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帝君在上下載
  3. 帝君在上
  4. 第二百三十一章:心軟

第二百三十一章:心軟

作者: |返回:帝君在上TXT下載,帝君在上epub下載

殷頌看著鏡子里自己一副被采陰補陽的模樣,那叫一個氣啊!選擇性忘記了自己昨晚上壓著人硬上弓的架勢,回身就扔了把象牙梳子過去,控訴道:「你看看你乾的好事!」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侍女們在這樣的家暴現場中瑟瑟發抖安靜如雞

被一言不合扔了個梳子,男人接得倒是穩,溫涼的梳子上還有女子淺淡的體香,他握在掌心摩挲了幾下,站起身沖玲歡幾人擺擺手,緩步向她走來

玲歡看一眼殷頌,見她雖氣鼓鼓的,卻沒有不允許的意思,便讓侍女們把東西擺好,屈膝行禮後退下了

屋裡暖和,男人火力壯,自是穿得更輕薄,黑色中衣鬆鬆垮垮的披著,露出一小片蜜色的堅實胸膛,這還是因為剛有外人進來伺候,若只有他與殷頌兩個人,他能坦坦蕩蕩光著膀子

折騰了一宿的小姑娘的確有些憔悴,烏溜溜的眸子水潤,微微紅腫的眼皮耷拉著,霍劭看著她,剛還想逗一逗她的心思便淡下來,只剩下滿心憐愛,單膝蹲下,前傾著吻了吻她可憐的小眼皮子,柔柔道:「是我不好,讓我們頌寶兒累著了。」

殷頌本來見他氣勢洶洶走過來,心頭裡很是發虛,但又見他態度突然軟和,心頓時就穩了

她有時候很有些欺軟怕硬的架勢,當下小尾巴便得意洋洋的往上翹,輕咳兩聲,指點江山道:「知道錯了,以後就得改,別整天就琢磨著這檔子事兒,也別天天小肚雞腸的,哪兒有定遠王的樣子!」

霍劭靜靜看著她裝逼,緩緩挑起眉頭,臉上倒不動聲色:「哦?」

「哦什麼哦。」霍劭這種模凌兩可的態度很容易給人一種他好脾氣好說話的錯覺,於是殷頌愈發得意忘形,一臉矜持道:「你要知道,你現在可不是在你北境,而在我府上,我一個實權帝姬,自是要有不少應酬的,你既然是以男寵的身份,便要裝得像一點,在外人面前一定要乖順懂事,不能給我丟面,也不能亂吃飛醋明白么?」

殷頌其實賊精,這些話未嘗不是給霍劭戴的緊箍咒,借現在這個他難得心軟的機會說出來,他只要答應了,之後就別想給她搞事情

都說事後的男人最好說話,殷頌覺得自己相當機智,可顯然她還是沒賊過某隻老狐狸

霍劭不說話,只靜靜看著她,眼神很有些高深莫測,把殷頌看得有些慌,勉力維持著驕縱姿態兇巴巴道:「你看什麼?!」

霍劭待她實在嬌寵,一直不肯真破了她身子不說,便是親密事也很少連著兩夜做,昨夜也是醋得有些厲害了,她睡后他點著蠟燭為她上藥,瞧著嫩白的腿間被磨得有些紅腫了,今日是無論如何捨不得動她了,便屈指輕輕點了點她的額頭,攏了攏衣服站起身,就要往屏風那邊拿衣服去

他什麼都不說就要走,把殷頌整得莫名其妙,小跑著去追他,拽著他袖口:「你到底聽沒聽見?」

小丫頭還挺執拗

霍劭站定,側著身子垂眸看她,那不怒自威的眼神搞得氣勢洶洶的小姑娘頓時又有點慫,但還是頑強的梗著脖子,霍劭很是好笑,彈了彈她的腦門,道:「今天不想收拾你了,自己乖一點,嗯?」

沒說的,肯定是被他看穿了

殷頌慫慫的退後兩步,盯著他大步流星的背影,喪氣又咬牙切齒

明明早上起來還是她佔優勢,怎麼轉眼又被他壓著了!這還是她的地盤呢!

「臭老男人!」殷頌在心裡罵了個爽,才喚玲歡進來為她梳妝打扮

……

將近年關,各家各府都忙碌起來,尤其是今年又有匈奴使團朝拜一事,更是忙得不可開交

殷頌貴為實權帝姬,兼任御史大夫形同副相,而今又是皇帝面前風頭最盛的人物,自是不少人要上門來拜訪交好、最好是能打探些消息;殷頌長袖善舞,倒不怕這些,溫笑著都一一接待了

霍劭為了美人提前隱姓埋名呆在帝姬府上,不好出現在別人眼前,她忙碌起來,能陪他的時間就少了,除了時不時的出去部署安排自己的勢力,也只能無所事事在後院、花園或者小校場待著;好在他也喜靜,自己拿本書便能在書房待一天,等晚上她閑下來再去陪小姑娘,並不如何難熬

要說唯一讓他不痛快的,便是時不時有訪客以各種名義帶過來的公子少爺們

元昭帝姬這個香餑餑,膽子大些的都想啃一口,她生得貌美、氣質卓絕,那些被長輩帶過來的年輕人們少有不動心的,變著花樣獻殷勤也罷,到底還端著矜持勁兒;但有些人聽說她從城陽長帝姬帶回來幾個男寵,便動了歪心思,要送她幾個漂亮男寵在府上養著

再給她多生幾個膽子她也不敢養這個啊!殷頌那叫一個冷汗直流,無視那幾個漂亮小生勾人又委屈的眼神,態度堅定的拒絕,渾身寫滿了正人君子四個大字!

霍劭冷眼瞧著,心情冷郁

他也知道殷頌是不會瞧上那些人的,但自己精心養大的寶貝被旁人心思不純的覬覦著,讓他想想便滿心邪火

這一天,殷頌在正廳待客,霍劭就負手站在側屋的屏風后,這是個能縱觀全場又不會被人發現的位置,能讓他清晰看見側位那命婦身後一身錦衣身材消瘦的年輕人,一臉連脂粉都遮不住的縱情過度的萎靡之態,只一雙眼睛卻閃著異樣的光,偷偷摸摸盯著主位笑意溫文的殷頌,儘是貪婪之色

他倒是有點腦子,不曾出言不遜、作為也沒出格,殷頌也不能只因為他的眼神就當場發作,便置之不理、只笑容愈發溫和疏朗

霍劭冷冷盯著他一會兒,微微眯眼,身後林風忙上前,霍劭淡淡道:「既然不知道眼睛該怎麼用,以後也就不用要了。」

林風笑嘻嘻應了是,沒有半點驚色或勸諫之意

那是襄陽侯府最受寵的小公子,但那又如何呢?!

說句大不敬的,以如今定遠王的聲勢與權勢,就算是大梁皇后,也不會比定遠王妃更風光!而元昭帝姬,早就是未來王妃的不二人選了,敢對她不敬,只瞎了雙眼睛已經算手下留情了!

商業互吹了好一會兒,殷頌看著襄陽侯府的人離開,扯了扯唇角、意味深長

「不必你費心。」忽然肩膀上便壓了只手,男人半環著她入懷,也漫不經心的看去:「我已讓人去處置了。」

所以說有男朋友就是貼心,她剛還在琢磨著怎麼搞他呢,男朋友就幫她代勞了!

殷頌抬頭親了親霍劭的下巴,懶懶窩在他懷裡

現在的相處時間很難得,馬上就要新年了,他得以定遠王的身份參宴,到時候人多眼雜,哪兒還能這樣親親抱抱舉高高

霍劭自然也知道,環著自己的小姑娘,輕聲道:「明年來北境住些日子吧。」

殷頌想了想:「那也得下半年的事兒了。」

霍劭挑了挑眉

殷頌看著他,忽然笑了一下,翹起腳湊在他耳邊道:「漠北不是老給你找麻煩么,咱們一起,搞掉他怎麼樣?」

所以說這個小野心家啊!

剛收了嶺南沒多久,連尾巴都沒掃乾淨呢,就已經磨刀霍霍要攛掇他向漠北了!

霍劭不置可否,只掐了掐她的腮幫子

殷頌頓時瞪大眼睛,但有求於人,暫時按捺怒氣,眼巴巴盯著他

收復嶺南的騷操作是不能重現了,所以搞漠北得有真刀真槍的東西

她要兵權!

皇帝多疑,這玩意兒肯定捨不得給她,即使她再受寵再被信任也一樣!

所以她需要定遠王,需要通過北境的威脅與隱患,蠱惑皇帝把兵權暫交付於她

至於給了她之後嘛~哼哼,吃進去的自然是沒有吐出來的道理啦!

霍劭有時候真覺得兩個人的角色反了

他這個「野心勃勃」的定遠王整天想著與她談情說愛,她這個「溫文爾雅」的帝姬倒是整天琢磨著翻天覆地

看來還是太閑了,霍劭想

一直沒等到他回答,殷頌拽了拽他,企圖用撒嬌賣萌把他頭腦沖昏趕快答應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等明年再說。」霍劭道,看了眼她,又補充道:「看你表現。」

------題外話------

哈哈寶寶換簡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上來,是個逗比版本的,比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