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豪門重生:軍爺撩妻上位!下載
  3. 豪門重生:軍爺撩妻上位!全文閱讀
  4. 【264】什麼叫仗勢欺人

【264】什麼叫仗勢欺人

作者:郭米米


  正當她揚起巴掌時,門「砰」的一聲開了。
  「庄玖小姐,這間便是。」
  庄老爺子眼見著庄玖闖上了二樓,到底還是讓莊家的傭人帶路,沒讓莊家耽誤時間,直接來到了夏小草所住的房子。
  他本意是希望庄玖看在他沒有為難的份上,留一點情分,卻不知道庄玖走進屋時,看自己千寵百寵的妹妹竟然被罰跪在地上,面前的兩個女人笑的得意猖狂時的心情。
  庄大小姐聽到開門時,抬起的手一頓,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李媽,這一大早的幹什麼?」
  傭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第一反應便是將庄玖等人隔絕在外:「搞錯了,這是大小姐的屋子。」說著,便想將幾人往外推去。
  庄玖覺察傭人的臉色很不對勁,不知想到了什麼,傭人非但沒有把她推開,反而借著傭人的力道閃身走了進來。
  「誰敢攔我!」庄大小姐再次降落的手被人禁錮在半空,不耐煩的大叫道。
  庄玖眼神噴火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夏小草跪在冰涼的地板上,直到她走進來,都不敢抬頭看上一眼,心中擔憂的事成真,庄玖心裡的怒火瞬間攀至最高點,揚起手,便對著還未反應過來的莊家大小姐那張不耐煩的臉蛋,毫不客氣的甩了一巴掌。
  「啪!」
  「啪!」
  一連甩了兩巴掌,打的莊家大小姐完全懵了。
  還是一旁的二小姐率先反應過來,指著庄玖的鼻頭罵道:「賤人,誰允許你來莊家的,竟然還敢打人。」
  話剛說完,庄玖一把提起還在地上的夏小草,拎著她來到莊家二小姐面前,不等莊家二小姐反應過來,一個擒拿手,輕輕鬆鬆的制住了莊家二小姐,隨後反手一擒,便讓二小姐整個人呈著半跪的姿勢仰望著夏小草。
  「剛剛這些人怎麼欺負你的,給我打!」
  庄玖怒極,口氣極為不善。
  夏小草抬起頭看見庄玖的瞬間,眼裡的淚花再也忍不住,正要脫口而出「姐姐」,身後傳來唐音不可置信而又心疼的聲音:「夢夢!」
  這一聲呼喚,並沒有引得夏小草的注意力,她正拉著庄玖的胳膊,滿臉水珠子看著庄玖道:「姐姐,她們欺負我!」
  一聲姐姐,瞬間將庄玖喚的心更軟了,語氣也緩和了下來,摸著夏小草的頭,看著她溫和道:「姐姐在這,她們怎麼欺負你的,給我打回去!」
  「庄玖,你太過分了,我要爺爺把你趕出家門!」反應過來的莊家大小姐幾乎咆哮的對著庄玖吼道,甚至趁著庄玖單手擒著二小姐的時,怒極跑上去,想要甩給庄玖兩巴掌。
  只可惜,她剛到庄玖身邊,就被庄玖毫不客氣的一腳踢了過去。
  「我的女兒,天啊,你這瘋丫頭,是做什麼,瘋了嗎!」
  傭人見勢不妙,早就跑出去喊人了,庄老爺子等人全部趕到,庄大伯母一進門便看見庄大小姐被庄玖一腳踢在地上,頓時只覺得心都要碎了。
  庄二伯母進來的慢,等她進來后,第一時間便看見自己的女兒正被庄玖壓制的半跪在地上,霎時間一股怒火衝上心頭,上前指著庄玖罵道:「小賤人,你怎麼敢!」
  人憤怒的時候,往往最能暴露自己心中的想法。
  不管庄老爺子現在對這些人怎麼說庄玖的地位,在庄大伯母和庄二伯母心裡,庄玖始終是那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可憐蟲,雖然平日受庄老爺子的影響,壓制著心裡的想法,但此刻還是暴露了她的想法。
  眼見著庄二伯母沖了上來,一旁的唐音反應過來后,上前便將二伯母的步伐給阻攔了:「庄二嫂,我警告你,不是只有你的女兒是個寶,我的女兒也不容任何人欺負的!」
  「滾開,唐音,是不是你授意的,我就說這個小賤人膽子怎麼這麼大,敢欺負到我女兒的頭上,原來是仗著你回來了,趕緊滾開,你唐家就算勢力再大,我莊家也不怕!」
  眼見著那邊幾個大人起了爭執,庄玖淡淡的看了一眼,便看向夏小草:「姐姐今天教你一句,他人若欺負我一分,必十倍還之!對著這張欺負你的臉打吧,所有的責任都有姐姐來負!」
  夏小草眼裡閃著淚花,看著庄玖鼓勵的眼神,怯怯的生出了一隻手,不等她做好思想準備,庄玖強制性的伸手,拽著她的手,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了庄二小姐的臉上。
  「啊!媽,這兩個小賤人欺負我!快把他們趕出莊家,我再也不要在莊家看到他們!」庄二小姐什麼時候遭受過這種屈辱,被兩個她從來沒看在眼裡的小賤人給打了,她這心裡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雖然莊家這一段時間風雨飄搖,但庄老爺子畢竟還在,就像一顆大樹一樣盤在那裡給小輩遮風擋雨,所以別說風雨飄搖了,他們第三代尤其還是第三代的孫女,甚至連個雨滴都沒感覺到,所以內心還以為現在的莊家還是以前的莊家,而庄玖也仍然是他們以前可以欺負的庄玖。
  「是嗎,莊家這麼了不起!」庄玖冷笑一身,四處打量了莊家別墅一眼,的確是風水寶地。
  庄老爺子自始至終站在那裡,直到此時才看著庄玖嘆息道:「丫頭,氣也發泄完了吧,放了他們吧!」
  這兩個孫女怎麼說也是在他面前長大的,那麼多年了,庄老爺子自然是有感情的,最起碼比對庄玖有感情多了,可別看他平日嫌棄她們,真正遇上事了,庄老爺子是真正會為她們遮風擋雨的。
  「發泄完了?」庄玖冷笑一聲,隨後看著夏小草道:「發泄完了嗎?」
  也不知為何,夏小草這一次竟然聽出了姐姐話里的意思,當即便搖頭道:「沒有。」
  「好,那就繼續打!」庄玖心裡的怒火久久未消散。
  庄大小姐捂著臉,聞言,憤怒的看著夏小草道:「小賤貨,你把我戒指給偷走了,我還沒找你麻煩,竟然怪我們!」
  庄老爺子聞言立馬看著庄玖道:「丫頭啊,你聽到了嗎,是這小姑娘手腳不幹凈,怪不了她們兩人!」
  庄一聽,臉上的冷笑加深,說她庄玖教育出來的妹妹手腳不幹凈,她才不信。
  若是以前庄玖可能會先還夏小草的清白,然後再秋後算賬,但是此刻她正在氣頭上,又知道莊家這些人是什麼德性,所以壓根不理會祖孫兩人說的話,繼續看著夏小草道:「別理他們,繼續打,一百個戒指也比不上我一個妹妹!」
  聽到姐姐這話,夏小草頓時也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勇氣,伸出手,先是試探的對著庄二小姐臉颳了刮,眼見則庄玖一直看著她,夏小草再次伸手時,便是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想到這兩個人昨天晚上將她按在地上,百般辱罵,又毫不客氣的伸出了巴掌,一邊打眼裡一邊閃著淚花。
  原來被人欺負了是可以欺負回去的,原來一直以來都不是她的錯,原來這些人也沒有那麼可怕…原來有個姐姐這麼好。
  「丫頭,你太胡鬧了,她畢竟姓蔣,你可是姓庄!」庄老爺子眼睜睜的看著莊家富養的孫女被人這樣欺負,一方面心裡不好受,一方面面子也過不去了,看著庄玖的眼神也瞬時變了。
  庄玖卻不理會庄老爺子,一直看著夏小草,直到夏小草打累了,庄二伯母也喊累了,這才冷笑的放開庄二小姐甚至不等庄二小姐反應的時間,一腳狠狠的將她踢在一邊。
  房間里頓時響起庄二小姐殺豬一般的叫聲。
  聞言,庄大伯母庄二伯母以及庄大伯父和庄二伯父一臉不善的看著庄玖,尤其庄二伯父上前一步怒道:「簡直沒有教養,在長輩面前,竟然這麼欺負人,庄玖,你可還將莊家放在眼裡!」
  「嗤,莊家算什麼東西!」蔣遠白之前一直不說話,是因為屋內還是女人的戰場,如今見庄二伯父出聲了,瞬間便站在庄玖面前,還不忘轉過身鼓勵庄玖道:「小玖,別怕,今天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出了什麼事,有叔叔給你擔著!」
  話說完,卻發現庄玖看都沒看他,蔣遠白不由尷尬的轉移了眼神。
  他說這些話未嘗沒有討好庄玖的意思,經過這麼多天,他算是看明白了,唐音的命脈在庄玖手裡,女兒的命脈也在庄玖手裡,所以庄玖是蔣遠白內心定為必須討好的人,哪怕庄玖現在不理會他,他也毫無怨言!
  「姓蔣的,你們欺人太甚,我們莊家好心好意接你女兒來玩,你們就這樣回報我們的好心嗎!」庄大伯父也出聲不善的看著幾人。
  「好心?」庄玖冷笑一聲,諷刺的看著庄大伯父等人:「讓人跪在地上,還想打她,這就是你們莊家的待客之道嗎!」
  「我說了,是她偷了我的戒指,我不過就是想教訓她!」庄大小姐恨恨的看著夏小草。
  夏小草生怕姐姐誤會自己,連忙澄清道:「我沒有,我就拿了一下,還回去了,一會不見了,她們就說是我弄丟的,讓我睡一晚上的地板,若我不答應,就讓姐姐來還。」
  也不知道庄玖剛剛那一番教育,讓夏小草忽然開了竅,竟然將這件事給兜了出來。
  庄玖一聽見睡地板幾個字,頭一瞬間被氣的嗡嗡直響,砰的一聲,當著眾人的面,庄玖竟然徒手拍碎了屋內的化妝桌子。
  只一瞬間,世界便安靜了下來。
  看著莊家人怔愣的樣子,庄玖眼裡燃燒著熊熊火焰,可吐出來的聲音卻冷酷至極:「莊家,很好,你們喜歡仗勢欺人是吧,那今日我便讓你們體會到什麼叫仗勢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