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婚路遙遙,遇源而安下載
  3. 婚路遙遙,遇源而安
  4. 番外8,心已沉淪(完)

番外8,心已沉淪(完)

作者: |返回:婚路遙遙,遇源而安TXT下載,婚路遙遙,遇源而安epub下載

曾亞紅知道,自己家很窮,她很小很小就認清了這個事實。

奶奶帶著她出門逛街,看到好吃的好玩的,她咽口水,她也想買。

但是,奶奶問她要不要買時,曾亞紅搖了搖頭。

奶奶笑眯眯的,非常高興:「乖,我們亞紅真乖。」

作為家中的長女,第一個出生的孩子,她並沒有受到多少寵愛。

那時母親身體還可以,生了她之後,因為急著掙錢,沒有多少時間好好休養。結果落了病根。

奶奶重男輕女,要曾母再生兒子。

曾母第二個,如願生了個兒子,身體卻傷了。

但沒想到,僅隔了一年多,就懷了老三。

不管是流產還是生下來,都會傷身體。但流產得需要錢,老人家覺得還不如生下來,反正都是老曾家的骨肉,於是,老三曾亞秋也出生了。

但曾母得了一場大病,整個人瘦成皮包骨頭。去了小鎮的醫院檢查,都查不出來什麼毛病,只吩咐,好好養著,別乾重活了。

五歲的曾亞紅沒上幼兒園。

那個年代就算不上幼兒園,也不影響上小學。那就不上吧,省一筆錢。

曾亞紅在家帶弟弟妹妹。

弟弟會走路了,妹妹還不會。

妹妹躺在席子鋪成的地上玩耍,她就看著。弟弟跑遠了,她去拉回來。

結果妹妹不知道將地上的什麼東西一把塞進了嘴裡,卡到了,曾亞紅急得直哭,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將妹妹抱起來,跑到鄰居家求助。

老曾一家,三個娃娃真的可憐吶。

臉上經常是臟一塊,青一塊的。

說到老曾家,鄰居們都唏噓,都覺得以後這一家的子女也不用怎麼指望了,註定是出去打工的命。看著吧,至少要窮上三代。

班上的同學哪裡還有穿帶補丁的衣服,曾亞紅是個特例。

上學的第一天,她就被人嘲笑了。

孩子們的世界是單純的,但也是最直接的。

誰穿的衣服好看,就喜歡跟誰玩。

曾亞紅第一天孤零零的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看著別人玩耍。

人家的文具盒都是最漂亮的。

人家的書包是最漂亮的,人家的書皮包得也是最漂亮的……

甚至,人人都讀了幼兒園,就她是沒讀幼兒園,直接上一年級的。

曾亞紅一開始成績並不好。

上三年級了,聽到大人們在議論:「作死哦,小小年紀讓她出去打工,是去掙錢,不是去給人家當二奶的。不就是仗著漂亮嘛。當了二奶,這下可好,被人給拋棄了,肚子也被搞大了。」

三年級的女孩子對性有一些懵懂,聽到這樣的話,曾亞紅被嚇壞了。

綴學出去打工,意味著會被搞大肚子?

這個可怕的念頭一直存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從那以後,曾亞紅絕對不允許自己綴學,不管怎麼樣,她都要念書。

小學初中不要什麼錢的,這個還好,高中就一樣了。

但不管怎麼樣,先念完小學和高中再說。

曾亞紅到了三年級的期末,成績一躍成了班上的前三名。

老師開始對她刮目相看。

弟弟妹妹開始上學之後,受了她的影響,成績也是名列前茅。

曾亞紅對弟弟妹妹非常的好,弟妹也愛這個姐姐。

「媽,我決定要念高中。」

曾母聞言咳得厲害,好不容易平息了咳嗽,曾母氣極敗壞:「你這是想逼死我嗎?現在亞文亞秋都在念書,你這個作大姐的,還不去打工掙錢,你還想念高中?誰送你念?」

曾亞紅一聲不坑,臉上帶著倔強的表情,任由曾母數落,她口風不變:「媽,我要念高中。以後我上大學我自己想辦法。你們先送我上高中。」

曾母氣得差點背過氣。

最後還是學校的老師來做了思想工作,又承諾學費減半,曾亞紅這高中才得以讀下去。

考上了P大,家裡除了亞文和亞秋高興,曾母曾父一臉愁容。

「反正這個家裡一分錢拿不出來了。你如果再問我要一分錢,你就是逼我去死。」曾母咳著說完這話。

曾亞紅臉是熱熱的,心裡卻是涼涼的。

她還沒有怨這個家裡怎麼這麼窮,可是做子女的能考上好的學校,作父母的不該高興嗎?

她離開了,帶著怨氣去上了P大,她發誓她永遠不會再回來,過年也不會再回來,永遠不回來。

可是一想到兩個弟弟和妹妹,那心就軟了。

這個家唯一的溫暖,就是弟和妹。

*

「亞紅,亞紅,你做惡夢了?」身邊肖明貴輕輕喚著她的名字。

曾亞紅醒過來,一時間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她剛剛在做夢,夢見自己又回到了小的時候,一窮二白,窮得不行,連飯也吃不飽,每天看著別人穿漂亮衣服,她只有羨慕的份,多看兩眼就招來白眼,或者炫耀。

沒想到都過了這麼多年了,那個夢還在重複的做。

天已經微微發白,曾亞紅起床去做早餐。

肖明貴還睡得迷迷糊糊:「不用這麼辛苦的,早餐可以在外面吃。」

「不,明貴,孩子們上學,早餐一定要吃好。」

肖明貴無奈,應了一聲,又沉沉睡去。

現在肖明逸已經十歲了,老二七歲。

都在上小學。食堂里也有飯菜,但她總不放心,覺得還是在家裡吃得更好。

做好了早餐,兩個孩子起床,肖明貴要起得晚一點。

家裡條件好了,有兩台車。

肖明貴開一輛,她開一輛接送孩子們。

「穿好衣服快去吃飯。」她替孩子們裝包。

昨天的作業也是她輔導的。

本來想過孩子們大一點,就去上班。

可是現在,越來越不現實。

她都快十年沒上班了,再回去,青春不再,跟那些年輕小姑娘去競爭,她還有什麼優勢。

她下不了這個決心。

而肖明貴覺得自己工廠能掙錢了,曾亞紅不用去上班,帶好孩子就行。

她生了老二之後,已經長胖了,完全一個中年婦女的模樣。

她又不太會打扮,也不化妝。

再看肖明貴,年輕的時候長得不算好看,上了30多,身材一點沒變樣,反而越看越順眼。

曾亞紅心裡也有點隱隱的焦慮,怕肖明貴有了錢就變壞。

肖明貴起床了,曾亞紅吩咐道:「你們先下樓去等我。」

看向肖明貴,曾亞紅眼裡有點惆悵。

「亞紅,你怎麼了?」妻子情緒不高,做丈夫的一眼就看出來了。

曾亞紅問:「明貴,你看我現在,長胖了,也不漂亮了,又不上班,又不愛打扮,你以後會不會嫌棄我?會不會喜歡別的女人?」

肖明貴啼笑皆非:「你原來害怕這個?亞紅,你跟著我的時候,我一分錢都沒有,我又長得丑,又丑又窮。沒讓你過上好日子。現在我有點錢,就學壞?就去做對不起你的事情,那我還是不是人?別擔心,亞紅,我永遠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人。再說了,我最討厭女人化妝了,你這樣就挺好。」

曾亞紅扯開嘴角笑了笑,眼裡有點感動,說心裡也沒感動是不可能的。

她只是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成了家庭主婦。當年不是拚命的想讀出書來的嗎?怎麼現在就在家裡帶孩子呢。

但明貴說的話,還是讓她有點安心。

將孩子們送去上學,就去買菜。

回到家,這個家又換了一個大的房子,很大。

她坐在家裡發了一會呆,打開電視機。

曾亞紅愛看連續劇打發時間,也愛看本地的財經新聞時事新聞之類的。

她又看到路遙遙了。

路遙遙身材仍然苗條,那張臉褪去了青澀,帶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曾亞紅移不開視線。

路遙遙的生活,才是她最開始為自己設想的生活。

可是,讓她走出去,她又走不出去,她的理由很多,帶孩子啊,要輔導孩子的功課啊,孩子們中午要回家吃飯啊,學校4點就放學了,又得去接啊……

曾亞紅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準備去做午飯了。

現在這個家,家事基本都是她做,飯也是她做。

肖明貴本來做飯就沒有什麼天分,以前創業時忙還做點,現在工廠業績做上來,更忙了,做飯,她已想不起肖明貴什麼時候做的飯了。

她覺得肖明貴也辛苦,家裡的事情不讓他煩心,就不讓他煩心吧。

……

「遙遙,今天不去接安白他們?」

龍秀蘭現在已是經理級別,每天上班做得開心極了。

路遙遙搖了搖頭,說:「今天安白和安修以及然然都去奶奶家。」

龍秀蘭笑得有點曖昧,她現在可愛笑了,絲毫不在意笑得眼角的眼角紋會加深。

「今天是不是你們的結婚紀念日?」

路遙遙點點頭,有點不好意思。

「十五周年。」他們在她二十歲生日就結婚了。現在,她三十五歲了,賀安白三十八歲。

兩個人都不再年輕,但又怎樣。他們的激情仍然在。

今天孩子們早早都送了禮物,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人授意的。

以前路遙遙覺得賀思源不算很浪漫,但現在,她要收回這句話。

下班回家的路遙遙遍尋賀思源未果。最後,卧室里發現了他。他穿著白色襯衣,黑色褲子,側身躺在那裡,臉朝著卧室的門,眼睛是閉著的。

她最愛他穿襯衣的樣子,不管怎麼看,都有一種心動初戀的感覺。而現在,那張臉不管看多少遍,仍然會讓她的心怦怦直跳,猶如少女懷春。他的唇是粉色的,大長腿筆直筆直的。

路遙遙著迷般走了過去,落下一吻,對上了他突然睜開,黑漆漆的眸子。呃,偷吻被捉到,她仍然有點害羞。

路遙遙退後了幾步,離他不近不遠,反正他伸手,夠不到的距離。想好好欣賞這副美人圖。

他的眼睛仍然清澈又漂亮。他很自律,不抽煙,偶爾喝點酒。那雙眼睛就跟十幾年前一樣,漂亮得閃爍,好像有星光。

賀思源一隻手托腮,懶懶的,慵懶如美人卧榻。

他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腰處,然後,緩緩往下,滑上那隻大長腿,突然朝她魅惑一笑,勾了勾手指,聲音有點沙啞。

路遙遙覺得賀思源就是故意的,絕對的。

他說:「遙遙,過來。」

路遙遙被蠱惑了,朝他走過去。

他輕輕一拉,她整個人跌入了他的懷裡。

兩雙眼睛對上,他的笑容裡帶了點自得:「賀太太,你是為我著迷了吧?」

她喃喃道:「我就是為你著迷了又怎麼樣?」

她這一生,會一心一意對著他一個人犯花痴,再也容不下別的人。

賀思源抱著她翻了個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他眼睛定定看著她,眼裡有著狂熱,他低下頭,輕輕吻了上來。

「遙遙,十五周年快樂。」說完,他的唇又饑渴的貼了上來。

不只是她為他著迷,他也一樣。

唇被封緘,心已沉淪。

------題外話------

文文就寫到這裡了,感謝一路追文訂閱的你們。你們能喜歡我的文,真的太好了。謝謝大家的支持。

嗯,咱們有緣江湖再見,嘿嘿。新文再見啊。花花會一直寫下去的。如果你們喜歡這本類型的文,請等待花花寫完了重生暖婚,再開新文,到時我準備寫個勵志文呢。

大概就這樣了。真的,感謝你們,也感謝我自己。堅持下來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