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七零小佳妻下載
  3. 七零小佳妻全文閱讀
  4. 448章 陳家三人云南之行(二更)

448章 陳家三人云南之行(二更)

作者:玖月心久


  墨冬陽有些美滋滋的得瑟。
  這也難怪!
  是個單身男人嗎?
  有女人主動請吃飯喝酒,這本身就是一種對他魅力的「恭維」,更何況這是個年輕漂亮的女人,還是個時髦溫柔的女明星,更是一個外國的「稀奇貨」……
  他能不嘚瑟么?
  大大咧咧的一揮手,「我跟她天南地北的聊的不少呢!嗯……她最主要的是問我怎麼來的省城?什麼時候回上海?以及在這裡做什麼?」
  馮秀珠看到他這個樣子,心裡「咯噔」了一下,覺得很是不舒服……女人見到自己心愛的男人談論其他異性,而且還是眉飛色舞的,肯定都有點酸意,「九哥,她幹嘛對你的情況這麼感興趣呀?還問的都這麼細?」
  墨冬陽本來就心情好,再加上幾分酒意,就有些得瑟的沒邊兒了,傲嬌的一抬下巴,「你瞧你?大家就是聊天嘛,什麼都可以說啊!她如果不問我個人的事情,那要問什麼?說國家?談政治?有點不合時宜吧?」
  「……」
  「別看她是日本人,對咱們國家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墨冬陽轉向了密香兒,「她還問我是怎麼認識你的呢!還問你的生意現在做得怎麼樣?反正,就是得什麼說什麼唄!」
  米香兒兩手插在褲袋裡,看似漫不經心的問,「哦?墨大哥,她認識我?」
  「大概是在馮秀珠那裡聽過你吧?」
  馮秀珠接過了話茬,「我是提過你的……當時她挺想看我設計服裝的圖紙,我就說……我有個生意夥伴,主要的設計工作還是你來做,她當時還嘖嘖稱奇了呢,說你這麼年輕,本事倒不小。」
  米香兒一牽嘴角,「她怎麼知道我年輕?」
  「我說的呀!」馮秀珠眨巴了兩下大眼睛,又有點兒不確定了,「我是說過吧?哎呀,這也沒什麼重要吧?她跟我又不熟,為了免於四目相對的尷尬,總要找點話題吧?」
  墨冬陽在一邊讚賞的點了點頭,「哎,馮秀珠,你這話算是說對了!你剛才還問我那些亂七八糟的!這不……自己就找到答案了,人家一個日本人,漂洋過海的來到咱們國家,也沒個親人,怎麼打發業餘時間呢?不就是多結交些朋友嘛!天南海北的什麼都說,才能慢慢熟悉起來嘛!」
  米香兒略一沉吟,「墨大哥,你交朋友我管不著,不過呢,關於公司未來的項目和運作,你最好不要當著外人講,做生意嘛?總要顧及自己的商業秘密!」
  墨冬陽低下了頭,「我懂!我懂!我沒說那些!」
  他本來是想過來「得瑟」一下的,結果呢,被米香兒不咸不淡的說了兩句,覺得臉上掛不住,就不想多待了,餘光一瞄馮秀珠,「你這是要回家嗎?正好!咱倆一起走吧!」
  馮秀珠抿著嘴笑了,用手理了理長髮辮,靦腆的一點頭,「嗯!走吧!」
  兩個人出了院門。
  墨冬陽醉酒,腳步有些虛浮,再加上天黑看不清路……一拐彎兒的時候,腳下絆到了一塊石頭,整個人差一點摔了。
  馮秀珠在後面立刻拽住了他的胳膊,臉上帶著緊張,「冬陽……不是,九哥,你沒事吧?走路小心點!」
  墨冬陽側頭瞧著她,兩個人離的很近,幾乎能夠聞到她發間的清香……
  馮秀珠一抬頭,正對上他墨黑的雙眸,還有嘴角邊因為醉酒而微微揚起的恍惚的笑……
  有那麼一刻,她覺得自己彷彿被催眠了,整個世界在她的眼前自動屏蔽,聽不到別的聲音,也見不到別的人,視野全被面前的這個男人佔滿了。
  馮秀珠也不知道哪來的膽量。
  突然間踮起腳尖,在墨冬陽的臉上親了一口……月色暗黑,她也看不清男人的反應,只覺得嘴唇碰到了鬍子茬,硬硬的,有點刮人。
  這種微疼的真實感襲來,她有點懵了,臉頰迅速紅成了西紅柿,拿不準該如何再面對墨冬陽了,愣了一秒鐘,轉身就飛也似的跑了。
  墨冬陽站在月光中獃獃的瞧著她的背影,一時間心裡五味雜陳,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摸著被她吻過的那片肌膚……也不知道是因為夏風,還是因為酒意,他覺得臉上熱辣辣的難受。
  **
  米香兒把要去雲南的消息告訴了許靜雅,「……就是這麼回事兒,因為我們幾個決定去看看老虎!」
  她唯恐許靜雅出言阻攔,又堅定的補了一句,「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了,老虎走了這麼長時間,往家裡打電話的次數都是有限的,每次匆匆說不了兩句他就撂了,也不知道他在那頭搞什麼鬼!」
  許靜雅心平氣和的笑了,「香兒,老虎對你的心……是摻不得半點假的,你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不知道?他不敢跟你通電話,是怕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情緒,怕你撒嬌,怕你哭!他不讓你去探親,並不是不想你和孩子,是怕你見了那邊的條件,會替他擔心!」
  她輕輕地嘆了口氣,「真不是我誇自己的兒子,我們家老三……即便是苦自己,也不願意讓你有一點難受!」
  米香兒笑了。
  實際上,這些話用不著婆婆說,她心裡也都明鏡似的,「還說不是誇你兒子啊?你這都要把他誇天上去了!我就是因為這個才生氣,夫妻嘛,就要互相擔當!我嫁的就是個軍人,我早就知道他的處境!我也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啊,在電話里跟他撒嬌,哭,這些有什麼用?我能把他鬧回來?只想跟他說兩句話,聽聽他的聲音!」
  許靜雅怎麼會不了解兒媳婦的心情呢?
  一見米香兒有點兒急了,趕忙就哄她,「這話你說得對!老虎這孩子心思沒用到正地方!你是什麼樣的人?從來都是無條件的支持他工作嘛!怎麼會拖他後腿呢?」
  先給了個大甜棗,之後話鋒一轉,「不過,香兒,這也不一定怪他,也許他那兒的條件真艱苦呢!有好些部隊上的人,根本就沒法跟家裡通電話,你想想那些高原和邊境上的兵……一年365天守在工作崗位上,哪能輕易的打電話呀?」
  這話倒也對!
  那個年代也沒有手提電話,甚至連長途電話都不好打……兩地分居的軍屬真就像是牛郎織女一樣,不但見不到面,也說不上話。
  許靜雅心疼米香兒,無論什麼事兒都維護她,「丫頭,你既然想老虎了,那就去看他!就按你的意思辦!也別管那些什麼條條框框的規定!我以前也是軍屬,我知道部隊有臨時探親的政策!如果再不行呢,我就去求求雲墨城,請他幫你通融一下!我還就不信了,媳婦兒探望丈夫,這有什麼可不允許的?」
  「……」
  「還有,我明天就給你二姐去個電話,讓她去機場接你,順便幫你們安排好住宿和行程!她知道老虎部隊的情況,你們一家人什麼時候該見,到底該怎麼見,她心裡一定有數,放心吧,這事兒就交給她了!如果她敢辦不好,回來你告訴我,我就訓她一頓!」
  許靜雅會做人,這幾句話說得暖心……對待兒媳婦彷彿比自己的子女更親近。
  米香兒也是個「哄人精」,一聽完這話,立刻眯著眼睛笑了,「媽,我知道你也想老虎和二姐,你放心吧,等我到了雲南哈,狠狠的替你多看他們幾眼,再順便多跟他們照幾張相帶回來,也好讓你放心!」
  許靜雅能不想孩子嗎?
  輕輕地嘆了口氣,「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都大了,不再需要我了!可還是那句古話,兒行千里母擔憂!香兒,你到那兒了,替我多囑咐囑咐他們,千萬要照顧好自己!還有你二姐,該回來就回來吧!外面的金窩銀窩也不如自己家裡的狗窩!」
  米香兒點頭答應。
  許靜雅又拉著她絮絮叨叨的:
  「路上照顧好你父母!」
  「千萬看好小豐收!」
  「你自己也別太累了!」
  「……」
  從頭到尾囑咐了一個遍。
  米香兒不願拂了她的好意,無論許靜雅說什麼,都清清脆的答,「噯!知道了!放心哈!」
  許靜雅聽著心裡舒服,話說得越發來勁兒了。
  **
  三天之後……
  陳耀忠一家成行……
  陳軍長心裡別提多美了,帶著老婆孩子和外孫一起登上了飛機,側頭瞧著身邊的幾個人,臉上的笑都忍不住了……真覺得有生之年還有這一天,是此生的一大幸事。
  一路無話。
  飛機降落在昆明機場。
  米香兒還沒出閘口呢,心就蹦蹦亂跳,也不知道丈夫會不會來接機?
  腳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向著閘門而去……
  ------題外話------
  老虎來沒來接媳婦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