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病寵之毒妻在上下載
  3. 病寵之毒妻在上
  4. 259大結局

259大結局

作者: |返回:病寵之毒妻在上TXT下載,病寵之毒妻在上epub下載

雲婼雪伸手掩著嘴,你用袖子遮住了臉上的表情,她笑得極其的暢快。

而且笑聲十分的清靈。

「這是本宮的嫂子,對於本宮的心性知道的一清二楚,佩服!」這是,一道陰冷幽暗的聲音,漫不經心的響了起來。

顧眠幾人瞬間的回頭,就看到了燕輕語一聲公主的華服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她一身高傲的公主裝扮,艷麗而又奢華的長裙在地上輕輕的拖曳著,頭上還插著精緻而又美麗的步搖。

在陽光下折射著淡淡的光芒,全身上下都帶著奢華與尊貴的氣息。

「閻國公主!」

顧眠的瞳孔緊緊的一縮。

「順安候!」燕輕語漫不經心的點了點,迷離眼上帶著甜美的笑意,可是實際上給人的感覺卻是無比的陰冷,看著燕輕語就好像看著一條美人蛇。

會讓人頭皮發麻。

顧眠下意識的一把將雲若雪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後一把刀橫在了她的頸邊,低吼:「不準過來,否則我對殺了她。」

燕輕語的腳步沒有任何的停頓,反而從自己身邊侍衛的腰間拔出了一把刀,刀尖在地上慢慢的拖曳著,一步一步靠近顧眠。

顧眠連忙後退,「別過來,否則我真殺了她。」

「對於本宮來說,一切棋子都是有價值的,就看這些價值能不能值得本宮來交易。」燕輕語停在顧眠的身邊,大約五步左右的距離,她目光幽冷的看著雲婼雪:「而本宮最討厭的就是有其子,不知好歹的膽敢反抗。雲婼雪,本宮讓你擁護墨子淼成為皇帝,讓你戰王府手握重兵,到頭來連一個反叛的侯爺都打不過,你說本宮留你何用?」

雲婼雪眼中流著眼淚,抿著唇:「對不起,請你饒過我的父王跟家人,他們都是因為我才無法動彈。」

「當然都是因為你,你的無能,整個戰王府都跟著成為了棄子。一個沒有任何價值的棄子不值得本宮多費心思,本來能扶持一個戰王,也能出現第二個戰王,所以雲婼雪,你可以去死了。」

說完,燕輕語握著手中的劍,直接高舉了起來,在所有人都反應不及的情況下她手中的劍用力的一刀劃下。

雲婼雪尖叫了起來。而顧眠完全的驚呆了,他以為這只是做一下戲,卻沒有想到來真的?

想要救雲婼雪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大的人質變成一具屍體。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顧言惜用力的拉著雲婼雪藏到了自己的身後,用自己的胸膛接住了燕輕語的一劍。

「不!」

顧眠突然一聲厲吼,看著自己的兒子,竟然用自己的身體接了一劍,他不敢置信。

燕輕語身後的人突然一涌而上,強勢的壓制了在場的所有人,顧眠才發現顧言惜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不敢置信的抬頭看著燕輕語。

燕輕語伸手把玩著自己手中這把特意定做的劍,看起來十分的鋒利,實際上不過是用極軟的材料所做。

最多是棍棒敲擊在身上的重量,完全傷不了人,也切割不了任何東西。

雲婼雪用力的抱住了燕輕語,「輕語,我想死你了。」

「少來,剛剛有沒有被嚇到?」燕輕語有些嫌棄的推了推雲婼雪,可是另外一隻手卻穩穩的摟住了雲婼雪的腰,讓她的身體重量依靠在自己的身上。

「才沒有嚇到,因為我知道你永遠不會傷害我,所以我相信你。」雲婼雪美麗的眼睛流露出了十分溫柔的光彩,或許是因為懷孕的原因,還上下散發出來的母性溫柔帶著令人沉醉的炫爛。

燕輕語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嫉妒雲婼雪的美貌,別人懷孕是胖一圈,而她懷孕卻是越來越美。

老天爺果然是不公平的。

不動聲色的掐了一下自己身上還沒有來得及減下來的肉,燕輕語撇了撇嘴。

「我們已經有兩年多沒有見了,之前聽說你失憶了一年多的時間,還生下了一個胖胖的兒子,這一次有沒有帶過來?」

燕輕語冷眼橫著雲婼雪,「你早就知道我會因為你的破事過來?」

「什麼叫做我的破事?好歹我也是你的嫂子吧?」

「啊!」

燕輕語表面上看起來十分的不開心,可實際上唇角輕輕上揚的弧度出賣了她的心情,在一個月之前,她的心情是格外緊繃的。

直到現在找到人才真正的放鬆下來,還好肚子裡面的孩子沒事,母子都平安。

「拾光在哪?」

說起拾光,雲婼雪臉上的表情立刻沉了下來,眼中滿是擔憂,「當初我被抓的時候顧眠他拿我威脅拾光,拾光那個傻子都不反抗了,就直接被抓了,但我們是分開關押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燕輕語揮手:「鬼星,讓顧眠開口。」

「是!」

鬼星帶著人將顧眠抓走,顧言惜想要說什麼的時候,雲婼雪主動的說:「輕語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殺了顧眠?」

「你要放過他?」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的印象中,顧叔叔是十分溫柔而又爽朗的好人,但一段時間不見之後,就變得越來越陰沉。但這一個月來,他從來沒有傷害過我,也沒有對我有過任何拷問的行為,或許他還是有著一絲的情誼在。」

燕輕語輕輕的皺著眉,雖然不贊同放虎歸山,但這是雲婼雪的要求她便同意了。

「等我問出想要的事情之後,我會讓他一無所有的離開。」

遠處的顧眠聽到了燕輕語的話,頓時鬆了一口氣。

雙手合十的沖著燕輕語,深深的彎腰。

「無量天尊,多謝!」

燕輕語沒有跟顧言惜有任何的交流,而是立刻派人將雲婼雪送回了戰王府,請來了大夫給她全身進行了一個詳細的檢查,確保肚子裡面的孩子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才行。

看到雲婼雪平安的回來,所有人都重重地鬆了一口氣,雖然拾光現在下落不明,但拾光身上有著武功,而且身為男人身體硬朗。

不比雲婼雪一個弱女子又不會武功,身上還帶著另外一條人命,她更值得讓人擔心。

雲婼雪找到了,拾光的下落相信也就不遠了。

雲婼雪回到了戰王府,所有人都重重地鬆了一口氣,但有些人卻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比如軒王。

比如墨南玉。

墨南玉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追尋了這麼久的人,竟然會無預警的出現,而軒王更加想不到的是她明明已經失蹤了那麼久,這個時候突然出現,第一下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一定會翻臉。

軒王的第一反應就是儘快動手。

皇宮

墨南玉跟軒王商量著必須要提前動手,派人給墨子淼的膳食之中下了毒,然後派出了一隊人馬以防萬一,如果墨子淼沒有被毒死的話那麼就直接刺殺。

現在皇族除了軒王之外,已經沒有任何王爺或者是皇子的存在,而墨子淼也沒有子嗣。

所以軒王現在動手的話,皇位就回他莫屬,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軒王謀害君王,但皇族唯一的血脈會被人原諒的。

墨子淼將手中的一個信封放在燭火前燃燒,最後將燃燒的灰塵灑在地面,他坐在書桌前的龍椅上,目光中帶著一絲愉悅的光澤,嘴角也揚起暖暖的微笑。

雪姐姐回來了。

夠了。

目光靜靜地看了一眼放在桌邊的茶,墨子淼端的起來,放在自己的嘴邊正要喝的時候一支利箭直接射了過來。

茶杯掉落在地面,漸漸浮現的一層的泡沫,墨子淼沒有任何意外的看了一眼,透過破損的窗戶他輕問:「是誰?」

對方沒有回答。

墨子淼也沒有再過多的詢問,他,或許早就知道這杯茶中有毒。

「陛下,軒王爺求見。」

墨子淼嘴邊暖暖的笑容變得更深了,「有請!」

隨手將地上的碎片撿了起來,然後用腳蹭掉浮現一層泡沫的水漬,軒王爺推開門,直接走了進來。

「陛下。」

「軒王叔,有事?」

墨子淼走到一邊的桌前,提著茶壺,輕輕的倒著茶,回頭靜靜地看了一眼軒王,同時也發現了軒王臉上那一閃而過的緊張與心虛。

「已經找到了攝國公主的下落。」

「真的?」茂子淼的臉上露出了十分驚喜的表情,「雪姐姐她在哪裡?」

「攝國公主目前受了一些傷,不便行動,陛下可要親自前往探視?」軒王爺眼中是一閃而過的危險,但很快的就掩飾了起來。

墨子淼端著茶杯,輕輕地喝了一口,然後倒了一杯茶,遞到了軒王的面前,他溫和的說,「當然,雪姐姐是朕最重要的人,不親眼看到她平安無事朕無法心安。」

軒王十分自然的接過了茶杯,然後放在嘴邊,輕輕地喝了一口,掩飾性的轉動著目光,奸笑:「是啊,陛下跟攝國公主的關係一直以來都十分的不錯,相信公主殿下見到您也一定十分的開心。」

墨子淼半眯著雙眼,將杯中的茶水一口飲盡,然後才淡淡的勾唇:「朕也十分的開心,走吧!」

軒王把杯中的茶水喝光之後,連忙放下了杯子,打開了書房的門,門外候著一輛馬車,「陛下請。」

墨子淼跟著軒王,直接離開了皇宮。

而軒王目光時不時的打量著墨子淼,那可以說是稚嫩的臉龐,事情出乎意料的順利,順利得讓人忍不住發笑。

果然還是一個孩子啊!

軒王爺輕輕的撫摸著拇指上面的玉扳指,眼中的寒光越來越深,把車停到了宮外的某一個院子前,軒王才高深莫測的微笑:「陛下,到了。」

墨子淼迫不及待的下了馬車,然後飛快的衝進了院子,「雪姐姐在哪?」

院子看起來十分的破敗荒蕪,墨子淼衝進去之後,立刻就有人圍了過來,他看著四面八方的黑衣人,然後又看了一眼出現的黑衣女人,他回頭。

目光變得冰冷。

「軒王叔,你騙朕。」

軒王這時才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與他,也不再像平時那樣的溫和,他的臉上露出了勢在必得的大笑。

「陛下到現在才反應過來,是不是太愚蠢了些?」

「什麼意思?」墨子淼嚴肅的質問,「軒王,你難道是想弒君不成?」

「陛下不過是在往手中的一個傀儡,本王這麼做,不過是為了恢復我墨氏江山不落入異性之人的手中。陛下若是識趣的話,就乖乖的退位讓賢,不是不識趣的話,那就別怪本王不客氣。」

軒王揮了揮手,是這個黑衣人紛紛的拔出了腰間的長劍,然後指著墨子淼。

墨子淼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好像是害怕極了,他現在不過是13歲,雖說剛已成年,但在很多人的眼中,還算是個孩子。

雙手緊握成拳,放在了身側。

墨子淼環視了四周一眼,抿唇:「朕偏不讓位,你又能拿朕怎麼樣?」

軒王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兇狠,手中拿著一把劍,直接朝著墨子淼狠狠的刺了過去,並沒有故意刺中墨子淼的心臟,而是刺中了墨子淼的肩。

墨子淼吃痛,慘叫一聲,一隻手握住了劍身半跪在地,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突然動手的軒王。

軒王的臉色十分的兇狠,用力的抽出了劍,打破了墨子淼的手,也刺中了墨子淼的肩。

看著肩上的鮮血,軒王冷冷的笑了。

「你若不讓位,本王會一點一點的割下你身上的血肉,這就像傳說中的凌遲,會讓你受盡痛苦的死去。」

「但如果你乖乖的寫下退位詔書,真會讓你像一個普通人一樣,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榮華富貴少不了你,保你安享一生。」

墨子淼臉色蒼白,伸手捂住了肩上的傷口,可是傷口的鮮血像是噴泉一樣不斷的流了出來,根本就止不住。

別看墨子淼,只有13歲,一個剛剛成年的人,對於很多男人來說都是不堪一擊的。但墨子淼卻根本不畏懼眼前瘋狂的軒王,他慢慢的笑了。

嚴重不滿的嘲諷,墨子淼笑得無比的輕蔑,他慢慢的站了起來,現在軒王平視著。

危險的冷笑著。

「軒王叔,別把朕當成傻子,朕雖然年幼但不傻,一旦退位之後等待朕的下場是怎麼樣朕心裡最清楚。還有你我的好皇姐,從一開始你就想利用我找到雪姐姐,然後想要對學姐進行報復是不是?因為你的全身都腐爛了,身上時不時的散發著腐爛的臭肉的味道,哪怕你蒙著臉,身上散發著異味,但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的聲音。」

墨南玉猛的後退了一步,她怨毒的目光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墨子淼:「你閉嘴!」

「在我小時候,你經常欺負我,你的聲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墨南玉拔出了手中的劍,「就算你知道是本公主又怎麼樣?雲婼雪,饒不了她!」

「難道你還不知道雪姐姐已經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她成功的回到了戰王府,你永遠都動不了她了。」

墨子淼笑得十分的暢快,輕輕地咳嗽了一聲,鮮血已經染紅了它大半個身體,莫名的有一些凄厲。

「利用雪姐姐的威脅朕,現在她已經成功的回到了戰王府,你們就狗急跳牆的把朕騙出來,不是嗎?」

軒王的臉色一沉:「你既然已經全部都知道,那麼就乖乖的配合,否則別怪本王不顧叔侄之情。」

墨子淼重重地咳嗽了一聲,突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臉上卻揚起了十分美艷的笑容。

「咳咳……哈哈哈……正早就已經寫好了退位詔書,無論你想要怎麼做都遲了,現在太監已經開始宣讀退位的聖旨,戰王將會是新的皇帝。」

「你說什麼?」軒王瞳孔一縮,大驚失色。

「你把朕從皇宮裡騙出來的時候開始,一封退位詔書就已經送到了戰王府。戰王府才是這個國家新的皇帝,而你,就跟朕一起死在這裡。」

墨子淼吐出了一口黑血,很明顯是已經中毒。

軒王的瞳孔緊緊的縮成一個圓點,他並沒有下手,可是墨子淼卻已經中毒了,為什麼?

他猛的猜到了什麼,腦海裡面劃過了一道畫面,一口鮮血也跟著噴了出來,跟墨子淼一模一樣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臉色瞬間變得青紫灰白。

「你……你竟然下毒……」

軒王倒在地上的時候伸手指著墨子淼,而墨子淼卻站在那裡不停的大笑著,他抬著頭,目光有些悲傷,更多的卻是愉悅。

「朕這個皇位本來就是他人給予的,沒有那個人的命令,真不會交給任何人,包括你。」墨子淼眼睛開始流出了血淚,他微微的低下了頭,耳朵也流下了鮮血。

還有鼻子……

「軒王叔,你就跟著朕一起下地獄吧!這是你敢碰雪姐姐的懲罰,是朕的報復!」

撲通一聲,墨子淼的身體也跟著倒了下來,他嘔出了很多的黑血,可是卻沖著目光渙散的軒王,不停的笑著。

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軒王到死才知道自己竟然被一頭小奶狗給咬了。

而且還是一口咬到了脖子,直接致死。

墨子淼11歲坐上皇位,但皇位的這兩年都是雲婼雪來處理朝政,他一心享樂,直到現在,13歲依舊還是個半大的孩子。

卻讓縱橫了大半生的軒王死在了他的手裡。

不得不說墨子淼其實是一個十分懂得隱忍的人,也是一個手段極其狠辣的人。但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所以絕對不會去反抗自己無法反抗的存在,也不會去傷害真心對待自己的人。

「雪姐姐……」

目光開始慢慢渙散的墨子淼突然覺得好像看到了朝自己走過來的雪姐姐,他無力的輕喚著。

雲婼雪急匆匆的沖了過來,伸手一把將墨子淼抱在懷裡,她不敢置信自己,稍微再來遲一會會發生什麼事。

「白鳩!」

跟在後面的燕輕語看著眼前的一幕,她驚訝的挑著眉,當退位的詔書來到戰王府的時候她知道墨子淼危險了。

雲婼雪一聽到那道聖旨的時候,也敏銳的猜到了,急匆匆的讓人查找墨子淼的下落,然後快速的過來了。

如果再遲那麼一點墨子淼就會毒發身亡。

白鳩拿出銀針刺入了墨子淼全身無數個大穴,墨子淼的情況十分的危險,他服下的是一種劇毒,這種毒在人體裡面不超過一炷香的時間就會毒發。

毒性極強。

全身上下把墨子淼弄得像個刺蝟,一根又一根的銀針,泛著無盡的寒光,卻根本不知道要從哪裡下手,握住眼前這個令人心疼的人。

她是真心將過知了,當成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看待,因為她並有著父母,有著哥哥,從小就受盡寵愛。當墨子淼來在身邊的時候,她第一次感受到有一個弟弟的存在是多麼令人愉悅的事情。

她付出了真心,雖說這份真心中摻雜著利用,但她是真心的對待墨子淼,像對待自己親弟弟一樣。

「陛下……」

墨子淼的瞳孔沒有任何的光澤,而且十分的渙散,他聽不到也看不到,只是敏銳的感覺到自己身邊好像有一道影子在。

是他的雪姐姐的。

胡亂的伸手,立刻就被雲婼雪握在了手中。

「雪姐姐……你在嗎?」

「我在……我在這晨……」雲婼雪紅著眼眶看著七竅流血的墨子淼,最終還是淚如雨下。

墨子淼無力的瞪大眼睛,毫無光彩的瞳孔,靜靜的看著天空,或許是聽到了雲婼雪的話,他勾了勾唇角,臉上露出了一絲滿足的笑容。

最後,才慢慢的閉上眼睛。

「快,快把人送回皇宮,同時讓人準備葯浴!」

白鳩飛快的下令,因為墨子淼現在是九死一生,如果能夠快速的回到皇宮,利用皇宮那大量的藥材,說不定還有一絲的。

誰也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所有人的心都全部放在了墨子淼的身上,只有燕輕語目光一直盯著想要逃走的墨南玉,她微微的偏著頭,「你是誰?」

墨南玉幽幽的目光狠毒了燕輕語,如果不是燕輕語的話,她的母妃也不會死。

破軍一族的人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七零八落。

也知道現在不是最合適的機會,墨南玉飛快的後退,但燕輕語的動作更快,直接下令將人包圍了起來。

然而墨南玉伸手打了一個響指,暗中大概有二三十個人直接沖了出來,他們的武功招式五花八門,但一個個十分的強。

燕輕語半眯著雙眼,盯著眼前出現的這些人,突然沖著人群中的墨南玉幽幽的說:「我知道你是誰了,墨南玉!」

人群中的墨南玉身體僵硬了一下,回頭,惡狠狠的瞪著燕輕語。

燕輕語伸手輕輕的撫摸著下巴。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當初應該一早已經派人處理掉了你跟閻旬舞。後來下人跟我報告說閻旬舞被自己的親姐姐推出去做了自己的盾牌,被萬箭穿心而死,而你從此也失去了下落。」

「沒想到你竟然又回到了這裡。」

墨南玉想到了以前種種的過往,她恨不得衝上來將燕輕語,直接就地斬殺,但是不行。

她現在做不到。

「閻國太子在我的手裡,識相的就讓你的人讓開,否則大家就魚死網破!」

「我憑什麼相信他在你的手裡?」燕輕語反問。

墨南玉城懷裡拿出了一塊玉佩,「這個東西你應該知道是誰的,我再說一次,讓開,否則我就讓閻國太子為我們陪葬!」

燕輕語揮手,眼中流露出了寒冷的光澤,那確實是拾光的玉佩。

「滾!」

墨南玉看著眼前打開的道路,她飛快的沖了過去,還不忘回頭扔下狠話,「燕輕語,我跟你們沒完,等著!」

墨南玉離開之後燕輕語再一次揮手,赤蜘還有鬼星等一些輕功高超的人快速的追了過去。

墨南玉能夠安全離開是燕輕語故意放任的。

她能夠在自己的眼線下悄無聲息的來到墨子淼的身邊,就代表這墨南玉身邊的眼線並沒有完全清除乾淨。

放虎歸山,不一定是大禍。

也有可能能夠一鍋端盡。

軒王世子看著軒王的屍體,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因為聽說是陛下下的毒,所以墨寒湛幾乎一個字都沒有吭聲。

在之前還不斷的祈禱著能夠讓他活著,不管怎麼樣,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父親。

靜靜的看著府中軒王妃還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撲倒在軒王的屍體邊,放聲痛哭,墨寒湛表現得如同平常人一樣,十分的淡漠,只是靜靜的看了一眼,然後就轉身離開。

軒王妃端木圓差一點哭昏過去,好端端的人怎麼就死了?

然而災難還在繼續,很快就有皇宮的軍隊過來包圍了整個軒王府,說是軒王下毒謀害陛下,而陛下目前還在昏迷不醒之中,等陛下清醒之後再做定奪。

端木圓無法相信這一切竟然變成了現在這種地步,大吵大鬧著,最後還是被人軟禁在了軒王府。

軒王府所有人都無法離開。

皇宮中,十來個太醫再加上白鳩替墨子淼診治,把墨子淼放在了一個巨大的水池裡,裡面倒滿了藥水,看起來黑乎乎的,還散發著異味。

然後小心的把墨子淼放了進去,七竅流血的墨子淼面色變得黑紫,氣息也變得格外的虛弱,放到藥水中之後,他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然後一口污血直接吐了出來。

十來個太醫,一個個都急瘋了。

最後費勁九牛二虎之一力把墨子淼身上的劇毒,清理乾淨,雖說沒有了生命危險,但什麼時候醒過來,卻是一個未知數。

燕輕語把墨子淼的事情全部交給了雲婼雪來處理,她得到了玄蜂的消息,跟蹤墨南玉的人已經得到了消息。

墨南玉已經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整個皇城都在包圍之中,她只能像地溝裡面的老鼠一樣,偷偷的躲起來。

殺不了雲婼雪,也殺不了燕輕語,她把所有的怒火發泄到了無辜的百姓身上,她在逃命的時候,會隨手屠殺身邊所有的人,不分男女老幼。

竟然還甩開了燕輕語的追兵,完完全全的躲了起來。

大約3日之後,墨子淼終於清醒了過來,在清醒的一瞬間戰王親自率領著文武百官,跪在了墨子淼的面前,說自己絕不接受皇位。

墨子淼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能活著,睜開雙眼的一瞬間,就看到了自己心心想念的雪姐姐,然後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戰王,他嘆息了一聲。

他知道戰王對皇位沒有任何的意思,倒不如說他很想做一個平民百姓,但因為雪姐姐的存在所以戰王才不得不留在京城。

「雪姐姐,對不起……」

雲婼雪紅著眼睛看著病床上睜開眼睛說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的墨子淼,她用力的搖著頭,「不,你做的很好,沒有你跟軒王周旋的話她不會這麼快的到達,而我也不會平安無事,肚子裡面的小侄子多虧了你這個舅舅才活下來。」

墨子淼伸手輕輕地摸著林若雪的肚子,已經有六個月的時間了。

「朕是舅舅?」

雲婼雪輕輕的笑著,「是啊,你就是舅舅,皇帝舅舅!」

墨子淼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表情,用力的點頭:「朕會疼愛他的,不管是男是女,朕都會寵愛他。」

「你好好休息。」

「雪姐姐,你也回去好好的養胎,朕沒事的。」

雲婼雪目光輕輕地顫動著,她無比相信自己的目光,這個弟弟,她一輩子都承認。

「好,那我也不打擾你休息了。」

墨子淼目光不舍的看著雲婼雪離開的方向,將所有的愛戀深藏了起來。

這是雪姐姐,也只是雪姐姐。

燕輕語離開皇宮的時候燕子然傳來的消息,她原本要回戰王府的腳步停頓了一下,然後讓人拐個彎,坐著馬車的她來到了燕府。

這一次燕尋正好在,看到了眼前走進來的閻國公主他盯著看了很久很久,突然,才指著燕輕語,「燕輕語?」

燕輕語目光微眯,「好久不見,父親!」

燕尋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想要說的話全部咽在了口中,自己曾經最不寵愛的女兒原來是閻國的公主?

「你……你來做什麼?」

燕尋害怕會被報復,因為現在的燕輕語已經變成了閻國的公主,想到自己曾經的漠視與冷淡,他有些擔心會不會受到報復。

燕輕語一眼就看出了燕尋臉上的表情,以前位列丞相,是多麼的意氣風發,而且現在的他不僅身體嚴重發福,連性格也變得如此膽小卑微。

跟以前有了極大的改變。

整日喝酒享樂,身體早已經被掏空,再加上身體因為酒水的沖洗變得浮腫,跟以前儒雅俊美的模樣,真的有了天差地別的差別。

「放心,你雖不是我的親生父親,但曾經也養育過我,這點恩情我不會忘。」燕伸手輕輕的勾著臉邊的髮絲別在耳後,漫不經心的看著某一個方向,「大哥他也在吧?」

說起來燕子然,燕尋表情變得更加的難看。

燕輕語不是他親生的,這一點他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所以死而復生都沒有多大的震驚。唯一正經的就是這個女兒竟然是閻國的公主。

而燕子然的回歸真的讓燕尋氣炸了,自己最喜愛的嫡長子既然是假死逃離了這個家族,這種忘恩負義的兒子他沒想起來一次就氣的胃痛。

想到自己,前幾天無意間撞見燕子然的時候,他我氣炸了,二話不說,衝過去想要直接一頓狠揍,想到那個逆子竟然敢反抗。

害得他手腕骨折,好幾日都沒有出去見他的那些美人兒。

「別跟我提那個逆子!」

燕輕語嘴角揚起了淡淡的嘲諷,「好,不提大哥,那我們就說說墨南玉,她在哪裡?」

燕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僵硬的表情,偏過頭,「公主殿下不是早就已經失蹤了嗎?」

「是啊,墨南玉已經失蹤了,但最近出現在陛下身邊的那個黑衣女人在幾日前逃走了,燕大人,她在哪裡?」

「你要抓人問我幹什麼?難道我還能把人給藏起來?」燕尋黑著臉,錯開了身體,然後大步朝著外面走去,然而走到門口的時候,卻被人攔了下來,他回頭。

「公主殿下,這是什麼意思?在別人的家裡面囂張霸道,難道閻國的公主殿下都是這樣目中無人的?」

燕輕語漫不經心的回過了身體,目光微寒:「看著你曾經算是對我有過養育之恩的份上我可以不計較你私藏墨南玉的事情,只要你把她交出來就行。」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燕尋依舊否認。

「昊王府跟順安候府的事情,你不希望在燕府也發生吧?」

燕尋聽著威脅,臉色瞬間變得格外的難看,昊王府被人縱火,滿門盡滅,順安候府說是惹怒了老天爺,天降旱雷,被劈成了廢墟。

這一切,都是人為。

都是她所為?

「你在威脅我?不是閻國,由不得你囂張霸道。」

「這裡不是閻國,但也不再是你燕尋的的掌中玩物。」燕輕語揮了揮手,突然出現了很多的黑衣人,他們拔出了手中的長劍,靜靜地等候在燕輕語的命令。

「給我搜,要是有任何人膽敢阻止的,殺無赦!」

「是!」

黑衣人四處的分散,然後就聽到了有侍衛的慘叫聲音響了起來,那是燕尋的護院。

聽著傳來的慘叫聲,燕尋頭皮發麻的後退著,他並沒有面對過燕輕語的殘忍,而是這是第一次直接面對。

燕輕語靜靜的看著燕尋,冷笑:「燕大人放心,我會讓你滿門滅絕。」

「你……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說了,交出墨南玉。」

燕尋臉色蒼白,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頭,「我不知道!」

燕輕語並沒有相信燕尋的話,因為玄蜂的消息傳來,說是墨南玉是在丞相府的附近消失的,在丞相府中,我一直都可以的,就只有燕尋。

畢竟燕尋曾經是愛慕過顏珂的男人,現在顏珂的女兒有難,他一定會出手相幫。

燕輕語將所有的人全部集中在了燕府的後院里,裡面大部分是小妾跟姨娘,還有丫頭,還有一部分的侍衛。

燕輕語冷眼看著在場的所有人,目光冰冷的威脅:「你只有一炷香的思考時間,一炷香之後,你若是再不交代,所有人必須死,包括你剛出生的兩個兒子跟女兒。」

「他們都是孩子……」

「那又是如何?成為你的孩子,是他們的不幸,還不如早死早超生!」燕輕語並沒有打算真的要傷害這些孩子來威脅燕尋,她還沒有冷血到那種程度。

稚子無辜。

燕尋的額頭上面布滿了冷汗,到了現在依舊不肯開口,還想跟燕輕語討價還價,對於自己認定的事情,向來冷血無情。

時間在一點點消耗。

燕輕語慢慢的站了起來,「看來你真的不打算說了,來人,動手,一個不留。」

鬼星他們慢悠悠的握著手中的劍,高高的舉了起來,然後重重的揮下。

一具具屍體倒下,顯示的燕輕語並不是在開玩笑。

「住手!」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燕子冰急匆匆的沖了過來,身後跟著的還有燕子然。燕子冰大驚失色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雖然倒下的只是一些平時跟誰在燕尋身邊為虎作悵的下人,可是如果自己再不出現的話,燕輕語真的很可能會將這裡所有人全部屠殺的乾乾淨淨。

「六哥,有事?」

燕子冰急沖沖的跑了過來,震驚的看著地上的屍體,「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

燕輕語目光一顫,「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燕子冰重重地點頭,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緊決,「我可以告訴你墨南玉在哪?但你要答應我不再碰這裡的任何人。」

「我憑什麼相信你?」燕輕語確實有些不相信,燕子冰應該不會摻合這些事情才對,他正因為看得開,比所有人都看得明白,所以從來不會趟渾水,這是燕子冰從小到大的生存法則。

現在……

燕子冰雙手緊握著拳頭,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燕輕語,「我是破軍一族的人,破凈一族的長生之地,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是破軍族的人?不可能!」燕輕語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破軍族的族長共有三個女兒,大女兒接任的族長之位,二女兒顏珂繼任的長老之位,而我的母親是小女兒,本身是小妾之女,所以不被破軍一族承認。我外祖母在懷孕的時候知道自己在族中的地位一定會十分的凄慘,不忍心我的母親變成那樣的人,所以哪怕已經懷孕七個月,依舊拚死逃離。」

「最後隱姓埋名活了下來。」

燕子冰說出了自己隱藏了很多年的的事情,這時,一個身穿著青衣,頭上戴著佛珠的婦人慢慢的走了過來,她表情十分的平靜。

沖著燕輕語行了一禮。

「你若是要尋找破軍一族的藏身地,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當初我的二姐也就是顏珂曾經找到了我,她說有事情需要離開,讓我多多照顧她的女兒。我並不知道他的女兒竟然會是閻國的公主。」

鸝姨娘也就是燕子冰的生母,在原主孤苦無依的時候,是鸝姨娘暗中多加照顧,才不會過得比下人都不如。

「公主殿下若是要對破軍一族趕盡殺絕,我並不會阻止,只希望您能夠放過一些,想要脫離破軍一族的人,他們或許也是身不由己。」

燕輕語並沒有立刻答應,而是直勾勾的打量著鸝姨娘,大約過了一會兒之後,才慢慢的點頭,「可以,我只要墨南玉。而且如果破軍一族真的能夠隱姓埋名的話,我不會趕盡殺絕。」

鸝姨娘道了一聲阿彌陀佛,然後跟燕輕語說了一些顏珂曾經留下來的藏身地點,這些藏身地點很可能就是墨南玉躲藏的地方。

燕輕語端掉了破軍一族所有藏身的地方,哪怕他們改名換姓也被燕輕語一一的找了出來,但如果沒有參與到顏珂的事情,或者像鸝姨娘一樣雖然留著破軍一族的血,但並不想成為破軍一族的人,這樣的人燕輕語會放過他們。

顏珂曾經留下來的藏身地點十分的嚴密,但是鸝姨娘一一的說了出來,雖然找到一些破軍族的殘黨,但並沒有發現墨南玉。

燕輕語覺得有些奇怪,一個人不可能會從眼皮子底下突然消失,墨南玉絕對是藏在哪裡。

但顏珂所有的藏身地點都已經翻了出來,還是沒有找到。

「你的院子里。」

這時,燕子然來到了燕輕語的身邊,輕輕地提醒的,「從你走了之後,你的院子就變成了荒地,沒有人過去,也沒有人打你。」

燕輕語被提醒之後才恍然大悟,對啊,她曾經在丞相府所生活的那個小院不就是顏珂的一個藏身之地?

而且墨南玉消失的方向也是在那裡。

被提醒之後,月清然立刻讓鬼星帶著人去抓人,而她,則是跟燕子然一起回到戰王府。

墨南玉確實在燕輕語,曾經居住的院子里。

本以為自己藏在這裡,不會有人發現。

想著風頭過了之後就離開,卻沒有想到鬼星帶的人光明正大的將整個院子包圍了起來,讓她完全的插翅難飛。

大約半個月之後

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塵埃落定,燕輕語陪著雲婼雪還有田甜這兩個孕婦出門逛街,正好看到了有人朝著我們快速的跑了過去。

燕輕語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身邊的雲婼雪卻笑了。

「墨南玉私異族禍害皇室,陛下判了她斬首示眾。她應該是史上第一個被斬首的公主,現在估計正在宣讀她的罪名。」

雲婼雪嘴角揚著淡淡的笑,她並不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的心狠,不過是一報還一報而己。

斬首台上,墨南玉身上的紗布都已經被掀開,所有人都看到那一張張快樂而又可怕的臉,台上正在宣讀著聖旨的太監說話都有些顫抖,不小心看到墨南玉的臉時,會覺得無比的害怕。

因為這張臉簡直就像是腐爛的屍體,臉頰上面還有一個腐爛的大洞,透過洞裡面可以看到深白的牙齒。

而且臉上的傷疤縱橫交錯,一個又一個鼓鼓的膿包,如果不小心被蹭破的話,會流出很多的黃水,膿汁。

有個地方更加的惡化,腐爛的肉竟然還會有著白色的蟲子不斷的流動。

圍觀的百姓們看著這一張臉一個嚇得都說不出話來,有些膽小的女人都嚇得吐了。

「果然壞事做盡才會得到老天爺的報應,以前她那麼的善良,甚至還主張陛下廢除奴隸制度,美好的好像仙女下凡。」

「我呸,你沒聽到陛下宣讀的聖旨?她勾結異族,殘害皇室,而且本身還有留著蠻族的血脈,說什麼廢除奴隸制度?假惺惺罷了!」有一個帶著書生帽子的男人,重重地唾棄著。

因為他以前也曾經因為那個善良而又美好的公主殿下而痴迷。

第一個膽敢跟陛下提出廢除奴隸制的公主,第一個親自施粥的公主,第一個親自扶起摔倒乞丐的公主……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假的,全是假的!

「那張可怕的臉就是老天爺的懲罰,是作惡多端才會變成這個模樣。」

「對,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把臉弄成這個樣子?」

「真是可怕的人!」

「好噁心,滾遠點!」

「噁心到想吐!」

四面八方傳來的議論聲,讓墨南玉無法接受的尖叫了起來。

「不要看我,不要……我不是墨南玉……我不是……」她無法接受自己這麼醜陋的模樣,也不願意承受自己。

只能一再的否認,或許這樣,她才不會崩潰。

雲婼雪靜靜的看著她,在台下,目光是那麼的溫柔,淺淺的說:「我跟陛下說,要定要當面宣讀她的罪狀,讓天下人都知道她的身份。」

「真毒啊你!」燕輕語感嘆的說。

雲婼雪缺錢錢的校長臉上的笑容完全沒有改變,依舊是那麼的溫柔:「她曾經所做過的每一件事情一一的記錄下來,這個下場最適合她。」

「我不是性格軟,也不是脾氣好,而是喜歡一次清算。」

燕輕語揚了揚眉:「看來以後你這個嫂子要小心一點,省得到時候在你的本子上面一筆一筆的給我記下,一次性清算可是很恐怖的。」

「哪裡,我還要討好你這個小姑子,哪時敢記恨你?」

「說吧,拾光在哪裡?」燕輕語半眯著雙眼。

雲婼雪雙眼微微的轉動,一臉的心虛,「不知道呀?」

「噢?是嗎?那我還是讓父皇早早的把皇位傳給他吧?」

「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雲婼雪一聽立刻就變得緊張起來,她可不想做皇后,做了皇后就必須要居住在後宮裡,一言一行都會被文武百官不斷的放大緊盯。

她才不要提前過那種可怕的人生。

明明說好十年的。

准拾光自由十年的。

「拾光一直在暗中守護我,我被關起來的時候他也在暗中保護我。直在我被你們救了出來之後,他就離開了。」

「去哪裡了?」燕輕語盡量保持冷靜問。

「江湖有一種果子專門針對女性難產,拾光說以妨萬一,一定要找到那東西讓我萬無一失。說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門關前走一圈,雖然我身體健康,但他承受不起我有任何的意外……」

雲婼雪紅色臉龐,不好意思的說,「所以你們救走我的那天晚上,他來告別,說要離開一個月的時間,一定會找到那東西再回來。」

燕輕語半眯著雙眼,「所以,我在這裡忙個半死,你們就樂得看戲?」

雲婼雪伸手挽著燕輕語的手,撒嬌:「拾光說你這個妹妹太能幹,他不敢插手,會破壞你的計劃。」

「少來,偷懶就是直說。」

燕輕語瞪了她一眼。

可是臉上卻沒有任何不開心的表情。

在背後是斬首的畫面,而她們的臉上卻是幸福的表情。

一個月之後,子魚生下了一個兒子,赤蜘樂得在城外狂奔了好幾圈才冷靜一來自己激動的情緒。

同時,在一個月之後,戰王之子與鬼域聯姻,娶了幻魔之主『燕輕語』為妻,從此墨桑國與鬼域幻魔再一次的聯繫起來。

張馨會同意嫁給雲景陽出乎燕輕語的意料之外,她離開的那一兩年真的錯過了太多。

她親自為張馨穿上了嫁衣。

張馨她現在雖然無法光明正大的使用自己的名字,只能頂著魔女之女而生活,但她卻再一次的笑了。

選擇相夫教子的同時,她表示自己依舊是幻魔之主。

若是天下戰爭起,她第一個上戰場,這是她的承諾。

天下四國一城早就簽了百年和平的契約,所有人都知道促成這一切的就是閻國公主,寧國公主讓四國一城簽署了百年和平的盟約。

她雖然來歷神秘,但受到了天下百姓的愛戴。

三個月後

雲婼雪突然肚子痛,羊水破,原本就有說有笑的人們,臉色瞬間變得十分的驚慌起來,最後還是閻後有經驗,親自接生。

外面拾光變得格外的緊張,來來回回不停的走動。

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房間里的雲婼雪痛得尖叫,整整一夜,所有人在門外等待著,一直到了凌晨的時分嬰兒的一聲啼哭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而燕輕語卻突然昏倒在地,鬆了一口氣之後的她兩眼發黑,撲通一聲,倒地不起。

這一幕嚇壞了所有人,剛從雲婼雪生產的事情中緩過神來,就發現燕輕語卻昏倒了。

讓大夫立刻過來把脈。

「恭喜主子,君後有孕了。」

司煜城定定的:「……」

「主子?」

司煜城猛的抬頭,沒有聽清楚一樣,「什麼?」

「回主子,君后懷孕了。」

司煜城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聽到了什麼。

原來剛剛所聽到的一切都不是幻覺,是真的。

懷孕了?

「懷孕了……本君有女兒了?」

「太好了,本君有女兒了!」

戰王妃跟閻后兩人剛剛接完生出來,就聽到司煜城的話,對視一眼,驚訝:「又懷上了?大喜啊,這可是雙喜臨門啊!」

昏迷中的燕輕語不知道自己再一次懷孕,在昏迷中,她再一次經歷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一遍又一遍在眼前慢慢的劃過。

她嘴角輕輕地揚早上揚的微笑。

前世所有的一切都化為雲煙消失。

之後,是她的人生,她與親愛家人的人生。

執手相伴,一生。

全文終!

------題外話------

本文到這裡就大結局了,謝謝大家一路上的支持。

也感謝從頭到尾一直都在的你們,哪怕這本文超級撲,有你們的陪伴,也讓我有動力寫到了一百多萬字。

新文《最強醫妃:暴君,不服來戰》歡迎大家收藏,也請大家繼續支持,謝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