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天神下凡
  4. 第70章 第十三幅肖像畫

第70章 第十三幅肖像畫

作者:

?當晚審判團便灰溜溜離開白象城堡,所謂的審判,連一個馬虎的過場都被都主教大人很粗心地省略,奧古斯丁遺憾地說了一句連詩呢歌的葡萄酒都沒喝上,也好,不用被我們的伊莉莎白小姐勒索更多無意義的金幣了。cosmo平白無故多了一支真正意義上的正規騎士團,克拉夫這個老頭對外人苛刻摳門得沒有底線,對自己的私人神父卻是慷慨得更加讓人流汗,這批實力絕大多數在8級上下的高級騎士不僅盔甲昂貴,長槍鮮亮,戰馬精神抖摟,而且還裝載了總數是120萬凱撒金幣的十數只箱子,金燦燦的,看得財迷蘿莉管家心花怒放,跳進了箱子瘋狂打滾,最後被看不下去的奧古斯丁拎住衣領丟了出去,騎士團被集體安排在原本空蕩的第三層,潘神迷宮,奧古斯丁並沒有寒暄什麼,當騎士們見到那巨大而非雕塑藝術品的真實【聖烏爾班】,全部主動半跪行騎士禮,聖烏爾班對帝國騎士而言,具有特殊意義,它象徵著最高的騎士精神,只追尋真正的公正,不屈膝於俗世的權勢和富貴,所以帝國最大的異端,像澳狄斯親王,臨死前只提出了一個要求,他死後割下的頭顱被懸挂在愛德華禮拜堂上的聖烏爾班雕像上。

為首一名克拉夫扈從騎士是唯一的成熟階大騎士,交給新主人一封信,奧古斯丁來到書房,打開一看,被逗樂,還是那再熟悉不過的歪扭字體,如果不能理解體諒那頻繁的語法錯誤,你就別想讀懂這封信了,帝國最拔尖之一的老人在信上說這只是輸了12枚波旁銀幣的賭注,預先交付,下一批得等到下一個12枚,但如果攢不到,他是不會割肉的,一名騎士都休想騙走,奧古斯丁靠著椅子,嘴角翹起,這確實是那老頭的作風,信的最後他詢問了幾個最近困惑的信仰問題,並且讓奧古斯丁抽空去一趟朱庇特城給他的寶貝孫子進行洗禮。

奧古斯丁作為老頭的私人神父和小克拉夫的教父,兩者都是應盡的義務,奧古斯丁坐在書桌前寫完回信,輕輕吹乾墨汁,心情不錯,那可是貨真價實的120名高級騎士啊,而且還有十幾箱子的金幣,當然,一百二十萬金幣,對娘娘腔海倫之外的任何一個大家族來說仍然絕對不是一筆小數字,老克拉夫在信上明確指出這是他以私人名義借給私人神父而非cosmo,並且利息要比正常銀行借貸高出幾個點,奧古斯丁看完整封信,在確定拉克拉夫「不小心」遺忘了還款明確時間后,微微一笑,如果不是被伊莉莎白搶走幾箱子說是鋪在蜜糖一層她的閨房當天然地毯,今天那就完美了。

但奧古斯丁很快收回了這個想法,因為光著腳丫的蘿莉管家衝進了書房,尖叫道:「走運的奧古斯丁,這次幸運女神不僅對你拋媚眼,還給你生孩子了!小女孩產卵了,只有一顆,但不是小尼羅河白蟒,也不是小黑曼巴王蛇,而是雙頭黃金蝰!黃金亞種中當之無愧的最高階!」

奧古斯丁愣住,黑曼巴王蛇和尼羅河白蟒都是黃金亞種譜繫上的第8階,級數很高,這一序列的物種被準確記載並且現世的有十二種,形容詞無疑是一連串的強大,神秘,例如小男孩小女孩就被冠以「亞龍」的美譽,但第9階,卻僅有三種,雙頭黃金蝰便位列其中,它的評價只有寥寥數字:神話級生物,等同巨龍。極少將興奮流於表面的奧古斯丁抱起伊莉莎白,狠狠親了一口臉蛋,蘿莉歡快嚷著親嘴唇親嘴唇,被奧古斯丁一巴掌拍在粉嫩小臀部上,笑道:「帶我去見識一下雙頭黃金蝰的卵。等它被孵化出來,再考慮是否被你揩油。」

她這個時刻也懶得計較這個,只是讓不解風情的奧古斯丁抱著,來到第8層的主廳,這裡是尼羅河白蟒產卵的巢穴,為此奧古斯丁專門開闢了一個直達黑天鵝湖的傳輸陣,潮濕陰暗,帶著一股刺鼻腥味,但對於參加並且指揮過開普勒絞架戰役的屠夫來說,這點小事,實在犯不上抱怨,已經長達15米,此時略顯疲倦的小女孩蜷縮身軀,護著中央的一枚黃金色大卵,這顆按照固定頻率顫動的卵需要成年人雙手才能環住,這個階段的小女孩十分警覺敏感,前不久連小男孩都被它咬出兩條巨大血槽,只是對待繆斯大陸唯一有膽量也有資格向繆斯無冕之王黑瑪迦公羊公爵挑戰的「小蘿莉」,它才會如此馴服無害,它對奧古斯丁有親近感不錯,但如果是單獨面對相處,連奧古斯丁都不確定這個小女孩會不會一個不耐煩就張開血盆大口把他吞進肚子當食物,伊莉莎白嫌棄寵物不夠大度,輕輕踢了一腳蛇尾,小女孩委屈地挪了挪,將卵完整展現在奧古斯丁眼前,奧古斯丁蹲下去,甚至不敢撫摸,眼神茫然,喃喃道:「這將是一個媲美乃至於等同巨龍的小傢伙啊!」

蘿莉得意洋洋道:「別忘了馬卡肥豬的分紅哦,一半歸我!」

奧古斯丁這次掏錢心甘情願,依依不捨收回視線,牽起蘿莉常年冰涼的小手,起身道:「好了,我們別打擾小女孩休息了。」

蘿莉站著也只比卵高出一個腦袋,拍了拍看似柔軟卻堪比龍甲硬度的卵殼,親昵道:「小傢伙,要快快出來哦,奶奶會給你喂最好吃的食物,還有這個不負責任的爺爺,看到沒,他也會好好愛護你的,趕緊出來跟他撒嬌吧!」

奶奶?爺爺?

奧古斯丁冒出一頭黑線。

蘿莉剛好要去補覺,這是她唯一鍾情書籍《鮮花與鮮血》介紹的美容秘方。但奧古斯丁牽著她離開蜜糖,卻不是往上,而是往下,到達最底一層,「墓地」,迪米特依然在夾雜了梵特蘭蒂岡聖子和拜占奧教廷兩位紅衣大主教血液的墓碑中進行第二次神聖冬眠,下一次睡眠,奧古斯丁這輩子是肯定等不到了,人類,註定無法在歲月上與長生種抗衡,這就像長生種無法與太陽對抗是一樣的,公平的天秤,永不傾斜。仍然沉浸在幸福和興奮中的蘿莉瞥了一眼猩紅墓碑,嘀咕道:「下一次睡完懶覺,這傢伙就可以達到真祖級,這樣的怪物,史詩大陸才不到十頭,它的運氣,可比你好太多了。你呀,唯一的幸運就是遇到了我,對不對,倒霉蛋可憐蟲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笑著點頭附和道:「對對對。」

蘿莉得寸進尺:「那你把馬卡肥豬的分紅給我三分之二?」

奧古斯丁把她送到蜜糖小窩門口,推進去,斬釘截鐵道:「休想!」

蘿莉嘀咕了一句小氣鬼,踩著滿地的金幣飛撲向那張巴洛克華貴大床,很快沒了動靜,奧古斯丁笑著準備上樓,去書房計算cosmo目前的財政情況,這種事情絕對放心不能交給計算能力一塌糊塗的管家,至今奧古斯丁還是無法理解這個傢伙是如何成為「血腥女王」伊莉莎白,雖說她的最大強項在於誕生伊始便讓兩頭位於亞種8階的【亞龍】自動認主,但這並不意味著她的薩滿術只是二流,但她日常生活中表現出的加減算術,實在讓奧古斯丁無法恭維。奧古斯丁思考著這個困擾許久的問題,剛走到日後會被作為異端集中營的紅巢,想了想,返回蜜糖,輕輕走入閨房,他的小管家打著微鼾,手腳大張,果真熟睡,奧古斯丁坐在床頭,環視四周,除了地面上滿充斥暴發戶氣息的凱撒金幣,有化妝桌,擺放有不計其數的脂粉盒,有永遠比她雙腳大上一號不止的水晶鞋,有塞滿各類被她當水喝的葡萄酒的大酒櫃,這一切粉色調,符合貴族小名媛的口味,只是除了這些,還有更醒目的景象,一隻只盛放恐怖實驗體的大型玻璃樽,加上複雜繁密的金屬實驗器材,堆積成山的藥品和圖紙,這可不是小淑女該有的愛好。奧古斯丁收回視線,彎腰,吻了一下佔據蜜裴芬公主身體和靈魂的蘿莉潔白額頭。

奧古斯丁走回書房,纖細鵝毛筆蘸了蘸墨水,寫下一句公爵父親前往絞架前,讓當初百人審判團中比大審判長更具實質話語權的女人轉述給他的臨終遺言:我手中只有一支筆,不像祖輩擅長馬背上殺敵,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不是屠龍者的後代。小奧古斯丁,以及任何一位佩戴紫曜花徽章的子孫,請記住,真正的勇士,是能夠問心無愧的男人。羅桐柴爾德家族的老兵,不死。

奧古斯丁寫完這句話,猛然握緊鵝毛筆,連折斷都沒有察覺。

終有一日,他,全名中除了羅桐柴爾德還擁有數個更古老姓氏的叛國者子孫,會重返奧格斯歌城,親手掛上第十三幅家族肖像畫,建立一個偉大的羅桐柴爾德!

告訴所有傲慢者,紫曜花不管承受何種風雨,永不凋零!

大家還在看:老子是癩蛤蟆重生之神級學霸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