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下載
  3. 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全文閱讀
  4. 第401章 去聯科院

第401章 去聯科院

作者:知杳


  顏翰盯著網上的消息,鬱悶了。
  星際之音前期造勢很足,臨近開播,他本來是打算加大火力,搞一波隆重的宣傳,誰知道熱度全被「食物」搶了。
  回想起去年星際之音開播之前,熱度也全被南姝搶了。
  顏翰無奈了。
  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再蹭「南姝」的一波熱度。
  於是,在全聯邦都在關注可食用動植物的第二天,有關星際之音的廣告鋪天蓋地而來。
  「8.20,星際之音2!」
  「星際之音,南姝歸來!」
  「網上投票,決出你最愛的選手。」
  「音樂人南姝,重回星音2!」
  節目組不傻,藉此狠狠蹭了波熱度,且廣告一宣傳就是一周,這讓許多關注食物的人調笑。
  全網都在關注食物的事情,只有你們星際之音的節目組在認真做廣告。
  ~
  全社會都在關注可食用動植物的事情,關於南姝文件上列舉的所有動植物也均被證實無毒性。
  至於可食用性,這個暫時無法證明。
  值得一提的是,自從南姝爆出可食用的動植物后,原本四處高調蹦躂的庫塔,詭異的沉寂下去,一語不發。
  事情過去不久,道爾洛斯、秦青柏陸政國等人相繼連通智腦通訊,詢問關於食物的事情,其中最激動的就是道爾。
  「南姝,是不是可以推行食物了?」
  道爾問到了點子上。
  「應該快了。」南姝想了想。
  道爾猛地一拍腿,「我猜也是。」
  「憋了這麼久,沒想到南姝你這個時候放了大招。」
  之前一點風聲都沒露。
  「也不算,就是覺得公開才好。」
  「對,公開了才好辦事。」
  道爾隱約猜到了點,轉而問道,「那些可食用的動植物你是怎麼發現的?」
  「跟著科林教授發現的。」
  道爾瞭然。
  今年三月份南姝就開始跟著科林,懂這些也正常。
  「對了。」道爾正色,「食物的事情關注的人不在少數,而且,我聽說聯科院的那些人都有在調查。」
  聯科院,全名聯邦科學研究院,受聯邦國務院的管制,屬於國家權威機構,研究物理科學醫學生物學等。
  南姝眸光輕閃,「我知道了。」
  「總之你多注意點。」道爾提醒。
  視訊切斷,南姝的好心情頓時染上一抹沉重。
  下午時分,陰雨連綿,湛藍的天空烏雲密布,顏色濃且深,看的人十分壓抑。
  南姝的智腦鈴聲再次響起,是一個陌生的用戶ID。
  猶豫幾秒,南姝接起。
  「南姝小姐嗎?」
  「我是。」
  「您好,我是聯科院的。」
  南姝眉心微沉。
  「我們看過了你在網上列出動植物資料,很感興趣,想請你來一趟聯科院詳細詢問你關於食物的事情。」
  南姝眸光越發幽深,指尖在桌面上輕輕點動,答應了。
  約定時間定在明早九點鐘。
  南姝細細整理了自己整理的資料,將其放在星閣中。
  *
  上午八點,聯科院派人來接南姝。
  南姝推開翠棠苑的門,看見了一輛雪白的車。
  車兩側映有聯邦標誌,車窗大開,露出裡面人的大半張臉。
  年紀挺輕,長相俊俏,穿著白襯衫,看見車窗外的南姝,沖她揮揮手,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南姝!」
  熱情程度讓南姝嚇了一跳。
  「咔噠。」車門開了,方才對著南姝笑的男生從車內走出來,「南姝,我是聯科院的,來接你。」
  「嗯。」
  南姝頷首,上了車。
  車上還有一人,穿著黑襯衫,板著臉,不愛笑,見南姝進來,只輕輕頷首,一句話都沒說。
  白衣男是個熱情的主,緩緩發動車,轉頭,沖著南姝說道,「南姝,我叫白軒,天生皮膚白,你可以喊我白又白,當然,叫我白軒也行。」
  「你身邊的那位叫江朗,平時不愛說話,是個悶葫蘆。」
  「我們是聯科院的教敏博士手下的人,剛進聯科院一年···」
  白明絮絮叨叨說了許久,一口氣都不待歇著的。
  「閉嘴。」江朗忽然出聲。
  聲音冷冰冰的。
  白軒的話頓時止住,不滿道:「幹嘛?」
  「聒噪。」江朗吐出兩個字。
  白軒撇嘴,自己這叫活潑。
  「對了,南姝,你說食物真的可以大規模推行嗎?」
  白軒轉過頭,笑容陽光。
  南姝微頓,「你覺得呢?」
  「我覺得可以啊。」白軒興奮,「我還沒吃過食物呢,不知道口感味道怎麼樣。」
  南姝笑笑,「以後會有機會的,食物很好。」
  白軒又不說話了,目光灼灼的盯著南姝瞧,「食物有多好?」
  南姝目光輕閃,「好處有很多,完全不營養液能夠相提並論的。」
  「還有其他好處嗎?」白軒問。
  南姝笑笑,挑了幾樣說。
  旁邊的江朗目光輕掃了她一眼。
  一路行駛,到達聯科院的時候,雨已經停了,南姝看了看陰雲密布的天,下了車。
  江朗看向南姝,說了第一句話,「我帶你去見副院長和教敏博士。」
  南姝點頭,跟著江郎一起走進聯科院。
  聯科院很大,江朗帶著南姝繞了好一段路,終於繞到了大廳里。
  大廳寬敞整潔,銀白纖塵不染的牆壁上透出涼意,一切擺設都是方方正正的,簡潔嚴肅。
  上了聯科院大廳的光梯,江郎帶著南姝穿過走廊,走到盡頭,抬手敲了敲實驗室的門。
  「博士,院長,南姝到了。」
  「進來。」
  推開門,南姝一怔。
  原本以為會是原本以為會是裝修簡潔大氣的辦公室,沒想到,江朗直接帶她來了實驗室。
  入眼是一片雪白,無數儀器擺放著,有大有小,透著金屬質的光澤,會議室很大,正中央的儀器前面浮現著兩個,懸浮顯示儀器,南姝視力好,看見了其中一個儀器下方正顯示著幾行密密麻麻的小字,小字標註的不是別的,正是她在網上公布的文件中所包含的幾樣無毒的動植物。
  例如古月椒、柚子、醬雪果。
  正中央的主儀器前站著兩個身穿白色大褂的男人,頭頂光潔,眉毛鬍子都白了,精神矍鑠。
  聽到動靜,兩人轉過身,看到了南姝。
  左邊的男人微胖,比較矮,看到南姝臉上自動帶了三分笑,有些和藹,「南姝小姐。」
  南姝走上前,看到了那個微胖的男人,問道:「您是?」
  「我是教敏。」南姝頓時明白,他恐怕就是白軒口中的教敏博士。
  「您是副院長?」南姝看向教敏身邊的那人。
  他個子高很瘦,雙眼炯炯有神,臉型較小,不笑時有些嚴厲,白大褂套在他身上,有些松垮,但穿的一絲不苟,透露著一股板正嚴肅的氣質。
  見南姝問他,點點頭,「我是連科院的副院長,我叫於肅。」
  於肅,聯邦區部級副職,一生做過許多重大的科研結果,對生物學,化學物理學研究上有過許多突出貢獻,為人剛正嚴肅、不苟言笑。
  「不知道副院長和教敏博士來找我是為了…?」南姝問。
  教敏博士笑了笑,沒答,反問說道:
  「問南姝小姐一個問題。」
  「您說。」
  「南姝小姐知道營養液是什麼時候被發明出的嗎。」
  「大約是從星際元元過後的200年裡,具體時間不詳。」南姝想了想,她特意了解過這方面的知識。
  「沒錯。」
  「那南姝小姐知道為什麼星際元年的人類不食用無毒食物呢?」
  南姝一怔,心底浮現出疑惑。
  沒錯,為什麼星際元年的人不使用無毒食物?
  星際元年,人類剛從其他各個星球遷徙西萊斯特星球,按理說,應該是能夠發現無毒的動植物,並且利用這些無毒動植物加工成食物食用,又何必發明營養液?
  見南姝疑惑,教敏博士主動道,「一開始我們也不知道食物的存在,並未深究其中的原因,直到南姝小姐爆出食物,我們聯科院的人才開始追溯星際食物的起源。」
  「我們了解到,星際元年的人以及星際元年之後兩百以內年的人,由於剛搬來萊斯特星球,水土不服,人體的各項機能都和萊斯特星球相衝,加之,我們萊斯特的一草一木,大部分都含有毒素。」
  南姝頓時瞭然,看向,趙敏博士,眸光輕閃,「也就是說星際元年的人,已經用過無數種方法試圖將無毒動植物加工成食材,但發現依舊適應不了人體,這才不得已發明了營養液。」
  於肅插話,「不錯。」
  教敏博士搖搖頭,內心感嘆。
  要不是最近南姝曝出食物的事情,引得他們關注,他們根本不會了解到,星際元年的人為食物做出了許多努力,最後才可以發明營養液。
  那句「食物拋棄人」也不是空穴來風。
  南姝略有感慨,對星際食物的過往歷史認知更深了一層。
  看向教敏博士,南姝問道:「那這次,您找我是為了?」教敏沖南姝笑笑,轉過頭看向面前的屏幕,手指指了指屏幕下方的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小字。
  「我們了解到,經過千年以來的演變,人類的人體機能已經完全適應了星際,也就是說從一草一木空氣土壤水都是能夠完全養活人的。」
  南姝點頭聽懂了教敏博士的話外意。
  也就是說,現在星際上的無毒動植物完全可供人體食用。
  但這倒是令南姝更加不解,見最關鍵的問題——「可供人體使用」已經被證實,那為什麼教敏博士和於肅院長還要請自己過來?
  於肅慢慢靠近儀器,指了指下面那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動植物均證明無毒,但是還有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南姝小姐怎麼能夠證實它的可食用性。」
  簡言之,不是所有動植物都能吃,怎樣分辨哪些無毒的動植物能吃,哪些無毒的動植物不能吃。
  南姝輕笑,問道:「趙明博士和副院長,了解過華夏歷史嗎?」
  「了解的很少。」
  他們聯科院的人一心撲在研究上,很少關注外界。
  「這和食物有關係」教敏博士圓圓的臉上帶著疑惑。
  南姝點頭,「有很大的關係。」
  「在華夏遠古時期,人類尚且不能分辨植物有無毒性,那時候都是靠嘴嘗試,靠動物實驗,只要無毒就吃不死人。」
  教敏一頓。
  覺得南姝這句「只要無毒就吃不死人」,意味深長。
  南姝繼續道,「其實沒什麼,人類對於低等植物天生具有侵略性和掠奪性,只要無毒就可以食用。」
  嘴角勾起一抹笑,南姝又加了一句話,「反正吃不死人。」
  這話糙理不糙。
  實驗室里靜了靜,於肅又問,炯炯有神的雙眼盯著南姝,「那南姝你為什麼能分辨這些動植物能否食用?
  「因為嘗過以及先人的經驗。」
  南姝答得面不改色,說完又看了看兩人,笑了笑,「其實博士和院長大可不必擔心,我是文化主播,飲食文化將會是我未來幾年裡的主要傳播內容,哪些東西可食用,哪些東西不可使用都會一一講述。
  「那…你是打算大規模推行食物?」教敏博士皺眉。
  南姝點點頭,眸光輕閃,「我是有這個打算。」
  說完,又看向兩人,「不過還得需要聯科院的幫忙。」
  於肅和教敏對視一眼。
  …
  在聯科院實驗室里待了一天,南姝出來時,透過窗看到了外面黑沉黑沉的天,正收回視線,餘光一瞥,看到了不遠處靠在牆邊的人。
  白色襯衣,黑衣服裁剪得體,做工精良,半靠在牆邊,一半身體掩在陰影下,依稀能看得出挺拔的身姿。
  正是陸暄。
  輕微的腳步聲傳入陸暄耳中,他抬頭,看見了南姝,微微一笑,冷硬的面容瞬間柔和。
  「事情辦得怎麼樣?」陸暄問。
  南姝杏眼彎彎,「大有進展。」
  於肅和教敏跟著南姝一起出來的,聽到兩人的談話,目光微微一頓,隨聲看去,看到了陸暄那張俊美的臉。
  兩人對視一眼。
  竟然是陸少將。
  兩人的目光南姝並未察覺,笑著對陸暄說了幾句話,和陸暄一起並肩走了。
  ~
  黑色幻影上。
  南姝背靠在椅背上,兩頰浮現出兩個小小的梨渦,心情很好。
  陸軒瞧見了,勾唇一笑。
  「這麼開心?」
  「是啊。」南姝回道,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聯科院的人答應和我一起推廣食物。」
  一直以來都是她一個人傳播華夏文化,現在華夏文化中最難推行的飲食文化有聯科院的人和她一起,她肩上的重擔少了不少,也輕鬆不少。
  *
  與此同時,奧斯皇學院戰鬥系的比賽場上。
  東止逸已經比完了,坐在望澤學院戰鬥系的觀眾席上,目光輕掃,無奈的看向自己手邊的人——霍熠。
  說來也無奈,戰鬥系的比賽已經持續了幾天,但每一場都沒有霍熠的名字,霍熠從一開始等到現在,早就不耐煩了,要不是已經報了名,必須參加,恐怕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靠,什麼時候比完啊。」霍毅張狂的眉眼透著一股不耐煩。
  早知道就不該聽那老頭子的話報名戰鬥系的比賽,現在一連等了好幾天了,還不到自己。
  東止逸溫和道:「再等等,戰鬥系的比賽已經快結束了,應該不久就要輪到你了。」
  霍熠斜長的眉皺起,越發不耐。
  翹起二郎腿,揉了揉手腕,轉過頭,目光再一次在奧斯皇紙觀眾席上搜索著。
  依舊沒看到南姝。
  頓時,眉眼間的煩躁之色更重了。
  嘆口氣霍熠用手戳了戳東止逸,「你知道南姝家在哪嗎?」
  東止逸一頓,搖搖頭:「不知道。」
  霍熠嘆口氣,更煩了。
  東止逸探究的目光落在霍熠身上,問道,「你問這幹嘛?「」
  「還能幹嘛?找南姝打架。」
  東止逸想了想,也對,對於霍熠來說,找人除了打架就沒別的什麼事了。
  觀眾席下方。
  裁判看著光屏上的字幕,揚聲喊道:「禹棠學院戰鬥系霍熠,對戰奧斯皇靈植系王驍。」
  一旁,東止逸瞥了眼霍熠,心想,目光微沉。
  霍熠一連等了好幾天,好不容易等到他,結果對手還是個靈植系的。
  按照霍熠的性子,絕對要爆。
  擦了擦拳頭,霍熠問道:「奧斯皇靈植系?」
  東止逸認真打量了眼他的神色,微微詫異,「你很期待?」
  「嗯。」
  「他和南姝一個系一個學院的。」
  東止逸抽了抽嘴角,明白了東止逸的意思,道:「不是所有奧斯皇靈植系的人都和南姝一樣能打。」
  「不管能不能打,先打了再說。」霍熠站起身,隨意道。
  說完大步流星的下了觀眾席。
  很快,王驍和霍熠上了場,在場中對上。
  王驍個子不高,臉色微黑,站在霍熠面前,顯得有些弱。
  他仰頭,看到了霍熠邪狂的臉。
  剛好對上一雙沉沉的眸。
  頓時,心肝一顫。
  報考戰鬥系,只是他作為男生的一種情懷,結果萬萬沒想到,好死不死的竟然碰上了霍熠。
  霍熠盯著王嘯,目光審視,這個男生···
  看起來就很弱。
  轉而又想到了南姝,原本心思一變,或許,人不可貌相?
  裁判走到兩人面前,揚聲道:「比賽開始。」
  話落的那一瞬間,霍熠瞬間動了,飛身而起,賺起拳頭,胳膊上鼓鼓的肌肉膨脹,線條流暢,彰顯著力與美,他揚手右手緊握成拳朝著王驍狠狠落下。
  速度快如疾風,破空之聲響起,緊接著,一聲清脆的骨頭裂開聲乍起。
  霍熠頓住身形,皺眉看著面前倒地不起的王驍。
  王驍慘白著臉,一手捂著肋骨,臉上血色盡褪,雙眼瞪大驚恐的看著霍熠。
  東止逸看到這一幕,無奈了。
  他早該想到的,按照霍熠的心思肯定上去先將人暴打一頓,只是沒想到這位靈植系的王驍實在太弱了些。
  連霍熠的第一拳都沒有抗住。
  高台上,洛斯目光沉沉的看著光屏上的一幕臉色不虞。
  裁判也驚呆了,上來就把人打骨折,他還是頭一次見。
  其他人看著霍熠的目光,也說不上好。
  戰鬥系比賽雖然是靠武力比試,但是一上來就把人打傷了,這未免太兇殘了。
  「靠!」霍熠深深的皺起眉,他哪知道這個人這麼不經打。
  原本打算大戰一場的心思,頓時歇了,扭頭看向角落處的裁判,。
  裁判走上前,目光看向倒地不起的王驍。
  王驍張開嘴,顫巍巍的吐出一句話,「我不比了。」
  戰鬥系的人都是瘋子,霍熠是瘋子中的瘋子,他一個靈植系的惹不起。
  他不比了,不比了。
  裁判嘆了口氣,揚聲道,「禹棠學院戰鬥系霍熠對上奧斯皇靈植系王驍,霍熠勝!。」
  宣布完,霍熠臉色不虞的沖王驍瞪說了句,「對不起。」
  接著轉頭下了場,頭也不回。
  一個高校大比自己來參加了,結果成了這樣,還真是夠了。
  東止逸下了場,追上霍熠,看見了他掩不住的煩躁之色,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別生氣了,反正比賽也結束了,就等決賽了,要不我陪你打一架?」
  「走!」
  霍熠揚聲。
  *
  陸暄和南姝一起回了翠棠苑。
  回到家時,南姝剛好收到趙冷嵐的消息。
  「還有星際之音。」南姝搖搖頭,最近太忙,差點忘了還有這件事。
  明天是星際之音開播的日子。
  先將趙冷嵐發來的資料整理好,南姝登上星博,恰好,智腦通訊隨之響起。
  南姝接起,「趙姐。」
  「南姝,你還沒給星際之音宣傳。」趙冷嵐的聲音透著一絲無奈。
  明日開播,結果南姝到現在都沒有給人的宣傳,要不是節目組前兩天蹭夠了熱度,肯定早就戳南姝了。
  「好。」南姝的智腦剛好停留在星博頁面上。
  這段時間事情多,星際之音的宣傳她也看了,結果就是沒想起來自己還要宣傳。
  手指在頁面上輕敲幾下,南姝快速發了條星博。
  宣傳星際之音的。
  網上食物的熱度依舊不減,眾多網友見南姝忽然發了條與星際之音有關的星博,默了默。
  明天就開播了,南姝現在才宣傳,他們瞧著,怎麼就有種後知後覺的意味呢。
  「我家姝姝現在才宣傳,難道是忘了?」
  「哈哈,我估計是的。」
  「可能最近忘了吧,不過想到姝姝又要參加星際之音了,超級開心!」
  看著自己星博的評論,南姝挑了挑眉,自己忘了還有星際之音這回事,這麼明顯?
  沙發對面,陸暄見到南姝臉上的神情,點開智腦。
  熟練的進入南姝的星博底下,看著最新一條星博下方的評論,頓時笑了。
  骨肉均勻的手指在上面輕輕點動,三秒過後,一條評論成功被發出。
  陸暄冷硬的眉梢泄出一絲笑。
  對面,南姝大致瀏覽完所有評論,看見了陸暄臉上的笑,目光輕閃。
  「笑什麼?」
  陸暄抬眼,又復看向星博,目光輕頓,臉上笑意更大了。
  南姝心底被勾起一絲好奇心,目光落在陸暄面前的智腦面板上,「你看什麼?」
  說著,南姝起身,繞到陸暄身邊,在陸暄身邊坐下,目光順勢落到面前的智腦面板上。
  頓時一愣。
  「你在玩星博?」
  陸暄這樣的人,不都應該看些軍事概要,軍事戰爭評說一類的東西嗎,沒想到也玩星博。
  陸暄頷首,輕嗯了聲。
  南姝仔細看了看,櫻粉的唇張開,「這···是我的星博評論?」
  陸暄星博頁面上,正顯示著自己最新一條星博的評論區。
  湊近,南姝身體向陸暄那微微傾斜,目光落在陸暄面前的智腦上,看的專註。
  陸暄眯了眯眼,抬起手,似是無意,滑過智腦頁面,頓時,智腦頁面縮小了一倍。
  突然變幻的字體讓南姝晃了晃眼,整個人無意識的靠近陸暄,往前傾了傾。
  距離陸續的右臂只有一拳的距離。
  柔軟的細發垂落,若有似無的幽香傳來,陸暄喉結滾動兩下,身體往右側輕微的動了動。
  南姝將評論區里的評論匆匆瀏覽過,越發確定了這是自己星博的評論,轉頭,「陸——」
  櫻粉色的唇蹭過男人堅硬的下巴,溫熱感一閃而過,發梢在空中劃過曖昧的弧度,像根細羽,輕輕劃過陸暄的手臂,留下痒痒的觸感。
  南姝的動作頓時僵住。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陸暄也愣住了。
  墨眸輕輕一垂,南姝柔婉的眉眼就落在自己眼底,杏眼睜圓,清澈水潤,無措懵然的眼神望向自己,無端讓陸暄想到了森林裡的雲貓,貓眼透亮,靈氣逼人,但發起呆來,卻懵然乖萌。
  又想起下巴處溫熱的觸感,陸暄墨色眼眸深了深。
  長睫快速顫動兩下,南姝回了神。
  身體后傾,快速往後退了退,臉色不自然,目光游弋。
  相比之下,某人的臉皮就比南姝厚的多。
  依舊坐在原位置,目光淡淡,帶了絲輕笑與曖昧。
  客廳里無聲的安靜,讓南姝越發覺得不自在,輕咳了咳,南姝打算說點什麼。
  「陸暄你——」
  南姝目光落到陸暄身上,話音停滯。
  陸暄望著南姝,骨肉勻亭的手指,像是無意,輕輕拂了拂下巴。
  明明是不含一絲色情的動作,由陸暄做起來,多了些曖昧。
  「你說什麼?」陸暄抬眸,話音低磁,黑沉沉的眸光帶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南姝咬了咬唇,目光從陸暄身上轉向智腦面板,正色道:「你剛才是在看我的星博?」
  「是。」
  陸暄答的無比自然,南姝頓了頓,「你也玩星博?」
  「本來是不玩的。」陸暄回了這麼一句。
  南姝想起了陸暄剛剛的笑,望向陸暄的智腦時帶了點疑惑。
  陸暄抬手,在智腦面板上輕輕點了點,智腦面板恢復到原本的尺寸。
  頁面更加清晰,南姝抬手,手指伸出,靠近陸暄的智腦。
  轉過頭,南姝望向陸暄。
  陸暄輕輕點頭,默許了。
  南姝又轉過頭,手指在頁面上面輕輕滑動兩下,頁面轉到了陸暄的個人主頁。
  很簡潔,還是星博定義的原始頁面,用戶影像也沒上傳,灰色的一團。
  往下,是陸暄的個人用戶名——「南姝吾愛」
  或許「吾」這個字在星際並不常見,當初,陸暄註冊用戶名時,一次就註冊成功了。
  目光下移,南姝剛好瞥見陸暄的個人用戶名。
  「南姝吾愛」
  目光霎時凝住。
  貝齒輕咬唇,南姝心頭霎時湧上眾多情緒,須臾,又盡數消散,只餘一股淡淡的甜意。
  陸暄心底微動,瞥見南姝抿著的唇角,輕道:「不好?」
  南姝回眸,眉眼彎彎,「這不像你。」
  這話露骨且深沉。
  而她認識的陸暄,應該是內斂且沉默的。
  陸暄微糙的指腹捻了捻,冷厲的唇線彎起,笑了。
  的確不像他。
  從前的自己哪會如現在這般,不過都是因為一人而改變的罷了。
  很顯然,南姝明白這點。
  目光繼續在面板上移動著。
  個人關注兩個,一個是自己,一個是小玦。
  私人星博一條沒有。
  沒有星博,總該有評論吧?
  南姝又跳轉了頁面。
  新頁面第一條,顯示著陸暄七分鐘前剛剛發出的最新一條評論。
  「嗯,是忘了。」
  這個忘,顯然是指南姝的忘了星際之音宣傳的事情。
  南姝扭頭,看向陸暄一本正經的臉,又氣又笑,「你剛剛是在笑我?」
  陸暄沒說話,目光含笑。
  南姝還有什麼不明白。
  剛才陸暄還真的在笑她。
  兩頰微鼓,南姝道:「不就是忘了宣傳,這又什麼好笑的。」
  「的確不好笑。」陸暄笑意微深,附和了一句。
  南姝轉過頭,起身,又坐回陸暄對面,望著自己的智腦,抬起手,在搜索欄里敲下兩個字:「南姝」。
  這兩個字敲倒是順手,但下面兩個字卻讓南姝臉紅了紅。
  櫻粉的唇抿的緊了些,南姝敲下剩下兩個字,「吾愛。」
  點擊搜索。
  自動跳出來陸暄的星博。
  指尖抬起,南姝看著陸暄用戶名後面的兩個大字——「關注」,猶豫了。
  不是因為不想關注陸暄。
  而是因為···
  這用戶名她著實有些吃不消。
  對面,陸暄像是又透視眼一般,道:「想關注就關注。」
  南姝雙眼微圓。
  又看了看陸暄自信的眉眼,目光流轉,將智腦合上,「沒打算關注的。」
  陸暄笑著嗯了聲。
  *
  此時,星際之音節目組看著南姝的星博,幾乎要哭了。
  南姝事情忙他們是知道的,本來老早就想戳南姝,結果,還是沒敢,現在南姝居然主動宣傳了,難得,真的是難得。
  顏翰悠哉的坐在後台,看著廣告部和宣傳部一群激動的人,笑了,「淡定點,南姝作為嘉賓,宣傳很正常。」
  林志從一大堆手繪圖裡抬起頭,瞅著顏翰,「顏哥,你倒是淡定。」
  都有心情來後台了,和他們一起侃了。
  顏翰靠在休閑椅上,雙手枕著腦袋,「有南姝,我當然淡定。」
  星際之音節目質量不差,又有頂級流量作證,他就坐等點擊率秒殺一切同期節目了。
  林志撇嘴,「雖然有道理,但我還是看不慣顏哥你這麼閑的狀態。」
  「去!」顏翰笑罵。
  ·
  深夜。
  南姝推開浴室的門,裡面裊裊的熱氣散出。
  濕漉漉的頭髮披在身後,白皙的腳掌踩在地板上,南姝拿過毛巾,一點點的擦乾頭髮。
  陰天夜裡無星,夏季的風在寧靜的深夜裡少了些溫度,拂過窗紗,涼意沁人。
  南姝走到窗邊,輕輕拉開窗,距離翠棠苑不遠處的一棟別墅里,正亮著燈。
  冷色調,隔得遠了,靜靜亮在夜裡,溫暖動人。
  陸暄還沒睡。
  南姝微微笑了笑,正想著,就見遠處的燈光暗了下去。
  深夜裡,又只剩翠棠苑裡的暖黃燈光。
  睡了?
  南姝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轉身,關上窗,將窗紗拉好,南姝回了柔軟的大床上。
  不久,翠棠苑的燈光暗了下去。
  兩處好眠。
  ~
  次日,連日來的陰雨天終於停了雨,只不過烏雲未散,陰沉沉,不見陽光。
  風雲大廈。
  車來人往,熱鬧非凡。
  星際之音晚上八點開播,前期工作都得做好,顏翰一個策劃,忙活完了該忙的事情,就在星際之音的演播廳里轉悠,偶然幫個忙。
  南姝是下午四點到的,跟著星際之音的工作人員,去了專屬化妝間。
  南姝對著面前的鏡子,背後,站著化妝師杜淺。
  杜淺看著南姝吹彈可破的臉,嘆口氣,「總算到了我的用武之地了。」
  身在南姝的團隊,就兩個字——清閑!
  她這個化妝師八百年才露一次手。
  「上妝吧。」
  趙冷嵐查著智腦,看著接下來的流程。
  「現在天後萬沁雪還沒到,你待會上妝過後,我去聯繫工作人員,綜藝節目要有自己的風格定位···」
  一連串說了許多,南姝閉著眼,回應了一聲。
  趙冷嵐點頭,讓穀雨聯繫工作人員了。
  妝容上的很快,南姝一頭青絲被高高盤起,氣質清冷,但眸光瀲灧,翠羽煙眉里透出淡淡的艷色。
  換好衣服后,外面的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南姝坐在軟皮沙發上,目光從台本上快速轉過。
  「此次的星際之音比賽依舊是先小組,再個人。」趙冷嵐解釋。
  「篤篤。」
  南姝將台本合上,「請進。」
  兩人走進來。
  一人穿著白西裝,一人穿著鐵鏽色西裝,穿白西裝的肌膚白皙,模樣俊朗,身材比例極好,穿著鐵鏽色西裝的男人,略老一些,氣質成熟,眼眸含情,注視著人的時候,不由給人深情脈脈之感。
  「顧燃,林前輩。」南姝起身。
  「咳咳——。」林博使勁咳嗽,「南姝,我也就比顧燃大了二十歲,咋就成前輩了?」說完,摸了摸臉,「我也不老啊。」
  顧燃俊朗的臉上笑意促狹,「是不老,就是老歌唱多了。」
  南姝失笑,「不老不老,是我口誤。」
  「你們這些年輕人,話鋒轉的倒是快。」林博搖頭,走到南姝對面坐下,顧燃跟著坐了。
  「萬老師呢?」南姝問的是天後萬沁雪。
  「她有事,剛剛才到化妝間。」顧燃回了句。
  林博瞥見了南姝手上的台本,想到了昨天南姝臨時為星際之音宣傳的事,調侃道:「臨時看台本?」
  「嗯。」南姝無奈道,「記性不好,臨上場前多看看。」
  顧燃拆穿,「我敢保證,這台本在你手裡不出一小時,還沒捂熱乎呢。」
  林博笑了,「小顧,你別拆穿她。」
  南姝摸了摸鼻子。
  幾人說了會兒話,等到七點半的時候,萬沁雪來了。
  她穿著火紅色長裙,妝容精緻,進來時見到三人相談甚歡的模樣,笑了,「你們倒好,撇下我,三人一起閑聊。」
  「這話可不對。」林博道,「怎麼是我們撇下你,明明是萬老師你把我們仨撇下了。」
  萬沁雪來的最晚。
  走到南姝身邊坐下,萬沁雪道:「好了,我不說了,林老師的嘴,我可是說不過。」
  林博的「健談」在娛樂圈是出了名的。
  聞言,南姝輕笑。
  幾人性格都頗好,聊的挺熱鬧,只可惜星際之音即將開播,沒說幾分鐘的后,幾人就去了演播廳。
  演播廳比起第一季的豪華了許多,此時,觀眾已經進了場,見四個嘉賓陸續從後台的側門出來,頓時激動了。
  「南姝!」
  嘶吼的聲音把場控都嚇了一跳。
  還沒直播,南姝看了眼場控,把手放在唇邊,作噓狀。
  「噓——」
  像是打了消音針,演播廳頓時安靜下來。
  許多觀眾把手放在唇邊,學著南姝的樣子,安靜下來。
  姝寶讓他們安靜,他們就安靜吧。
  場控鬆了口氣,心底對南姝的好感直線飆升。
  最怕遇到狂熱粉,為難的還是他們這些場控。
  南姝和其他三人坐到嘉賓席。
  林博笑著調侃幾句,不負「健談」的名聲。
  …
  八點整,導演快速的指令過後,舞台上的燈光的倏地亮起。
  明亮的燈光引成了一條路。
  主持人白好登台。
  白好穿著黑白條紋女西服,短髮利落,有種知性美。
  照例先是要介紹星際之音。
  南姝坐在嘉賓席,回想起去年此時自己正是還是選手,時隔一年,心境完全不同。
  場上三分鐘過去,白好介紹完,目光對準嘉賓席。
  四位嘉賓,熱度都是頂好,還都是上一季星際之音里的老人,白好一看,便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