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寵物小精靈之拂曉
  4. No.一百二十二 你所望見的巨樹之果實

No.一百二十二 你所望見的巨樹之果實

作者:

將煙霧散盡后的景象收入眼底后,惡魔的扮演者疑惑地皺起了眉頭。

厚重的面具遮擋了他的神情,令開心玩鬧的孩童們無法察覺到異樣。小傑和小玲知道哈撒樂園從不缺少捉弄遊客的怪招,見狀只以為是超能力者們刻意安排的環節,好奇地左顧右盼個不停。

「我明白了,這關其實是捉迷藏!要找到我們的同伴才算過關對不對?」變成五歲幼童的小玲言之鑿鑿,自信地揮了揮小短手。而她的兄長見皮丘有些驚慌,正伸手撫摸電氣小鼠的後背以表安慰。

小夜的同伴們都知道,她的皮丘並不是一隻膽小的寶可夢,也無所謂與訓練家短暫分離。然而,此時的電氣鼠卻表現得十分異常,柔軟的絨毛根根立起,幾乎像是面對阿柏蛇一樣焦躁不安。

小天無意中瞥見了松永沉重中帶着些許疑惑的神情,他心念一跳,轉頭看向退入陰影的六翼惡魔,見他正抬起手掩著耳朵,似乎在使用耳麥和什麼人小聲交談。

在皮丘尖利的叫聲中,他隱約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男孩拖動厚重的衣物費力地走了幾步,正欲開口,震耳欲聾的聲音從窗外傳來。

人們紛紛轉頭,只見窗外陰雲密佈,暴雨伴隨着雷鳴傾瀉而下,籠罩了整座樂園。

環繞樂園的彩色氣泡與雨水相接,無聲無息地化作千萬碎末,如同螢火之光般消散。漂浮在天空中的妙喵們驚叫起來,扯著氣球慌忙躲入屋檐下;只有不在乎雨水的幽靈還在天上肆意飛翔,調皮地散開又聚集,令人分不清那陰沉的黑色究竟是不是烏雲。

「哇,怎麼突然下雨了……」不少遊客來不及避雨,被當場澆了個透心涼。好在南國的夏季天氣本就反覆無常,幽靈寶可夢們對此早已輕車熟路,嘻嘻笑着為遊人挨個發放輕便的透明雨傘,還順便在人們手中新鮮出爐的冰糖葫蘆上咬了一口。

露天廣場上表演的超能力者和寶可夢們迅速撤離,轉而換上雨天特有的水之舞蹈。勇基拉張開超能力的護罩,兇猛的雨勢被濾去大半,只余沁人心脾的綿綿細雨,洗去夏日燥熱。

而此時,星象閣內的氣氛卻比雷雨更加凝重。

「等等,你的意思是……」小傑緊緊抓着惡魔的衣服,差點把他的翅膀都薅下來,「小夜不是被你們故意傳送走的?」

超能力的作用只有短短几分鐘,此時眾人早已變回十歲的模樣。只是察覺到情況有異,金毛兄妹恨不得當場退化十年變成嬰兒沖工作人員嗷嗷大叫。

他們從小聽大人講過太多亂用超能力造成的慘烈事故——比如瞬間移動定位錯誤把自己埋進地底窒息而亡,又或是人移動走了雙腳還在原地從此變成殘疾人——雖然其中大多數都是大人嚇唬小孩的戲言,但情急之下的兄妹倆雙雙放棄思考,抓着六翼惡魔一通猛搖,差點把人搖出腦震蕩。

倒霉的惡魔扮演者事實上只負責演戲,使人變小的超能力並非出自他手,但此時也只能先連連道歉安撫,努力讓年輕人們冷靜下來。在他手忙腳亂地聯繫同事時,小天陷入了沉默的思考之中。

銀髮的少年並不像同伴和電氣小鼠那樣慌亂。過去所見的點滴線索在心中匯聚成團,雖然還無法凝成清晰的線路,卻足以隱約指明某個從未觸及的方向。他面上露出似有所覺之色,望向扮演惡魔的工作者開口,想要再度確認超能力的作用效果。

「如果……」

話音剛起,煙霧毫無預兆地在屋中騰起,

與之伴隨的還有熟悉的炫目彩光。金毛兄妹頓時瞪大了雙眼,恨不得長出貓頭夜鷹的眼睛將煙塵看穿。

模糊的人影在其中浮現時,星象閣中的人們恍惚間聽到了巨樹的枝葉搖曳的摩擦聲、裹挾著花瓣起舞的風聲、和果實墜落在地的鳴聲。置身於朦朧卻磅礴的聲響之中,只有豎起耳朵才能勉強從中分辨出友人的嗓音。她的語氣急促,就像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物一般,似乎在說……

「等一下!」

視野由虛轉實,自暗化明。

當紛亂的畫面消散落定,軀殼的五感徐徐回歸,令意志得以重新看清眼前的景象時,兩雙瞪成雷電球的藍眼睛頓時把小夜嚇了一跳。

她後退半步,迷茫地出聲,「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小夜!!」

金毛們齊齊慘叫一聲,撲到小夜身上一通上下摸索。小夜像只被遊客蹂躪的妙喵一樣僵在原地,見友人們的離譜碎碎念從「胳膊腿都還在」一路飛到「指甲蓋也齊全」,終於忍不住打斷,「你們踩到皮丘的尾巴了。」

「哎?」

此言剛出,急切地沖向訓練家——卻被金毛一人踩了一腳尾巴的皮丘終於忍無可忍,耀眼電流從小小的身體中噴涌而出,毫不留情地掃蕩了整個房間。牆上美麗的寶石裝飾物頓時散落一地,近一點的牆皮都被電得翻了個面;而首當其中的小傑和小玲根本來不及反應,當場被電成雙胞胎焦炭,可憐兮兮地癱在了地上。

小夜嘆了口氣,抱起驚怒交加的皮丘,細細安撫了倒霉的小傢伙。隨後,她轉頭看向手足無措的六翼惡魔。

「這樣算是過關了嗎?」

惡魔一副暈頭暈腦的樣子,只發出兩個支離破碎的疑問聲。

紫發少女眨眨眼,神情看起來困惑又無奈。見同伴們都頂着滿頭問號,連小天都死盯着她看,小夜也只好先簡單解釋了兩句。

「我被傳送到一座花園,需要抓到隱藏在花叢中的寶可夢才能離開。」小夜道,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雖然我只碰到了它的尾巴……五歲的身體實在是行動不便啦。」

緊張得要命的惡魔扮演者聞言終於鬆了口氣。

小夜所說的只是遊樂園中最普通不過的娛樂項目之一,每天被突然襲擊帶進花園裏捉迷藏的遊客不計其數。剛才的失蹤也多半是哪只路過的凱西看錯了目標而已吧——仔細想想,哈撒樂園使用的超能力向來安全可靠,多年來從未釀成過事故,實在是那對金毛的危言聳聽太嚇人,才把他也搞得焦慮起來。

「……搞什麼嘛,把我們嚇得夠嗆,還以為你被扔到外太空去了。」

焦炭金毛們也總算回過神來,不再用他們髒兮兮的手摺磨好友,轉而去關注另一個問題。

「所以剛才有什麼感覺?」小傑和小玲抖掉炭沫,重新變金后又眼巴巴地湊上去,「有沒有變成大叔說的那樣?」

祈禱師打扮的少女一時集全屋視線於一身,連角落裏的松永和卡蒂狗都緊盯着她不放。而面對此景,小夜默默無語地張開手,展示指間沾上的兩根粉色絨毛。

「我跑贏了太陽伊布。」紫發的年輕人面無表情道。

金毛兄妹興緻盎然的神色瞬間垮了下去。

「哦,那沒事了。」

兩人冷漠地走回角落,去取被他們胡亂丟下的武器和說明手冊。路過松永面前時還一人一掌猛擊愣神的大叔,各自留下一句「認錯人啦」。受傷的士兵被拍得東倒西歪也不出聲,凝望着那位身強力壯五歲就能把太陽伊布的尾巴薅掉毛的「星雨夜」,眼中滿是可憐的茫然——小傑和小玲猜測,他腦子裏肯定又在滾動那種和皮丘的十萬伏特一樣把人電焦的台詞了。

靜靜觀察了友人許久,確認她渾身上下毫無異狀后,小天這才微不可查地鬆了口氣,將先前腦子裏亂七八糟的離奇猜測拋掉。

「遊戲難嗎?」他和歸來的好友搭話。

「難度主要來自我的褲腿。」

祈禱師木著臉回答。

「……」

想像五歲的小夜拖着水袖一樣的長褲和太陽伊布賽跑,饒是以小天的冷靜都忍不住連連搖頭,甚至有些遺憾沒能看到那一幕——而心思剛剛升起,對上友人幽幽的目光盯視,他也只好將頭轉到一邊去以掩心虛。

短暫的小插曲很快便結束,一行人吵吵嚷嚷地步入下一個項目。走在最末的小夜輕輕垂頭,凝視自己的掌心。

那一縷粉色的絨毛早已在走動中飄落。回憶翻湧,短短几分鐘內所見的驚人奇景在異界旅者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又被理性牢牢封鎖,沒有一絲波瀾溢於言表,更不會被他人所察覺。再度抬起頭時,她依舊是那個沉着冷靜,偶爾抱着說明手冊發愁的普通旅行者。

——就像一直以來那樣。

星象閣的走廊圍繞着庭院延伸。掛滿水晶飾品的牆壁閃著繁星般的光輝,簇擁著遊人們前往最後的房間。

與時常變動的道中景色不同,星象閣最後一個項目是固定的占卜。據說那位坐鎮的占卜師能夠看穿過去與未來,為來者指點迷津,答憂解惑——準確度暫且不提,至少小夜能看出她確實有豐富的對付南國毛頭小子的經驗。

「占卜師女士,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疑問。」小玲凹出一張嚴肅沉重好似教導主任的面孔,「我究竟怎樣做才能……」

「學會您的占卜能力!」

超能力者不愧是久居橘子群島的人,聞言依舊面不改色,笑盈盈道:「年輕的女孩,我能看到你的命運軌跡,如同烈火般灼人,又像太陽般耀眼——星辰的微光雖美,卻無法與耀日共存,不是嗎?」

「意思是學不會。」被硬拽著當翻譯工的小天冷漠道。

「誒誒誒?怎麼這樣……我明明都下決心回去找爺爺苦修了……」

小玲失落地揮淚而去,她的兄長則迫不及待地衝到占卜師面前。

「我也有一個人生中最大的疑問。」小傑語氣誠摯得堪比大賽冠軍傳授對戰經驗,「作為初出茅廬的訓練家,我真的很需要時刻留意自己和寶可夢之間的關係,為了讓我們的情感更加堅定而努力——那麼請您告訴我,要怎樣才能像上一個房間的大姐姐那樣看出人和寶可夢的親密度!」

占卜師:「年輕的男孩,你擁有着同樣耀眼的命運線,只要堅定你的選擇,無論是怎樣的阻礙都會像黑暗中的荊棘一般被光芒所融化吧。比如,何不多看看東南方的景色呢?」

小傑聞言頓時眼睛一亮——還沒徹底亮完,同樣被迫當翻譯的小夜晃了晃手中的地圖。

「意思是常來。」

星象閣的東南方正是哈撒樂園售票處——想知道親密度就天天來測,合情合理。

「誒誒誒?怎麼這樣……每天花那麼多錢絕對會被爺爺打的……」

第二隻金毛也隨妹妹一同掩面而泣。

小夜和小天都沒什麼排憂解惑的需求,只看戲般望着小傑和小玲向占卜師拋出一個又一個離奇的問題,又被三言兩句說得委屈兮兮。直到松永被他們吵得目光放空,連卡蒂狗都開始眼神渙散搖搖晃晃,兄妹倆這才依依不捨地停止了無效對話。

「那麼——」

占卜師站起身,向遊人們欠身行禮。深色紗裙的邊沿輕輕撫過地毯,厚重的珠簾隨着人的動作搖晃,發出清脆碰撞聲。

「來者即是有緣,請允許我為各位描摹一副人生的圖景吧。」

在星象閣的最後,擅長繪畫的占卜師會為每位遊客贈送一副獨特的畫作——據說那是與讀心術極其相似的一種超能力,能夠淺顯地讀出人記憶最深刻的一幕,並以此為依據作畫。曾有注重私隱的遊客不願意接受這種窺探,選擇拒絕贈禮直接離開;不過神經大條的南國人和寶可夢訓練家從來不在意這些,大大咧咧地往占卜師面前擠個不停,恨不得對方讀完自己的全部記憶畫個十噸重的畫集出來。

占卜師手中的畫筆在紙上遊走,飛快勾勒出一道道優美的線條。耐不住寂寞的小孩們正在壓低聲音竊竊私語,討論畫中的場景究竟會是與自己最初的寶可夢相遇、在雨後的天空中見到鳳王、還是面對日出立下戰隊誓約。

閑談間,小夜一抬頭,無意中撞見了占卜師的眼神。

珠簾后的眼眸閃著藍光,正定定凝視着她。其中蘊含的從容笑意早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法掩飾的震驚,與隱晦而沉重的痛楚。

====================

小劇場:

惡魔:(委屈地望着又被電炸了的燈)明明都沒有繼續將遊客變成皮卡丘了……為什麼還會發生這種事呢……

====================

臨近年末忙得腳不離地,最近更新時間可能比較隨緣,對不起大家OTZ

忙完這陣大概可以規律一些!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要開開心心健健康康——

大家還在看:幻視顛峰掉入異世界也要努力活下去正牌亡靈法師我家有個仙俠世界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諦聽幻想:源起重生日本當神官從海賊開始的武器天王精靈之NPC逆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