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先砍一刀下載
  3. 先砍一刀
  4. 第十三章 黑山有妖

第十三章 黑山有妖

作者: |返回:先砍一刀TXT下載,先砍一刀epub下載

飯後,囑咐夥計給大黑馬喂肉食,魚肉豬肉皆可。夥計驚訝,卻並非驚訝大黑馬吃肉,而是驚訝一匹馬吃得這麼好,心中更加確定鬼哭是惹不得的人。

回房,整理行李床鋪。

南宮的心情明顯不是很好:「剛才,你為什麼攔著我?」

「如果我不攔著你。」鬼哭反問:「你能阻止他們嗎?」

「我能。」南宮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

鬼哭又問:「然後呢?」

南宮的低下頭了,抿起了嘴。看那群人的樣子,明顯很熟練,絕對不是一朝一夕能夠練成的。

更可怕的是,似乎全縣的人對此都習以為常了。

應龍城的治安就已經夠糟糕了,但這裡,哪怕只是見識到了冰山一角,也可以確定,相比起這裡,治安糟糕的應龍城絕對是個人間仙境。

「你改變不了這裡。」鬼哭看著南宮,認真的說道。

南宮反問:「改變不了,難道就不管了嗎?」

「如果沒有鎮元大仙這檔子事,我會管,哪怕明知道沒有效果。但現在,我不想節外生枝。」

這是兩人第一次產生矛盾,不過兩人都很克制,幾番交談之後就各自沉默,然後默契的不再談論此事。

午時,南宮沒有出門,眼不見,心不煩。

鬼哭獨自來到了大廳,除了富貴人家,大部分人都沒有吃午飯的習慣,因此大廳中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寥寥幾個。人少了,小氣的店家卻沒有收起火盆,而且還把火弄的大了一些,店內反而更加暖和。因為雖然人少了,但賺的錢並不少,能在這個時候吃飯的,都是大爺,可得小心照顧。

點了飯菜吃了大半之後,鬼哭抬手招呼夥計。

「小二,你過來。」

夥計把灰白粗布往肩頭一搭,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一邊幫鬼哭倒酒,一邊點頭哈腰的問:「大爺,有什麼吩咐?」

如果說一開始恭恭敬敬,是因為鬼哭不好惹。而現在恭恭敬敬,是因為鬼哭出手大方。畢竟,有大黑馬這個大肚子,想不出手大方都不行。

相比起不能招惹的大爺,果然還是有錢的大爺更可愛些。

「我問你,你可知道黑山。」

『黑山』兩個字一出,夥計頓時臉色大變。

萬福山和萬壽山不同,萬壽山就是一座孤零零的大山,而萬福山,卻是連綿的群峰。

而黑山,便是萬福山群峰中的一座。雖然位於邊緣,海拔卻不低,高度在群峰之中也是拔尖的,相當於萬福山的門戶,並且同時,黑山之中還有一個老妖,看守著黑山。

這個老妖,就被稱之為黑山老妖。

因為山石成精,黑山老妖的壽命遠超其他妖怪,具體有多老,人們並不清楚,只知道這似乎是一個古巫一族興盛時期就已經存在的老妖怪了,可即便已經如此壽命了,似乎也還遠遠未到天人五衰之時。

當然,也因為山石成精,黑山老妖成長緩慢。以往只是長在黑山上的一張巨臉,能夠自如活動,還在千年之前,500年前,才學會幻化人形。

但,這樣的成長速度,一點也不妨礙他的赫赫凶名。

黑山一帶,他便是萬妖之王。

山精水怪,皆聽他號令。遊魂野鬼,都稱他為王。山下村中之人,也人人拜他,香火不斷,年年祭祀,以為其為神。

為了得到黑山老妖的歡心,黑山村民漸漸的成為山賊的代名詞,他們時常出山,四處劫掠。不僅搶金銀財寶,還搶人來血祭,野蠻非常,也將黑山老妖的大名遠播。

因此,鬼哭問起,夥計頓時色變。

「大爺。」夥計臉色難看:「為何會突然問起黑山?」

「你以為本大爺來在窮鄉僻壤,是為了什麼?」鬼哭嘿嘿一笑,挑起一粒花生扔進嘴裡:「除了黑山,附近一帶,還有什麼能吸引我?」

夥計倒吸涼氣,看向鬼哭的眼神就像看一個死人。

相傳,黑山村民劫掠活人用以祭祀,劫掠的金銀財寶卻藏了起來,漸漸的,成了一個巨大的寶庫。只要能得到那些財寶,立刻就會成為富可敵國的大富翁。

為此,無數人想要進入黑山找到了財寶,但通通去了就沒回來了。

在他看來,很顯然,鬼哭也是其中的一個。

不過,敢前往黑山的,都是心狠手辣並且有本事之輩,也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夥計能夠得罪的起的。

夥計很快收斂神情,笑著道:「我明白大爺的意思了,要去那黑山,首先要從北門出,在北郊外,有一座寺廟,叫做蘭若寺,那蘭若寺有一條小徑,沿著小徑走,便可直通黑山。」

鬼哭一下來了興趣,這蘭若寺,他似乎有點印象,於是便問:「這蘭若寺,你跟我說說。」

夥計面露難色,道:「這卻是不便多說。」

鬼哭取出一小串掛在身上的銅板,道:「你說,如果說的好,還有多的。」

夥計舔了舔嘴唇,道:「確實不方便現在說,不如,大爺先回房,待會小的再來找你。」

「也好。」鬼哭將最後一粒花生扔進嘴裡,放下筷子,道:「下來的時候沒帶多少錢,算在賬上,走時一起結。」

「好嘞,本就如此。」

鬼哭起身離開,放在桌上的銅錢也沒帶走,夥計飛快的收起銅錢,收拾桌子。

把殘羹剩菜送往了廚房,夥計到了櫃檯前問賬房:「劉秀才,你知道掌柜的在哪裡?」

被稱之為劉秀成的老掌柜眼皮也沒抬,道:「我哪知道,現在這個時候,無外乎是勾欄茶館之類的幾個地方。」

夥計無奈,只好跟另一個夥計囑咐了幾句,便匆匆忙忙出了門,去找掌柜的了。

找了幾圈后,他在一個俏姐們院子里找到了掌柜,此時此刻衣服都還沒穿,想必是今兒早上賺了一筆大的,心中高興,興緻一發,大中午的拎了一隻燒雞,帶著一身銅臭就敲開了人家的門。

夥計把鬼哭詢問黑山和蘭若寺的事情這麼一說,掌柜的雙手控球思考了一陣,道:「有些事情可以說,有些事情不要多嘴,你是個機靈的,應當知道。」

夥計連連點頭,這事他也辦得熟了,自然知道該如何,因此搓著手指笑眯眯的問:「掌柜的,這事辦成了,那個怎麼說?」

「哼,瞧你鑽錢眼的這樣子,也沒點別的出息,算了,他給你的賞錢,你可拿走一半,別給老子私吞。」

「放心吧,掌柜的,絕對不會私吞的。」說完,貪婪的看著床上窩在掌柜的懷裡的那個俏姐們:「姐姐,有了錢之後就來找你。」

俏姐們捂嘴嬌笑道:「只要分量足,儘管來找姐姐。」

掌柜的大吃飛醋,惡狠狠的懲罰了幾下俏姐們,夥計嘎嘎笑著退了出去。

等夥計一出去,俏姐們啐了一口:「死窮鬼,有錢你才不會來我這裡呢,肯定是往那邊跑,遲早被那狐狸精給榨乾。」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