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315章:秦獸

第315章:秦獸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315章:秦獸

「算了,先讓我見識見識你的身手。」歐正清不願多說,乾脆直接地動起手來。

陸悠只覺一道勁風朝自己襲來,她臉色一沉,身體以詭異的角度扭轉側過。同時,她彎下腰,右腿向後飛出,踢向歐正清。

兩人在僻靜的角落,你來我往地過招。

這地方很少有人經過,算是無人打擾。

歐正清儘管瘸了一條腿,但他畢竟閱歷豐富,在對上年輕人陸悠時,絲毫不落下風。

當然,陸悠也不是吃素的。她的一舉一動,都是以砍殺喪屍和變異獸為目的,並不是什麼花架子,毫不拖泥帶水。

饒是歐正清經驗豐富,卻不得不承認,陸悠的武力值確實比他更強。

眼看陸悠一個反手,正要襲向自己的喉嚨。而他,毫無招架之力。

不過……歐正清眨了下眼睛,裡面閃過一抹銳利的光芒。

今天,就讓他給陸悠上一堂正經的課程。

「歐同志,你輸……」陸悠笑容一頓,不敢置信地看著抵在自己身側的黑傢伙,「你,你竟然用武器?」

「有何不可?」歐正清收回武器,沖陸悠搖搖頭,「現在又不是冷兵器時代,身手只是能力的一種體現,但卻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能輕而易舉地打敗敵人,又為什麼要多此一舉,白費力氣?

他對陸悠的表現作出評價:「你的身手確實不錯,但你對自身能力的依賴性太大,這絕對不行。」

歐正清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裡卻已經開始認可陸悠。陸悠的警惕心強,武力值強,她所欠缺的,只不過是經驗。

單從這點來看,她就比他帶過的很多人強。

面對歐正清的嫌棄,陸悠只想呵呵。

難道她不想藉助外力嗎?

作為一個天上的水系異能者,她從小就擁有異能,學到的作戰方式,當然也是以異能為基礎,從而展開的戰鬥技能。

當然,除此之外,她還學習了格鬥技能,這是末世異能者必須擁有的技能。

至於其他,諸如使用各種熱武器的能力,不是陸悠不想學,而是沒有這個條件。

末世前兩年,人類與喪屍抗爭,很大程度上,就是藉助了熱武器的力量。

可武器畢竟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它總有消耗完的一天。

等陸悠異能升級,完全可以獨當一面時,熱武器已經成為奢侈品一樣的存在。

她不是沒有用過,以她的能力,並非買不起奢侈品。可要想每天練習,將武器當成戰鬥工具,經常使用,卻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到了後期,一般的熱武器對喪屍和變異獸的傷害,幾乎等於沒有。陸悠對這種武器,也有點看不上眼。

不管怎麼說,是她疏忽大意了!

「你現在住島上,又帶著一個孩子,每天來往不現實。這樣,你一周過來兩次。」在陸悠懊惱的時候,歐正清已經想好了計劃。

他也不管陸悠同不同意,既然人已經見過,又測試過她的能力,歐正清自覺沒什麼好說的,非常爽快地轉身走人。

陸悠:……

經過這麼一著,陸悠也不打算去喬家了。

歐正清的出現,也給陸悠提了個醒,她必須改變自己的行為方式。至少,她再去喬家時,必須有一個正當的理由。

像現在這樣貿然上門,這是絕對不行的。

如果實在要去,那也只能偷偷摸摸地去。

儘管顧君華從未要求過她,讓她必須怎麼做。但她畢竟不是蠢人,在得知喬家梁的真實身份后,又遇到歐正清,她也應該明白特事中心核心成員的行事特點。

大隱於朝,中隱於市,小隱於野。

喬家梁和歐正清,如果不是他們自己主動暴露,她估計也不會那麼快就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

尤其是歐正清……他的身份和經歷,都清清白白,一切都很正常,找不出一絲一毫的異樣。

連自己人都從未懷疑過,別人,或者敵人,又怎麼能懷疑到歐正清身上去呢?

這就給歐正清的隱藏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想象一下,歐正清每天在碼頭附近支個早餐攤子,他一天下來,得接觸多少人?而這些人,又能給他帶來多少消息?

這還不算,歐正清這份工作,不僅能給他帶來不菲的收入。同時,還相當於他的天然保護傘,將他隔絕在危險之外。

再想想喬家梁,他能為了一個任務,跟任務目標產生情感瓜葛,並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優勢,甚至順水推舟,跟目標朝夕相處了幾十年!

更可怕的是,在這期間,他還擺了目標一道,利用人性的弱點,將自己一家變成整個長生市的談資,也將目標徹底暴露在太陽底下,不敢輕舉妄動。

從最開始,喬家梁就是帶著目的接近喬二妹。可他卻將自己打造成一個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黑心商人,讓喬二妹對他失去警惕,甚至轉移了注意力。

另外,在那個朝不保夕的特殊時期,他自身難保,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他另闢蹊徑,竟然娶了在當時小有權利的領導的女兒劉紅兵。保住了自己不說,也讓喬二妹看清,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能夠為了活命,用自己的婚姻做籌碼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是華夏官方組織的人呢?

他哪有那麼高的覺悟?

可事實證明,這個男人就是有這麼高的覺悟!他不僅覺悟高,還TM有耐性!

陸悠只要一想到這點,就細思極恐。

總之,喬家梁此人,絕對不能惹!

決定不去喬家之後,陸悠乾脆轉道去了市中心,準備買點東西回去,總不能白來一趟。

她熟門熟路地來到百貨商場的處理專櫃,準備找她的老熟人周曉冬。

沒想到周曉冬不在,據替班的工作人員說,周曉冬去相親了。

陸悠:……也不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才能拿下周曉冬這樣的奇女子?

畢竟,周曉冬在陸悠眼裡,那絕對是很厲害的存在。

就這麼一年多的時間,經由周曉冬那張嘴的忽悠,她在處理櫃檯消費了多少錢?恐怕連陸悠自己都算不出來。

她只知道,只要自己一來這個櫃檯,跟周曉冬聊一聊,就會產生一種「不買就是吃虧」的想法。

當然,她明知真相還故意為之,也不是因為人傻錢多,而是她和周曉冬都很清楚,處理櫃檯的東西,確實是好貨。

跟周曉冬熟悉之後,為了投桃報李,周曉冬也會將一些真正的好貨留起來,等陸悠選過之後,才放出來賣。

而這些好貨,都是別人想方設法,也找不到門路弄到手的好東西。

陸悠自覺跟周曉冬相處非常愉快,也衷心祝福她相親順利,遇到良人。

周曉冬不在,替班的工作人員不可能給陸悠留什麼好貨。陸悠看了櫃檯上現有的貨品一眼,帶著些許遺憾離開。

此時的陸悠還在想,若是周曉冬相親成功,恐怕對方很快就要結婚。畢竟,周曉冬的年紀不小了,如果有合適的對象,肯定好事將近。

只不過,喜糖肯定是吃不成了,她和周曉冬的關係,還沒好到這種程度。

都說人算不如天算,此時的陸悠壓根就沒想過,她還真吃上周曉冬的喜糖了。

沒過幾天,喬老娘就跟她說,讓她陪著去一趟長生市。

「天明那小子,剛跟我打來電話,說是他們領導給他介紹了一個對象。前幾天已經見過面了,互相都有好感,這事兒他挺樂意的,又怕怠慢了那姑娘,就想著,請我過去一趟。」

對於祁天明來說,喬老娘也算是他的長輩。他父母不在這邊,就想讓喬老娘出面,跟他對象見一面,算是安了人家姑娘的心。

雖說介紹人就是祁天明的領導,按理說也不會出什麼事。可祁天明曾經遇到過楊芳,差點因此產生陰影。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個喜歡的姑娘,他特別重視。

祁天明只希望自己能夠順利結婚,千萬不要再出什麼差錯。否則,他恐怕這輩子都娶不到老婆了。

別說有這層緣由,就算沒有,喬老娘也想去看看。既是替祁天明把把關,也是表達對那姑娘的重視。

她可聽祁天明說了,人姑娘長得好看不說,又非常能幹,如今就在長生市的百貨商場上班。

陸悠可沒把周曉冬和祁天明的相親對象聯繫起來,她一聽說祁天明找到對象了,還相互看對眼了,立刻表示祝福。

說真的,當初發生了那樣的事,陸悠都替祁天明感到悲劇。

當時她還在想,祁天明會不會被楊芳打擊得對婚姻和感情失去信心?

畢竟,他就差那麼一點兒,就真的被楊芳算計上。要是娶了楊芳這麼個女人,且不說楊芳本人會幹出什麼事,就說袁大丫,那就是甩不掉的牛皮糖。

好在楊芳嫁給了余忠明,別的不說,反正袁大丫肯定是不敢跟余忠明叫板的。

余忠明可不是什麼偉光正,他當初既然能將計就計,在採石場的山洞裡,跟於迎娣生米煮成熟飯。而現在,要是袁大丫自覺點,他可能會看在楊芳的面子上,給她點甜頭。

如果袁大丫敢像對祁天明那樣對待余忠明,那麼,余忠明自然會讓袁大丫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至於楊芳,她的心眼是挺多的,不過,余忠明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她若是願意跟余忠明好好過日子就算了,如果她敢算計余忠明?

那麼,已經在女人身上吃過一次虧的余忠明究竟會怎麼做?這一點,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總之不會讓楊芳好過就是。

當初在火車上遇到的那幾個人,楊芳已經結婚,就連黃小麗,也是好事將近。

當然,黃小麗和孔長征的事並沒有成,她的未婚夫,也不是長生市人,而是老家的一名人民教師。

之前在長生市碰到朱玉玲,聽她說起黃小麗的未婚夫,那是一個性格溫柔,跟孔長征截然不同的男人。用黃小麗父母的話說,小麗是個急性子,就得找個慢性子,兩口子才能互補。

陸悠:……

就黃小麗那智商和性格,找什麼男人都沒用,就得找一個聰明且責任心強的男人才行。

當然,這種話,陸悠卻沒有跟朱玉玲說。黃小麗並不是她的誰,她也沒有立場和資格去指手畫腳。

想想當年,讓祁天明遭受無妄之災的兩個女同志,各自都成了家。

現在,也該輪到祁天明了。

陸悠對第二天的行程充滿了期待,她也很想看一看,跟祁天明互相看對眼的女同志,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對於陸悠的心態,秦建國同志嗤之以鼻:「陸悠同志,你真是越來越八卦。」

「這哪叫八卦?我這叫關心朋友!」陸悠打死都不承認,她有一顆八卦之心。

秦建國:……要是八卦還好,關心朋友?那才叫人放不下心!

「關心朋友?嗯?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秦建國眸色一暗,眼裡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

陸悠哪裡知道,她的丈夫竟然是一個亂吃飛醋的人,她尚不知危險正在逼近,還在那侃侃而談,「建國,不是我說你,你也太冷漠了!祁大哥都打了這麼久的光棍,好不容易找到個對象,我當然要關心一下。」

祁天明是喬老娘的晚輩,陸悠是喬老娘的乾女兒,四捨五入一下,祁天明就算是陸悠的親戚!

這麼近的關係,她當然要表示一下關心。親戚朋友之間的感情,就是這麼處出來的嘛!

此時已被嫉妒之火佔去神智的秦建國哪裡還能想到這些?

他咬牙切齒:「我冷漠?」

「媳婦兒,看來你對我最近一段時間的表現很不滿意嘛?既然這樣,作為你的丈夫,我肯定不能讓你失望!」

他會「清楚」地讓她知道,他究竟有多「火熱」!

「或者,你先感受一下,我到底冷不冷漠?」他逼近陸悠,灼熱的氣息瞬間包圍了她,讓她無處可逃。

陸悠的腦海中突然一空,此時此刻,她無法思考,只能憑藉直覺,去感受身邊的男人究竟有多麼火熱!

冷漠?冷漠個P!

快燙死她了!

這一晚,秦建國就「冷漠」和「灼熱」,與陸悠深入交流,用實際行動,具體解釋了這兩個詞語的意思。

陸悠:……卧槽,秦獸!

------題外話------

——

感謝小燕子ypy贈送月票*1、感謝寂靜的夜贈送月票*6、感謝寂靜的夜贈送評價票*1、感謝妖6621贈送月票*1、感謝楓葉飄飄V贈送月票*2、感謝楓葉飄飄V贈送五星評價票*1、感謝一朵小花花hh贈送五星評價票*1~謝謝各位,愛你們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