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系統創始人下載
  3. 系統創始人
  4. 第58章 改變進行時【4k+】

第58章 改變進行時【4k+】

作者: |返回:系統創始人TXT下載,系統創始人epub下載

昨天婁孤雲故意扮成莫陌,的確是想繼續給莫陌上眼藥,讓她給自己背黑鍋。

婁孤雲也想過,如果千面真的逃走了,那他也會成為二長老的幫手,幫二長老顛覆莫頂天,這對他來說也不虧。

但婁孤雲萬萬沒想到,千面居然沒有選擇離開無為道派太遠,而且還投奔了長孫無極。

他這是打算徹底改變陣營了?

這種沒有原則沒有立場的小人,在婁孤雲看來是最難對付的人。

因為他們只在乎利益,沒有利益,你就無法打動他們。

現在的千面,居然變成了釘死無為道人的釘子。

不得不說,這個結果讓婁孤雲很失望。

「他有沒有向長孫無極坦誠身份?」婁孤雲問系統。

吳維沒有給出準確的答案。

【系統無法確定,不過宿主應該很快就可以看出來了,無需系統花費能量進行掃描。】

長孫無極如果是有備而來的話,不會藏著掖著的。

千面如果想報復無為道人的話,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所以,接著看戲就是了。

事情在向著最壞的情況發展。

婁孤雲親眼看到,千面在長孫無極耳邊耳語了幾句。

然後,長孫無極冰山一樣的臉上就出現了一絲冷笑。

「無為掌教,有個老朋友,想和你認識一下。」

「什麼老朋友?」

「當然是我。」

第三句話,是千面說的。

說話的同時,他撕下了自己的人皮面具。

露出了無能道人的樣子。

長孫無極的到來,除了伴隨著萬仙盟的執法隊之外,還有很多萬仙盟的人。

無為道派畢竟是萬仙盟的七大派之一,大家還是很關心這件事情最終結局的。

所以很多人都認出了無能道人。

「無能道人?他怎麼站在長孫大人身邊?」

「難道無為道人和無能道人有什麼不和?」

「奇怪,無能道人在無為道派,居然還要隱藏身份?」

千面的獻身,引起了周圍人的議論紛紛。

無為道人也有些亂了陣腳。

千面的偽裝自然是完美無缺的,可以騙過天下間絕大多數人,甚至可以說是所有人。

婁孤雲都是在吳維的提醒下才意識到千面的,無為道人沒有系統,自然是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他甚至沒有反應過來,該不該拆穿千面的真實身份。

「師兄,好久不見啊。」

「昨天我們才剛剛見到,哪裡有好久不見?」

「原來師兄還記得昨天我們見到過啊,那還記不記得昨天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無為道人看著千面,在斟酌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他收到了長孫無極的傳音:「無為道人,你自盡,攬下和魔教二長老私通的罪責。然後由無能道人接管無為道派,我可以代表盟主保證,無為道派不會受到萬仙盟的針對,反而會得到萬仙盟的扶持。」

無為道人心頭一顫。

「你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了?」無為道人同樣也是用的傳音。

「當然,但這不重要。盟主可以對這件事情保密,也可以對千面頒發特赦令。只要千面誠心做無為道派的盟主,盟主就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死了,這件事情就是永遠的秘密,這對於無為道派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長孫無極的話,和千面譏諷的神情,都讓無為道人感覺十分難受。

但他又必須承認,長孫無極說的是有道理的。

這些年來,無為道派雖然奉他為掌教,但他其實沒做過什麼事情,大部分事情都是由千面處理的。

只有讓千面接掌無為道派,無為道派的實力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存。

也才能不被長孫微月繼續針對。

只是,道理他明白,但讓他這麼做,還是有難度的。

「師兄,你是無為道派的掌教,你肩負的不是你一個人的命運。為了無為道派,有些時候,我們必須要做出犧牲。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無為道人沉默。

他是一個好人。

好人最受不了的,就是道德綁架。

婁孤雲看不下去了。

長孫無極、無為道人和千面公子的傳音入密,他是截取不了的,但是吳維能夠幫助他截取。

聽了他們的對話之後,在婁孤雲看來,這種提議簡直愚蠢到家了。

換成是他,早就把這兩人轟走了。

但無為道人居然在認真的考慮。

這讓他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

「系統,我有點想讓無為道人去死了。」

【從概率上計算,無為道人現在死了之後,宿主能夠收編無為道派的概率不會超過20%。不過宿主如果想拼一把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做。】

大反派在前期的氣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是比主角還要大的,因為終極大boss的作用就是最後被主角拿來升級。

前提是最後。

所以在前期,無論大反派怎麼浪,基本都不會有問題。

婁孤雲不知道這個定理,他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想法。

如果成功率能夠超過一半,他就敢賭。

現在,還是保守點吧。

婁孤雲站了出來。

「無為道兄,長孫大人來了,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

他這是明知故問。

桓靈秀都出現在無為道人身邊了,誰會相信他被蒙在鼓裡呢。

不過,花花轎子人人抬,婁孤雲這樣說了,也不會有人蠢到拆穿他。

即便是長孫無極,也沒有做這種事情。

他只是看著婁孤雲,眼中閃過冰冷的殺意。

「婁掌教,又見面了。」

「是啊,又見面了。」

婁孤雲面帶笑容。

萬仙盟內,人人都怕長孫無極。

唯獨他不怎麼害怕。

因為婁孤雲面對長孫無極,有心理優勢。

他們之間,其實有過一段往事,只不過知道的人不多。

年輕的時候,長孫無極其實也是紫霞派的人,只是在很早的時候,就被逐出了師門。

那時候,紫霞派發生了一場巨變,長孫無極那一脈在鬥爭中失敗,全面退出了紫霞派,成為了孤魂野鬼。

而那時候的長孫無極,其實還是桓靈秀的仰慕者。

但最後,桓靈秀嫁給了婁孤雲。

后連長孫無極投奔了長孫微月,成為了長孫微月麾下最鋒利的一把劍,外人都在好奇,為什麼長孫無極會選擇長孫微月。

只要婁孤雲知道,長孫無極應該是為了報復他。

這麼多年來,長孫無極沒少做針對紫霞派的事情,他也明白,想奪回紫霞,只有依靠長孫微月。

可惜,這麼多年了,婁孤雲做事做人滴水不漏,硬是沒讓長孫無極找到什麼機會。

這種情況下,婁孤雲面對長孫無極,當然會有心理優勢。

只不過,他也不會輕易和長孫無極發生衝突落人口實。

「今天我來無為道派,是處理無為道人的私事,與其他門派無關,還請無關人士不要插手此事。」

長孫無極這話說的很明白了。

不過,婁孤雲的臉皮比無為道人厚的多,道行也深的多。

「長孫大人,婁某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好歹也是萬仙盟的副盟主,關心一下無為道派的事情,還是有這個許可權的吧?」

「是有這個許可權,不過這件事情,婁副盟主真的要管嗎?」

看著長孫無極臉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婁孤雲忽然寒毛一束。

還沒等他開口,長孫無極就率先出招了。

「來人。」

「在。」

「把那兩個人給我押上來。」

長孫無極讓執法隊押上來的兩個人,正是烏初陽和婁文君。

這兩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落在長孫無極手上了。

看到婁孤雲后,兩人都開始掙紮起來,不過很顯然他們都被種了禁制,反抗十分微弱。

婁孤雲眯起了眼睛,腦海在飛速的運轉。

「婁副盟主,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要管這件事情嗎?」

「婁某不明白長孫大人這話的意思。」

「在無能道人的幫助下,我抓住了兩個來自魔教的姦細。婁副盟主也知道,我萬仙盟中人遇到魔教姦細,人人得而誅之。不過我還沒有審問過這兩個人,如果婁副盟主有空的話,與其在這兒插手無為道派的教務,不如幫本座審問一下這兩個魔教妖人,如何?」

婁孤雲的拳頭悄然握緊。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他還不能不接。

烏初陽和婁文君,他誰都不能放棄。

「師兄。」

桓靈秀走到了婁孤雲身邊,握住了婁孤雲的手。

她也認出了烏初陽和婁文君的真實身份,自然也就明白了婁孤雲此刻面臨著什麼樣的選擇。

「系統,怎麼辦?」

【烏初陽不會出事的。】

吳維能肯定這一點。

但是婁文君會不會出事,吳維就不好說了。

這句話,終於讓婁孤雲下定了決心。

「為萬仙盟分憂,婁某自然是責無旁貸。」

「這就好,那婁副盟主就去審問他們吧。」

這是一場交易。

把烏初陽和婁文君教給婁孤雲,就代表無為道派的事情,婁孤雲就不準插手了。

大家都默認這種潛規則。

不過,婁孤雲在接過烏初陽和婁文君之後,瞬間就反悔了。

為什麼要遵守這種潛規則呢?

「忘了告訴婁副盟主,這兩個魔教妖人都中了本座特製的毒藥。婁副盟主如果問不出什麼的話,記得及時把他們交給我,否則我怕他們還沒開口,就先去見了閻王。」

婁孤雲重新審視了一下長孫無極。

這些年來,他雖然驚訝於長孫無極飛速精進的修為,但其實心裡一直沒把長孫無極當成對手。

他心目中的對手是長孫微月和莫頂天。

但不知不覺,長孫無極已經成長到現在這一步了。

滴水不漏、步步為營、料敵機先。

短短的幾次交鋒,他居然落入了全面的下風。

這讓婁孤雲很不適應,也讓他燃起了熊熊的戰意。

「長孫大人的提醒,婁某會謹記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長孫無極,然後婁孤雲對無為道人傳音道:「道兄,這兩人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兒烏初陽和我的女兒婁文君。」

無為道人聽到這話,便知道大勢已去。

不過,婁孤雲的話並沒有說完。

「長孫無極看樣子是一定要逼死道兄,道兄千萬不能就範。將無為道派送到千面的手中,就等於拱手放棄了無為道派的千年基業,這不是為了無為道派好,而是在掘無為道派的墓。道兄如果真的要為了無為道派的未來著想,切記不要衝動,意氣用事。記得,魔教聖女,就在無為道派附近。」

無為道人眼前一亮。

他有些明白婁孤雲話是什麼意思了。

「魔教處理叛徒的手段,你我都清楚。千面公子固然可怕,但莫頂天敢讓千面公子潛伏進萬仙盟,難道真的沒有做什麼反制的手段嗎?道兄,活著,就有希望。」

因為長孫無極在一旁盯著,所以婁孤雲也沒有和無為道人對話太多。

交代完上面這些話之後,他和桓靈秀就直接將烏初陽和婁文君帶走了,回到了他們的房間。

一進房間,烏初陽和婁文君就跪下了。

「師父,師娘,我給你們丟臉了。」

「爹,娘,不怪師兄,是我太驕縱了,被那個無能道人看穿了身份。」

婁孤雲擺了擺手,有些疲憊的說:「行了,自省的話以後再說,現在先想想怎麼補救目前的情況。」

烏初陽和婁文君自然沒有什麼辦法。

桓靈秀看向婁孤雲,問道:「師兄,你有什麼想法了嗎?」

「有,殺掉千面,他一死,就把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絕大多數人都會相信無為道兄的。」

「可是長孫無極恐怕會嚴密防範的,而且千面的實力本來也不低。」

「所以,要找一個能百分之百殺掉千面的人。」

「有這種人嗎?」

「有,而且和初陽有舊。」

桓靈秀明白了婁孤雲話里的意思。

作為萬仙盟的高層,他們一直都有聽聞魔教高層其實一直都被魔教教主莫頂天用一種毒藥所控制,要定期服用解藥。

魔教勾心鬥角比萬仙盟更加嚴重,莫頂天用這種辦法,並不稀奇。

而莫陌作為莫頂天唯一的女兒,是最有可能掌控這種毒藥的人。

桓靈秀把目光投在了烏初陽身上。

烏初陽感覺到了,有些奇怪:「師娘,你看我做什麼?」

「初陽,如果讓你救無為掌教,你願意嗎?」

「當然願意。」

「那如果要因此欺騙莫陌呢?」

烏初陽沉默了。

但他最終還是點頭。

婁孤雲嘴角的笑容一閃即逝。

再深厚的感情,也經不起太多的利用。

烏初陽,已經越來越像他真正的徒弟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