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騙嫁之權臣有喜下載
  3. 騙嫁之權臣有喜
  4. 第267章 慧陽長公主之死(一更)

第267章 慧陽長公主之死(一更)

作者: |返回:騙嫁之權臣有喜TXT下載,騙嫁之權臣有喜epub下載

「胡言亂語,我看你是被刺激得腦子不正常了,才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你的推測根本毫無依據。」李湘水的神色一派鎮定,語氣冰冷。

慧陽長公主卻笑了,「現在來佯裝鎮定,以為能騙得了我嗎?我剛才說你們勾結在一起的時候,你的臉上似乎是有點緊張的吧?本來我還真沒想到這一層上,誰讓我罵他的時候,你那麼不冷靜呢?如果是一個跟你不相干的人,你怎麼能夠有情緒波動?李湘水啊李湘水,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

「本宮聽不懂你在胡說什麼!無憑無據,簡直可笑至極!」

「我看你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慧陽長公主拔高了聲線,「明明就是被我說中了,所以心虛了!你還說我笨,你連自己的情緒都不擅長隱藏,或許是因為顧相是你在乎的人,所以一提到他,你就平靜不下來了是不是?真是沒想到啊,一個是皇兄器重的大臣,一個是皇兄寵愛的貴妃,竟然背著皇兄勾搭成奸!你們對得起他的信任嗎?你們這樣的不忠不義,就該殺該剮!」

「事情不是像你說的那樣。」李湘水整理好情緒,冷聲道,「害你的另有其人,並不是本宮,也許顧相也參與了,但是這跟本宮無關,他應該是跟別人勾搭在一起,你休想把黑鍋往本宮的頭上扣。」

「我不會相信你的!李湘水,你不用再狡辯了,你和他之間一定有貓膩!你們合起伙來欺騙皇兄,實在是用心險惡,奸臣妖妃!如果你們的事情被皇兄發現,你們就玩完了。」

慧陽長公主此刻陰鬱的心情稍微緩和了些。

無意中得知了李貴妃和顧相之間不正當的關係,讓她覺得自己手上也掌握了一個李貴妃的把柄。

就算暫時沒有證據,也能讓李貴妃自亂陣腳。

「陛下不會相信你的一面之詞。」李湘水道,「陛下一定會更相信本宮。」

「那就試試看嘍?皇兄那麼多疑,你猜他心裡會不會有疙瘩?只要讓他對你們有了猜忌,你們以後恐怕就沒有那麼得勢了。」

慧陽長公主望著李湘水,眉眼間有幾分挑釁,「敢不敢賭一賭?賭皇兄對你和顧相的信任到底有多少。」

「這有什麼可賭的?本宮可以對天發誓,小灰的事情和本宮沒有任何關係,其實本宮和公主你,根本算不上是敵人,咱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說話。」

李湘水的語氣變得十分心平氣和。

「還說自己不是心虛?口氣忽然變得這麼和善。是不是很害怕本公主把你和顧相的事情到處說?」

「長公主殿下,需要本宮幫你做什麼?直說了吧。」李貴妃的態度與一開始相比已經有了大轉變,甚至牽著慧陽長公主的手走到了桌邊坐下,親自倒了一杯茶遞給她。

「本宮之前說話多有得罪,還請公主不要放在心上,你是陛下的妹妹,我是陛下的妃嬪,你我之間不存在什麼利益糾紛,是吧?小灰之事,真的和本宮無關,本宮只是趁著這個機會,來你這裡逞一時的口舌之快。」

慧陽長公主冷哼了一聲,接過她遞來的茶,「貴妃娘娘變臉的速度可真快。」

「本宮只是不希望公主平白無故地誤會本宮。」

「貴妃娘娘是怕我出去亂說話,這才打算跟我和解?如果你真的有誠意,想要跟我和解的話,就先幫我解決眼前的困境吧,小灰的那件事情,你接連否認,我可以暫時不怪在你的頭上,等我出去了再慢慢查。」

「公主想要出去是吧?沒問題。」李湘水的面上綻放一抹無害的笑容,「本宮去跟陛下求情,一定能夠勸得陛下解了你的禁足,還你自由。」

「得到自由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還是皇兄對我的信任,以及我和衛長琴的婚事。」慧陽長公主淡淡道,「貴妃娘娘能幫我想辦法嗎?」

「能,你讓本宮想想。」李湘水在寢殿之內徘徊了幾步,作思考狀。

「小灰的事,本宮給你想辦法,賴到別人頭上去,讓陛下明白,這件事情你受委屈了,本宮會勸陛下補償你。」

「那麼我跟衛長琴的婚事呢?本公主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你必須讓皇兄信守當初的承諾,不能反悔。」長公主冷聲說道,「我知道自己如今顏面掃地,衛長琴心裡肯定有疙瘩,可如果我不把握住這次機會,把他牢牢地抓在手心裡,我跟他就再也沒有緣分了,所以我決定,要把他強留在身邊,就算他的心裡沒有我,至少我留下了他的人,人或者心,我總要佔一樣。」

「這件事情,其實有點為難本宮了。」李湘水嘆了一口氣,走到了慧陽長公主的身後,「公主,你的髮式有些凌亂了,本宮來幫你整理一下。」

李貴妃說著,拿過了梳妝台上的梳子,替慧陽長公主梳理著她那柔順的髮絲,「公主再怎麼發脾氣,也要注意自身的儀態,髮式不能亂。」

「這點小事,怎麼敢勞煩娘娘來伺候?」慧陽長公主背對著李湘水,眉眼間浮現譏誚的笑意,「我知道,我被採花賊佔個便宜,你們都認為我配不上衛相了,我想讓皇兄遵守諾言,的確不太容易,憑我自己的本事,肯定是辦不到的,所以才要拜託貴妃娘娘你啊,以你的聰明才智,還有你在皇兄心裡的地位,想幫我保住這一樁婚姻,還是有希望的吧?」

她依稀能夠揣摩李湘水現在的心緒。

李湘水看似聰明冷靜,卻也有不小的弱點。

牽扯到不相干的人,她不會有半分在意,多數情況下是可以保持理智的,可一旦某些事情牽扯到她在意的人,她不可避免就會露出異樣的情緒,比如她的神態或者語氣,會有片刻的失控。

正是那片刻的失態,證實了她和顧相之間的曖昧不清。

這女人擅長見風使舵,一旦發現事態對自己不利,就會馬上收斂起那目中無人的神態,變得柔情似水,甚至願意端茶遞水,這麼看來,也是一個挺識時務的人。

慧陽長公主心想,應該利用李貴妃的弱點,好好威脅她一番,讓她體驗擔驚受怕的滋味,讓自己能夠出一口惡氣。話說回來,李貴妃還欠著她兩巴掌,那兩巴掌遲早都要打回來。

不僅僅是要打回來,還要加倍奉還!

但是現在還不能打,她還指望李貴妃幫她的忙,不能跟李貴妃撕破臉,等一切事情都圓滿結束之後,再來好好地算賬。

慧陽長公主心裡打著小算盤,全然不知身後的李貴妃在做什麼動作。

她感受著木梳在髮絲間輕柔地遊走著,還以為李貴妃依舊在幫她梳頭,畢竟貴妃之前的態度過於囂張了,此刻放下身段,有那麼點兒低頭認錯的意思。

李湘水站在她的身後,單手梳理著她的頭髮,另一隻手早已伸到了腰間,解下了自己的腰帶。

這腰帶的長度,足夠纏繞人的脖頸好幾圈了。

她故意放低姿態,向慧陽長公主求和,為的就是這一刻!

她把木梳輕輕放在了身旁的桌子上,雙手拿著腰帶,往慧陽長公主的頭上那麼一套,瞬間就勾住了長公主的脖頸——

不等長公主反應過來,手裡的腰帶又多纏了一圈,雙手牽著腰帶的兩頭,分別向著兩邊施力。

「咳!你……放……開!」

長公主回過神來,下意識要大聲呼救,但她發現無論她怎麼努力,就是喊不出聲來。

她只能發出很小的聲音,小到連平時的音量都不如,又怎麼能夠喊來救兵?

她完全沒有想到,李貴妃敢在她的寢宮裡對她動手。

這是瀾翠宮,是她的地盤,而不是李貴妃的地盤!

李貴妃殺了她,出去之後要怎麼解釋?寢宮裡面只有她們兩個人,李貴妃第一個逃不脫嫌疑!

李貴妃怎麼能這麼做……她就一點都不怕惹麻煩?還是說她仗著皇兄的寵愛,自以為出去之後瞎編一套說辭就可以矇混過關。

天真!

自己再怎麼不討皇兄喜歡,好歹也是個公主!公主被謀殺,足以震驚朝野。

「住……住手……」慧陽長公主吐字不清,「你……你怎麼敢……」

她出聲困難,說得斷斷續續,和李湘水還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慧陽,你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這可是在你的地盤上,所有人都知道,咱們兩個在一起私下交流,如果你死了,我第一個逃不了嫌疑,謀殺皇室可是大罪過,陛下再怎麼喜歡我,也很難袒護我,因為他不能阻止外人對我的議論,你是這樣想的對吧?你覺得本宮根本就沒有膽子殺你,你做夢也想不到,你的生命會這樣終結。」

李湘水冷笑著,手裡的動作沒有半點放鬆。

慧陽長公主還在掙扎,目光之中流露出驚恐。

她不想死,她也不能就這麼死。

「不要……」她繼續艱難地吐字,「我……求你……放過我……求你……」

「求我?我要是放過你了,你還能放過我嗎?本宮從來都不會給自己留下後患。」李湘水冷笑道,「是你逼我殺你的,我今天過來,原本就是想落井下石,誰讓你當初看不起我弟弟?趁你落魄,我當然要來看你笑話,除了看你笑話之外,我也沒想干別的事情,誰讓你嘴賤,非要提顧相?你提顧相就提顧相,還偏偏要說本宮跟他勾結,你罵奸臣妖妃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即將面臨什麼樣的後果?」

「對不起……」慧陽長公主瀕臨絕望,苦苦哀求著李湘水,「以後……我……聽你的」

「求我也沒用。」李湘水吐出殘酷的話語,「只要是威脅到本宮利益的人,本宮絕不會留。我告訴你,小灰的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你嘲笑了我弟弟,但我也不至於因為那一句話就絞盡腦汁地置你於死地,是你逼我要你的命,你讓我笑話兩句怎麼了?偏偏就要跟我吵,偏偏就要提顧相,如果你不提他,我也不會冒險殺你,你是被自己的愚蠢害死的!」

慧陽長公主呼吸開始困難,掙扎的力度逐漸變小。

「臨死之前,我讓你做個明白鬼,他就是我的情夫,怎麼著?你沒機會威脅我了。慧陽,你是個聰明人,可惜你有的只是小聰明,而不是大智慧,你不明白,有些人是不能夠威脅的,你敢威脅對方,對方就敢要你的命永絕後患,可惜你到死才能明白這個道理。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放低姿態跟你求和嗎?我就是想讓你放鬆警惕,讓你以為我怕了你!這樣我才能趁你疏於防範時,從你背後勒住你的脖子!身後的偷襲,你是很難躲避的,你甚至連呼救都做不到,就算這是你的地盤又如何?沒有我們的吩咐,誰敢擅自闖入?」

慧陽長公主氣若遊絲,已經發不出半點聲音,她察覺到眼前的景物漸漸模糊,緩緩瞌上了眼皮。

做夢也沒有想到,生命會以這樣的方式終結。

衛長琴,終究只是她一個求而不得的執念。

失去意識前,她還能聽到李湘水溫柔的聲音在她耳畔呢喃,「慧陽,一路走好。」

李湘水由於太過用力,手背上青筋浮現,等慧陽長公主斷氣了,她這才放鬆了身體,收回了手。

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心,那白皙又纖細的手掌上有不深不淺的勒痕。

就是這樣一雙細嫩的手,沾滿了無數鮮血。

她到底殺過多少人?記不清了。

她探了探慧陽長公主的鼻息,確認公主已經斷氣,這才把腰帶撫平,重新綁回自己的腰間。

接下來,就是善後了。

李湘水扶起長公主,帶著她走到了床邊,把她平放在床榻上,蓋上了被子,這才轉身走向寢殿之外。

慧陽長公主的貼身宮女,叫春喜。

李湘水出寢殿時,春喜正候在殿門邊,隨時等候著長公主的使喚。

「春喜。」李湘水開口,語氣平淡,「公主殿下說,有件事情想要吩咐你,你隨本宮進來。」

「是。」春喜應了一聲,跟著李湘水走進寢殿之內。

當春喜看到躺在床榻上的慧陽長公主時,問了一句,「公主是歇下了嗎?她都還沒用膳呢。」

「公主是歇下了。」李湘水悠悠道,「而且不會再醒過來了。」

春喜愣住,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你是慧陽長公主的貼身宮女,本宮要利用你來脫罪,如果你願意幫本宮這個忙,事成之後,給你黃金千兩,放你出宮去生活,拿到這麼多的錢,可以嫁個好人家了吧?留在宮裡終究是為人奴才,這樣的生活你真的樂意嗎?還是跟本宮合作吧。當然了,你不想合作也行,宮裡所有的奴才,在內務府總管那邊都備有資料,你家住何處?家中幾口人,本宮都可以查到,你會為了你的忠心,而背棄你的家人嗎?」

春喜大氣都不敢喘,整個身子都僵了。

貴妃娘娘竟然……竟然敢在公主的寢宮裡殺了公主?!

春喜自認為見過不少膽大的人,卻沒見過像李貴妃這樣隨性的,在別人的地盤上她都能下手。

「你服侍長公主多年,想必是忠心耿耿吧?可惜,自古忠孝難兩全,如今公主已經去了,你再忠心也沒有意義,不如把你的忠心放在本宮這裡,聽本宮的話,本宮就不去內務府查你家的事了,如何?」

春喜咬了咬唇,跪了下來,「聽憑貴妃娘娘吩咐,您怎麼說,奴婢就怎麼做。」

「好。等本宮離開了之後,你就關上寢殿的門,守在門外,告訴其他人,公主心情不好,任何人不能進去打擾,誰要是敢惹惱公主,就得挨打。等到天黑的時候,你去拿一條白綾過來,掛在房樑上,偽造出長公主上吊自盡的情形,她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上有勒痕,說她被採花賊佔便宜后,不堪受辱上吊自盡以保尊嚴,也說得過去,外人只當她是個烈女。」

------題外話------

→_→

慧陽:同志們,拜拜。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