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全文閱讀
  4. 第323章:困難時代

第323章:困難時代

作者:金玉滿堂


  第323章:困難時代
  好冷……
  紅燒肉是被凍醒的,她剛醒來的那一刻,就察覺到不對。
  睜開眼,烏漆墨黑,伸手不見五指。
  手一摸,身上蓋的不是奶奶用十斤新棉花給她彈的被子,而是一床硬邦邦臭烘烘的薄被。
  她在哪?這裡絕對不是她家!
  「媽!奶奶……」驚懼之下,紅燒肉忍不住呼喚親人。
  這時,她感覺身側的位置有人動了動,一個乾瘦粗糙的手掌撫上她的腦袋,「柔兒乖,是不是餓了?」
  一聽這話,紅燒肉就聽見自己的肚子傳來「咕咕」叫聲,她下意識地回了一句:「我餓了。」
  紅燒肉從小順風順水,不識愁滋味,睡眠質量很好,從來不會失眠,也不會起夜。
  這會兒半夜醒來,就感覺前胸貼著後背,餓得心慌!
  她從小就沒吃過苦,在吃食上,家裡人更是沒有虧待過她。只要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計,她立馬就能吃上飯。即使飯菜還沒做好,也有各種零食填飽肚子,壓根兒就沒嘗試過餓肚子的滋味。
  然而現在,她又冷又餓,好像七天沒有吃飯,馬上就要餓死。
  她摸著癟癟的胃部,感受著如同烈火燒心的飢餓感,眼淚忍不住掉下來,「我餓,好餓呀!嗚嗚嗚……」
  因為太餓,紅燒肉連大哭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低聲嗚咽。
  那隻放在她腦袋上的手掌微微一頓,旋即,她又聽到手掌主人說:「柔兒乖,不要哭啦,睡覺覺,睡著了就不會餓啦!」
  什麼?餓了就睡覺?餓了不是應該吃飯嗎?
  紅燒肉先是一愣,隨即意識到,她現在的情況很不對!
  她咬了咬唇,心裡很慌,但腦子卻特別清晰。
  她能感受到自己此時此刻的身體非常虛弱,或許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直覺告訴她,在真相不明的情況下,她絕對不能暴露自己。
  紅燒肉強迫自己睡覺,在不能用食物補充能量的情況下,她至少要保證睡眠,這樣才有精神面對一切。
  這一覺睡得並不安穩,許是紅燒肉心底一直帶著警惕,一聽到輕微響動,立刻就醒了。
  睜開眼,天已大亮,她這才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地。
  這是一間土坯茅草房,屋子不大,既陰暗又冷清。一道明顯不能防賊的破木板門位於紅燒肉的左前方,進門往左,是一條長條形木凳,木凳再往前就是一張搖搖欲墜的木床。一塊黑一塊黃的床單上,躺了起碼有四個人,包括紅燒肉自己。
  床的另一邊,是一個又高又大的木桶,不知道是幹啥用的。木桶旁邊又放了幾條長凳子,上面堆滿了雜物。
  房子的頂,是茅草頂,地,是坑坑窪窪凹凸不平的泥巴地。土黃色的牆壁上,掛著幾張畫,其中一張人物畫像很新,像是剛貼上去的。
  紅燒肉抬起手,又細又小的爪子,看起來比雞爪子還要清瘦。
  這不是她的手……
  「媽……」紅燒肉這會兒是真的哭了,她想她媽,想她的家。
  「柔兒醒啦?」聽到聲音,躺在紅燒肉旁邊的人也醒了。
  她一起身,紅燒肉才發現,對方竟然是個瘦瘦小小的女娃,看起來不到十歲的樣子。
  女娃一起,睡在床上的其他人也都醒了,不過,除了女娃之外,其他人都沒動。
  「小蓮,這麼早起來幹啥?快躺下吧,躺著不費力氣,也不會餓那麼快。」床的另一頭,一個同樣瘦小的男娃有氣無力地說著話。
  「大哥,柔兒昨晚上餓醒了,我去燒點水,再放點樹皮進去,好歹能頂餓。」女娃穿好衣服出了門。
  紅燒肉目光獃滯,定定地看著茅草屋頂。
  啥意思?燒水煮樹皮給她吃?
  天啊!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竟然要吃樹皮!她不要吃樹皮,她要吃肉啊!
  紅燒肉「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可惜沒力氣,聲音弱得跟剛出生的小貓似的。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很快,剛才說話的男娃爬到紅燒肉旁邊,輕輕撫著她的背部,「柔兒乖,馬上就有吃的,柔兒不會餓肚子。」
  紅燒肉:……哇,她不要吃開水煮樹皮!
  可惜,餓到極致,連泥巴都能往嘴裡塞,更何況樹皮?
  紅燒肉起先不願啃樹皮,她只喝水,任憑哥哥姐姐如何哄她,她都不願意嘗試樹皮的味道。
  「柔兒,這樹皮不苦,嫩嫩的,我還放了點鹽巴,你快嘗嘗啊!」叫小蓮的女娃用手指抓起一塊兩指寬的樹皮,就要往紅燒肉嘴裡塞。
  「哇……我不要吃樹皮!我想吃肉!」絕望的紅燒肉無法接受只能吃樹皮的事實,哭得可憐兮兮。
  小蓮嘆了口氣,眼睛也跟著紅了,「就現在這光景,能吃飽飯就是天大的福氣了,哪還有肉吃呢?」
  「媽!我想回家!」紅燒肉邊哭邊抹眼淚,惹得哥哥姐姐也忍不住掉眼淚。
  「嗚嗚嗚,二姐,爹咋還不回來?我想爹,我想媽!」另一個小孩也跟著哭。
  等哭夠了,紅燒肉餓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她掙扎著喝了兩碗開水,最終迫於現實,她還是啃了一塊樹皮。
  又老又苦又澀……小蓮騙她!
  四個孩子啃完樹皮,又回床上躺著,據大哥秦小康說,躺著不費體力,就不容易餓。
  紅燒肉從昨晚到現在,就吃了一塊樹皮喝了兩碗水,餓得眼睛發綠,當然不敢下床亂走。
  當然,她也走不了。
  兄妹四個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這話,在紅燒肉的有意指引下,她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現在正處於三年困難時期,這個「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特殊年代。這家的男主人為了給孩子們多弄點吃的,帶妻子進了深山,三天未歸。
  這個年代,地里的莊稼收成不好,而上頭的人為了一味地追求「增產」,誇大其詞,故意將減產的收成以增產幾十倍上百倍報上去。
  農民辛苦一年,連公糧都交不上,更別提填飽肚子。飢餓之下,大家把能吃的都找來吃了,野菜、野草、樹皮,只要能入口,都能吃下去。
  方圓幾百里,別說草,連樹都給扒掉了。即使這裡臨近山區,可山外圍早就被寸草不生,深山裡,卻沒人敢進。
  現在不僅人餓肚子,就連動物也餓。飢餓之下,動物凶性更甚,更難對付。
  這家的父母也是實在沒辦法,為了不讓孩子餓死,只能冒險。
  紅燒肉現在叫秦小柔,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今年五歲。大哥秦小康,今年十二歲;二姐秦小蓮,今年十歲,三哥秦小傑,今年七歲。
  她現在的爸爸叫秦大牛,母親叫陸大妞……這名字,要不是場合不對,紅燒肉差點仰天大笑!
  秦大牛和陸大妞已經出門三天,他們在走之前跟家裡的孩子約定好,最多三天,不管有沒有收穫,他們都會回家。
  可現在,三天時間已過,秦大牛和陸大妞卻沒有按時回家。
  紅燒肉簡直不敢想象,要是這對夫妻真的遭遇了不測,家裡的四個孩子最終會怎樣?
  最大的秦小康才十二歲,最小的她才五歲,根本沒辦法養活自己。
  儘管知道,秦大牛和陸大妞並非自己的父母,但這一刻,紅燒肉卻真心祈禱,希望她現在的父母平安無事。
  陸悠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掛在樹枝上。一動,全身上下就像被車輪子壓過一樣,疼得要命!
  抬頭一看,懸崖峭壁,低下頭,草木葳蕤。
  她這是……掉下懸崖了?
  陸悠試著活動手腳,萬幸的是骨頭沒有問題,她強忍著痛,順著樹枝往下爬。
  這個地方,是個草木繁盛的山谷,陸悠不敢隨意踩踏深及膝蓋的草叢,怕裡面有毒蟲蛇蟻。她環顧四周,從懸崖峭壁上那棵救了她的大樹下,撿了一根粗壯的樹枝當探路儀。
  陸悠並不知道,離她不遠的地方,一個身手矯健的男人,正順著另一條路,往山上的方向趕。
  「看眼下這情況,我又穿了?可奇怪的是,這回,我又為什麼穿越?」陸悠只記得自己睡了一覺,醒來就掛在樹枝上。
  這穿越方式,很不科學啊!
  既沒有十級空間異能者寧九幫忙,她也沒有想要穿越的慾望,難道……是空間同化?
  可空間同化之初,最多出現空間通道,又怎麼會讓她穿越到別人身上?
  陸悠想不明白,當務之急,是找到出去的路。
  身體的原主既然出現在山裡,她很有可能住在這附近。只有找到原主的家,才能進一步了解穿越的原因。
  很快,陸悠發現了一條上山的路,上面的痕迹很新鮮,應該有人在不久前走過。
  既然有人走,那就證明是正確的路,陸悠毫不猶豫地選擇這條路。
  幸運的是,順著這條痕迹新鮮的路,陸悠很快又找到下山的路。走了大概兩個小時,她就看到零零落落的村舍。
  沒有原主的記憶,她也不知道該往哪走。她原想著,只要遇到人就行,可以憑對方的反應來判斷原主的家在哪裡。
  但她在村子里走了一圈,都沒碰到一個人!
  她看了看日頭,現在少說也有九點鐘了吧,九點還沒起床?
  這不可能!
  好不容易在一個竹籬笆圍成的院子里看到人,陸悠趕緊湊了上去。
  「咳咳!」為了怕對方注意不到她,陸悠還故意咳嗽兩聲,以引起對方的注意。
  果然,正準備上茅廁的婦人扭頭一看,正對上陸悠微笑的臉。
  「媽呀……」那大媽像是嚇了一跳,雙目圓瞪,用手拍著胸口,「陸大妞,青天白日的,你要嚇誰呢?」
  陸悠但笑不語。
  不過,從村裡的環境,再到眼前這位大媽的穿著打扮,陸悠心裡已經有了一點猜測。
  「幹啥?你杵在我家門口乾啥?看你兩手空空,這一趟恐怕沒啥收穫吧?哼,早就勸過你,去山裡沒用。要是山裡能找到吃的,還能輪到你?你跟大牛出去這麼多天,家裡的孩子都快餓死了!不是我說你,明知道你婆家是啥德性,竟還敢丟下孩子,跑山裡去找什麼吃的?」大媽雙手叉腰,一臉鄙夷。
  「唉,這不是沒法子嗎?」陸悠抬頭望天,面帶憂色。
  那大媽嘴巴雖利,卻是個熱心人,見到平安歸來的陸悠,連茅廁都不上了,立馬湊了過來,「沒法子?咋沒法子?你男人空有一把子力氣,守在家裡幹啥?去城裡討口飯吃,總比待在家裡強。」
  「不是我說你,你可長點心吧!就算不為你自己,也得為你家孩子著想。秦家都把你們兩口子攆出來,幹啥還要聽那兩個老東西的話?」
  陸悠適時露出一抹哀色,順便說了一句:「我也後悔了,可現在,我又有點害怕回去,我怕看到孩子們失望的眼光……」
  「怕啥?你都幾天沒回家,難道就不想孩子?」大媽一臉恨鐵不成鋼之色,她想了想,乾脆打開竹籬笆,拉著陸悠的手就往南走。
  邊走還邊教育陸悠,說她憨,說她傻,說她太軟弱,白長了那麼大個子……諸如此類。
  陸悠感激地看著大媽,多虧了她,自己才能快速收集到有用信息,進而採取適當的行動。
  大媽帶她來到一間茅屋前,指著看起來快要散架的門說:「趕緊回去吧,啊。」
  「好,謝謝您!」不知大媽怎麼稱呼,陸悠只好用「您」代替。
  大媽毫不在意地擺擺手,轉身就往回走。
  陸悠這才有時間打量「自己」的家,茅草屋只有一間,旁邊搭了個草棚子,透過縫隙往裡看,裡面似乎是廚房,但連個正經灶台都沒有,只用幾塊石頭胡亂搭了一下,上面支了一口石鍋。
  看到這家的條件,陸悠眼前一黑,媽呀,這情況,也就比原始時代稍微強那麼一點。
  除了茅草屋,家裡連個院子都沒有,周圍都是泥沙地,上面疑似種了農作物,卻沒看到青苗長出來。
  陸悠深吸了一口氣,正準備進入「她」的家,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
  扭頭一看,就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子正往她這走來,在他身後,瘦得有些脫相的高大男人,正抬頭朝她看來。
  「誒?大妞啊,你們兩口子咋沒一道回來?」老頭子拍拍高大男人的肩膀,「大牛,你媳婦兒在那,有啥話,好好跟她說,我先回了啊!」
  陸悠:……大牛?
  高大男人:……他媳婦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