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齋鬼話下載
  3. 仙齋鬼話全文閱讀
  4. 第91章 赤帝的背影

第91章 赤帝的背影

作者:鬼雨


  夜色越來越深沉。
  眾目睽睽,翹首以待。
  除了靠近火池的千餘人之外,遠處還有不少人在旁觀。
  那些旁觀的人,都是烈焰門的弟子,其中不乏築基修士和金丹真人,隔著數百丈甚至數千丈的距離,站在高高的山峰上悄悄的看著。
  初夏的夜晚,鳥雀不肯入睡,在山間發出唧唧喳喳的聲音。夏蟲也在呢喃,似乎在竊竊細語。
  火池中的火焰就像魚兒一樣跳躍,照亮了周圍一張張忐忑的面孔。
  忽然間,就像漲潮一樣,火焰越跳越高,形成了一幕幕奇特的景象,彷彿有人在池中跳舞,又像有仙人在祭拜,朦朦朧朧,看不清楚。
  周圍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知不覺,神智被火焰吸引住了。
  漸漸的,火池似乎不見了,只留下無數的火焰人影,在空地上表演個不停,一舉一動,彷彿遠古人刀耕火種,有猿人,有野獸,有家畜,茹毛飲血,有大巫,有祭祀,圍著火焰舞動……
  鳥雀的聲音也不知不覺中轉了調子,彷彿有人在歌唱,歌聲時而嘹亮,時而婉轉哀怨,讓人心神恍惚,似乎置身於遠古時代。
  有的人身子開始顫抖,站起身子,跟著火焰舞動起來。
  有的人一邊舞動,一邊往前擠,似乎想跳入火焰中。
  現場一片紛亂,很多人還能保持沉靜,壓抑著自己坐在那裡,但是有些人已經壓抑不住,距離火焰越來越近。
  漸漸的,火焰展示的刀耕火種變成了星火燎原,熊熊大火席捲天下,一位帝王的身影展現在原野之上,他的身影越來越高大,越來越清晰,周圍有人驚叫起來:「那是赤帝的影像,仙火不滅,赤帝永生!」
  「我們烈焰門出自赤帝宮,這是我們的傳承聖火!」
  在眾人的眼中,看到的只是赤帝的背影,他的背影越來越高大,高山仰止,嘆而觀止。
  那高大的身影持續了半盞茶功夫,在這期間,周圍的弟子變得熱血沸騰,全都跳了起來,很多人發出高亢的吶喊:「赤帝仙祖……祖師之光,光照萬界……」
  「赤帝神光,聖火永在!」
  「烈焰飛升,成仙成聖!」
  「我們要跟上仙祖的足跡,走遍萬千世界……」
  慢慢的,那高大的身影似乎變得小了一些,好像漸漸離開了本地。
  周圍的弟子尖叫起來:「祖師要走了,快快,我們趕緊跟上……」
  現場一片躁動,幾乎所有人都跳了起來,向著前方衝去。
  然而他們的身子都被一道無形的法陣束縛住了,看著拚命往前跑,然而卻無法突破那道法陣,所以始終站在原地。
  蓮香睜開青相神眼,看到的卻是一片虛幻,火焰依舊是火焰,聖祖的影像分明就是假的。不過,她也跟著人群跳起來,做著同樣的動作。
  赤帝的身影變得越來越小,從十丈之高,縮為五尺大小,眼見著就要消失在無邊的曠野。
  忽然間,赤帝站定了身子,緩緩轉過頭來!
  那是一張棗紅色的面龐,濃眉大眼,不怒而威,雙眼放出一道神光,彷彿熾烈的太陽,籠罩了周圍千丈範圍!
  接觸到那熾烈的眼神,每個人的腦海里都是「嗡」的一聲!
  一瞬間,神智全都被奪!
  與此同時,那道無形的束縛法陣忽然消失了!
  於是乎,有人越過了束縛,縱身跳入火池中!
  蓮香也跟著渾身劇震,神智模糊,差一點兒進入火海!
  好在她很快清醒過來!這一瞬間,她的眼中看到的赤帝面孔變得猙獰起來,讓她感到十分恐怖,所以她趕緊穩住了身子,奮力往後退去。
  急切之間,她轉頭看向周圍的弟子,發現絕大多數人都站在原地,振臂高呼,而那些跳出跳入火池中的人,卻已經被烈火燒灼,發出無聲的慘叫!
  此時此刻,她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能學著周圍人的樣子,站定了身子,做出類似的動作。
  她心裡「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不曉得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些被火焰吞噬的人並不多,總共不過二三十人,漸漸變成了枯骨,變成了飛灰!
  遠處有人發出輕哼聲,也有人發出嘆息聲。
  赤帝的身影漸漸消失了!周圍的鳥雀聲變得靜寂,長歌變成了清風,火池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剩下的弟子漸漸恢復了神智,頭上冒出蒸蒸汗水,幾乎耗竭了身上的力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金丹真人吳桁的聲音響起來:「恭喜諸位,你們都通過了問心堂的考驗!那些心懷叵測的人,都已經被聖火燒死了!」
  蓮香感到一陣陣后怕,想不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她心中警惕,再不敢小瞧烈焰門了。
  顯然,烈焰門有著罕見的高手,竟然能布置出這樣的法陣,讓她猜不出其中的機理。
  不管怎樣,她只是一位築基七重的年輕弟子,儘管跟著祖母學過一些日子,掌握了狐族絕密的傳承,但是境界太低。而烈焰門中高手眾多,金丹真人多如狗,元嬰修士不稀奇,就連步虛、合道都有不少,更不用說其上還有地仙呢。面對那些個高手,她必須小心翼翼,否則面臨可悲的下場。
  金丹真人吳桁又說了幾句話,吩咐手下人帶著通過測試的弟子,去宗門事務堂辦理身份令牌,而他自己則站在火池邊,對著蓮香笑眯眯的說道:「你過來,我有幾句話問你。」
  「吳師叔,您有什麼話,儘管吩咐。」蓮香恭敬的說道。
  吳桁招了招手,道:「來,靠近一些。我說的話不能讓太多的人聽到。」
  蓮香往前走了幾步,站在火池邊上,感受到火焰的炙熱,還能聞到燒焦屍體的味道。
  吳桁略微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先前跟你說了,有兩位長老看中了你,一位是袁瑩長老,還有一位黃長老,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想拜在何人門下?」
  蓮香心中有些猶豫,道:「吳師叔,您能否讓弟子考慮一下?過兩天再告訴你?」
  吳桁笑道:「這有什麼好想的?不管哪一位長老,對你來說,都是難得的機遇,你可要珍惜這個機會啊。我勸你最好拜在黃長老門下,他畢竟是步虛真君嘛,境界更高一些。」
  然而蓮香的耳朵里,卻聽見一道低聲傳音:「老夫身為外門執事,只能在火池邊上,借著法陣的掩護,提醒你一句:你是年輕女子,如果拜在黃長老門下,有淪為姬妾的風險,你可要考慮清楚。」
  蓮香眼睛眨了眨,提高了聲音道:「多謝吳師叔,弟子功力淺薄,無法高攀真君,所以想拜在袁長老門下。」
  吳桁雙眉上揚,紅臉在火光映照下泛出霞光,道:「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畢竟黃長老乃是步虛修士,這樣的大能真君,擁有很高的地位。我跟你說,我們烈焰門的步虛真君並不多,總共不過二十人。你若是擺在黃長老門下,前途不可限量!你真的考慮好了嗎?」
  蓮香毅然道:「多謝吳師叔,我已經考慮好了,高處不勝寒,我寧願跟著袁長老,做她門下正式弟子。這應該比記名弟子好一些。」
  吳桁也不再勸,點了點頭,道:「好吧,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袁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