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下載
  3. 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
  4. 蘇蘇和傅少的蜜月番外06

蘇蘇和傅少的蜜月番外06

作者: |返回: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TXT下載,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epub下載

蘇一夏抓住跳過來的大青蛙,用另一隻手扯開他的後腿,不懷好意的說:「青蛙先生,青蛙先生,我看看你的小寶貝好不好啊,哇~小的看不見!你怎麼愛愛呀~·」

傅恆:「呱——!」登出!

蘇一夏:「我不。」

傅恆語氣危險道:「小一聽話,登出后我們還來這個世界,你想怎麼玩兒都行。」

蘇一夏抬了抬下巴:「你以為我不知道登出后你要幹什麼嘛,說不登出就不登出,哼。」

勸導無用,傅恆不說話了,調出操控面板就要強行帶著蘇一夏登出,蘇一夏眯眼,哼了一聲:「你敢?」

傅恆動作一頓,他還真不敢。

但是蘇一夏這麼囂張,這麼有恃無恐的小模樣又讓他心癢難耐,他低笑一聲,緩緩道:「寶貝兒,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幹什麼的了?」

傅恆喜歡看蘇一夏在發現他失控變成青蛙后的表情,有點幸災樂禍,有點得意,還有點鹹魚翻身的激動,所以也樂意保持著青蛙的模樣縱著她,但是架不住她作死啊。

就算不登出,也要讓她知道厲害。

蘇一夏心中生氣不好的預感,然後就看見傅恆在操控面板上一通操作猛如虎,大青蛙身上籠罩了一層白光,她下意識轉身就跑,剛跑了兩步就聽到身後傳來嘩嘩的水聲,下一秒就被人攔腰抱起。

蘇一夏:「啊啊啊!親愛的,我錯啦!求放過!」

傅恆低頭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笑得愉悅又暢快:「晚了。」

話落,傅恆轉身把蘇一夏抵在一塊巨石上,欣賞著她微微戰慄的身體,溫柔道:「寶貝兒,抱緊我,別讓石頭磨破了後背的皮膚。」

蘇一夏:「嗚嗚……」

傅恆:「聽到了嗎?回答我,寶貝兒。」

蘇一夏:「啊!啊!啊!壞人……」

壞人被咬了一口,壞人笑了笑,壞人讓皮皮夏知道,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

壞人把七個小矮人的床拖了出來,把上面髒兮兮的被子掀掉后拼在一起,又鋪上洗乾淨的一米長半米寬的大樹葉子,然後抱著皮皮夏在上面大戰三百回合。

從陽光燦爛到夕陽西下到星河降落,一直到戰鬥結束,皮皮夏絲血逃生,渾身紅通通的趴在壞人身上,一滴一滴地艱難回血。

夏夜是萬物繁衍的時候,蟲鳴蛙叫聲不停,魘足的傅恆摩挲著蘇一夏的後背,嗓音慵懶的進行科普:「呱呱叫的都是雄蛙,等吸引來了雌蛙,互相確認了之後就會開始抱對,就像這樣……」

蘇一夏被傅恆翻了個身,還沒反映過來又被他壓在床上,她氣得要死:「傅!恆!你特么不許動!」

傅恆立馬不動了,在她耳邊欠揍的笑,笑得蘇一夏想掐死他算了,咬牙切齒道:「不許笑!給我揉腰!」

傅恆聲音繾綣:「遵命,我的寶貝。」

蘇一夏:「你閉嘴吧!」

傅恆:「好好好,小一別生氣,我給你講個故事怎麼樣?」

蘇一夏不想搭理他,傅恆就當她默認了,一邊用精湛的手法揉腰,一邊用低沉的聲音緩緩道:「白雪公主趁獵人不注意逃跑了,她在森林裡跑了好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小木屋,她又累又餓,就吃了桌子上的食物,喝了酒杯里的酒水,然後在一張床上沉沉睡去。」

蘇一夏沒仔細聽,憤憤的想,這不就是白雪公主的故事嗎!

傅恆勾了勾嘴角,聲音越發柔和:「白雪公主被夜晚歸來的小矮人叫醒,她請求他們收留她,她可以給他們洗衣服做飯打掃房間。但是小矮人從小就習慣了邋遢的生活,根本沒有改善生活質量的想法,所以他們堅決不同意,要把白雪公主趕出去。」

蘇一夏「咦」了一聲,又懊惱的皺了皺眉,假裝剛才不是她在說話,也不是她在奇怪為什麼小矮人不願意收留白雪公主。

傅恆寵溺地笑了笑,沒有賣關子,說:「白雪公主傷心的哭了,夜晚的森林裡有吃人的野獸,她被趕出去肯定會死,於是她苦苦哀求。看著哭得可憐又凄慘的白雪公主,七個小矮人心動了,說可以留下她。」

蘇一夏:「……」

彷彿受到了欺騙,她氣呼呼地捂著耳朵,不願意再聽了。

傅恆湊到蘇一夏耳邊,每一個字都清晰地鑽進她的耳朵里:「但是,比起一個只會做一些他們也能做的瑣事的傭人,七個侏儒單身漢更需要的是共同生活的婆娘。白雪公主覺得這和她以前的生活沒什麼區別,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於是,白雪公主白天洗衣做飯打掃房間編織布料,晚上輪流和小矮人睡在一起,未免混淆,她給七張床編了序號,分別是一二三四五六七,正好從周一到周末,安排的明明白白。」

蘇一夏不自覺地瞪大了眼睛:「……」

細思極恐。

傅恆還在說,他跳了一些情節,直接來到了最刺激的部分:「小矮人把吃了毒蘋果的白雪公主放進了水晶棺里,抬到伐木的地方日日欣賞,有一天卻被外出遊歷的王子發現了。王子對水晶棺里的白雪公主一見鍾情,覺得她比他所有的收藏都要生動、美麗、完整。」

「王子命令侍衛把水晶棺抬走,侍衛卻因為山路崎嶇而不小心摔倒了,水晶棺被摔碎了,白雪公主也磕在山路上。沒有水晶棺,屍體很快就會腐臭,而製作一隻新的水晶棺又來不及,王子非常遺憾,也非常不甘,就把她抱到山洞裡,和她做了一日夫妻。」

「在這個過程中,白雪公主喉嚨里的毒蘋果因為重複的劇烈動作被一點一點吐了出來,她在王子準備離開時醒了過來。王子驚訝於她的復活,但是他已經深深地迷戀上她的身體,就把她帶回自己的國家,結為夫妻。」

蘇一夏:「我……」

三觀受到了極其劇烈的打擊。

不要以為他說的含蓄她就聽不懂!

傅恆簡直有毒,他這個故事雖然和白雪公主的走向相同,但是裡面每個角色的形象都顛覆了,從極善到極惡,從極白到極黑,毀童年!毀三觀!

該是怎樣神奇且與眾不同的病態腦迴路才能把一個充滿正能量的童話故事解讀成這個鬼樣子?!

不愧是從小就相信人工智慧會危害人類並付出行動並取得成功的男人!

蘇一夏表示想要靜靜。

然而傅恆不想讓她靜靜,他說:「天黑了,小矮人快回來了。」

蘇一夏:「……」

一想到他倆還霸佔著七張床,她就覺得智熄。

傅恆:「啊,我聽到腳步聲和交談聲了。」

蘇一夏嚇了一跳,柔弱的身軀爆發出巨大的能量,一把將傅恆推開后光速穿好了衣裳,然後又被他抱在懷裡。

蘇一夏的臉被傅恆按在胸前,頓時就惱了:「你幹什麼——!」

同時,身後傳來亂糟糟的驚叫聲。

「你們是什麼人!」

「你們在做什麼?」

「天吶,那是我們的床!」

「你們是小偷!」

「你們偷了我們的東西。」

「你們該死。」

「打死!吃肉!打死!做肥料!」

七個小矮人扛著斧頭、鋸、木棍等武器一擁而上,然後被自塑金身的傅恆打趴下,不帶感情的警告:「房子是我的了,沒有我的允許,你們不能靠近十米以內。現在,你們去打只兔子回來。」

矮人一號:「憑什麼!」

傅恆一腳把他踹飛掛在樹枝上,看向剩下的六個,重複道:「去打只兔子回來。」

二三四五六七相視一眼,頭也不回的扎進森林裡打兔子去了。

蘇一夏:「你想幹什麼?你不怕他們跑了不回來?」

傅恆無所謂:「跑了就算了,我們在這裡歇一夜就走。」

蘇一夏:「強盜行徑。」

傅恆:「這是叢林法則。」

蘇一夏無語:「……你在童話故事裡講什麼叢林法則?」

傅恆:「反正他們在我心裡是敵人。」

想到傅恆剛才那個故事,蘇一夏嘴角一抽,不再管這個犯病的男人,隨他去。

小矮人大概只有這一棟房子,到底是沒捨得跑,過了一會兒拎著只兔子回來了,然後被傅恆當成免費勞動力使喚著去撿柴火采蘑菇。

本來傅恆還打算讓他們給做飯,但是七個小矮人竟然真的邋裡邋遢的,從頭到腳黑乎乎的,身上臭味熏天,頭髮和鬍子打成一團團死結,看一眼都難受。他就把他們趕得遠遠的,然後親自給蘇一夏烤了兔子煮了蘑菇湯。

吃飽喝足后,兩人在床上相擁而眠。

二三四五六七在半夜時偷偷把一號從樹上拽下來,確定他沒死後喜極而泣,但是對傅恆的恐懼已經深入骨髓,於是一到七號心驚膽戰的一夜沒睡著。

白雪王國里,新王后在國王睡著后,盛裝打扮站在鏡子前,激動地問:「魔鏡,魔鏡,現在請你告訴我,這世上最美麗的女人是誰?」

魔鏡的鏡面出現波紋,片刻后卻沒能顯示出畫面,只能進行語音提示:「親愛的王后,你很美麗,但是在森林裡的小矮人身邊的白雪公主比你美麗一千倍,她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題外話------

含蓄,低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