安排工作,他回到家后,四處打零工,靠微薄的收入養活一家人。

直到前兩年,國家形式一片大好,他才跟自己的愛人曾蘭花一起出來擺攤子,靠賣早點為生。

歐正清還有個兒子,叫歐念超,今年才二十幾歲,同樣在軍隊服役。

直到歐正清的身份和經歷后,陸悠為自己之前對他的猜忌感到羞愧。

當然,羞愧的同時,她還是不太理解,歐正清之前的行為,到底是啥意思?

很快,她的疑惑得到了解釋。

再次來到長生市,陸悠打算去喬家,這是她的新任務。

都說干一行愛一行,陸悠既然加入特事中心,就該好好工作,兢兢業業,不浪費她那份福利。

這一次,她剛下船,就看到歐正清。

對方一看就是專門在這裡等她,看到她,立馬不動聲色地靠過來。

陸悠:……這還有完沒完!

「老闆,今天這麼閑啊?是不是生意不好做了?」陸悠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歐正清抬頭看了她一眼,陸悠敢肯定,她又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嫌棄!

靠!他究竟在嫌棄什麼?

她是吃他家米還是花他的錢啦?幹什麼要用這副表情看著她?

許是她眼裡的怨念太過強烈,讓歐正清不注意都不行。

他只說了三個字:「你不行。」

陸悠:……

她咋不行了?她是陽那啥還是早那啥了?咋就不行?

她不行,難道他行?

陸悠只覺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即將噴涌爆發,要不是她拚命壓著,恐怕早就懟上歐正清了。

「你不服氣?」似乎意識到陸悠正在生氣,歐正清先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用一種遺憾的語氣說道,「你太沉不住氣。」

「老闆,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陸悠實在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脫口而出。

見狀,歐正清眼裡的失望更甚,「你不該主動問我,應該自己去查。」

「我查了啊!正是因為查過,才更疑惑啊!」陸悠在心中咆哮。

也許是她眼裡的情緒太過強烈,讓歐正清瞬間讀懂了她的心裡話。

他雙手背在身後,身體微微向一側傾斜,應該是為了減輕傷腿的負重。

歐正清目光如電,直直落在陸悠身上,在這種情況下,陸悠清楚地看見,他眼底的嚴厲。

看到這樣一雙眼睛,不知為何,陸悠突然想起她在末世的老師。

她的老師並不溫柔,相反,她很少看到他在課堂上笑。在她還很小的時候,她一度以為,老師是比喪屍還要可怕的生物,他們面無表情,嚴厲又不近人情。

直到有一次,她運氣不好,遭遇比她高一級的喪屍和變異獸同時夾擊。在初時的慌亂后,她的腦海中很快浮現出一雙嚴厲的眼睛。

不知怎地,她的心也跟著平靜下來,整個人變得比平時更加沉穩。

隨著年齡的增長,經驗的累積,她越來越理解老師們的良苦用心。

而她的老師,也不是不會微笑的可怕生物。在她順利畢業,再看到老師時,他們的表情平易近人,微笑溫暖人心。

陸悠皺眉看著歐正清,眼神有些怪異。

「歐同志,你……」

「哦,你還知道我姓歐?不錯,孺子可教!」

陸悠:……孺子可教?

難道,歐正清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學生?

這也太奇怪了吧?

等等!學生?

陸悠像是想到了什麼,眼裡閃過一道利芒。

「怪不得!原來你就是顧同志說的那位……」陸悠眸色一暗,試探地問了一句。

歐正清呵呵一笑,「還算有點小聰明。」

其實,顧君華根本就不可能跟陸悠透露什麼。歐正清的存在,也算是對陸悠的第一個考驗。

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否則,歐正清絕對不會接受她成為自己的同事。

陸悠:……

「呵呵,歐同志,我沒想到你還挺有幽默感的嘛。」陸悠乾笑一聲。

隨即,她就聽到歐正清用她記憶中老師的語氣說道:「其實我對你不太滿意,不過,跟其他朽木相比,你至少還有雕琢的可能性。」

呵呵,那她是不是該感謝他,對她另眼相待?

------題外話------

——

感謝151**550贈送月票*1、感謝151**550贈送五星評價票*1、感謝小小灰不會飛贈送月票*1、感謝137**761贈送月票*1、感謝huang188贈送月票*8、感謝流年輕描淡寫的傷萱贈送月票*1、感謝自由的空間贈送月票*1、感謝WeiXxin216e**贈送月票*1、感謝憶小咻贈送月票*1、感謝憶小咻贈送催更炸彈*1~謝謝大家,愛你們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