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下載
  3. 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
  4. 第524章 生死未卜

第524章 生死未卜

作者: |返回: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TXT下載,星際寵婚:帶著系統養萌寶epub下載

星網上。

「帶了兒子去查,結果醫生說精神海暴亂已經緩解很多了?」

「無緣無故就能緩解?樓上在說什麼胡話。」

「就是,要是這麼容易緩解,這病還是星際十大死亡病症之一嗎?」

「我媽媽也是,無緣無故就好了,雖然高興,但總感覺不踏實。」

荒落星球被炸毀,民眾的心安了大半,之前忽略的消息再一次被提及。

「應該不是無緣無故,不是說和···有關嗎?」

「假的吧。」

實驗基地內,一群專家繞著面前的實驗皿,低聲交談。

「查出來什麼了嗎?」

「暫時還沒,只知道對身體有益。」

「儘快查!」

尤時交代完,將好幾味藥材拿來,放在台上,「這幾味藥材也要檢驗成分,若是成分一致···」

那不僅證明藥方是完全正確的,還能證明他們之前的猜想。

*

陰冷的風從地底飄來,一隻蟲翅獸站在縫隙邊緣,身體龐大,銅鈴大的雙眼,尖尖的尾巴垂到幽黑地底,此情此景,無異於索命的惡魔。

戰場上形勢登時逆轉。

陸暄手腕收力,籠罩在這方天地的黑紫色的雷電消弭,灰暗的陰霾籠罩,這方天地暗下,伴著陰風陣陣,讓人心底發寒。

一直處於廝殺狀態的戰場就這麼詭異的安靜下來。

唯有深淺不一的奔跑聲響起,星艦上空餘的位置越來越少。

黑暗中,南姝清晰的感受到一道目光投來。

意思不言而喻。

陸暄想讓她離開。

此刻,距離外來星球飛移過來,還有四十五分鐘。

「桀桀,你們是逃不掉的。」

「是嗎?」

陸暄低聲,話落的那一瞬間,矯健的身形躍起,灰暗的天里鋒利的寒光閃過,緊接著,有什麼東西轟然倒地。

誰也沒反應過來。

陸暄的動作依舊在進行,俊美瘦削的臉從內里透出慘白,額前的碎發早就被薄汗浸濕,貼在臉上,黑漆漆的眼瞳漠然冷靜。

骨骼分明的細白手指間夾著片刀刃,手腕轉動,手肘往外一劃,鮮血四射。

最原始利落的殺戮。

場上安靜了好幾秒,蟲翅獸猛地發出一聲刺耳尖鳴,驚怒聲從嗓子眼冒出,「陸暄!」

精神海處於如此混亂的波動,陸暄竟然還能用這麼原始的手段殺害他們。

剎那間,幾乎所有蟲族襲向陸暄,陸暄一腳踢開蟲翅獸,其他蟲族的精神攻擊尾隨而至,利落殺伐的動作幾不可見的頓了頓,精神海內冷風呼嘯,混亂無序。

與此同時,戰場上的蟲族再次動起,又一輪廝殺開啟。

還剩四十分鐘。

陸暄的動作越發凌厲,異能力和刀刃並用,「噗——」

墨色軍服炸開一朵血花。

「呲——」

右肩上破了一個洞。

不知不覺,鮮血染紅了背脊,像是屍山血海里的殺出的血人。

身體上的傷痛早就麻木,精神海的撕扯糾纏盡數忍耐住,陸暄冷靜的樣子絲毫不像是一個身受重傷的人。

片刻,陸暄穿過蟲翅獸,到達南姝面前,一言不發,直接握住南姝的手,剛用力,背後一道冷風襲來,直奔南姝。

陸暄冷眸一狠,拉著南姝避過,「我們走。」

回星艦!

星艦遠在十米外,兩人幾個起躍,趕至星艦下方。

「走!」陸暄推了把南姝,劇烈的動作使得鮮血源源不斷的湧出。

南姝反手扣住他,拉著他向上走,「一起。」

陸暄唇角扯開,一道柔和的力量托起南姝。

四周,上百名蟲翅獸飛來,「想走?不可能!」

黑色怪物亂舞,腥臭的風吹來,數十道蟲翅獸繞到南姝背後。

陸暄目光一凜,精神海中的撕扯感讓平靜的眼眸有一瞬間的瘋狂。

旋即,他揚手,巨大的雷電射出,鮮血涓涓而流,血色盡失,完完全全透支生命的做法。

身體上的不濟使得那層薄薄的精神壁幾乎要破碎。

宛如繃緊到極致的弦,彷彿下一秒就要斷開。

雷霆一怒,無數飛來的蟲翅獸搖搖欲墜,粗糙的皮肉爆開。

南姝絲毫無損,望著陸暄的模樣,杏眼瞪大,眼眶紅了一圈,透著水光,「陸暄。」

為首的蟲翅獸一隻眼睛爆開,粘稠的鮮血順著凹凸不平的面部流過,僅剩下一隻銅鈴大的眼睛在空洞的眼眶裡轉動,「桀桀桀——」

囂張的氣焰不降反漲,叫聲中透著毀天滅地的瘋狂。

「陸暄——」

「陸暄——」

罡風驟起,地縫裡鑽出陰冷的風,灰暗的天地瀰漫著死亡的氣息。

危險。

巨大的危險。

陸暄白著臉,右手搭在左腕上的控制儀上。

「轟轟轟。」

地縫開始裂開,宛如有人在兩端撕扯,由原本裂縫變成巨大的深淵。

「要死一起死。」桀桀聲。

話落,地縫裡衝出巨大氣波,裹挾著地底陰冷的氣息。

陸暄閉眼,搭在左腕上的手用力按下,控制儀閃過淺淡的幽光。

星艦門唰的合上。

巨大的氣波擴散,就像是沙漠里龍捲風吹過,一切事物都在搖晃,星艦被這氣流顛簸兩下,宛如流矢,一瞬間飛遠了。

南姝還留在原地。

陸暄看過來,她扯了扯唇角,露出淺淡之極的笑。

慘白的臉,削薄的唇輕輕一勾,一抹笑還未露出。

「噗——」一抹鮮血噴出。

南姝愣在當場。

裂縫深處,氣波裹挾著強烈的精神攻擊,刺穿一切,無形中,薄薄的精神壁破碎了。

「啊啊啊。」

時常響徹在實驗樓的哀嚎吼聲,如今,響徹在這片戰場。

南姝轉眸,剔亮的雙眼失了神,所見之地,所有留下來的聯邦軍人雙手抱頭,開始虐殺別人,甚至自殺。

集體暴亂。

如此想著,南姝腦海中彷彿被人輕輕劃了一刀,刺痛。

為數不多的蟲翅獸正在癲狂的笑,無比愉悅的欣賞著眼前這一幕。

陸暄半跪著在地,精神海翻滾攪動,猩紅的眸子瞪大,似乎有血滴落,眼眸深處,瘋狂殘暴的意志蠶食著理智,整個人在半清醒半瘋癲之間掙扎。

「吼。」

撕扯般的吼聲從嗓子眼冒出,脖子上青筋畢露。

「陸暄。」

南姝晦暗的眼閃過一絲亮光,飛快朝陸暄跑去,巨大的風吹在身上,整個人東倒西歪,偏偏,幾隻巨大的蟲翅獸邁動著沉重的腳步,幾步攔在南姝面前。

它們可沒忘了,就是因為這個女人,陸暄那個瘋子殺了他們一大半同類!

「這個女人還清醒著?」攔在南姝面前的蟲翅獸問。

「好像是,她竟然能避過這麼強烈的精神攻擊?」

「管這幹什麼,直接弄死!」

十幾隻蟲翅獸包抄南姝,她揚手,靈力凝成靈刃,唇咬的幾乎出血。

幾步遠外,三支蟲翅獸默默靠近陸暄,爪子尖端黑亮,蓄力,對準陸暄的後背,狠狠一刺——

噗。

沒入血肉的聲音。

再飛快往後一拔,鮮血飛濺,爪子上的倒鉤滿是沾滿了血肉。

刺痛感一瞬間沒過精神海撕扯的痛感,瘋狂的眸底顯出一分清醒,他站起,手腕轉動,指縫間的刀刃閃過。

三支蟲翅獸倒地身亡。

雙眼再次陷入混沌,眯著眼,陸暄看向前方的顫抖的身影,殺戮的本能激起,一步步,腳步虛浮,卻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感。

南姝和這些蟲翅獸纏鬥,身上掛了不少彩,一掌劈過去,鮮血滲透了整個胳膊,餘光瞥見趕來的陸暄,心底發涼,一個分神,被蟲翅獸擊中。

手起刀落,一個蟲翅獸被劈下,血肉分離。

南姝跌出圈外,恰好,倒在陸暄身上。

柔軟的身軀沾滿了血腥氣,陸暄垂眼,失去理智的雙瞳放大,猩紅瘋狂,轉手,指間的的刀刃亮出寒光。

「陸暄。」南姝緊緊抱住他,眼眶通紅。

刀刃一頓,陸暄盯著掛在自己身上的血腥物體,張開嘴,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右手搭在南姝肩膀上,用力往後推。

南姝被推開,看著陸暄的臉,紅唇翕動,「陸暄我···」

下一瞬,南姝纖長的脖子上覆上一隻沾滿血的手,往上,是陸暄猙獰的臉。

「陸暄。」杏眼盈滿淚,長睫輕抖,兩行淚瞬間臉頰劃過,滴在陸暄的手上。

滾燙的感像是灼傷了手,猩紅瘋狂的眼定定落在南姝的臉上的淚痕上,忽然,覆在南姝脖子上的那隻手緩緩鬆開,嘴巴一張一合,五官皺成一團,痛苦猙獰。

南姝抓住他的手,晶瑩的淚水湧出,細微的哭腔,顫抖著,「陸暄。」

陸暄嘴巴張張合合,眼底的猩紅幾乎要滴出血,艱難的發出兩個字,「南、姝、」

剎那間,淚如泉湧。

「是,我是南姝。」

旁邊,忌憚許久的蟲翅獸終於忍不住,沖著南姝和陸暄,揚起前爪,罡風襲來,陸暄眼底的瘋狂更甚,看著沖南姝襲來的蟲翅獸,將南姝抱在懷裡,對準蟲翅獸,手起刀落。

「砰——」

「噗——」

圍攻南姝的蟲翅獸一刀斃命,背後,兩隻蟲翅獸的前爪已然刺向陸暄的後背。

陸暄的眉頭僅皺了皺,一手護著南姝,一手揚起刀,背後的兩隻蟲翅獸瞬間死去。

南姝從陸暄的懷中掙脫,手指覆上他的背,一片溫熱的濡濕。

「陸暄。」她愣住。

陸暄像是感受不到痛意一般,低下頭,沾滿鮮血的手捧著她的臉,動作小心翼翼,眼底的痴狂還未散去,猙獰的面容竟然浮現出一抹淺淺的溫柔,嗓音艱澀——

「我、的」

誰也搶不走。

南姝剛止住的淚瞬間流了下來,使勁點頭。

陸暄忽然慌了,看著南姝的臉,沾著血的手生硬無措的靠近她的臉,「不、哭」

「陸暄。」心上破了一個大口子,南姝努力憋著,可晶瑩的淚珠不斷划落,止都止不住。

「不、哭」

越發艱澀的嗓音,癲狂無意識的眼眸里泄出痛苦。

「不,不哭。」南姝哽咽,握住他的手,哄幼兒般,「我們坐下好不好。」

陸暄沒反應,只抹著她的淚。

南姝拉著他坐下,經脈里流動的靈力運轉,淡白的光芒從指尖泄出,飛入陸暄的眉心。

晦澀艱難。

彷彿隔著一堵厚厚的牆,靈力只能透過縫隙鑽進去。

陸暄的眼依舊猩紅瘋狂,可看向南姝時,又籠著淺淡溫柔的光。

沒有理智,卻有愛。

一顆下品靈石出現在手中,經脈里的靈力乾涸了又重新聚起,循環往複,南姝的臉越發蒼白,半空中的手顫抖,唇上染血,腦海中的刺痛猶如警鐘,警示著她虛弱的癥狀。

「噗——」

不知堅持了多久,一口鮮血噴出,南姝身體一軟,倒在陸暄身邊。

「不行,還是不行。」慘白的唇翕動,無聲的呢喃只有系統聽見了。

暗暗感嘆。

宿主一個人,怎麼能抵過流星體深處的···

「姝姝——!」

鮮血刺紅了陸暄的眼,精神海被撕扯,掙扎半晌,整個人再次徘徊在瘋狂和清醒間。

「你快走。」陸暄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南姝躺在他懷裡,勾出他的手指,輕輕一笑,「星艦沒了,你不能趕我。」

胸膛劇烈起伏,僅存的最後一絲理智瘋狂的撕扯著陸暄。

「有···星艦。」

他艱難的吐出一句話,手指在控制器上按下三個複雜鍵。

銀白的星艦從後方飛來,艙門打開。

那一瞬間,南姝恍惚覺得,是生命之門朝她打開了。

掙扎從他懷裡站起,兩人相互攙扶,一步步往前走,步履蹣跚緩慢。

灰濛天色的隱藏了暗處的危險,一雙陰冷的銅鈴大眼正盯著兩人。

「快到了。」南姝看著兩步遠外的艙門。

「陸暄你堅持。」

「我們一起回聯邦。」

「到了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僵硬的唇角上揚,被痛苦折磨的臉早就看不出原有的喜悅,只有乾澀刺耳的一聲:「···好。」

距離艙門僅有一步之遙。

抬步——

黑影閃過,致命一擊襲來。

南姝后脊發寒,正欲轉身,就被一股大力推進艙門內。

「陸暄!」她尖叫,轉過身。

尖銳的物體刺中胸膛,腳步踉蹌,陸暄倒在血泊中,用盡生命最後一絲力氣,抬起手,按下控制器。

艙門合上。

星艦得到指令,銀白的光像是碎銀,在浩渺的星空中劃過一道光,消失不見了。

距離外來星球飛移來,僅剩十分鐘。

------題外話------

不不不···虐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