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351章:寧九的番外九

第351章:寧九的番外九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351章:寧九的番外九

寧九想也不想,身體先於大腦作出反應。她彎腰側身,將景秀帶離原地。

只聽「咔嚓」一聲,一塊小指粗細的冰刺掉落在地上,摔成幾塊。

「楊月月,你什麼意思?」邵兵快速走過來,擋在景秀面前。

剛才的變故實在太快,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要不是寧九反應快,景秀很可能就被冰刺重傷!

被邵兵叫「楊月月」的是個年輕女性,大概二十齣頭,亞麻色長捲髮,臉上畫著濃妝。

她嘴裡嚼著口香糖,臉上掛著特別欠揍的笑容:「怎麼啦,有事?」

「你為什麼攻擊景小姐?她是我們的貴客!」邵兵質問的同時,臉上飛快地閃過一抹厭惡之色。

很顯然,他跟楊月月的關係,並不是很融洽。

「攻擊她?哈哈!」楊月月「呸」地一聲,將口香糖吐掉,一臉鄙夷地看著景秀,「她算哪根蔥?我攻擊她?她配嗎?」

「呵呵,你也別在我面前念叨她對你們的幫助,真是笑死人了!她只不過是給了你們一個機會而已,能不能把握住,還不是看你們個人的能力,跟她有啥關係?就憑這麼點恩情,她就要在咱們的地盤上白吃白喝?」楊月月抬起腿,一腳踩在被薛正踢翻的垃圾桶上,「你問問她們,同不同意?」

保安隊的男人們大部分都跟著薛正去戰鬥喪屍,留在這裡的,差不多都是家屬。

家屬跟景秀不熟啊,也沒感覺景秀真的幫到她們男人什麼。換成平時,吃頓飯也就吃了,但現在是末世啊,物資多重要!

男人要面子,不參與女人這些事。而餘下的女人們,則對景秀和寧九怒目相視。

景秀也不是包子,被人欺負到頭上,還得笑臉相迎!

她怒極反笑:「邵兵邵先生是吧?感謝你和薛先生今天的招待,要是末世前呢,我就不跟你們客氣了。可現在是末世,我們也不好占你們便宜。」

「今天本來也沒計劃在外面吃飯,沒帶東西,空著手上門做客,我也不好意思。」景秀挽著寧九的手臂,邊往外走邊說,「邵先生,請轉告薛先生,他不欠我什麼,你們都不欠我什麼。」

反正不管對方真心假意,過了今天,就當了清人情。

邵兵臉色一變,趕緊攔住景秀:「景小姐,請別這麼說!今天的事是我們不對,我們……」

「誰不對了?邵兵,你影射誰呢?」聽邵兵這麼一說,楊月月頓時不幹了,她一腳將垃圾桶踢出去,態度驕橫,「呵,本來就不欠她人情,搞得好像挺高尚的樣子!」

景秀目光一厲,但在保安隊的地盤上,她卻不能衝動。

她深吸幾口氣,正準備說什麼,就聽到寧九的聲音從耳邊清晰傳來。

她只說了兩個字:「聒噪。」

「噗嗤……」不知怎地,景秀滿腔鬱氣頓時散了大半,忍不住笑出聲來。

聒噪?

短小精悍的兩個字,中心明確,含義深遠,這還真是寧九的風格啊!

「說誰聒噪呢?」楊月月雙眼一瞪,怒視寧九,「卧槽尼瑪,你特么長嘴巴不是用來說話的是吧?」

「你肯定不是。」寧九轉過身,冷冷地盯著楊月月,「你的嘴裡都是屎,好臭!」

「噗……哈哈哈!」景秀真的不想笑,但她忍不住啊!

楊月月氣得眼睛都紅了,她集中意識,正準備襲擊寧九。

就在這時,眼前白光一閃,如巨石般的重物狠狠砸向她。

「啊!」楊月月被砸倒在地上,發出一聲慘叫。

與此同時,一個帶有濃濃塑膠味道的東西被塞進她的嘴裡,堵住了她的慘叫聲。

「唔……唔唔唔……」楊月月這才看清,砸在她身上的是一袋一百公斤重的大米,而她嘴裡含著的,則是一把玩具槍。

寧九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現在你是否承認,自己嘴巴很臭?」

楊月月用吃人的目光瞪著她,不停晃動腦袋,顯然不想認輸。

寧九扯了扯嘴角,「不承認?那就算了!本來還想送點物資給你們,畢竟大家都是朋友。」

「既然你們不需要,那我就不強求了。」寧九意識一動,那包大米憑空消失。

「空間異能!」邵兵失聲驚呼,他還真沒想到,寧九竟然有異能,而且還是空間異能!

保安隊如今有將近二十個異能者,但沒有一個是空間異能。

要是……不等邵兵細想,就聽恢復自由的楊月月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賤人,卧槽尼瑪!」

隨著她話音一落,一道冒著寒氣的冰刺疾速飛過,眼看就要刺中寧九。

「小心……」邵兵下意識地提醒。

面對頂部帶著銳利光芒的冰刺,寧九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像是嚇傻了一般。

只有景秀注意到,她眼底一閃而過的嘲諷。

「咔嚓」一聲,寧九抬手,穩穩握住冰刺。一個用力,冰刺碎成冰渣。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麼可能擋住我的冰刺?這不可能!」楊月月不敢置信眼前看到的一幕,臉色變得煞白。

末世降臨,於楊月月這類人而言,其實並非末世,而是狂歡。

他們自持異能者身份,驕傲自大,目空一切,自以為天下無敵。

楊月月的態度之所以那麼囂張,也是因為異能者這個身份帶給她的自信。

她喜歡薛正,也只有她,才配得上同為異能者的薛正。

她認識景秀,也聽過對方的名字,她知道薛正一直對景秀有著不可告人的情愫。

末世前,景秀高高在上,連薛正都只能仰望她,楊月月自己呢,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

末世后,景秀跌落神壇,她只是個普通人!而楊月月,卻一躍成為人上人,擁有藐視景秀的資格。

得知薛正邀請景秀共進午餐時,楊月月都快氣瘋了!

嫉妒使她發狂,使她失去理智,她故意在這個節骨眼上找茬,想讓景秀引起保安隊家屬們的公憤。

本來她都已經成功了,別說家屬們,就算是保安隊成員,誰願意白白養著一個女人?

可她沒想到,景秀身邊竟然還有高手!

這個賤人,她的運氣為什麼那麼好?

楊月月咬牙切齒地盯著景秀,卻不敢再出言不遜,更不敢招惹那個徒手就能接住她冰刺的惡魔。

「我們走。」寧九淡淡地看了楊月月一眼,快步離開。

走出物業大廳,景秀偷偷看了寧九兩眼,最後還是沒能忍住,開口問道:「阿,阿玖,你剛才,是不是生氣了?」

生氣?她為什麼生氣?

寧九搖頭否認。

「那……好吧,阿玖,我們現在去哪裡?」景秀眼珠一轉,乾脆放棄這個話題。

寧九凝眉沉思,注視著別墅區大門的方向,意簡言賅地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們今天就走。」

「今天就走?這麼急?」景秀驚愕。

寧九瞥了她一眼,意有所指:「你以為,今天喪屍來襲只是偶然么?」

薛正能想到,佔據山水灣別墅區,建立小型基地,難道別人就是傻子?

山水灣別墅富豪雲集,有能耐的人多著呢。就算今天不出事,明天、後天,總有一天,別墅區會發生爭鬥。

「唉!看來,末世最可怕的不是喪屍,而是人類自己。」景秀環顧四周,目光眷念。

這個地方的別墅,是她母親留給她的遺產。當初,她遭受丈夫出軌、家人背叛的雙重打擊,離開京城,來到這裡定居。

滿打滿算,她在這裡還沒住滿一年。如今就要離開,卻已心生不舍。

「阿玖,我們,還會回來嗎?」問完這話,她自覺好笑,「呵呵,是我太傻,怎麼會問這種愚蠢的問題。」

就算能回來又怎樣?

她的家,不可能再是她的家;而別墅區,也不再是她記憶中給予她新生能量的地方。

說走就走,寧九不想浪費時間,只稍稍收拾了一下,就輕裝上陣,將車庫裡最後那輛越野車開出來。

車剛開出別墅,在轉角處,差點撞上一個人。

「嘎吱」一聲,寧九踩住剎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