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九七之錦繡人生下載
  3. 重生九七之錦繡人生全文閱讀
  4. 第135章 母女獨處,歲月靜好

第135章 母女獨處,歲月靜好

作者:蘇之陌


  林愛芸嚇的趕緊扯了唐立安一把,「老唐,你做什麼?大家在開玩笑呢。」
  唐立安臉黑成了炭,根本不買賬,「有這麼開玩笑的嗎?長輩沒個長輩的樣,我唐家的門豈是什麼樣的人都能進的?叔侄倆搶一個女人,這世上的女人都死光了嗎?我給他安排的好好的對象他不要,非得和什麼經商的女人勾搭在一起,我看他都是因為這次去了深城一趟,腦子裡才生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想法。」
  此話一出。
  慕婉君雍容的面色微微一變。
  唐老爺子的臉色更是難看。
  和經商的女人搞在一起……
  慕婉君可不就是商人么!
  當年因為她資本家這麼出身這個問題,被根紅苗正的唐家排擠,所以唐建國退休后,全家搬去了深城。
  「哥,你怎麼說話呢?」唐斯氣的一下站起來。
  「你這含沙射影的擠兌誰呢?你不就是指桑罵槐的說我媽不配進唐家的大門嗎?你以為我們稀罕啊。經商的女人怎麼了?憑自己的能力本事賺錢,在你這還低人一等了?你想經商,還沒那個頭腦呢!」
  「這麼多年,你不冷不熱的不待見我和我媽也就罷了,老爺子可是你親爹,你對他也是不聞不問。你知道老爺子心裡多難過嗎?這一次聽小野說你邀請他來帝都,他都興奮的跟小孩一樣。兩天沒睡覺,整天期待著國慶到來,他現在人來了,你這什麼態度?一天不見人影也就罷了?吃個飯你凶什麼凶?」
  慕婉君拉住唐斯,嚴厲呵斥,「阿斯,你跟你哥怎麼說話呢?」
  「媽,你還跟他客氣什麼啊,他拿你當長輩看了嗎?這麼多年我特么都看不下去了。以為我唐斯整天弔兒郎當的好欺負是嗎?我那是不願意跟你計較。
  你要是再給我媽擺臉色,我可不答應!」
  唐野站在一旁,本來想勸勸唐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
  唐斯平時看著一副玩世不恭,啥都不在乎的樣子,但是一旦觸犯到他的逆鱗,他發起火來比誰都可怕。
  唐家的男人,骨子裡都有血性。
  況且今天這種情況,他父親的確太過分了。
  都沒見過沈玥,就先入為主的對人有成見。
  唐老爺子聽著小兒子這些話,更是想起了這麼多年內心的苦楚。
  他慢悠悠的站起來,對唐斯說道,「小斯,別說了,去收拾東西,回深城。」
  唐建國此話一出,唐立安臉上滿是驚愕之色,他鐵青的臉色有些慌亂。
  林愛芸也急了。
  「爸你別生氣,立安他就是這種脾氣,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你和慕姨都別往心裡去,大家坐下吃飯吧,好不好?」
  「愛芸,謝謝你做一桌子飯,招待我們,你是個好兒媳婦,我打心底喜歡你,但是立安……」唐老爺子無奈的搖搖頭,「真的讓我太失望了。」
  「婉君從二十幾歲跟著我,風裡雨里的,剛開始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吃了不少苦,可是她沒有一絲怨言。
  你一開始,不贊同我們在一起,我可以理解,畢竟我和婉君的年齡差別在那裡。但是這麼多年我們一路走過來,婉君對我付出的真的太多。
  這些年,我的身體大不如從前,她為了照顧我,放棄了自己的事業,要知道,她可是深城有名的女強人,事業做得風生水起,可如今卻在家裡做起了全職主婦,專心照顧我這個糟老頭。」
  「立安,作為我的兒子,這20多年以來,你可曾對我說過一句關心的話?你我皆為軍人,你要為國奉獻,為人民服務,平時工作忙,這我都可以理解,所以我從不曾怪過你。
  這麼多年過去,我以為你對婉君的成見已經消除,所以這次聽到你邀請我們來帝都,我和婉君還有小斯都很開心,可是我高估了你,你跟二十多年以前一樣。
  或許我們不應該來這兒,你們好好過你們的日子吧,我們全家回深城,以後……我也不需要你養老。」
  唐老爺子平靜的說完這些話,後背筆直的從飯廳里往外走。
  他自己的媳婦,自己都捨不得說一句重話,又怎能容忍自己的兒子一而再的對她不敬。
  唐野急了,一下擋在他爺爺的前面,「爺爺你消消氣,我爸他就是老古董,你身為他的父親,應該知道你這兒子,他就是一根筋,你別跟他置氣呀。」
  「小野,你不用勸我。」唐建國的聲音透著無盡的悲涼,「小斯,去拿行李吧。」
  聽得出他是對大兒子唐立安徹底失望。
  唐野推搡著他父親,「老唐同志,你就這麼讓老爺子走了?你要這樣,那我也走。不光我走,我媽也走,你個老古董,在家當孤家寡人吧。」
  唐野說完,顧不上其他,趕緊上樓去阻止唐斯提行李。
  「哎,我說你別來真的啊,不但不勸老爺子,你還真拿行李?」
  唐斯語氣特別沖,「你們家容不下我和我媽,我們不走幹嘛?從今天開始,唐立安這個大哥,我特么不認了。小野,你要是認我這個小叔,以後有時間多帶沈玥來深城看看我們,你要是向著你爸,那我們從此以後,別再來往了。」
  唐斯粗暴的往行李箱里塞東西。
  而客廳外面。
  慕婉君攙扶著老爺子,已經到了客廳。
  林愛芸都快急哭了。
  「唐立安,你還是不是人?快去給爸認個錯啊!」她推著唐立安,急得大吼。
  唐立安剛毅的臉龐緊繃著,手指微微一握,似是做了什麼決定……
  眼看著唐老爺子馬上要邁出門去……
  突然……
  唐立安兩步衝到老爺子前面。
  只聽咣當一聲!
  唐立安雙膝跪下。
  唐老爺子和慕婉君皆是一愣。
  似乎都沒反應過來,唐立安如此舉動為何意。
  在他們的心中,唐立安是何等的錚錚鐵骨。
  更是另折不彎的漢子。
  此刻他卻突然跪下。
  唐老爺子明顯神色一怔。
  更是被兒子這個舉動驚住了。
  他頓住腳步……竟有些不知所措。
  隨後就聽唐立安彆扭有帶著濃濃愧疚之意的聲音,「爸,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
  雖然僅僅是短短的一句話,但這句話是從唐立安嘴裡說出來的。
  再加上此刻他這個動作。
  讓唐老爺子很是動容。
  他太了解自己這個兒子了。
  偏執,古板,一根筋。
  從小到大,從來不會對人說一句軟話。
  何況自從慕婉君和他交往以後。到現在將近30年,唐立安和他們之間一直有隔膜。別說軟話,就連最起碼的客套都很少。
  可是此刻,他竟然認錯了!
  唐老爺子的步子怎麼也邁不動了。
  慕婉君也是有些意外,他趕緊攙扶著唐老爺子出來打圓場,「老唐,既然立安都認錯了,你就留下來吧。」
  「是啊,爸,您就別跟他計較了,好不容易來一趟,咱們全家好好在一起過個節。」
  唐老爺子看著唐立安,語氣嚴肅,「你快起來,讓小斯和小野看到像什麼樣?」
  唐立安不為所動,脊背筆直的跪在唐老爺子面前。
  然後,緩緩說道,「爸,你和慕姨留下來吧。」
  唐立安這句話說出來,唐老爺子和慕婉君內心,更是受到了極大的撞擊。
  比他給老爺子下跪,還讓人震撼!
  他居然管慕婉君叫慕姨。
  這麼多年,別說慕姨,他連一聲慕女士都不曾稱呼過,甚至都沒有和人說過幾句話。
  慕婉君眼角突然有些濕潤。
  她所付出得罪一切,值了。
  唐斯正提著行李箱從樓上氣呼呼的走了下來,唐野跟在身後,苦口婆心的勸他。
  「小野,你什麼都別說了,你爸容不下我們,我們全家會深城就是了,以後再也不……」
  唐斯掃到客廳里的情景,突然噤了聲。
  他……他看到了什麼?
  他那個古董大哥,居然跪在他爹他媽面前!
  這特么是誰脅迫他的?
  唐斯睜大著眼睛看著這一幕,而唐野從樓梯追了下來,顯然也看到了客廳里後背筆直的跪在那的老爹。
  唐野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出現幻覺。
  此時兩人正好就聽到了那句,「爸,你和我慕姨留下來吧。」
  慕婉君看到了樓梯口站著的唐野唐斯,趕緊攙扶起了唐立安,「快起來吧,我們不走,你爸也不走了。」
  唐老爺子也應聲,「起來吧,我們留下就是了。」
  唐立安這才起了身。
  林愛芸趕緊熱情的招呼,「大家快去客廳坐吧,我去洗點水果。」
  林愛芸今天心理上也是受到了重大的衝擊,她和唐立安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這個男人的脾性她最清楚不過,他居然能做到跟老爺子下跪,還開口叫慕婉君慕姨。
  實屬難得!
  因為唐立安態度的突然轉變,唐家的氣氛一下變的輕鬆熱鬧起來。
  「爺爺,我去拿棋盤,你和我爸殺一局吧。」
  唐野跑去唐立安的書房,拿來了一副軍棋,擺到客廳茶几上。
  慕婉君則是拿出了她的面膜給林愛芸敷了起來。
  林愛芸怕唐立安看到罵她,拉著慕婉君去了房間關上門,這才放心的將面膜敷到臉上。
  唐斯見他爹和他大哥下起了棋,心情一下舒暢了。
  同時也不安分了,非得竄撮著唐野出去玩。
  ……
  國慶放假后,整個宿舍就剩沈玥和韓英兩個人。
  韓英家是偏遠地區,路費太貴,所以她也沒有回家。
  一大早,韓英就收拾利索的出門了。沈玥也沒問她要去哪,畢竟平時兩人並不對付。
  沈玥在食堂吃早飯的時候,竟然意外的看到了一個她特別想見的身影。
  她心頭一暖。
  同時,她看著坐在那優雅用餐的孫茹教授時,心底也有些納悶。
  孫教授怎麼沒回家?
  國慶放假后,基本上老師全都走了,況且孫茹的家就在帝都啊。
  居然一個人坐在食堂吃飯。
  沈玥不禁好奇,更想靠近她,了解她的生活。
  她幾乎是沒猶豫,端起自己的餐盤,走過去和她打招呼。
  「孫教授,您沒回家嗎?」
  孫茹抬頭,看到端著餐盤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微微一笑,「沈玥同學,你也過來吃早餐?」
  「是呀,我過來吃飯。」沈玥看了看孫茹對面的位子,詢問道,「孫教授,我可以坐在這兒嗎?」
  孫茹笑笑,「當然可以,請坐吧,一起用餐。」
  「孫教授,您怎麼沒回家去?」沈玥嘴裡啃著包子,狀似漫不經心的隨口問道。
  孫茹眸光微閃,「嗯,我手頭上還有一些工作沒做完,可能要晚點回家。」
  「哦,原來是這樣啊。」
  不知是不是沈玥的錯覺,她感覺生活在提到家這個字的時候,臉色有一絲的不自在。
  「你呢?沈玥,你家是在外地嗎」孫茹問。
  「嗯,是在外地,所以我沒回去。」
  「在外地求學,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然你爹媽會擔心的。」
  沈玥輕笑著「謝謝孫教授關心,只是……我的父母,我從小就沒見過,所以他們應該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個我。」
  聽到沈玥的話,孫茹胸口一悶,看著對面笑容明媚的女孩,她臉上一片心疼之色。
  她並沒有多問,只是關切的說道,「這樣你更應該照顧好自己。」
  沈玥點頭,「孫教授,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吃完飯後,孫茹和沈玥一同出了食堂。
  孫茹要回自己的教師公寓,而沈玥,自然是回宿舍。
  「孫教授再見。」沈玥和孫茹告別以後,徑直走向宿舍方向。
  孫茹看著這個和自己女兒同齡的女孩瘦弱又落寞的背影,心底對她更加憐惜。
  「沈玥。」孫茹忍不住喚住她。
  沈玥聽到孫茹的聲音,回頭。
  她明亮的眸子看向她,「孫教授,還有事嗎?」
  孫茹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邀請她,「我一個人待著怪無聊的,如果你沒事的話,去我公寓,我倆聊聊天,陪我解解悶。」
  沈玥聽到孫茹的話,內心一陣悸動。
  孫教授居然邀請她去她的教師公寓?
  這對她來說太難得了。
  「我倒是沒事,就怕會打擾到孫教授您工作。」
  孫茹笑笑,「當然不會,我一個人住也沒什麼不方便的,來吧,一起過去坐坐。」
  「好。」
  沈玥緊張又有些興奮跟了上去。
  孫茹是學校的高級教授,所以學校分給她的宿舍也相對環境比較好,一室一廳。
  孫茹將房子布置的素凈典雅,收拾的也很乾凈,就像一個溫馨的小家。
  裡面一個偌大的書架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
  「沈院隨便坐吧。」
  沈悅打量著整個房間的布置。
  這個房間里生活用品應有盡有。還有個小廚房。一看就是孫茹長期在這兒住著,充滿了煙火氣。
  她心裡不禁越發疑惑。
  孫茹居然長期一個人住校?
  「孫教授那邊好像還有廚房,您平時在這邊開火做飯嗎?」
  「以前沒事的時候倒是會下廚,做幾道自己喜歡吃的小菜,前段時間出了一趟國,回來后雜事比較多,也沒時間去買菜,所以這幾天一般都是去食堂吃。」
  沈玥點頭。
  「那邊書架上有書,如果你想看的話可以自己過去找一本感興趣的,我得把手頭上這篇稿子趕完。」孫茹將沈玥叫過來,說是陪她聊天解悶,可顯然,她並沒有時間閑聊。
  孫茹不光是大學教授,更是幾個主流報社的特約編輯,經常發表文章。
  孫茹坐到書桌前,開始寫東西。
  沈玥則是從書架上了拿了本小說,坐在沙發上翻閱。
  她內心翻滾著複雜的情緒,根本看不進去。
  母親寫稿,女兒看書。
  此時,有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遺憾的是,這只是沈玥心底一廂情願的想法。
  孫茹只把她當成自己的學生。
  但是,這對於沈玥來說,已經值得欣慰。
  她需要和這位親生母親培養感情。
  快中午的時候,沈玥的傳呼機響了,上面的內容是莫妍發過來的。
  說是家裡包了餃子,一會兒要給沈玥送過來。
  說實話,沈玥並不像立刻回去宿舍。
  好不容易才有和孫茹獨處的機會,這種感覺,她很珍惜。
  但莫妍的餃子送過來,若是她不在宿舍……
  沈玥有些猶豫。
  她正為難著,孫茹顯然也聽到了她的傳呼機響,她側頭看向她,「桌上有電話,如果你有急事的話可以打過去。」
  沈玥收起傳呼機,「也不是什麼急事,是我的一個室友,她說要給我送餃子過來。」
  「是嗎?你室友對你還挺好的,節假日還知道給你送餃子。」
  孫茹笑道。
  「是啊,我們關係挺好的。」沈玥說到這,沉吟片刻,猶豫的開口,「孫教授,如果您方便的話,我可以讓她把餃子送到您這來嗎?我們一起吃。」
  快中午了,孫茹肯定也是一會去食堂吃飯,莫妍送了餃子,沈玥真捨不得一個人獨自享用。
  更捨不得這麼快和孫茹分開。
  「我當然方便,只是你室友是給你送的餃子,我蹭吃好像不太好。」
  沈玥急忙解釋,「不會不會,她也是您的學生,特別喜歡您講課,我想她很樂意請您吃餃子的。」
  「嗯,行,那隨你吧。」
  孫茹說完,繼續埋頭寫東西。
  而沈玥歡快的拿起書桌上的電話給莫妍打了過去。
  告訴她,自己在孫教授的公寓,說了樓層和房間號,讓她將餃子送到這邊來。
  莫妍聽到后先是有些詫異,隨後應了聲。
  沈玥掛完電話,「孫教授,您這有什麼活么?我幫你干,比如洗衣服什麼的?」
  「真是個好孩子,沒有什麼活可乾的。好好坐著休息會。」
  「哦。」沈玥有些失落,她其實真的挺想替她做點什麼的。
  「沈玥,之前在食堂……你說並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孫茹想到了這個問題。遲疑著問道。
  「是的,我是在養父養母家長大的,聽他們說,好像是當年抱錯了孩子。」沈玥故意說的雲淡風輕,然後,仔細觀察著孫茹的反應。
  孫茹錯愕,「抱錯孩子?怎麼會有這種事?當父母的怎麼能這麼粗心?」
  沈玥垂眸。
  是啊,怎麼可以這麼粗心?
  讓自己的孩子被人換走,將旁人的孩子養大!
  沈玥苦澀一笑,「可能我的父母當時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人替換了,如果知道,肯定不會允許這種荒唐的事情發生。」
  「唉……」孫茹嘆了口氣,並未多言。
  沈玥也沒再過多的透露關於自己身世的信息。
  ……
  莫言接到沈玥的電話以後,特地裝了兩人份的餃子。
  她穿著酷酷的黑色機車服,騎著機車,去帝都大學給沈玥和孫茹送餃子。
  到了教室宿舍樓下,她將機車停下,從上面取下掛著保溫飯盒的袋子。
  剛要邁步,往宿舍樓那走,結果……
  一輛軍綠色大吉普駛過來,大刺刺的停到了她的機車旁邊,差點撞到她的機車。
  莫妍眉頭微皺。
  下意識的看向吉普車上下來的人。
  只是,這一看……
  她的臉色馬上變了。
  真特么冤家路窄,這變態怎麼會出現在這?
  莫妍內心吐槽著,但臉上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她只是淡淡的瞥了那從吉普車駕駛座上下來的人一眼,就收回了視線,轉身直接進了樓洞。
  從吉普上下來的男人似乎也看到了她,眸底劃過一抹詫異。
  孫茹教授的宿舍在四樓,莫妍提著保溫飯盒一路往上爬。
  到了二樓,她感覺不對勁。
  身後似乎有人一直在跟著她。
  她轉身,結果差點撞到跟她只有一個台階之遙的顧嘉奇腦袋上。
  顧嘉奇剛才在外面看到她時就很意外,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這假小子。
  軍訓結束那天在操場,他狗拿耗子多管閑事,結果被她吼了一頓,後來他又神經質的跑去操場找她,為此,自己心裡一直都覺得自己被人下了降頭。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扔在她面前的手絹,後來也是和她這個人一起消失了。當時他想的肯定是她撿走了。
  女人就是這麼口是心非,明明嫌棄的說不要,他一轉身,還不是撿起來擦鼻涕了!
  不過,就一條手絹,他要是開口問他。顯得他多小氣似的。
  雖然他的確很小氣,還瑕疵必報。
  顧嘉奇收起思緒,怒瞪著突然轉過來的女孩,「有病啊,突然轉身,撞到人怎麼辦?」
  「你跟著我做什麼?」莫妍冷聲質問。
  「誰跟著你?路是你家的?」
  顧嘉奇傲嬌的白了莫妍一眼。
  莫妍冷漠的轉身,繼續爬樓。
  只是,她走一步,後面這個男人就走一步。
  明擺著跟著她。
  到三樓的時候,莫妍忍不住,再次轉身,「有完沒完?那兩個禮拜還沒報復夠?」
  說到軍訓那倆禮拜,顧嘉奇心有些虛。
  的確,為了征服這假小子,讓她求饒,他可是將平時訓練部隊那幫小崽子的勁頭,都拿出來了。
  結果,這傢伙,居然照單全收,愣是沒吭一聲。
  簡直爺們。
  要不是倆人有過節,顧嘉奇都想給她豎大拇指了。
  但是今天,天地良心。
  他真沒跟蹤她。
  他是來接他母親回家的好嗎?
  「啥玩意有完沒完?你該不會以為我跟蹤你?你這假小子自我感覺倒是良好。」
  「呵,那你跟我身後做什麼?」
  「你特么給我讓路,我不就不跟你身後了?」
  顧嘉奇說完,直接跨了兩個台階,越過莫妍,走到了她前頭。
  莫妍微微一愣,等顧嘉奇快到四樓,她才繼續爬樓。
  只是,當她爬到四樓時,竟然看到顧嘉奇那變態居然在孫茹教授的門前,正抬手敲著門。
  莫妍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是來找孫教授的。
  忽而,莫妍又想起了陸婷婷曾在宿舍說過的那些信息。
  稍稍一聯想,莫妍便弄清楚了他和孫教授的關係。
  竟然是孫教授的兒子。
  孫教授那麼儒雅知性的知識分子,居然會生出這麼變態的兒子。
  真是造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