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神醫小葯農下載
  3. 神醫小葯農
  4. 第375章 使壞的方家春

第375章 使壞的方家春

作者: |返回:神醫小葯農TXT下載,神醫小葯農epub下載

林佳佳立馬抱著安慰:「不哭不哭,你哪是沒媽啊,我們這麼多人都是你媽,這總行了吧。」

田小蕊羞答答道:「媽,你瞎說什麼呢。」

林佳佳沒羞沒臊道:「等你們成親就懂了,啊呀,你個冤家,幹嘛呢,口水都弄我衣服上了。」

田小蕊瞅著陳皓宇那模樣,羞氣的急忙鑽上了樓。

陳皓宇在林佳佳這吃了不少豆腐,夜深了,這才依依不捨的回家。

古廟門口,孫老虎著急的徘徊著,見到陳皓宇回來,著急催促道:「皓宇,你可算回來了,快點開門吧,我家小海要在裡面餓壞了。」

陳皓宇笑道:「他啊,餓不著的,不信咱們進去看看。」

陳皓宇開了門,領著孫老虎進門看人。

孫海還在入定,孫老虎瞅著吃驚道:「這是怎麼了,怎麼和個和尚似的,別是想不開要出家了吧,這可不成,我老孫家就這麼一根獨苗,可不能就這麼斷了。」

陳皓宇笑道:「哪裡會斷啊,他這是在練功呢,你就當是電視劇里的那些大俠閉關一樣,等醒來后,孫海就能成為武林高手了。」

「不會吧。」孫老虎吃驚道:「這能成嗎?」

「不信是吧,你看他這不是要醒了嘛,醒來后你自己好好問問他吧。」

孫海收功,睜開眼,見到父親和陳皓宇都在,吃驚問道:「老爸,你怎麼來了?」

「你自己看看外面多黑了,急死我了,你餓不餓?」孫老虎問道。

孫海看了看屋外,回道:「說來奇怪,我一點都不餓,還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陳皓宇笑道:「你們父子兩個掰個手腕看看,看看誰力氣大。」

孫老虎嘚瑟道:「得了吧,就他這小雞仔身板,還是算了吧。」

「那可不一定,老爸,我感覺自己能打死一頭牛,比一比。」

在孫海的強烈要求下,父子二人掰起手腕,這力氣一上,孫老虎的臉色頓時一驚的,不敢大意,忙使出全力,可還是慢慢一點點的輸了。

「這怎麼可能?」孫老虎驚愕的看向陳皓宇。

陳皓宇回道:「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孫叔,現在你該知道內功的厲害了吧。」

孫老虎激動問道:「內功這麼厲害,那我也能學一學不?」

陳皓宇搖頭道:「叔你已經過了習武的最佳年齡了。」

孫老虎眼裡一陣落寞,孫海寬慰道:「老爸,別灰心嘛,你就算沒內功,也比一般人厲害,再說了,還有你兒子我呢,看我這腱子肉。」

孫海臭顯擺,孫老虎笑罵的揪住他耳朵:「我讓你嘚瑟,跟我回家吃飯去,別打擾皓宇休息。」

古廟又清靜下來,陳皓宇想洗澡的,習慣性的奔入房間,這才想起這是鄉下,要洗澡得燒水,可不是市區。

「哎,真是麻煩。」

陳皓宇無奈打了冷水,運功,把水給逼熱了,然後躺在澡盆內享受。

正享受著呢,突然手機響了,陳皓宇拿起一看,是方家春的來電。

接通,陳皓宇問道:「方家春,找我什麼事?」

方家春激動道:「師傅,我按照你教的練功,剛剛在酒吧內和一個大塊頭掰手腕,那小子被我打敗了,哈哈哈。」

陳皓宇翻了個白眼,剛剛看了一場父子對決,這裡又來一場,這男人之間還真是喜歡肌肉碰撞。

「別嘚瑟了,我教你不是讓你做這些無意義的事情。」陳皓宇教育道。

方家春連連嗯道:「知道了,師傅,對了,師傅你現在在哪,我請你吃夜宵。」

「我在農村呢。」

「你沒事跑鄉下去幹嗎,那些地方連個衛生間都沒的,臟死了。」

陳皓宇回道:「嫌臟啊,那以後別叫我師傅了。」

「師傅,你別啊,我錯了,真的錯了。」

「那就好。」

「師傅……」

陳皓宇意識到這小子吞吞吐吐的,立馬問道:「你打電話來不該是只為了炫耀吧,說吧,還有什麼屁事。」

方家春嘿嘿笑道:「師傅不愧是師父,隔著電話都能猜到我的小心思。」

陳皓宇沒好氣道:「說吧,到底想幹嘛?」

方家春問道:「師傅,你對不孕症,有沒有什麼研究?」

陳皓宇一愣的,問道:「你小子結婚啦,居然擔心起這個問題來。」

「不是我擔心,是我表嫂子啦,她自從小產後,已經三年沒動靜了,她那個婆婆又有些蠻不講理,這不,剛剛和我打電話哭訴,哎,真是頭大死了。」

陳皓宇好笑問道:「我說你一個男的,怎麼成了你表嫂的閨蜜啦,說,你們是不是有一腿。」

方家春著急道:「師傅,這話可不能亂說,我怎麼可能和自己的表嫂有一腿。」

「那就奇了怪了,你這麼上心幹嘛?」

方家春解釋道:「誰叫他們的婚事是我一手促成的呢。」

「你促成的?你小子看著也不大,什麼時候學會拉煤牽線啦,自己的事情怎麼不好好解決一下。」

方家春無奈道:「師傅,那時候我還小,還在念高中,我表哥一次來學校看我,正好瞅見我們老師,就對眼了,你也知道的,我們這種大院的婚姻,都不能自己做主的,我當時正在叛逆期,就使了個壞,叫他們不得不在一起。」

陳皓宇來了興緻:「你小子使了什麼壞啊,居然能逼得家裡把這婚事促成?」

「嘿嘿,家裡做壽,我把老師請去,然後灌醉了他們,把他們安排在一間房裡,然後騙大家闖了進去,正好看見他們在床上,嘿嘿嘿……」

聽方家春這笑聲,洋洋得意的很。

陳皓宇納悶起來:「就算是這樣,也不可能逼得成親吧。」

方家春笑道:「這你就不懂了,當時還有很多政要在,我表哥又在機關工作了,要是玩了人家不負責的話,這是政治污點,以後別想升遷了,所以他家再不滿意,也必須登記結婚。」

陳皓宇笑罵道:「你小子夠賊的啊,把什麼都考慮到了。」

方家春乾笑兩聲,懇求道:「師傅,你幫一幫我表嫂吧,不然我就是坑她進火坑的元兇了,拜託。」

陳皓宇答應道:「行,你叫他來村裡找我一趟吧。」

「不成不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