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下載
  3.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全文閱讀
  4. 第218章 情場失意,賭場得意

第218章 情場失意,賭場得意

作者:飛花如夢

?  「乘興而去,敗興而歸」這八個字,用在嚴歡的身上,是最恰當的了。
  號稱江南第一美女的駱洛神,是夏國上層社會無數男子的夢中情人。如果嚴歡能夠順利把駱洛神娶回家,不僅是他個人的榮耀,也是整個嚴府的榮耀,甚至整座京都,都要因之而生輝!
  為了籌備嚴歡和駱洛神的這次婚禮,嚴府乃至整個嚴氏集團,都全力以赴。以嚴府四合院為中心,方圓十里,皆是紅妝。由嚴氏全資控股的「迎春大酒店」已準備了千桌酒席。按照計劃,幾名封疆大吏、內閣部長甚至內閣首相,都來參加婚禮。
  嚴歡本人萬萬沒有想到的:當他抵達杭城碧玉山莊的時候,卻親眼目睹了駱洛神要和嚴儼乘飛機私奔!緊急之下,嚴歡聽從了駱英的建議,逼迫駱洛神和嚴儼走下了飛機。忍無可忍的嚴歡,立即對嚴儼痛下殺手。
  正所謂歪打正著,嚴歡以為殺死了嚴儼,卻使得嚴儼沉睡的血脈覺醒了!嚴儼看出了嚴歡修練的是「靈蛇功」,並且看出了嚴歡的罩門,在右腿膝蓋的腋窩!於是,嚴儼出其不意地擊中了嚴歡的罩門,使得嚴歡立即內力潰散,剎那間武功全失。
  這樣,嚴歡灰溜溜地離開了碧玉山莊,乘飛機返回京都。
  還在飛機上的時候,嚴歡就用衛星電話和嚴傑作了溝通。在電話中,嚴歡隱瞞了他武功全失的事實——在豪門中長大的嚴歡,深刻地認識到:豪門沒有親情,豪門不相信眼淚,豪門只認實力!要是他據實以告的話,到手的權力肯定保不住了,說不定還會有性命之憂。
  同時,嚴歡也隱瞞了敗在嚴儼手下的事實,他只把責任推到了駱英的身上,說駱英突然悔婚。
  在電話里,嚴傑一下子就急了:「如此一來,我們嚴氏的臉可就丟盡了!如何向幾千名賓客解釋?」
  嚴歡已經被氣昏了頭,哪裡還有主意?
  相比於嚴歡,嚴傑要冷靜許多,他說:「東西是現成的,讓嚴樂和馬素素結婚的話,就能讓嚴氏保留一點兒顏面。」
  嚴歡當即說:「父親看著辦吧!我要靜養七天,這七天內,不要煩我!」
  一下飛機,嚴歡就讓隨從人員回到嚴府,他獨自一個人,住進了一家幽僻的小賓館。
  現在的嚴歡,就是一隻遍體鱗傷的惡狼,他要在黑暗的角落裡舔著自己的傷口,直到了傷口癒合了,再報仇雪恨!
  ……
  馬素素一點兒也沒有披上嫁衣當新娘的準備!
  自從嚴歡接手了嚴氏的大權,馬素素就被嚴歡內定為嚴樂的未婚妻。
  作為娛樂圈的一線女明星,馬素素一直有一個嫁入豪門的夢想。
  現在,成了嚴氏二少爺的未婚妻,按說馬素素應該有一種如願以償的欣喜。
  但是,馬素素不僅沒有欣喜,反而心情很不好。
  馬素素心情不好,有兩個原因。
  首先,現在嚴樂雖然頂著嚴府二少爺的帽子,卻被嚴氏家主繼承人嚴歡剝奪了所有的權力,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富貴閑人」。可以說,現在嚴樂連嚴府四合院里一個尋常的僕人都指揮不動。馬素素要是嫁給了嚴樂,地位可想而知,只能是外表光鮮,裡子卻是寒磣。
  其次,在嚴歡躺在床上的那段時間,馬素素在嚴樂的授意下,曾經往嚴歡的臉上吐過唾沫。豈料,同時嚴歡的頭腦是清醒的。這樣,一旦嫁給了嚴樂,成為嚴歡的弟媳,就要時刻面臨著嚴歡的報復!整天過著那種提心弔膽的日子。
  由於這兩個原因,在馬素素看來,她要是嫁給嚴樂的話,就是一樁美滿婚姻了!
  由於心情不好,馬素素就以身體不適為由,推掉了拍戲的任務,約了三個閨密打牌。
  說也奇怪,馬素素的手氣特別好,才打了兩圈,就贏了三十多萬。
  一時間,馬素素的不良情緒一掃而空,心中感慨:「看來,『情場失意,賭場得意』,是千古不變的至理!」
  點起了一支女式的「萬寶路」,馬素素十分愜意地吸了一口,意氣風發地說:「再有一個小時,就得到『迎春大酒店』參加大少爺和駱洛神的婚禮了!什麼江南第一美女,到頭來,還不是和我們一樣,淪為男人的玩物!」
  其中一個閨密蘇荃提醒說:「素素,你要是嫁給了二少爺,就與駱洛神成了妯娌,你還得稱呼駱洛神一聲『嫂嫂』啊!」
  馬素素吐成了一口煙霧,說:「聽說那位駱大小姐心眼小,脾氣大,很是難纏!不過呢,按照大小姐的安排,我們的國民女神秦落雁,將要嫁給嚴儼那個廢物!嘿嘿,這幾年來,秦落雁一直壓在我的頭上,到頭來,還要乖乖地叫我一聲『二嫂』!每當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大笑三聲!」
  說完,馬素素飛快地打出了一張三條。
  蘇荃哦了一聲,說:「聽說幾天前,秦落雁動身去維尼斯了!她真是捧回什麼大獎,可就為國爭光了!」說完,打出了一張紅中。
  馬素素說一聲「碰!」隨手打出了一張閑牌,宣布停牌。
  然後,馬素素撇了一下嘴,說:「秦落雁就算在舞台上再風光,有什麼屁用?到頭來,還不是被嚴儼那個廢物壓在身下!」
  吸了一口煙,輪到馬素素抹牌了,她一抓,竟然是張紅中。她驚喜地叫了起來:「我要開杠!」
  結果,杠底是個九萬。
  馬素素先是目瞪口呆,隨即尖叫一聲:「對對胡加上杠底開花!我發大了!天啊,我今天被財神爺籠罩了!」
  就在這時,馬素素的手機響了。
  一看號碼,馬素素疾言厲色地叫了一聲:「禁聲!是嚴太太!我未來的婆婆。」說完,接通了電話,乖巧地說:「太太!」
  電話那頭的嚴夫人劈頭蓋臉地問:「你在哪裡?」
  馬素素隨口撒了一個謊:「熊安呢。」
  眾所周知,熊安距離京都一百多公里。
  嚴夫人有些氣急敗壞地說:「限你一個小時內,趕到『迎春大酒店』!否則,我揭了你的皮!」說完,嚴夫人徑直掛斷了電話。
  馬素素感到很沒面子,把手機一扔,說:「接著玩!」
  蘇荃的目光中,閃過了一絲陰狠的光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