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極品通靈系統下載
  3. 極品通靈系統
  4. 1474.王后結拜小憐妹

1474.王后結拜小憐妹

作者: |返回:極品通靈系統TXT下載,極品通靈系統epub下載

通道是徑直向下的,迎面而來的,還有一股子腐朽的味道。

這腐朽既不是血肉腐爛,也不是臭豆腐臭魚臭蝦的味道,實在是我聞所未聞的味道。

我也是好奇,便提著寶劍,大步下去。

可就在即將到達底部的時候,忽然腳下一個滑,似乎是踩到了什麼圓滾滾的東西。

四下也是頗為黑暗,我拿出了久違的通靈火把,這玩意兒沒事還可以當做照明使用,可我就是這麼一照,乖乖,眼前這地面上也太壯觀了吧。

一眼看去,白森森一片,而且是嶙峋繁複,一看就知道了,這些東西竟然都是一些碎骨。

碎骨鋪路,還真是聞所未聞。

然而碎骨的盡頭,卻是一片寶藏,這周圍都是一箱箱的黃金白銀,字畫首飾,這些個東西堆疊在一起,可以說是價值連城了。

倘若再逢太平盛世,這些字畫是非常之前的,儘管現在它跌價很厲害。

「系統,這裡有多少的金銀財寶?」我問道。

【叮咚,價值約等於九千萬兩白銀。】

我大驚失色,心說這裡竟然如此了得,連忙將這裡的金銀財寶全部給收攏了,待我將錢財都收走之後,發現遠處似乎還有一些東西。

近去一看,方才發現有不少的武器,從寶器到道器,基本上有四五十件,但是品質都很一般,但是我再在仔細觀望時,忽然就發現了,在其中有一個錦盒,錦盒包裝華美,竟然是用金線縫製,十分的奢華。

我拿起來一看,然後再打開,裡面果然有一塊三角形的碎片。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九龍屍塔陷阱構造圖的七塊碎片之一】

我拿起來一看,卻發現上面什麼都沒有:「這玩意兒是碎片?」

【叮咚!只有當宿主集齊七塊碎片之後,才可以看到其中隱藏的圖畫。】

我恍然大悟,但心說這東西也稀罕,便小心珍藏了起來。

將這裡不論是有價值還是沒價值的東西掃蕩一空,我就滿足的回到了書房,再看四周圍依然是沒什麼人,所以我也輕鬆的離開了書房。

恰好這時候,我剛出來,卻再度碰到了王后,王后看到了我,怒目而視,她說道:「是林宰相么?你擅自來到這裡做什麼?」

「我?」我一愣,心說不好,自己這會兒可是過來找東西的,如果遇到個小太監或者侍女之類的,倒也還說得過去,但倘若我碰到了像是王后王妃這樣的人,恐怕就麻煩了。

畢竟現在我名義上是沙龍王的手下,雖然沙龍王是我控制的,但這個秘密可是不能對任何人公布。

而現在倘若我被這些個王后王妃看到了什麼端倪,一旦宣揚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是來做什麼的。」她哼了一聲。

我警惕了起來,一隻手已經捏成拳頭了,袖子裡面我已經準備好了一塊小石子,如同王后這樣修為的存在,一粒小石子我就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我說道:「王後娘娘,恕微臣沒提前告知王後娘娘,還請王後娘娘恕罪。」

「你是來找她的吧。」

「她?」

「別鬧了,本宮知道你是來找她的,現在坊間相傳,你和蘇小憐關係可以說是不一般啊,聽聞她都搬去了你的府上,這丫頭之前王上大人可是垂涎不已,卻不料被你捷足先登,她現在在本宮那裡,本宮正向她請教一些歌舞技巧,以待他日王上大人出關之時,為王上伴舞一曲。」說著,她就走向了前面。

我也沒想到蘇小憐在這裡,便說道:「王後娘娘慧眼,竟然一眼就看中,的確我是來找她的。」

「來吧。」她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也沒辦法,便跟著王後娘娘來到了宮苑之中,卻發現蘇小憐正在教授一些宮女跳舞,她一邊糾正宮女的舞姿,一邊開始給宮女們講解一些東西。

她忽然看到了我,那俏臉生紅,甜甜說道:「姐夫?」

「姐夫?」王後娘娘捂嘴輕笑,「這林大人,什麼時候變成了你姐夫?」

「是這樣的,其實林大人的內人端木夫人,是奴婢的干姐姐,干姐姐千里來尋姐夫,於是又將奴婢從醉仙樓裡面贖身出來,之後奴婢住在了姐夫家裡。」她柔聲說道。

還真別說,說話的口氣,真有那麼幾分相似蘇幼幼,但是蘇幼幼更機靈一點,而蘇小憐則是更加柔美婉轉一些。

一個是活潑俏丫頭,一個是文靜的大家閨秀,蘇幼幼和蘇小憐的氣質還是有相當巨大的差異。

「既然這樣,那你們不如就在本宮這裡吃完午飯吧,到時候你們再走,如此怎樣?」王后說道,「本宮也得感謝一下蘇姑娘今朝指點一二,他日王家千歲若是有誇讚獎勵,本宮一定不會忘了蘇姑娘的提點之情。」

「能為王後娘娘分憂解難,已經是奴婢的福分了,奴婢哪裡還敢有非分之想,只要娘娘開心,這便是對奴婢最大的獎賞了。」蘇小憐柔聲說道,她非常會說話。

王後娘娘鳳顏大悅,她哈哈一笑:「好好好,小憐吶……本宮聽你無兒無女,而且本宮也是狐妖,你是青丘山的狐妖,而本宮是塗山狐妖,說起來幾千年前也算是一家了,不如今後你便稱呼本宮為姐姐如何?」

「這……這奴婢不敢。」蘇小憐說道。

「有什麼不敢的,本宮決定了,從今開始,你我姐妹相稱!」王後娘娘便自作主張了。

用膳的時候,蘇小憐也和我在一塊兒,我說道:「早上看你還不舒服,你現在好些了沒?」

「就是腿有些抖,有些站不住腳,還不是怨姐夫你……」她俏臉一紅。

我驚呼道:「我?」

她一愣,旋即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立刻捂住了小口,那俏臉蛋羞羞答答,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她說道:「是啊,昨兒夜裡我可能是深夜出去,然後冷風吹過,可能是偶感風寒,但是這不礙事,過幾天就好了。」

「對了,我那房間不是之前你住的么?我早上起來,怎麼發現上頭有血跡?」我又問。

蘇小憐臉紅的都快哭出來了:「那還不是……那……那是……」

「怎麼了?」

「女孩子家家,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會,會來那個啥的!」她捂著笑臉羞澀的說道。

她似乎是改口了,似乎又在隱藏什麼,我說道:「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我沒往那地方想。」

「那姐夫你是往哪地方想的呢?」她問道。

「我以為是我夜裡流鼻血了,或者是你夜裡流鼻血了,畢竟最近吃的東西火氣大,上火也是難免的事情。」

「流鼻血,可能會流那麼多麼?」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難怪,早上起來我屁股沾血,我還以為是半夜放屁,然後崩出了一灘血了。」我說道。

她又羞又笑,卻也不再說話了,倒是那眼神嫵媚,瞅著我直直的看著。

一番吃喝,當然中午沒吃酒,只是一些往後平時吃的錦衣玉食罷了,味道很好,但分量太少,估計會去還得補充一頓。

而這邊我也沒事了,蘇小憐也教完了課,於是我們就結伴而走,來到了宰相府,卻發現一切也都收拾妥當了。

門口的冷凝霜,叉手而立,她秀眉緊皺,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我忙過去說道:「媳婦兒,你怎麼了?」

「誰是你媳婦兒,你討打不是?」她氣道。

我哈哈一笑:「不是你說的么,明面上咱們就是,咋了,女王大人,誰又惹您老人家生氣了?」

她指著地上的一堆禮品說道:「你唄,來給你送禮的人都排成長龍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