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下載
  3.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4. 第三百七十九章 洗髓

第三百七十九章 洗髓

作者: |返回:穿越之種田逃荒路TXT下載,穿越之種田逃荒路epub下載

出了空間蘇柒柒剛剛掀開帘子,站在石桌前揉面的梁氏聽見聲響抬頭,訝異道:「族長你在家?小魚起床沒看見你,我們都以為你上山照看草藥去了呢。」

蘇柒柒抬手擋了擋刺眼的陽光:「是上山了,才下來。」

梁氏愈發驚奇:「我站在這裡揉好了幾盆面,沒見你回來啊。」

「可能是我武功高強,走路沒聲兒。」蘇柒柒敷衍一句問道:「小魚和我娘親呢?」

梁氏笑道:「小魚見大人攪合水泥好玩,跑去工地上攪水泥去了,你娘親在水渠洗衣服呢。」

「哦。」蘇柒柒扯開嗓門喊道:「小魚,娘親,快回來,我有事情和你們說。」

一聲震山吼,傳老遠。

水渠旁,沈氏嘴角揚笑,把黃氏身面前的木盆拖走道:「黃姐,族長找你,你先回,剩下的幾件我幫你洗。」

「行。」族裡互幫互助干點活尋常可見,黃氏沒客氣,甩甩手上的水言謝幾句,忙忙往回走,大女兒甚少找她,突然被大女兒所需要,黃氏表現的非常積極。

一向被放養的小魚聽見阿姐喊自己,以為要出門浪哩個浪,扔下鏟子樂顛顛的跑了,攪合水泥哪有滿山遍野打獵帶勁。

等兩人累吁吁到家,蘇柒柒已經準備好泡澡的葯桶。

兩人瞅著熱氣騰騰冒白霧的浴桶摸不著頭腦,大白天泡什麼澡啊?

蘇柒柒刀切斧砍道:「脫衣服。」然後隔著帘子朝梁氏喊話:「梁嬸,你幫我看著門不準任何人進來。」

梁氏:「誒~好嘞。」

扭頭見兩人木愣愣瞅她,蘇柒柒壓低聲線解釋泡澡的原因,當然,話半真半假半糊弄。

小魚明白過來,原來泡澡可以加持武力值,那還說啥,脫光光爬上木凳子爽利的跳了進去。

平常蘇柒柒的教導功不可沒,小魚跟她一樣,極度崇尚武力。

等黃氏邁入浴桶,蘇柒柒一人喂一顆極品洗髓丹。

不一會,兩人不謀而合,鬼哭狼嚎...

「啊啊啊....」

「痛痛痛....」

外面,梁氏與一眾婦人面面相覷,紛紛打起了肚皮官司,咋地啦,要說族長收拾貪玩的小魚尚能說得過去,總不至於收拾自己的親娘吧。

兩人同時叫得那麼凄厲,發生了什麼...??

劉氏踟躕不前道:「嬸子,要不要去勸一勸啊?」

梁氏搖頭:「族長吩咐過,不準任何人進去,放心吧,族長怎會打自己娘親,可能...」

具體什麼情況,她也說不出,反正什麼都可能就是不可能打長輩,關於這一點她無比篤定。

差點被人懷疑虐待親人的蘇柒柒正一手按下想爬出浴桶的小魚,輕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想不想跟阿姐一樣厲害?」

「嗚嗚嗚...想!」小魚哭唧唧道。

「嗯,小魚最棒!」蘇柒柒誘騙道:「嘴張開,阿姐喂你吃糖。」蘇柒柒塞了塊靈髓放她嘴裡,又給了黃氏一塊。

那玩意一座靈礦只得一塊,天生地養,精華中的精華。

洗髓結束,兩母女嗓子啞,身體軟得跟下水的麵條似的,趴桶沿上好半天才緩過勁兒來。

蘇柒柒分別檢查結果,小魚不論是體質還是識海心神皆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而黃氏卻只改了一部分體質,識海心神一絲變化亦無。

看來她並不適合修習凝神訣,蘇柒柒在腦子裡篩選一遍,幫她重新選了一部功法,別的不談,至少可以多活幾百歲。

兩母女聽聞還要泡四次,嚯地站起來,相當,無比的抗拒。

蘇柒柒不作多勸,輕飄飄道:「活八十歲或是五百歲,你們自己選吧。」

除開傻子應該誰都知道如何選擇。

倆母女遭罪間,日子彈指而過。

期間,蘇柒柒無數次往返巟紀元閉關修鍊,有了地下寶庫的寶貝輔助修鍊,兩年方能積攢一次的金絲如今只需三個月。

金絲已不能用數以萬計來描述,恆河沙數,數百萬之多。

浩大識海,金絲成海。

修鍊之餘,蘇柒柒帶著蝕水跋山涉水在巟紀元找稀有金屬礦,蝕水享用了一頓又一頓大餐之後華麗蛻化,從水桶演變成湖泊,華麗麗質的飛躍。

同時又去收集了許許多多的冰滕,上回採集的冰滕僅夠三座水庫。

六月,陽光毒辣。

暴晒半日便能脫層皮,泩族的老老少少人手一件冰滕外衣。

胡德海和汪大明等人身穿冰滕衣頂著烈陽在商業街道做收尾工作。

居住區、行政區、別墅區前些日子就已完工。

施工僅僅耗時兩個半月,究其原因,春耕結束,梯田和丘陵一帶騰挪出大量人手,全部投入房屋建設,加上有黑甲子挖掘地基,實乃神速。

能這麼快速的完成城區建設,主要還是因為許多土地並未動,只是規劃出來閑置著。

「大明,平哥,走,澡堂洗澡去。」胡德海鑽出門面房招呼兩人道。

「走走走。」平哥抖抖衣襟上的灰,搓手道:「洗乾淨晚上爭取抽套位置好點的商鋪。」

胡德海笑道:「平哥還信這個?」

平哥道:「那當然,我家情況和你家不一樣,弟媳手藝好,綉工了得,而且繡房不用太講究位置,我家打算開糕點鋪子,地段好佔優勢。」

胡德海:「那倒未必,族長不說了嘛,同一類商鋪不可超過三家,盡量不要重複。再說,族裡都是老熟人,即便你家糕點鋪開在旮旯角誰還能不知道嘛。」

平哥不贊同道:「商鋪又非光做族人的生意,日後外城人都得到咱們內城來進貨,我家那小子和女兒年紀尚小,得去學堂念書,我們又要去軍訓,要真開在旮旯角不得去拉拉客人啊,我媳婦哪滕得出手,盤算來盤算去還是要地段好啊!」

胡德海道:也是。」

平哥瞅瞅身旁一言不發的汪大明道:「你打算開什麼鋪子?」

胡德海噗呲一笑:「平哥,你忘啦,他沒家屬開不成鋪子,連買鋪子的權利都沒有,哈哈哈...」

不開鋪子當然就失去了買鋪子的權利,內城杜絕囤商鋪囤房屋的。

平哥也哈哈笑。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