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家有甜妻:項少,寵妻請低調下載
  3. 家有甜妻:項少,寵妻請低調
  4. 444.打得好

444.打得好

作者: |返回:家有甜妻:項少,寵妻請低調TXT下載,家有甜妻:項少,寵妻請低調epub下載

周衍陰狠狠地盯著項彧的背脊,好像要把他看出一個洞來,那種眼神,充滿惡意,讓人不寒而慄。

項彧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後背上這道不善的目光,確認宋顏白沒什麼事後,轉身上下打量了一眼周衍。

項彧眯了眯眼睛,眼前西裝革履的男人和地下車庫那個跪地求饒的慫貨重合在一起。

「呵,是你啊?」

項彧勾起一側唇角,嗤笑出聲,臉上滿是不屑。

項彧這麼一句,無疑就是告訴周衍,就是小爺揍的你,你不長記性還敢出現在這裡,是不是還想被揍一頓?

項彧眼神中的輕蔑讓周衍覺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周衍握緊拳頭,整個人因為緊繃,身子都有點發抖。

察覺到周衍狀態不對,項彧收起了眼睛里的戲謔,凌冽的光從瞳孔里迸出來,盯著周衍,不放過他任何一個細小的動作。

就像盯著獵物的禿鷲。

宋顏白沒看明白這兩人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但是隱約察覺到他們倆中間應該有點什麼事,宋顏白還沒來得及多想什麼,整個人就被項彧緊緊摟進了懷裡,腦袋被按在胸口。

幾乎是同時,抬著拳頭沖項彧揮過來的周衍,被項彧一腳踹在小腹上。

因為腿不方便,周衍踉蹌著退了幾步,後背撞到車的前車燈上,一個站不穩,跌坐在輪子邊。

狼狽不堪。

「怎麼,不長記性是吧?」

項彧居高臨下地看著周衍,眼神里充滿警告。

周衍緊緊攥著拳頭,撐著地面站起來,惡狠狠地看著項彧,「小子,今天這筆賬,我會跟著上次的一起,讓你連本帶利地還回來!」

「喲呵,是嗎?」

項彧笑出聲,好像是聽到什麼不得了的笑話,「讓我還,你有那個本事嗎?」

嘲笑完,項彧收起臉上的笑,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眼神里透著危險,「既然你不記得了,那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出現在顏顏的視線範圍內,不要再來煩顏顏,不然下一次,你瘸的可就不止一條腿了。」

項彧警告完,摟著宋顏白的腰霸氣地往餛飩攤走去。

還在身後的周衍,半靠在車旁,眼睛如同淬了毒液的刀子,盯著兩人的背影。

本來宋顏白是想問項彧怎麼會認識周衍的,但賣餛飩的婆婆才一看到宋顏白就拉著她聊天,特別是知道兩人已經結婚,肚子里有小寶寶了,更是激動得不行,話完全停不下來。

宋顏白作為新手准媽媽,雖然好多事情閆如玥女士那邊都交代過了,但婆婆說的什麼注意事項,怎麼養胎,吃什麼補身體之類的,她都認真的聽著。

婆婆就像宋顏白的奶奶一樣,兩人聊得特別投緣,從怎麼養胎,講到婆婆兒子小時候的事,完全停不下來。

項彧也不催她倆,坐在旁邊抬著手機打遊戲,偶爾抬頭看一眼坐在旁邊的宋顏白。

那一眼,格外的溫柔。

一直到兩人回家,刷了牙躺到床上,宋顏白才有機會問周衍的事情。

「你說那個慫包啊,有次在停車場看他不爽,就小小地教訓了他一下。」

宋顏白挪開項彧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翻了個身看著項彧,「什麼時候的事?」

宋顏白有點不解,這麼長時間了,這傻狗恨不得24小時跟自己黏在一起,什麼時候有空去揍周衍了?

「唔……挺久了,那會好像還在NEWTIME實習來著呢……」

宋顏白皺了皺眉頭,隱約想起之前聽麗麗說過,周衍好像是被打過一次,還挺嚴重的,在醫院住了挺久,不過那會自己已經準備要辭職,而且也實在不關心周衍被打被罵,是死是活,所以也就沒細問什麼,只是記得好像有這麼件事。

「把他打進醫院的人是你?!」

項彧有點心虛地開口,「應該是吧,反正我是給他叫了救護車的。」

項彧那語氣,好像他叫救護車是在學雷鋒做好事一樣。

「他怎麼惹你了,你居然把他打的進醫院,而且我記得麗麗說好像他是腿都被打斷了吧?」

項彧伸手重新摟住宋顏白的腰,心虛里透著不爽,「誰讓他死不要臉地在你身邊晃,給你添堵……」

項彧只說了一半,他揍周衍完全是因為在停車場聽到周衍跟人打電話,商量著要用工作上的事情把宋顏白騙出來灌酒,然後趁人之危。

那會雖然兩人沒在一起,但某狼已經被某小白勾走魂了,聽到這種話怎麼還忍得了,所以都沒猶豫,分分鐘就上去幫周衍重塑三觀了。

雖然教訓周衍這事項彧一點都不後悔,但是他又有點忐忑,畢竟宋顏白不喜歡他打人,估計這下又要覺得自己衝動了。

「顏顏,你是不是覺得我把他打成這樣不好?」

項彧小心翼翼地開口,就怕宋顏白生氣。

宋顏白搖頭,抿了抿唇,「我覺得打得好!」

「什麼?!」

項彧眼珠子瞪得老大,不敢相信自家顏顏居然會說打得好,某狼立馬就興奮了,「是啊,我就覺得他這樣的癩蛤蟆就應該好好打,幫他鬆鬆皮,這樣就老實了!」

宋顏白擰了一下項彧的胳膊,笑道,「行了啊,給你跟竿子,你還真往上爬?」

項彧笑嘻嘻地往宋顏白這邊挪了挪,挨她更近一些,「只要是你給的,竿子我爬,火海我跳!」

宋顏白笑著推了推項彧的臉,「你跳大神還差不多,行了行了,趕緊睡,我困了。」

宋顏白說完剛閉上眼睛,就有濡濕的熱氣薄薄地撫過臉頰,「老婆,沒有晚安吻嗎?」

聽著項彧半撒嬌半誘惑的聲音,宋顏白莫名覺得耳朵有點發燙,縮了縮脖子,「沒有,睡覺!」

「你沒有,我有!」

某狼說完,完全不給某小白害羞拒絕的機會,湊過去送上一個溫柔又綿長的晚安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