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下載
  3. 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
  4. 蘇蘇和傅少的蜜月番外18

蘇蘇和傅少的蜜月番外18

作者: |返回: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TXT下載,快穿遊戲:我做BOSS那些年epub下載

老五不相信:「王子說他愛上了救他的美麗少女,他不會娶別人,他只會娶他的恩人做新娘,那就是我。等船靠了岸我們就會舉行盛大的婚禮!」

蘇一夏憐憫道:「五姐,王子不知道是你救了他,而且你現在失去了嗓音,只能和我們人魚交流,你該怎麼告訴王子你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老五燦爛的笑了:「他認出我來了,要不然他為什麼會和我聊天、對著我笑、還一直和我說他只會娶恩人?」

不用蘇一夏回答,老五踮著腳尖在甲板上轉了一個圈,心中的甜蜜蓋過了腳底要命的疼痛:「那是因為他在暗示我,在委婉的訴說對我的愛意,他在安撫我,讓我不要為他即將聯姻的消息傷心。他真貼心,我愛他!」

蘇一夏:「……」

怪不得老五在王子身邊笑得那麼開心,感情她自己腦補得很歡樂啊。

蘇一夏不想老五最後落個變成泡沫消失的下場,再次提醒道:「五姐,王子和你說這些是因為你現在是個啞巴,你不會把他的秘密說出去!」

老五反駁:「不可能,如果是這樣,那他為什麼還喜歡看我跳舞?他說我的舞姿是最美的,我的皮膚是他見過的最白皙細膩的,我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少女!」

蘇一夏:「……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只是欣賞你的美,或者是他在用花言巧語欺騙你。」

老五皺眉:「妹妹,你為什麼總是不信王子愛我?你不想我幸福嗎?你不想我擁有永恆的靈魂嗎?」

蘇一夏:「五姐,如果得不到王子的愛,你會變成泡沫……」

老五:「妹妹,我不想看到你嫉妒我,你以前那麼純真善良,為什麼現在要用惡意去揣測別人,你是不是被你的雄魚教壞了?如果是這樣,我要告訴父王,讓你們離婚!」

蘇一夏:「……」

蘇一夏認輸了,這就是個戀愛腦啊,跟她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還倒打一耙。她真是枉作小人了,之後老五如何就看她的造化吧。

蘇一夏:「那行吧,你好自為之。」

姐妹倆不歡而散。

蘇一夏和傅恆回到了海底,在一次其他的幾位人魚公主找她玩的時候,大家才發現老五已經不在海底王宮了。

她們來到老五的院子,看到裡面擺放的王子的雕像驚訝極了,蘇一夏順勢說出了大海龜的話,她們於是一起去海面看了老五,勸解無效后又一起去深淵找海巫婆。

魔法葯的藥效過去了,海巫婆已經恢復成人形,兢兢業業的在深淵裡熬魔法葯,看到蘇一夏又來了,嚇得差點直接跳到大鍋里去。

蘇一夏一臉純良:「海巫婆,我們是來問你怎麼把五姐的雙腿變回魚尾。」

其他四位連連點頭,殷切的望著海巫婆:「請您告訴我們吧,無論什麼代價我們都願意!」

還準備討價還價一番的蘇一夏:「……」

真是服了這群豬隊友,海巫婆還沒有提條件呢,她們就什麼代價都可以付出了,這不是明晃晃告訴海巫婆「你快來宰我吧,我是愚蠢的大肥羊!」嗎?

海巫婆不傻,一旦確定了美人魚公主有求於她,立刻就端起了架子,桀桀怪笑著說:「五公主是改變自身,所以只需要付出嗓音就可以了。你們是要改變別人,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才行。」

老大:「什麼代價?」

蘇一夏趕緊說:「海巫婆,你最好想清楚再說話!」

海巫婆一慫,不敢隨便說話了,但是其他幾位人魚卻以為她因為被冒犯而生氣了,一個個嚇得不輕。

三公主和四公主捂住蘇一夏的嘴把她拉到一邊,留下魚生經歷更豐富的兩位姐姐和海巫婆談判。

蘇一夏:「……」

讓老大老二和海巫婆去談判,就相當於小菜鳥被滿級大號虐殺啊!

蘇一夏對結果不抱希望了,而事實也確實如此。老大老二的行動力驚人,再次出現在三人面前時,已經是個光頭了。

老三老四兩臉懵逼:「大姐二姐,你們的頭髮呢?!」

老大溫和又強忍悲痛:「三位妹妹,海巫婆說,只有我們所有至親之人的頭髮才能對五妹起作用,我和二妹已經把頭髮剪下來交給海巫婆了,你們也快點剪了吧。等剪完了,我們再去找父王和祖母。」

蘇一夏:「……」

我的姐啊,你怎麼就這麼篤定父王和祖母會同意?還是你們想仗著他們的寵愛,逼迫他們剪頭髮呢?

老三老四淚眼汪汪的剪頭髮,一動不動的蘇一夏就顯得很突兀了,老二問她:「六妹,你捨不得你的頭髮,難道就捨得你五姐在岸上受苦嗎?」

蘇一夏:「姐姐們,五姐是自願留在岸上的,我們為什麼要違背她的意願呢!」

老大:「五妹被人類迷惑了,我們現在無法叫醒她,但是她在岸上太危險了,我們只能先讓她回到大海里,她會明白我們的苦心的。」

蘇一夏無話可說,這幾個公主都自我得很,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不接受任何反駁,於是她說:「我回去找傅恆,他和我結婚了,也算是五姐的親人,也需要剪頭髮吧?」

老大:「對對對!我差點把傅先生忘了,六妹,你快回去剪他的頭髮!」

其他三位公主也急忙催促她。

她們這種把別人的犧牲當成理所當然的態度讓蘇一夏的眼神變冷,她沒什麼感情的說:「好。」

回到豪華的宮殿,蘇一夏一眼沒看到人,正要轉身出去找就被傅恆抱了個滿懷,她立刻反手摟住傅恆的腰,額頭抵在他的胸膛上拱來拱去。

傅恆:「怎麼了寶貝兒?」

蘇一夏:「我那幾個姐姐要剪我們的頭髮!」

傅恆瞭然:「她們想要救老五?」

「嗯。」

蘇一夏很不高興:「我覺得這幾個人魚公主自私得很,人魚國王和老祖母太嬌慣她們了,慈母慈父多敗兒!」

傅恆無奈一笑:「那我們離開這座宮殿,去另外的海域生活?」

蘇一夏「哼」了一聲,過了一會兒,不情不願的說:「我現在走不是添亂嘛,他們肯定會擔心得很。」

傅恆:「那我們就留下來。」

蘇一夏點點頭,她剛才就是想到了故事的結局,幾位公主和國王、祖母的犧牲並沒有換來他們的孩子,她認為這個小美人魚只知道談戀愛,狠狠地傷透了家人的心,給家人帶來了災難,就跟白眼狼一樣。

人魚國王和祖母非常愛每一個孩子,他們向海巫婆確認之後就剪掉了自己的頭髮,傅恆則用了點小手段,讓他和蘇一夏在外人看來也是光頭的模樣。

就這樣,他們從海巫婆那裡拿到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只要老五把這個匕首刺到王子的心臟里,她就能重新擁有魚尾回到大海的懷抱里。

人魚王室一家人游到了海面上。

此時王子已經見到了鄰國的公主、他的聯姻對象,這位人類公主正是在海邊時王子醒來看到的人,她擁有著白雪一樣肌膚,烏檀木一般的長發,紅玫瑰般的嘴唇,她的聲音美妙動聽,她的舞姿曼妙迷人,她簡直是造物主的寵兒,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都不能描述出她的美。

同樣的,世界上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出王子對她的愛,王子的一顆心、一雙眼睛全掛在人類公主身上,再不能看到別人一絲一毫。

老五一下子就明白了王子愛的是人類公主,她心痛欲裂,她笑著祝福王子和公主,她為他們獻舞,她沒有得到王子的愛,她馬上就要變成泡沫了。

晚上,老五站在船頭望著大海,思念自己的家人和家鄉。

然後,她的家人們就出現了,他們都失去了美麗的長發,光著頭望著她,神情哀傷關切。

老祖母呼喚著老五:「我的孩子,人類王子不愛你,你會變成泡沫的,你回來吧。只要你把匕首刺到他的心臟里,你就能重新擁有魚尾,回來吧我的孩子。」

四位人魚姐姐也淚眼摩挲的呼喚著老五,人魚國王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沉浸在無望的愛情中,她還有家人和無盡的生命。

老五望著他們無語哭泣。

蘇一夏遊上前去,掐著老五的下巴:「五姐,你明知不可能,為什麼還要執迷不悟,你真的愛他嗎?如果你救助的第一個人類不是他,你還會愛上他嗎?你只是想要體驗一下愛情、想要擁有永恆的靈魂,就算殺了他,你的愛依舊存在心中。你快醒醒吧,不要因為認不清自己的心而搭上性命。」

老五怔怔的說:「不管如何緣起,我是真的愛上他了。」

蘇一夏:「你想清楚了?」

老五點了點頭。

蘇一夏不再勸,把匕首塞到她的手裡:「明天的太陽升起之前,如果你想活下去,想回到海底的家鄉,想和姐妹父親祖母繼續生活在一起,那就把它刺到王子的心臟里,如果我說的那些你都不在乎了,那就算了。」

未免被人類發現,人魚們很快就離開了,蘇一夏和傅恆則是去而復返,在海水下面觀察著老五的行動。

太陽快升起的時候,老五走進了船艙,她悄悄進了王子的房間,看到他和人類公主相擁而眠,即使在睡夢中,他也在呼喚人類公主的名字。

老五覺得心臟很痛,比每一步走路時都要痛,她衝出船艙,把匕首扔到了大海里,就在這時,第一縷陽光照射在海面上,老五從腳開始,變成了泡沫被風吹到了大海上。泡沫折射出七彩的光芒,隨後破碎消失不見。

蘇一夏圍著泡沫落下的那邊海水遊了兩圈,傅恆過來把她抱在懷裡:「寶貝,不要難過。」

蘇一夏靠在傅恆的懷裡,輕聲說:「我只是有點想我爸媽了。」

傅恆親了親她的額頭和眼角,無聲的安慰她。

過了一會兒,蘇一夏笑了,她轉身抱住傅恆:「但是我還有小尚和你,只要往前看,有什麼挫折過不去呢?」

傅恆:「小一說得對,有我陪著你,小尚就算了,他總要結婚離開你獨自生活的。」

這個醋味兒……

悲傷的氣氛瞬間就被酸跑了,什麼觸景傷情都沒有了。蘇一夏忍了忍,沒忍住,抬手錘了傅恆一下:「你這個大醋精。」

傅恆溫柔的說:「大醋精想讓蘇一夏永遠開心。」

蘇一夏迎著太陽笑了:「我現在很開心,很幸福。」

傅恆親吻蘇一夏的嘴角,想要說他現在也很幸福,就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水流,下一秒,蘇一夏痛呼一聲倒在傅恆身上。

傅恆大驚,一手攬著蘇一夏,三米長的魚尾猛地一抽,把隱藏在海水中的東西抽出了海面,在陽光下,那東西無處遁形,竟然是海巫婆。

傅恆一邊迅速拉出操控面板,一邊厲聲喝問:「你對她做了什麼?!」

蘇一夏痛得說不出話,海面之下,她的魚尾已經消失了一半,大量的泡沫浮出水面,又在陽光下破碎。

看著這一幕,傅恆心疼得無以復加,不停地安慰她:「小一不要怕,我馬上就把你身上的負面效果消除……」

傅恆的動作停下了,他的懷中空空如也,海面上一層晶瑩的泡沫,在陽光下一片一片的破碎,發出「啵啵啵」的聲音。

一個海浪打過來,連泡沫也看不見了。

海巫婆興奮地怪叫起來:「死了!死了!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這把匕首不會用在王子身上,被至親之人的頭髮煉製成的匕首,當然是用在親人身上才有最大的威力啊!」

傅恆猛地伸手掐住海巫婆的脖子:「你是故意的?你竟敢對小一懷恨在心?」

海巫婆說不出話,惡狠狠地瞪著傅恆,彷彿在欣賞他痛失所愛的痛苦絕望。

傅恆扯著嘴角笑了笑:「小一不會死,她會永遠好好的。你不敢對付我,就想傷害她,可惜了,你真是不自量力。」

手上的力氣加大,海巫婆驚恐地瞪大眼睛,滿眼祈求的盯著傅恆,艱難的吐出幾個字:「你、殺……不、死、我……」

傅恆笑了一下:「是了,你是人性和慾望的具象化,只要有生物在,只要他們有渴求,你就存在。」

海巫婆眼中露出暢快癲狂的笑意,然而下一秒,她的力量就開始消散,她的身體開始消失,她真切的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她恐懼無比,但是她對此無能為力。

海巫婆瘋狂尖叫:「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感受不到人魚的渴求?!你做了什麼?你把人魚都殺了嗎?!」

傅恆收起操控面板,望著大海自言自語:「人魚們,暫時屏蔽你們的感情,讓你們和人類交流,等你們什麼時候學會了狡猾和智慧、能夠保護自己了,什麼時候就會自動解除屏蔽。」

這樣就不會再有被嬌慣壞了的公主,也不會有被孩子傷透心的家人,更不會有什麼為了追求永恆的靈魂而奮不顧身愛上人類的傻人魚。

最重要的是,再也不會有什麼類似的情形來讓蘇一夏觸景傷情。

一切讓她不開心的東西,都不該存在。

……

海浪在海面上一層一層的追趕著,炙熱的陽光燒烤著大海,水蒸氣向上形成一朵朵白雲,隨著各地的溫差移動,在遇到冷氣流的時候形成雨水下到地面,有的匯聚成溪流匯入大江大河,有的洇到地下形成地下水,有的直接落到了水井裡。

美麗的女人從井裡打水,然後用水瓢舀水小心的給窗戶上的花澆水。

這是一朵美麗的大紅花,雖然它的葉子還緊緊的包在一起,讓它仍然像是一個花苞,但是從外表來看,這是一朵鬱金香。

女人澆完水,越看越喜歡,忍不住在那紅中帶黃的花瓣上親吻了一下,就在這時候,「噼啪」一聲輕響,開放了。

------題外話------

下一個故事

載入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