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下載
  3.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全文閱讀
  4. 376:揭密樓家。(萬更)

376:揭密樓家。(萬更)

作者:暖念


  樓家大宅
  今日的午飯,可謂是頗為熱鬧,時不時還有笑聲傳來。
  這算是第一次真正的樓家人,全都聚齊了。
  飯桌上,樓家男人一個勁的給樓汐夾菜,弄的樓汐眼巴巴看著滿噹噹的飯碗,不知怎麼下口。
  「行了,你們再夾小幺兒都下不了嘴了。」說完,老太太還拿了一個空碗給樓汐。
  「謝謝奶奶。」
  吃過午飯後,整個樓家齊聚一堂,所有的傭人都打發離開了大廳,就連老管家,也跟著一起退下了。
  卡蘿老夫人與康斯則在一大早,就被上面的人接走了。
  整個大廳,除了樓家自家人,沒有一個外人。
  樓老爺子坐在中央的位置,身旁的緊挨著的是樓老太太。旁邊的位置是樓家三對夫婦。而幾個小輩,則分散坐在幾個位置。
  樓老爺子朝樓汐招了招手。「小幺兒,到爺爺這兒來。」
  樓汐坐在幾個哥哥中間剛想拒絕,只見老太太直接朝樓汐伸手了,這下,她想拒絕也拒絕不了了。
  樓汐只能站起來,坐到了老太太和老爺子的身邊。老太太是知曉老爺子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與自已這寶貝孫女有關的。
  畢竟,她與老爺子生活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嚴肅的從書房裡,拿出了那個比他命還珍貴的木盒子。
  那個木盒子,她只見過一次。就是她決定要嫁給老爺子的那日。那日,老爺子拿著木盒,走到老太太的面前說。
  「青青,我什麼都沒有了。只有這個木盒子。而且,這個木盒子我還得誓死守護,這樣你還願意嫁給我嗎?」樓老爺子當時問的很嚴肅,那雙眼睛炯炯有神。那堅定的模樣,老太太至今都不會忘記。
  她知道,即使他沒有說,但只要她答應了,這個男人,肯定會對她一輩子好的。她相信。
  樓老太太全名步青青,她曾經是一個土地主唯一的女兒,也是地主的寶貝疙瘩;可以說是那一片是女霸王。
  在第一日見到樓老爺子時,她就一眼就相中了這男人,口口聲聲說要一定要嫁給他。當時樓老爺子還只是一個大頭兵,除了長的白凈一點,好看一點以外,什麼都沒有。
  許是見多了大老粗,突然看到這麼一個白凈的帥小夥子,當時樓老太太二話不說,就讓人把他扛回了家。
  好吃好喝的供著他……還給他做了許多新衣裳。恨不得,把所有一切最好的都給他。
  可第三天,部隊上的人找來了。離開前,樓老爺子拿出一個木盒子,便對她說了這番話。
  「青青,我什麼都沒有了。只有這個木盒子。而且,這個木盒子我還得誓死守護,這樣你還願意嫁給我嗎?」
  當時樓老太太並沒有立即答應,而是轉身默默的離開了;但是第二天,樓老太太卻拋下了一切安逸,富貴生活,跟著樓老爺子參軍去了。
  從此以後成了軍中真正的鐵娘子。而兩個人,也在組織的見證下結婚了,生下了孩子,有了孫子,這樣走過了大半生。
  最後,樓爺子成了一國元帥,樓老太太成了首席女指揮軍官。
  所以,樓老太太一直知道,樓家世代守護著一個木盒子。而且,這個木盒子,他們樓家要用命來守護。
  不過這個盒子到底有什麼秘密,老爺子沒有說過,老太太也從沒有開口問過。
  大廳里,樓老爺子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長方形的木盒子,表情肅穆的看著廳中的眾人。
  「首先,我要宣布一件事情。」所以人都凝神以待,等著老爺子下面的話。
  樓汐這是第一次看到樓老爺子這麼嚴肅,這麼正經的樣子。
  樓老爺子看向樓汐,緩緩抓起她的手,看向眾人。「自今日起,樓汐是我們樓家唯一的家主。」
  不是她是家主,而是她是唯一的家主。
  樓家三兄弟早就猜到了是這個結果。而小輩們則一個個都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就連樓宇闕、樓宇瓊和樓宇澤都有些震驚。
  他們不是對於爺爺這個決定懷疑,而是老爺子的這麼做的目地,是為何?老爺子可不會做無謂的事情。
  當事人樓汐顯然也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疑惑的看著老爺子。「爺爺,這使不得。」
  她才十九歲,當家主!這傳出去,得多轟動呀……何況,她那麼懶,管自己都管不住,還管一個家族。
  老爺子拍了拍樓汐的手背,一雙眼睛肅穆、緊緊的盯著她。「小幺兒,我說的家主,不單單是咱們家的家主,而是整個樓家的家主。你可明白。」
  整個樓家!
  樓汐心裡一顫,整個樓家。她深吸了一口氣。「包括,那個樓家?」古武界的那個樓家。
  樓老爺子鄭重的點了點頭。
  樓汐是知曉京城樓家與古武界樓家是有一定的關聯的,但卻沒有想到,竟然是同一家!
  而樓家幾個小輩,依舊沒有聽明白這段對話所表達的意思,整個樓家?難不成,還有別的樓家?
  樓老爺子也沒有著急解釋,而是把手中的木盒交到了樓汐的手中。「這個木盒,是由咱們樓家世代守護,是從樓家家主的手中代代傳下來的。現在交給你了。」
  其實在木盒一拿出來的時候,樓汐的靈魂就微微跟著一顫。在那一瞬間就連空間里的玄墨都醒來了,一直在樓汐的腦海中叫喚。
  「主人,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主人……」
  樓老爺子把木盒放到樓汐的手裡,那木盒剛碰到樓汐的指尖,突然白光大作,一道光芒亮起。而此時,樓汐的身體里,突然跳出兩隻小獸的影子。
  小白、玄墨紛紛朝木盒裡鑽進去。
  這些影子,除了樓老爺子和樓汐,整個樓家誰也看不見。等幾個人放下手時,光芒已經消失了。一切都歸於平靜了……
  「哈哈哈……小幺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這東西,終歸是屬於你的。誰也搶不走,哈哈哈哈……」樓老爺子見此哈哈大笑了起來。
  白光消失時,小木盒中只留下一枚古樸的鑰匙。但其實,本來裡面還有一個玉指環的,不過玉指環,被玄墨和小白給順進空間里去了。
  樓老爺子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所以才會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樓汐則還在回味樓老爺子的話。什麼叫,屬於你的,任何人都搶不走。
  也就是說,這東西,別人來搶過?
  樓老爺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才緩緩解釋。「這木盒,雖然被樓家家主代代傳承下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打開這個盒子。因為裡面的東西,認主。」
  說完樓老爺子看著樓汐繼續說道。
  「能打開盒子的人,方是樓家真正的家主。其他的人,不過都是代家主。」
  樓老爺子擲地有聲的緊接著說。
  「小幺兒,以後樓家,就全權交到你手裡了。」
  樓汐別的沒有聽明白,但是這些話,卻聽明白了。也就是說,不管現在古武樓家的家主是誰,那都不過是代家主。
  而打開了盒子的樓汐,方是樓家真正的家主!
  樓汐狐疑的看向老爺子。「爺爺,你還有話沒有說話吧。」樓汐可不相信,老爺子說這些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哈哈哈……」樓老爺子摸了摸樓汐的發頂,寵溺的看著她。「小幺兒,果然就是聰明。」
  「小幺兒,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除了世俗界,還有一個古武界吧。」
  樓汐點頭,自然是知道的。
  樓老爺子繼續說道:「樓家,曾經是古武界第一大家族。你們太祖父曾經被譽為古武界的」第一天才「,他不僅年紀輕輕就步入了古武先天的行列,還是一個全能奇才。可天才,總是遭人嫉妒的;後來一場,他被人設計陷害差點死在了火災中,當時他拼著最後的意識,獨自一個人帶著襁褓中存活下來的我,離開了古武界。並把這個代表樓家家主身份的東西,交到了我的手中,讓我務必要守護好此物,直到樓家誕下女娃。親自把它交到女孩的手中。」
  當時古武界大亂,自然不會想到他們會到世俗界。而且,在世俗界,古武者不能出手,會引來守界者。
  這也就是為什麼,樓老爺子能一直活下來的原因。
  樓老爺子緊接著說:「這麼多年來,樓家一直沒有誕下過女嬰,直到你的出現……」
  樓老爺子一直記得自己父親臨死前說的話。
  「可樓家,不是早就誕生了女嬰。」樓汐記得,樓海那個情人,不就是與他同父異母的妹妹嗎?
  妹妹,不就是女嬰嗎?
  樓老爺子冷笑了一聲。倒是解釋了。「小幺兒,樓家除了你,不可能會出現女嬰的。」
  樓汐心裡一驚。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除了她,樓家不可能會出現女嬰……
  樓老爺子也知道樓汐有疑惑。「樓家除了謫系脈會出現唯一的女嬰,旁系是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女嬰的。」
  這件事情,歷代家主都知道。
  而樓老爺子這脈是唯一的謫系脈了。也就是說,除了樓汐,整個樓家,都不可能會出現女嬰。
  那豈不是說,樓海可能連樓家旁系都不是;或者說,樓海那個情妹妹,與他並非同一個父親。
  這是被綠了?
  那這麼說起來,這兩個人在一起,倒也不算亂倫了。
  可據樓汐所知,樓海那個父親的正室,還是古武一個大家族的女兒,按理來說,大家族中的女人不可能會出現這種事情吧。
  樓汐摸了摸下巴,看來,這件事情有點意思。就是不知道樓海那個父親知道后,會作何感想。
  還是說,他早就知道那個人不是自己的女兒,所以才會接受樓海與那個女兒的孩子。
  「爺爺,當年妹妹被奪走,是不是也與這件事情有關。」樓宇闕何其聰明,只從隻言片語,就猜測到了當年的事情,古武界參與了,甚至可能主導者就是他們。
  樓華翰抿了抿唇,緩緩開口道:「二十多年前,古武界樓家曾經來過樓家。那是,你與老三,老三出生的時候。」
  那個時候,樓華翰幾兄弟才知道,他們的根,是在古武界。而他們是古武界的人。
  樓華翰的天賦,也是極好的。只不過在世俗界,不怎麼修鍊,但他的根基被老爺子鍛煉的好;所以,當時古武樓家人出現在世俗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他也被勸說回古武界,不過,被他拒絕了。
  樓老爺子便也沒有隱瞞,便把當年的事情,全都一一說了出來。
  二十年前,古武界樓家頻繁的出入樓家,想帶走老大樓宇闕,老二樓宇瓊和老三樓宇澤。
  當時都被樓老爺子和樓華翰全都趕走了。
  可誰知,當時樓家突然動蕩了,樓老爺子當時也隱隱察覺到了,這是有人故意針對樓家。
  樓老爺子小時候跟他父親學了一段時間的推演。
  當時樓老爺子已經就預算到樓家馬上就有女嬰要降臨。而這個女嬰,將是樓家世代等候的家主。
  樓老爺子當機立斷,借著樓家動蕩,便把樓家的幾個女人全都安置在了各個不同的地方。
  但是,沒有想到,突然懷孕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小兒媳婦,可偏偏當時小兒子因為樓家動蕩被禁止出境。小兒媳婦,又在Y國。
  當時樓老爺子為了不讓古武界知曉這件事情,便沒有讓小兒媳婦及時回國,而是讓她在國外生孩子。
  在孩子出生前,甚至連親兒子樓老爺子都選擇了隱瞞,並沒有告訴他;當時選擇隱瞞就是怕古武界的人找來。
  可誰知道,上面那些人,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一些小道消息,說什麼,樓家有女嬰降臨,視為不祥之兆,那女嬰會引來滅世之災。
  當時人人都想致樓家於死地,再加上有這麼一借口。是人都想上來踩一腳……
  這件事情,不僅牽扯到了華國,還牽扯到了Y國幾個國家。
  而樓老爺子收到消息時,正是樓家最關鍵的時刻。當時的樓老爺子不得不頂住各方施下的所有的壓力,就是為了保下這個女嬰。
  樓老爺子竟然做出了一切破釜沉舟的打算,可千算成算,卻怎麼都沒有想到,古武界那些人,竟然尋到了Y國去。
  Y國,對於小兒媳婦的消息,一直保密的很好。除了照顧的幾個看護,幾乎沒有人知道。
  而且,這幾個看護也是不能離開的。
  後來,在樓汐出生時,樓老爺子特意從華國悄悄趕到了現場,並做足了所有的準備。就連Y國公爵,明裡暗裡,都安排了很多人。
  就是為了預防意外的發生……
  本來以為前三天過去了,那些人,也該散了。畢竟,一些小道消息,時間久了,自然也就散了。
  可誰知,第四天,樓老爺子和Y國公爵,兩個人前腳剛離開,後腳,樓汐就被奪走了。
  而後來,無論樓家與Y國公爵怎麼發動勢力尋找人,終究一無所獲。那個時候,他們才知道,這些事情,湊在一起,不是偶然。
  而他們找不到人,也是背後有人故意放走了那些奪嬰的人。
  當時,這件事情,還被高層人員一個個封了口。而樓家的動作,也被人暗中壓制住了。
  這二十年,樓家從來沒有放棄要尋找那個孩子。但,每次消息一公布,就被會上面施壓,壓下來。
  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人知道樓家曾經丟過一個女嬰的原因。因為知情者,都被封了口。
  可以說,樓家小公主的丟失,那些人都是參與者。
  「古武界,世代流傳下來一句話:靈女現,古武界便能進入一個鼎勝時期,突破先天,步入一個神秘的國度。」樓老爺子緩緩的繼續說道。
  「而靈女,只會從樓家中誕生!」因為樓家的血脈,才可以鎮壓封印中的邪物!
  這也是為什麼,古武界那些人,能夠清楚的知道,他們要找的人,一定在樓家的原因了。
  其實對於這些事情,樓汐早就隱隱的已經猜測到了。當時,樓家被施壓的時候,樓宇闕,樓宇澤和樓宇瓊當時已經不小了,再加上三人都在現場,也見識了那些人是如何逼迫樓家的。
  就只有幾個女人和樓家三個小輩第一次聽說這些事情。她們此時才知道,為什麼樓家明明已經這麼強大了,三兄弟還個個往上面爬。
  這也是為什麼,樓宇闕,樓宇瓊和樓宇澤,在不過十歲不到的年紀,就經常出入軍營的原因。
  這也是為什麼,三人個個身高居位,卻還往上爬的原因。因為,他們只有足夠強大,才能得到關於找到妹妹的消息。
  而盛女士此時已經哭成了淚人兒。大伯母和二伯母鼻頭也酸酸的,她們從來沒有想過,樓家男人竟然背負著這麼重的擔子。
  「外界都在說,我們樓家經歷了那場動蕩,應該更懂的激流勇退。可偏偏如今,還要走到風口浪尖,個個身居高位。實不明智。」
  樓老爺子的眸子危險的眯起。「樓家不強大,就只有滅亡這一條路。沒有隱退這麼一說。」
  只有一條死路……古武界的樓家,不可能會放過他們。
  而高位上的那些人,也不可能會放過樓家。
  等待樓家的,只有死亡……
  壓抑的氣氛,因這句話,瞬間籠罩著整個樓家大廳,也籠罩在了每個人的心底。
  反而樓汐,在這麼壓抑的氣氛下卻突然燦而一笑。
  「爺爺,你放心,屬於我們樓家的一切,我都會拿回來。誰也搶不走。而那些敵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樓汐的笑如一陣溫暖的春風,吹進了眾人的心間。彷彿,一切壓抑都消散了,唯有留下暖暖的、柔柔的春風。
  明明她就是一個十八九的小姑娘,可偏偏,她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個主宰一切的王者。
  樓汐抽出一張紙巾,幫盛女士擦了擦眼淚。「美人媽,你再哭,咱們整個樓家都要被你的淚水給淹了。」
  盛女士被樓汐的這句話,突然給逗笑了。「你這個鬼丫頭。」
  樓汐細心的幫盛女士擦拭著淚水。「放心,我已經長大了,那些傷害過我們樓家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小幺兒,這件事情的參與者牽扯頗深,萬萬不可輕易行動。」樓老爺子雖然跟這孫女才接觸幾天。但他卻知曉,她是個狠角色。
  別看她平時在他們面前多乖巧,可實則是個睚眥必報的狠角色。
  整個樓家,又有哪個是真正的不狠呢。就連一向溫柔顧家的小兒媳婦,在女兒丟失后,直接辭了外交官的工作。
  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盛七集團」。
  樓汐並沒有因為這話而猶豫,反而是自信的看著樓老爺子。「爺爺,你相信你孫女我嗎?」
  樓汐的鳳眸子,閃爍著璀璨的星辰,自信的光芒,讓樓老爺子的內心一震。
  「寶貝,爸爸相信你。」樓華翰率先站了出來,站在了樓汐的身邊。
  「妹妹,我們也相信你。」樓宇闕和樓宇瓊同時說道。
  樓宇闕是知曉樓汐早就布好了局,也知曉,她早就計劃了一切。而樓宇瓊則是願意相信她。
  「寶貝,媽媽也相信你,但是,媽媽不捨得你再遇到任何危險了。」
  樓汐淺淺一笑,看向樓家的眾人。擲地有聲的道:「爺爺說的沒錯,我們樓家,只有足夠強大,強大到,任何人都不敢招惹。那樣,才能真正過上屬於自己的日子。」
  樓汐打了一個響指,一縷金色的靈力,跳躍在指間。只見她隨手一揮,這道金色的靈力,幻化成金色的龍,盤旋在眾人頭頂。
  「吼吼吼……」伴隨著龍吟聲而過。
  金龍圍著屋子轉了一圈,便回到了她的手中。
  「這就是靈力。」
  這一次不僅是樓老爺子看到了,所有樓家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樓宇闕早就見識過了,還算淡定。
  樓家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
  「妹妹,我們是不是也可以修鍊靈力。」樓宇闕自然沒有忘記樓汐之前問過他,想不想修鍊靈力。
  樓汐點頭,轉而看向樓老爺子。「爺爺,你應該也有靈力吧。」
  樓老爺子的確有靈力,但他的靈力很稀薄,更不能像樓汐那般自如的控制。還能幻化成萬物。
  「我看過了,家裡所有人都有靈根,只不過還沒有被完全激發出來而已。比如大哥體內,就有雷、火雙系靈根,三哥的精神力也比一般人強大,只要服用洗髓丹后,便能真正修鍊靈力。」
  「你們要用嗎?」
  樓老爺子睿智的眸子看著站在大廳中央的少女。「小幺兒,你是不是有什麼計劃。」
  樓汐不否認,其實這個計劃還不成形,只是在知曉一切真相后,她腦子裡突然想出來的。
  「爺爺,你應該知道。一個家族要想永遠強大,只有擁有真正的實力。」這種實力,不是在國家面前的實力。
  而是真正隱藏的實力。
  「我想建立一個,隱世家族,樓家!」
  「不,小幺兒,你是不是知道……」樓老爺子突然激動的站了起來。
  「小幺兒,你是不是已經突破了——」樓老爺子想起早上那個男人跟他說過的話。
  小幺兒修為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會被天道發現,然後離開這個世界。
  樓汐淺淺一笑。「爺爺,你應該知道,我不想再讓哥哥們用命守護樓家了。」
  以前是因為找她,樓家的哥哥,只能在刀尖上舔血,身居高位,日日處於算計與陰謀中。
  可如今……
  她回來了。她不想再讓哥哥們,身陷危險中了……
  「小幺兒……」
  「妹妹……」
  「寶貝。」
  樓家男人這麼做,都是自願的,並不是為了讓小幺兒愧疚的。
  「爺爺,古武界的任務,是為了壓制封印吧。而只有樓家血脈的血,才能壓制封印對吧。」
  樓汐對於這一點,看的很通透。即使樓老爺子沒有說這件事情,但從記憶中,樓汐還是找到了蛛絲馬跡。
  萬年前,她來到這個異世時,應該是把那物封印在了古武界!
  「血脈越純正,壓制的力量才會越強大。而如今古武界的樓家,已經壓制不住封印的力量了。」
  要不然,池瞑也不會去補天之漏洞。
  「妹妹,什麼意思?」樓宇瓊完全沒有聽明白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樓老爺子嘆了一口氣。「沒錯,我們樓家的任務,的確是為了壓制封印而存在的。而血脈越純,力量就越大。」
  雖然他沒有去過古武界,但古武界封印處的波動,他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了。這是屬於他們樓家血脈中流傳下來的力量。
  「萬年前,天空突然出來了天之漏洞,天之漏洞中出來了一個可遮天蔽月的邪物。萬年前,這邪物被人封印在了某處。」
  「現在封印的鬆動越來越頻繁了。一旦邪物掙開封印,那麼將迎來滅世。」
  樓老爺子沒說,唯一能再度封印那邪物的只有靈女。也就是小幺兒。
  他雖沒說,可樓汐卻知道。
  「我是唯一能重新封印它的人。」樓汐緩緩開口道。
  樓老爺子背部一僵。「小幺兒……」
  「爺爺,我知道。」雖然她的記憶沒有全部蘇醒,但她記的清清楚楚,萬年前,是她封印了那邪物。
  萬年前,她能封印,萬年後,自然也能。
  「爺爺,修鍊的事情,大家考慮一下吧。到時候,再給我答案。」樓汐打了一響指,一隻白色的小貓出現在她手中。
  看著憑空出現的小白貓,眾人都瞪大了眼睛。樓汐把小白貓,放到盛女士的懷裡。
  「小白,你這段日子好好獃在大家身邊,聽到了嗎?」
  小白哀怨的看著樓汐,主人這是要拋下它嗎?樓汐揉了揉小白的腦袋。
  「媽,這是小白。這段時間,讓它跟著你。」
  「寶貝,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樓華翰不覺得女兒突然憑空弄出一隻小白貓,還讓小白貓跟著自家媳婦是沒有用意的。
  「沒有,我可能要出門一趟……這不怕媽媽悶嗎,就讓小白陪著她。」
  「寶貝,你要去哪裡?」盛女士雖然喜歡貓,但一聽到女兒要出門,就著急,這女兒才在家裡呆幾天呀,怎麼就要出門。
  「叩叩叩……老爺子,唐老爺子來了。」老管家急匆匆跑了進來。
  而伴隨著老管家的腳步聲的是濃郁的血腥味。
  老管家的身後,唐老爺子攙扶著一個老者,老者滿身是血,已經奄奄一息了……
  唐老爺子沒有想到,樓家大廳竟然這麼多人,全部都在,而且,讓唐老爺子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這裡,見到了那個少女。
  樓汐在看到唐老爺子身邊的老者時,就拿出了金針,用金針封住了他的心脈。
  「樓老,我和唐三,有事想單獨找你談。」
  「去書房吧。」
  樓老爺子看了一眼樓汐。「小幺兒,你也跟著一起來。」
  「把他也扶到床上躺著,小心點不要碰到了金針。」說完樓汐便跟著樓老爺子進了一樓書房。
  「這是我孫女樓汐,現在的樓家,是她當家做主。」樓老爺子直接把話挑明了說。
  唐老爺子心裡震驚不小,本來這個少女跟東邊那位爺有牽扯,他就很震驚了。可如今,沒有想到,這個少女竟然就是樓家丟失了十九年的小公主。
  「樓老,當年的話,可還作數。」唐老爺子如今已經顧不得震驚了。
  樓老爺子眸子微眯。「我現在不是樓家的家主了。做不了主。」
  樓老爺子把這局推給了一旁的樓汐。
  而樓汐,更加清冷。「唐老爺子,你應該知道。因為你是唐瑤之的爺爺,所以我一直很尊重你。」
  所以選擇權一直在唐老爺子的手中,樓汐一直知道,唐老爺子手中握著一個秘密,也握著一個把柄。
  這個秘密牽扯很多家族,甚至包括好多高層人員。
  唐老爺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個少女很聰明,也知道,他們唐家的確欠了這個少女的。
  如果沒有這個少女,唐瑤之,可能就真的毀了。
  「是長生不老丹。他們在研究長生不老丹。」唐老爺子說完后,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可他松完氣后,卻發現不僅樓老爺子,就連這個清冷的少女都這麼的平靜。
  樓汐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腦袋,另一隻手扣在膝蓋上,輕輕敲打著膝蓋。
  「唐老爺子手中的藥方是什麼藥方。」
  唐老爺子一驚,猛的抬起頭,看向樓汐。「你怎麼知道……」
  樓汐淺笑。「這份藥方應該一分為四,你們四個家族相互握著。」
  樓汐說完后,唐老爺子的手都微微顫抖著。這件事情,只有他們四家,不對,只有他們四個人知道,沒有其他人知道。
  而樓老爺子表現的也很鎮定,唐老爺子猜不透這爺孫兩到底是什麼表情。
  「唐三,沒救了。」樓汐道明了事實。在剛剛看到唐三時,她才突然明白過來。
  原來,唐三心脈處的靈力,竟然是樓老爺子的。
  而此時,唐三的心脈處的靈力,已經消散了。唐三的命,救不回來了。
  唐老爺子突然抻手遮住了眼瞼。「真的沒辦法了嗎?」
  樓汐搖頭。「唐老爺子,你應該知道我的醫術,唐三的命,早在二十年前,就該斷氣了。」
  這二十年,是樓老爺子的靈力一直維繫著他的生命……
  唐老爺子抬眸看向樓汐。「什麼意思。」
  樓老爺子喝了一口茶,才緩緩開口。「二十年前,唐三就該死了。是當年,你求我救他,我才用了祖傳的秘葯,給他續了二十年的命。」
  這二十年,是唐老爺子為唐三賺來的。
  「樓老,可當時,我不是拒絕你了嗎,你為什麼……」
  「因為爺爺知道,唐三跟了你一輩子。你捨不得他……」樓汐把話接過去。沒錯,唐三跟了唐老爺子一輩子。
  二十年前,如果唐三死了。唐老爺子,恐怕也活不長久了。當時唐家,全憑唐老爺子和唐三苦苦撐著。
  唐三曾經救了唐老爺子數次,如果沒有唐三,就沒有如今的唐老爺子。
  唐老爺子伸手捂住了臉,原來,樓老在二十年前就出手了,可他卻還拚命攥著一張無用的藥方。
  「你知道唐三在哪裡受的傷嗎?」
  唐老爺子搖頭。「我也不知道,剛剛我在院子外發現了滿身是血的他。」他當時看到唐三時,唐三隻說了一句「去樓家。」便昏迷了。
  二十年前,唐老爺子聽到過一個傳言,傳言樓家有一顆神秘的藥丸,可以為他人續命。
  二十年前,樓老爺子想用這藥丸換取唐老爺子手中的秘密,結果被唐老爺子拒絕了。
  唐三的氣息有多弱,唐老爺子自是感覺到了。
  「唐老爺子,實話跟你說。唐三的傷,不是普能人造成的。」都把他體內的靈力打散了。
  足以可見,那人得有多厲害……
  「唐老爺子,你應該知道,你手中握著的那個秘密,就算你現在不拿出來,整個唐家都會因為這個秘密而陷入危險中。」
  至於唐三,樓汐倒是從唐三身上,聞到了別的味道,那個味道,有些熟悉。
  「恐怕現在盯著老爺子,不僅僅是秦家一家人吧。」
  沒錯,唐老爺子這段日子的確遇到了很多人的打探,如果不是因為恰好唐瑤之學了些本事,又從紫金之顛調了幾個暗衛保護唐老爺子。
  恐怕如今的唐老爺子就是一具屍體了。
  「樓老,你可真有一個好孫女呀。」不得不說,樓汐的話,的確命中了唐老的七寸。
  如果唐老對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留戀的話,一個怕是唐三,另一個就是唐瑤之了。
  樓老爺子笑而不語。
  而樓汐緊接著又說:「秦三少,過幾天,應該快回京了吧。唐老,選擇權在你手中。」
  唐老爺子嘆了一口氣。「我把藥方給你們。」
  「不,我們不要藥方,我想知道,其他三家,分別是誰。」
  唐老爺子指尖一震。其他三家……
  這個秘密。
  二十分鐘后,唐老爺子疲憊的從書房走了出來,而此時唐三已經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他的氣息微薄的若有若無。
  「最多一個月,一個月後,為他辦理後事吧。」樓汐緩緩的拔出金針。
  而唐三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在唐三睜開眼睛的瞬間,立馬掙扎著要起來。
  「你現在的身子不適合坐起來。」樓汐把唐三壓回床上。
  唐三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卻發現,怎麼都出不了聲。「放心,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他會沒事的。」
  唐三顫巍巍的鬆開手,手中是一塊破碎的銅片,面當唐三手張開時,他手中的東西,突然朝樓汐的眉心射進去。
  屋子裡,只有唐三注意到了這一點。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而此時,樓汐的空間里,漂浮著一個拼湊了一半的靈器。
  如果再細看,你會發現,這是一個鼎的形狀。如果這鼎,已經拼湊了三分之一。
  唐三張了張嘴。「小……小……小六。救……小……六。樓……樓……」
  「唔……」樓汐直接用一粒丹藥堵住了唐三的嘴巴。
  「你不必說了,我知道。」這一次唐三不敢再小看這個少女了,剛剛那東西,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竟然飛進了這少女的身體里。「一……一定……要……」
  「噓……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樓汐清冷的眉眼看著老者,在他的眼前打一個響指,唐三便閉上了眼睛。
  「小汐,他剛剛是不是要說什麼?」唐老爺子離的比較近,似乎聽到唐三在說話。
  樓汐雲淡風輕的將金針消毒,重新放進布包中,每個動作都乾淨,利索。「估計是夢囈吧。沒事。」
  「這些葯,每天一粒,可以確保他活一個月。」
  樓汐把藥瓶交給唐老,然後就離開了。
  白天唐老爺子帶著唐三前來樓家上門求助,下午唐老爺子和樓汐、樓老爺子在書房呆了近一個小時。
  三個人說了什麼,除了三人,沒有人知道。
  只知道,唐三離開時,那緊握的拳頭鬆開了,停止的脈搏,也奇迹的跳了。只不過跳的有些微弱。
  入夜後,樓汐隻身一人悄悄的離開了樓家大宅,在離開前,樓汐特意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布了一個護宅大陣。
  確認沒有任何的問題后,這才轉身離開了樓宅。
  「小幺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