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帝君在上下載
  3. 帝君在上
  4. 第二百零二章:奇怪的左相

第二百零二章:奇怪的左相

作者: |返回:帝君在上TXT下載,帝君在上epub下載

郭雲嘴上不說,心裡卻覺得有道理

他與石安對視一眼,聳聳肩,不再說話,卻暗搓搓的盯著前面兩人,生怕漏下一點曖昧的痕迹

儀仗看著漂亮,但這千里迢迢又是船又是鳳輦,她這個嬌滴滴的小公舉身子真是受了不少累,即使鳳輦里特意熏了宜人的香料,也抵不住由胸口泛上的淡淡的噁心,她又撩開窗帘,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卻一眼就看見對面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左相

迎駕的大半文臣,平日里養尊處優,一個個要麼弱不禁風、要麼大肚便便,騎在馬上搖搖欲墜的,讓人看著便覺心驚膽戰,但左相卻不同,名滿天下的翩翩君子,這君子六藝自然是信手拈來的,此刻穩穩立於馬上,輕衣廣袖、身姿挺拔、側臉清俊冷淡,當真是神仙般的人物

殷頌一手搭在窗欞上,小腦袋枕上去,饒有興緻的盯著他瞧

她知道,左相看著身姿清瘦,實際卻並不羸弱,雖總是一襲長衫儒雅彬彬的打扮,可殷頌與他之前上朝並肩而立時,曾特意觀察過他,看他舉手投足間,隱約竟覺得他還會些武藝,不說多麼高強,但估計真動起手來,能甩那些所謂人高馬大的壯漢幾籌不止

她目光灼灼而半點不遮掩,左相也不是瞎的,側眼淡淡看向她

他眼尾其實頗為狹長,只平日里斂眉肅穆的模樣讓人不敢多打量,側首的時候眼尾下意識上調,襯著冷沉清淡的眸色,竟莫名有一瞬反差極強的媚色

殷頌眨了眨眼,心頭哀嚎一聲

涼了涼了,都怪霍劭那個老男人,整日里纏著她廝混,把她搞得春心萌動,色眼看人色,現在看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能看出點美色意味來!

對!就是醬!絕對不是她自己好色,絕對不是!

「殿下。」清冷的嗓音喚回她的神志,她對上左相居高臨下的目光,他冷淡道:「殿下可有事兒?」

殷頌擺擺手,笑得風流倜儻:「沒事兒沒事兒,孤不是說了么,相爺好風采,孤瞧著便捨不得轉開眼。」

她以前就愛這麼調戲他,他開始時還次次黑臉,後來意識到她自己根本說得不走心,也就漸漸淡定了,只當沒聽見,但也不知是不是大半年沒聽了業務不太純熟,倒不像以前置若罔聞的模樣,反而冷了冷臉,轉過頭去,半響不咸不淡道:「殿下這下一趟江南,這些不正經話倒是越說越自然了。」

殷頌琢磨琢磨他這話,覺得是在嘲諷自己在江南吃喝玩樂驕奢淫逸了,也不惱,卻笑嘻嘻道:「這倒是真的,孤也不與相爺說虛的,孤這一趟去江南,真是開了眼界了,不愧是煙花爛漫之地,富饒熱鬧不說,山美水美人也美,只那歌舞昇平的風流之態便足可讓人流連忘返了!」

左相聽了,神色愈冷,忽而冷笑一聲:「殿下自是該流連忘返,您為花魁一擲千金、行宮夜夜笙歌的傳聞早就傳遍五湖四海了!誰不知道元昭帝姬在江南快活的樂不思蜀!」

只一說完,殷頌還沒反應,他自己卻是面色不自然了一瞬

也不知怎麼就說出這些話來了!

聽著倒像是小女兒家為兒郎拈酸吃醋!

殷頌雖也覺得這話奇怪,但到底沒往那邊想,只當他是在嘲諷自己,不太想背這個鍋,便擺擺手,一連正色:「相爺,您說這話孤可不愛聽,孤做這些事可不是為了自己享樂,而是為了更好融入世族圈子裡為朝廷招攬人才,旁人不理解孤的意思也就罷了,您難道還看不出么?那可真是讓孤傷心啊。」

說得倒是可憐!

左相微不可察得輕嗤一聲,臉卻不自在的避開避開她清亮的眸子,直視前方,沒再說什麼

殷頌只當高冷男神是懶得搭理自己,習以為常習以為常,自己吹了會兒風,在儀仗逐漸走入鬧市區的時候,便把帘子放下來,在馬車裡閉目養神

也就沒注意到,在她放下帘子后,左相又側過頭,看了帘子一好一會兒,才轉過頭去

一直偷窺的郭雲與石安又對視一眼,同時嘆口氣

完了完了,瞧這架勢,八成是栽進去了!

……

儀仗一路蔓延至帝姬府前,自收到了東域表達臣服的奏章,皇帝感於殷頌的功勞,大筆一揮又讓精修了一遍帝姬府,其奢華程度甚至比親王府都略勝一籌,殷頌走下鳳輦,看著門前兩尊氣派的石獅子,挑了挑眉頭

「今日有老諸位大人了。」她微微一笑,矜貴卻溫和:「若諸位大人不棄,便請入府,孤讓人備下薄酒,感謝諸位大人。」

這自然是客氣話,人家剛回來連氣兒都沒喘勻呢,多大臉讓人款待,眾人皆言客氣,寒暄幾句后便順勢告退,人滿為患的街巷裡頓時清凈了不少,殷頌覺得自己一直隱隱作痛的腦瓜子可算緩過來了,鬆了口氣,才發現左相還沒走,矜持的站在一邊

左相是熟人了,殷頌就沒有在他面前客氣的習慣,溫和的笑容卸下來,斜瞥了他一眼,沖著府里歪了歪頭,笑道:「相爺,進來坐坐不?」

無論於公於私,左相本來是想與她單獨說幾句的,但看著她隱隱疲憊的神色,頓了頓卻是拒絕了

殷頌看著他的背影,覺得他今日真是莫名的奇怪

不過現在也懶得想了,她得好好睡一覺,明天還得整裝待發上朝去呢!

……

翌日清晨,太極殿上,百官入列

空了大半年的文官之首席位上重新站了人,一身紅底金鳳宮裝的元昭帝姬氣勢雍容,邁入太極殿後向皇帝叩首問禮,皇帝竟親自下了御座把人扶起來,那般顯赫的烈烈寵愛,讓多少人暗暗驚疑不定

不過人家也的確有這個資本,不說那封震驚朝野的東域請臣書,因她在青州揚州的所作所為,江南世庶子弟入仕的風潮正盛,民間不知多少低調的才子們選擇鋒芒畢露入仕朝廷,連帶著其他州的學子們都有所動容,今年科舉的學子人數比前些年多了幾倍不止!任誰看了都要嘖嘖稱奇

此外,元昭帝姬還特別呈上了一封關於江南民生的奏摺,厚厚一大疊,涉及江南商農、水利、海事、軍務、政事等方方面面,還不是泛泛而談,而是詳實且具有可行性價值的,皇帝收到的當天就召來百官商榷,在殷頌回京之前就已經連連商討了十幾日,大梁官員雖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到底也都是寒窗苦讀出來的,不能說沒有真才實學,於是才越看那奏章越覺心驚

這世上從不缺有才華的人,但能緊貼民情寫出真正具有可行性方案的實在是鳳毛麟角,更何況這奏摺上的字字句句老道冷靜、風格中庸卻直切要害,從大局觀到細節皆無可挑剔,只從這一份奏章便可看出主人是個多麼有治國之才的政治天才

不,不止是天才,天才還會年少氣盛、還會驕傲偏激,但這份奏章上半點少年烈氣也看不出,那種凝於字裡行間的慢條斯理與沉穩大氣,更像是個縱橫宦場幾十年的老謀深算之輩!

一個不足弱冠的年輕女子,哪裡來得如此眼界、如此經驗、如此氣魄?!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今元昭帝姬重新歸位,眾人看著這位風華絕代的殿下漫不經心的撫過自己的鬢角,都覺心情複雜

這樣一朵看起來合該被簇擁在金玉暖閣中的牡丹,就這麼坦坦蕩蕩穩立在明槍暗箭不休的政治場上,雍容優雅的笑著,便可素手翻雲覆雨!

多麼,可怕的人物!

皇帝是真高興!自他登上皇位以來,從來都在諸侯面前憋屈,現在東域請臣書可算讓他揚眉吐氣了一把!連帶著對大功臣殷頌也和顏悅色,不僅在朝上給足了臉面,在宮裡三番兩頭為她辦宴嘉獎,賞析更是如流水般送進她的帝姬府,更甚者連一些機密要務都交給她來辦、重大國事小朝會更是次次不落的讓她旁聽問她意見,那架勢,說是太子監國都不為過!

皇帝的寵愛讓人看得咂舌,卻沒誰打算去勸諫什麼,不說元昭帝姬的確立了大功,就說上一個不長眼的人在朝上直接被不耐煩的皇帝砸破了腦袋,連降三級現在還在家裡躺屍呢,於是誰都明白現在皇帝就是要給元昭帝姬做臉面,也沒誰去給自己找不自在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