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下載
  3. 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
  4. 第512章 集體發熱

第512章 集體發熱

作者: |返回: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TXT下載,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epub下載

「首長,我去。」

「你要去流星體上?」尉泰問。

太空砂石、塵埃、星球殘骸,一般被人稱之為「太空廢棄物」,但在科學界,有一個極為學術的名字:流星體。

「是。」

尉泰思索,流星體朝萊斯特星球移動這件事,事關重大,即使可能是意外,但也要確保萬無一失。

陸暄是個好人選。

「好。」尉泰應下。

事不宜遲,軍隊朝聯邦和利斐相繼遞了消息,陸暄點兵,乘坐星艦,火速趕往流星體。

——

烏雲翻滾,濃重的顏色蓋了半邊天,豆大的雨點噼啪落下,濺起細密的雨花,已是深秋,濃墨的雲和煙蒙的雨簾牽出了一地的涼意。

穿過錦華大廳,仰頭望了望天,南姝從星閣里拿出一把傘,淺玉色傘骨精緻,拿在手裡,輕盈漂亮。

她本來是趁著中午休息時,來趟錦華和楚陽商量事情,結果沒想到出來的時候碰上了大雨。

「你怎麼做事的?!」

抬步要走的南姝忽然聽見一聲怒吼。

轉眸,前台位置,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正訓斥著前台小姑娘。

男人平時帶著一副平光眼鏡,五官周正,如今正怒目等著林暗暗,看著有幾分猙獰。

南姝認得他,他叫李遲成,是楚陽的另一個助理,為人不苟言笑,很嚴肅,一般遇事也是冷冷的,像這麼怒氣沖沖的樣子卻是少見。

「我當初怎麼交代的?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滾回家算了。」

聲音之大,整個大廳都響起了迴音,余怒繞樑,所有人噤若寒蟬。

林暗暗低著頭,臉上紅白交錯,險些被罵哭。

濃密的雨絲飄進來,裹挾著白霧般的涼意,南姝往裡退了退,握著傘的手輕輕動起,收起傘。

高跟鞋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宛如挾了冰涼的雨絲,「出什麼事了?」

李遲成聞言,粗黑的眉頭擰成一個結,滿是不耐,在一轉頭,看見了南姝瑰色花貌的臉。

眼底的怒色散去,換上一副含笑的樣子,「南總。」

見南姝逐漸靠近,他又道,平靜的語氣仍舊帶了絲不怒氣,「我讓人她做事,結果沒辦成,差點惹惱了梨遠公司的經理。」

南姝不置一詞,淡淡的目光落在林暗暗身上,「李助理說的是什麼事?」

林暗暗抬起頭,沒看南姝,紅著眼,將事情說了。

梨遠公司經理來的時候,恰好赫高公司的人也來了,林暗暗當時有事,另找了一個人招待,結果那人將兩個公司人弄混了,連帶著見面時間也混淆了,差點鬧出一個烏龍,惹得梨遠公司的人很不高興。

「南總,你看看,有這麼做事的人嗎,自己的本職工作都做不好,讓梨遠公司的人···。」

大廳那麼多人,李遲成的後面那「借題發揮」四個字吞回腹中。

南姝點頭,如果是這樣,的確是前台做錯了。

眉頭緊皺,看著林暗暗的眼滿是怒色,緊皺的眉心更是摻雜著一抹煩躁色,整個人陰沉又暴躁。

南姝目光輕閃,細白的指腹輕捻,目光從李遲成身上收回,覺得頗為古怪。

李遲成她了解過,為人寡言沉穩,情緒克制極好,即使是發怒,也是冷冷訓斥,斷然不會像今天這樣,當眾訓斥,怒氣衝天。

這樣懷疑的念頭在南姝腦海中一閃而過,收斂了情緒,扣了林安安的工資,說了李遲成兩句,淡淡揭過這件事。

南姝離開錦華的時候,李遲成臉色很不好。

下著還大雨,南姝決定回趟陸宅。

大雨阻斷了人跡,南姝一路到家,灰白色復古優雅的建築矗立在雨中,雨聲噼啪。

走進客廳前,一路延伸的地毯邊緣被雨水洇濕,腳步踏在上面,輕緩無聲。

「你推我幹嘛,不知道外面下著大雨的嗎?」

「我有不是故意的,你這麼凶幹什麼。」

壓抑的對話被雨聲掩蓋了,聽得並不清晰,南姝站在門邊上,目光漫過,看見了走廊邊上的站著的兩個家佣。

臉色都有些不好看,看樣子像是起了點口角。

南姝收回視線,走近客廳,林韻芸坐在沙發上,手捧著一本書,摻雜著銀絲的頭髮盤起,寧靜中沉澱著歲月的優雅。

「陸奶奶。」南姝站她身邊坐下。

「你回來了。」林韻芸合起書,「在實驗基地累壞了吧?」

說完,仔細瞧了瞧南姝的臉,「瘦了許多。」

「哪有。」南姝微笑,「實驗基地現在人手勉強夠,不會太累。」

「對了,小玦呢?」

「在陪安安說故事呢。」

南姝點頭。

將書本合起,放在茶几桌上,林韻芸想起一件事,從星閣里拿出一隻酸木枝錦盒,「這是你上次托我找的東西,問了幾個老朋友,也叫人去尋了,找到了這個。」

接過,細白手掌拂過紅黑色光滑的盒面,輕輕打開。

「我們都不太懂這些,你看看,找的對不對?」

盒子內鋪了明黃絲緞,中央放置著一根含綠的褐色『樹枝』,賣相普通,只是上面的綠葉太過清透翠亮,隱隱的,還帶了點香氣。

南姝詢問系統。

「是滿心根。」系統的電子音給出回復。

滿心根,根呈褐色,樹葉形狀為橢圓,乍一看像是心形。

「是這個。」南姝合上盒子,嘴角揚起一抹笑。

藥方上的藥材南姝只兌換了七個,還差五個,她一開始就請林韻芸、洛斯幾人幫忙尋找了,沒想到幾天而已,林韻芸就找到了一樣。

「是就好,其他的我再幫你留意。」

南姝笑著應了,將盒子收入星閣。

雨一直下,天幕早就黑沉下來。

黑白格調的房間內,明亮的燈光打下,實木桌前,南玦端正坐著。

他已經抽條了,個子躥的很快,幾天一個樣,圓潤的臉頰少了嬰兒肥,白白凈凈的,穿著白襯衫,眼睫黑翹,像是金堆玉砌的出來的世家小公子,透著天生的貴氣。

拿著筆,星光筆流暢的在白紙面上寫下一行行字,字體修長好看,但筆鋒略淡,尚帶著孩童圓潤稚氣。

南姝坐在他身邊,雙眼帶笑。

南玦寫字的時候很安靜,直到一整頁寫滿了,才抬起頭,甜甜笑起。

剛才還矜貴的小公子瞬間變成了媽媽的小可愛。

「字很好看。」南姝笑。

星際人不常寫字,南玦的字體比許多成年人的字要好看許多。

「媽媽的字才好看。」

南姝點了下他的鼻子,眉眼彎彎。

和南玦一起下樓,迎面撞上腳步匆匆的管家,停下腳,南姝問道,「唐叔,怎麼了?」

「安安小姐不知道怎麼忽然發燒了,夫人讓我去找寧晗醫生。」

「好,唐叔你快去。」

「安安竟然生病了。」南玦念叨一句,「媽媽,我去看看她。」

「好。」

南姝和南玦一起去了薄安安房間,她的房間很粉嫩,中央一張垂紗公主床。

此時,薄安安躺在床上,小臉燒紅,緊閉著眼。南姝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蹙眉,「應該是發燒了。」

一場雨來的突然,小孩子不慎著涼也有可能。

想著,南姝低頭,「小玦,多添件衣服。」

南玦眨眨眼,看了眼臉燒的通紅的薄安安,應了聲好。

他要照顧安安,不能生病。

吃過晚飯,南姝又進去看了看薄安安,見她一直未退燒,皺起眉,打算今晚在她房間照看一晚。

烏雲遮天,狂風大作的秋夜多了料峭寒意,南姝窩在小沙發上。

她正在和人通訊,聲音壓得很低,「我知道了。」

「成熟了就繼續送往各大加工廠,加緊製作。」

「新品種暫時不考慮,繆王星合適,可以往那擴展。」

交代完,南姝切斷通訊,下沙發看了眼薄安安,她躺在床上,燒退了,額頭微微有點熱。

南姝不放心,取了點靈水,混在清水中,喂她喝下。

隨後,推開門,去了隔壁房間。

房間昏暗,南玦乖乖睡在床上,手腳都放在被子里,南姝默默他的頭,見沒著涼生病才離開。

萊斯特星球外。

「出戰!」

鮮血噴洒,異能力在戰場上穿梭。

「轟轟轟——」

粒子炮爆發,蟲族的漆黑醜陋的身軀橫衝直撞,伴隨著桀桀的怪音,刺耳極了。

「萊斯特。」

「人類。」

「你們註定滅亡。」

蟲族的怪異聲被轉化為人類的通用語。

尉泰面不改色,站在星艦主艙內,指揮戰場。

倒是楊負,臉上掛著血,狠狠一抹,冷笑道,「放屁!」

蟲族陣營中央,一架黑褐色的飛行艦立著,一隻蟲獸伏在地上,全身漆黑,像蜘蛛一樣,前額伸出兩跟綠瑩瑩的觸角,醜陋猙獰。

觸角搖動,遠遠的,像是穿過了浩渺的星海,觸碰到了遙遠的萊斯特星球。

一夜狂風大作。

南姝起來,看了眼已經徹底退燒的薄安安,走出門。

簡單的洗漱過後,她坐下餐廳里,登上星網。

「注意,大型傳染病源擴散。」

「全國多處地區爆發集體性發熱事件。」

一大早,這樣的消息就佔據了星網的各個角落,南姝目光微涼,想起薄安安,打算去把家庭醫生叫過來,再問問情況。

「南姝。」林韻芸快步走過來,「傳染病原的事你聽說了嗎?」

「聽說了,我打算問問寧晗先生安安的情況。」

「先別問了,我有話跟你說。」坐下,林韻芸皺起眉,眉心罕見的浮現出不安。

南姝的心提了提,「什麼事?」

「我聽說···」林韻芸沉著臉,「這是季節性傳染病原爆發的情況。」

季節性傳染病原其實也不恐怖,說白了,就和藍星上的流感有些像。

死不了人,過了這段時間就過去了。

「那是什麼?」南姝心底隱隱不安。

「像是···」林韻芸糾結兩秒,嘆口氣,「像是精神暴亂的前兆。」

南姝杏眼瞪圓了,望著林韻芸的臉,愕然半晌,「誰傳出來的消息?」

「軍區和聯科院那邊。」

南姝一拍額頭,暗暗叫糟。

「那邊也不確定,目前消息正在封鎖。」

「···我知道了。」緊攥著手,南姝腦海閃過無數念頭。

「我去趟軍區。」站起身,壓下萬般思緒,南姝說道。

林韻芸嘆了口氣,「快去快回。」

匆匆應了,南姝火速趕往軍區。

網上的消息火速蔓延,且一夜之間而已,聯邦民眾就感覺自己身邊多了許多病患。

「我媽生病了,她身體一向很好,大家真得注意身體。」

「我爸也是,這次的病來勢洶洶。」

「那可不,就因為這件事,我們公司都放假了。」

網友一致認為的這就是普通的季節性傳染源爆發。

奧斯皇作為聯邦高等名校,隱約收到了風聲,當天早上,下達了一則停課通知。

驚訝了不少人。

奧斯皇竟然都停課了?

「院長,你也在?」南姝趕到軍區,意外的在尤時辦公處里看見了洛斯。

「是,為了那件事。」

南姝眉心一皺,看著尤時,「研究員,事情怎麼樣,有研究出來嗎?」

尤時點點頭,又搖搖頭,「我們觀察了好幾位病人的情況,的確像是精神海奔潰的前兆。」

一般人不像軍人,不會受到精神攻擊,但精神海卻會暴亂。

至於為什麼突然暴亂,還是個未解的謎,只知道暫時是與異能力波動有關。

尤時又繼續道,「可這實在不科學,怎麼會一夜之間這麼多人精神海瀕臨崩潰?」

南姝指尖顫了顫,同樣想不明白。

忽然,洛斯出聲道,「尤時,軍區實驗基地的病變會不會也這件事有關?」

尤時聞言,心底一跳。

「當初你們沒找到病因···」洛斯的話再次響起,內心實在懷疑。

南姝想的更多,勃然色變,指尖泛起涼意。

「有可能···」

好半晌,尤時嘴裡冒出一句話,臉色泛白。

「如果是這樣的話,且不說我們聯邦···」南姝喉嚨乾澀的很,「利斐帝國會不會葉也同我們一樣?」

這話落地,整個辦公室都泛起了寒意,凍得人心底發寒。

尤時病歷攥在手心裡,臉色泛白,擠出一句話,「這件事暫時不談,我們不能自己嚇自己。」

「一切等結果出了再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