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快穿:我是全能王下載
  3. 快穿:我是全能王
  4. 第217章:刺客君,咱們合作吧(4)

第217章:刺客君,咱們合作吧(4)

作者: |返回:快穿:我是全能王TXT下載,快穿:我是全能王epub下載

「小姐,你……在想什麼?」半夏著急問道。

君瑤抬頭,看了半夏一眼,心裡有些著急。她能想什麼,當然是想怎麼解這毒了!

江秋白就是個變態,她過目不忘,腦子裡裝了太多東西,也活該她累死。

君瑤這人來這麼幾天,還有些不太適應。腦子裡那些東西都沒有消化完,現在忽然要用了,一著急一下就想不起來了!

「他中的毒藥叫離別吻!」

君瑤腦海中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說話的時候,特意看了江睿誠夫婦一眼。話落之後才反應過來,怕是她急著想如何解毒,下意識便說了出來。

掩飾似的看了看自己手中,唐選剛剛遞給他的東西,除了一張藥方之外,這個是……天山雪蓮?

眾人眼中,她既然知道,便以為她在尋思如何解那毒。

果然,下一刻見她眼中一亮。

君瑤把手中這東西遞給了半夏,「半夏,你快些把這個餵給師傅吃了,一準兒能保師傅生命無憂!」

半夏匆匆接過一看,「天山雪蓮!小姐,這個是……那你的葯怎麼辦?」

「救人要緊,先給師傅吃了!」君瑤說道,唐選為了解江秋白身上的毒,每三年至少要弄一顆天山雪蓮來給她入藥方可。

半夏手遲疑了那麼一下,這定然是師傅為小姐尋的葯,如今……

「愣著做什麼,趕緊給你師傅吃了!這天山雪蓮往後還可以在尋,眼下可是救你師傅命要緊!」

江睿誠說這話的時候,鳳來儀抬手似乎想攔,最後到底沒有說話。

此時,半夏在不遲疑,連忙將天山雪蓮餵了師傅吃掉。

眼見半夏喂完最後一口天山雪蓮,眾人跟著鬆了一口氣。

「小七,你師傅他何時能醒過來?」鳳來儀試探著問道。

「師傅他暫時不會醒來!」

「啊!那你方才……」江睿誠一聽立馬臉色都變了,到底是什麼樣的毒,連這天山雪蓮都解不了?

「這天山雪蓮只能保師傅暫時沒有性命無憂,卻不能完全解了這毒。要解這毒,還需找到另外一種叫冰靈七葉花的葯,方可解開這毒!」

君瑤說著就見鳳來儀跟江睿誠都一副完全沒聽明白的樣子。心裡微松,看來師傅沒有騙江秋白,這莊主夫婦只怕真的不知道這離別吻的事情。

更不知道,唐選跟他們的女兒中了一樣的毒!

沒錯,江秋白所謂的胎裡帶毒,其實就是騙人的。

據師傅所說,鳳來儀當年被人下毒,因那毒實在太過霸道且他當時對那毒完全是一無所知。

好在當時他發現鳳來儀懷有身孕,便小心的把毒全部引到胎兒身上,對鳳來儀跟江睿誠夫婦謊稱那毒已經被解了。

原本以為這胎兒定然活不過三個月,誰曾想這胎兒非但活過了三個月,還熬到了七月生產……

唐選本就對此事有愧,如此便更不願放棄這個孩子。從鳳來儀生下這個孩子的第一天起,他便說這個孩子胎裡帶毒,就由他親自照看著這個孩子。

後來便一直將江秋白帶在身邊!

解掉這個孩子身上的毒,便成了他一生的夙願。

以至於他一個號稱藥王的人,在後來的這十幾年裡整天跟一些毒物在一起。

這些鳳來儀跟江睿誠夫婦是一點也不知的,他們只怕早忘了當年中毒之事,更不會想到女兒胎裡帶毒這事的個中隱情。

如今看來這是真的了。

夜間,雪依然在下。

君瑤再次翻著江秋白臨死前翻的那本書,對照唐選給的這個藥方。兩處雖細節不同,但大致的結果一樣,看來這方子是真的能解開原主身上的毒。

冰靈七葉花,傳說中生長在雪山上的寒冰洞中,幾百年開一次花。每次開花只得一朵,花期僅半個時辰,錯過了花期便失了藥效。

如此難得的冰靈七葉花,能解天下奇毒,果不愧為至寶。

君瑤如今找不到那個刺客,更加不會知道任務,便只能先想著完成原主的心愿了。

可原主的心愿是像個正常人一樣活著,像正常人自然要解了身上的毒。

眼下,唐選也中了同樣的毒,君瑤要到哪去找這個冰靈七葉花呢?

還有唐選身上的毒以及當年鳳來儀身上的毒,到底是何人所下?

唐選得罪了何人?

一連串的問題從腦海中跳了出來。

下一刻,君瑤立即起身,略整理了下便披著白狐裘出了自己的卧房。

在有兩天,莊上就要舉行『擇婿大會』了,今天就已經有很多武林人士到了天下第一庄。

此時天色雖晚,但也擋不住大家的熱情。君瑤走在後院的游廊上隱約都能聽到前院傳來的喧嘩聲。不多時,君瑤便到了江睿誠跟鳳來儀所居的正院,醒園。

鳳來儀見女兒深夜前來,不知所為何事,便匆忙迎了出來。

「小七,大晚上的你這身子剛好,怎的又跑出來了?半夏怎麼沒跟著你?」鳳來儀恐女兒在家中過不習慣,加上師兄受傷,生怕女兒這時提出回藥王谷的事宜。

「娘,爹爹可在院里?」君瑤大概能明白這位母親的意思。

不過她此刻正不是為這事,她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需要跟江睿誠交代一下。

鳳來儀微愣了下,「你爹他還在前院招待客人,今天來了很多江湖中人,你找爹爹有何……等等,我讓人去叫你爹爹過來!」說著話便牽著女兒的手,一起進了醒園。

隨即吩咐了一個下人去前院叫人過來。

母女兩人在醒園剛坐了一會兒,江睿誠便匆匆進了院子,「小七!儀兒,我聽下人說小七來找我了,她在哪兒?」

江睿誠還沒進門就在外面喊了起來,到了屋裡一眼就看到了女兒,略帶醉意的臉上立即便笑了起來。

「小七,你找爹爹過來,是有何事?」

君瑤起身,喊了聲爹爹,就見那邊江睿誠眼裡的笑越發的深了。

江睿誠雖近五十了,但若沒有嘴邊那一撮鬍子的話,看著頂多也就三十多的樣子。

「爹,師傅那裡您是如何安排的?」君瑤一頭黑線,叫個爹爹而已,有這麼誇張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