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59)

《第十三章》(59)

手機里又傳來兒子的第二條簡訊:爸爸,我需要你!我不想你走,求求你回來,好嗎?我錯了,不該說要你們離婚。

看完簡訊,龍青心如刀割。他不想在梁處長面前失態,忙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間。在洗手間里,他淚如雨下。出來時,他看到劉念已進來了,站在門口。

你給我出去!滾!龍青說。結婚十幾年來,這是他第一次對她這麼惡狠狠地說話。他只覺得對她有一種發自心底的厭惡。

他看到梁處長對劉念使了個眼色。接著,龍青聽到劉念說:

龍青,我錯了!你就原諒我一次吧。你拍屁股一走,我們娘倆兒可怎麼辦?劉念哭了起來。

龍青面無表情,他心裡說:早知現在,何必當初?

梁處長看了看他倆,說:小龍啊,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啊,一家家旅館問。今天,你無論如何給我一個面子。我穿著拖鞋,跟在劉念後面跑,還差點摔了一跤。我們出來時,你兒子淚汪汪的,也要跟著來找。我沒讓他來。他說:梁伯伯,你一定要把我爸爸給找回來啊,我還要和他下棋呢!他走了,就沒有人輔導我學習了。

梁處長的話一針見血,戳到了龍青的痛處。事實上,他最擔心的也是龍淼的學習。龍青說:您別說了,梁處長……

龍青感覺他眼裡有淚,可他不想當著劉念的面流出來。大概是梁處長見他沒做聲,認為有些鬆動,便對劉念說:劉念,哭有什麼用?不是我說你,你的個性要好好改一改!你太要強了!這一次,小龍原諒了你,你以後就好好做人,好好對他。現在先回去,我今晚就在這裡陪小龍,明天早上回家。

龍青在旁邊埋頭不做聲。

劉念一出門,龍青的淚就奪眶而出,看著梁處長,他喊道:您說,您說,我為什麼就走不了呢?我不要錢,不要房子,我什麼都不要,可為什麼就走不了呢?

梁處長拍拍龍青的肩,輕聲說:小龍,冷靜點兒,冷靜點兒,啊?我們都知道你的苦處。可現在,大多數的家庭不都這麼過嗎?別人能過,你為什麼不能過?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和老婆打打鬧鬧,可現在,說句醜話,還離不開了。

梁處長,我苦啊——

在梁處長面前,他已顧不得男人的自尊與臉面了。他對生活沒有過高的要求,只想有一個和平寧靜的空間,能夠做他喜歡做的事。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他現在成什麼了?被反鎖在屋外,晚上連自己的家門都進不了;幸好有小米陪著說話,不然,龍青懷疑在那一夜自己都要崩潰。

哭過之後,龍青只覺得心裡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

龍青對梁處長說:我很累,我想睡了。不早了,您也休息吧,您受累了。

龍青知道走不了了。不是他要回,是他不得不回。

在招待所的這個夜晚,龍青想了很多。在與劉念的一次次衝突與交鋒中,他一次次地敗下陣來。他突然覺得他是那麼渺小,渺小得可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知識分子靈魂的拷問:期貨愛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知識分子靈魂的拷問:期貨愛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