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妖鳳歸來:重生不為後下載
  3. 妖鳳歸來:重生不為後全文閱讀
  4. 第三百八十一章 陰魂不散

第三百八十一章 陰魂不散

作者:月下閑雲


  菊香掀開窗帘朝外看,只見抱頭鼠竄的人群從酒樓飛奔逃出,不少人被擠得東倒西歪,而二樓打鬥處卻不見半個人影。
  馬車馳得飛快,菊香還未從心驚中回過神,車子已駛出去了老遠。
  陸青瑤頭痛地看著眼著拿劍指著她的人,這人可真是陰魂不散。她想著此人說不定是暗夜門的人而沒有對他趕盡殺絕,他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了她。陸青瑤有點來了氣,又是趁閻影閻飛不在,看來這人當真是和暗夜門有關呀。
  閻烈這次沒有蒙面,大白天他敢出現在這裡,也抱著孤注一擲的決心。再殺不了這丫頭,梁紹就快到蒼墨城了,他要是到了,自己就再也不會有機會對陸青瑤下手了,搞不好還要身份敗露。到時候死的就是他閻烈了,所以不是陸青瑤死就是他死,他必須殺了她。
  陸青瑤翹腳依坐在圍欄旁,漫不經心地轉著手中的杯子,傲慢又不耐地看著眼前這個五官粗獷的男人,長得實在不怎麼賞心悅目,唉。
  閻烈被陸青瑤鄙夷的眼光所激,顧不得剛才交手時被她打了一掌,目露凶光殺向了她。
  陸青瑤一手執扇,一手將杯中殘羹猛地撲向閻烈。閻烈往旁一閃,陸青瑤手中扇子打開,打著圈朝閻烈飛去,扇邊帶著厲風,將不遠處的屏風都直接劈開了。
  閻烈大驚,舉劍抵擋,上回陸青瑤出手還沒有這般狠辣,原來是手下留情了。這麼一想,閻烈倒生出幾分冷意來,不知道這丫頭到底還有多大的本事。老門主只說她武功不低,閻烈卻沒想到會高成這樣。
  扇子和劍相抗,饒是閻烈手中的是把名劍,也被一把紙扇給削得冒出了金光。待扇子重新回到陸青瑤手中,閻烈放眼一看,他的劍鋒已是坑坑窪窪,如同斷齒,他被駭住了。
  「還打么?」眼見街上圍觀的人是越來越多,陸青瑤背對著大街站了起來,「別白費力氣了,回去告訴你家主子,這筆帳,我記下了。」
  閻烈恨得牙痒痒,他又何嘗不知自己恐怕不是陸青瑤的對手呢。只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硬著頭皮他也要上。
  「哼,少廢話,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閻烈揮起身旁的椅子砸向陸青瑤,在她抵禦的同時,劍已刺了過去。陸青瑤一腳將椅子踢碎,身體一轉,閻烈的劍順著陸青瑤的腰際而過,她在他背後又是一掌,閻烈撞在了護攔上,直接跌到了大街上面,嚇得下面圍觀的老百姓不斷尖叫著跳開。
  陸青瑤以扇遮面,身姿優雅地跳到他面前,閻烈欲再次舉劍和陸青瑤拚命。陸青瑤足尖往閻烈的劍上一點,長劍劃過他的臉,削散了他的頭髮。
  「今日就到此吧,本公子還有事,下回再見,勿怪本公子不留情面了。」
  「你……」
  看著陸青瑤輕鬆地離開,閻烈披頭散髮就想去追。不料剛爬起,一口血就涌了上來,閻烈一時沒撐住,單膝跪地狂吐了起來,心中將陸青瑤恨了個千百遍。他這些天一直偷偷跟蹤著陸青瑤,今日好不容易尋到她隻身一人在外,也沒顧得上蒙面就沖了過去,現在既然真身已暴露,不知道會不會被閻影和閻飛察覺出來。
  不行,這樣和陸青瑤硬碰硬不是辦法,閻烈捂著胸口,忽生一計。
  陸青瑤遠離了事發地點后便放鬆了下來,對於閻烈,她也沒放在心上。不過她即將去蒼墨派,萬一到時候這人又冒出來壞了她的大事就不好了,所以剛才她最後說的話並非是恐嚇他,再下一次,她會直接殺了他。
  閻影正和閻飛往這邊飛奔而來,遠遠見到陸青瑤閑庭信步地在逛大街,兩人俱是大呼了一口氣,連忙迎上去。「我的小公子唉,您這,您這是唱的哪一出啊?先和閻影合夥甩開我,又和人在大街上打架,您這是要鬧得滿城風雨啊。」
  閻飛一見陸青瑤就喋喋不休發牢騷,氣不打一處來。早上發現她倆躲著他跑了出去,他就鬱悶得很,陸小姐這是防著他呀?不會真知道自己謊報軍情的事了吧?
  正想出去找她倆,閻影回來了,只是死活就是不說陸青瑤在哪,他問十句,她永遠都是一句,「不知道。」逼急了,閻影就打算跟他動手,閻飛實在拿她沒辦法。這還看不出么?閻影擺明了就是受了陸青瑤的指示來攔截他的,閻飛有些失落,卻又無話可反駁。不過閻影越是這樣,他就越好奇,陸青瑤到底幹什麼去了?為何要避開他?
  閻飛和閻影正在糾纏不清時,街上突然熱鬧了起來,人們紛紛往同一個方向跑去,邊走邊說,「如來酒樓那裡打起來了。」
  閻影一聽這話就沖了出去,閻飛見狀似乎也明白了什麼,連忙跟上她,結果兩人在半路就撞上了怡然自得的陸青瑤。
  陸青瑤見到他倆,沖著閻影一笑,閻影頓時瞭然,又恢復了那冷冰冰的樣子,自動站到她身後。陸青瑤隨後斜眼睨著閻飛,不甚在意地說道,「怎麼?現在本公子要去哪難不成還要向你報備了不成?」
  閻飛一愣,忙道,「屬下不是這個意思,屬下是擔心公子您的安危,您看剛才,剛才……」
  陸青瑤打斷閻飛,「別人找上門來的與我何干?」
  閻影皺眉問,「公子,是何人?」
  陸青瑤目光深邃地滑過閻飛,看得閻飛頭皮發麻,主動解釋,「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連您去了哪都不知道。」
  陸青瑤勾了下嘴,「還是上次那人。」
  「什麼?還是那刺客?到底是誰?要讓老子知道老子就……」
  「被我打跑了。」陸青瑤打斷他閻飛,突地問他,「暗夜門的人現在都聽命於誰?」
  閻飛一時沒能跟上陸青瑤的節奏,脫口而出,「自然是主上。」
  「哦?那翁仲呢?」
  「老門主久不理門中之事了,自卸任后就全全交給了主上。」
  「也就是說,你們都不會聽命於翁仲?」
  「這個,話也不能這麼說。老門主若真下了命令,我們自然也是要聽的,不過還是以歷屆門主為主。」
  陸青瑤點頭表示知道了,閻飛不解,「公子可是懷疑那刺客是……」
  「我沒有任何懷疑,走吧。」
  閻飛碰了一鼻子灰,又怕再次被甩下,鬱悶地摸著鼻子就跟了上去。
  午後在房中休息,閻影等陸青瑤睡足了才對她說道,「公子,其實在暗夜門,有一人是死忠於老門主的,這事主上也知道。」
  陸青瑤看了閻影一眼,「誰?」
  「閻烈,他也是唯一個老門主親自傳授武功的人,一直對老門主忠心耿耿。」
  「閻烈。」人名在陸青瑤舌尖翻轉,陸青瑤道,「可是一個長像十分粗獷的男人?」
  閻影一驚,「那刺客,是……是……」
  陸青瑤微笑,食指放於唇間,「噓,怪不得武功明顯高於你們倆。」
  閻影受驚不小,臉色都變了,很少見她有這樣畏懼的時候。閻影緊握拳頭,感覺自己說話都有些緊張,「小,小姐,是……是……老門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