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田園辣妻:傲嬌太子寵上癮下載
  3. 田園辣妻:傲嬌太子寵上癮
  4. 第312章 大婚(正文完)

第312章 大婚(正文完)

作者: |返回:田園辣妻:傲嬌太子寵上癮TXT下載,田園辣妻:傲嬌太子寵上癮epub下載

五月,清風習習,月郎花疏,繁花在無人的山間飄落,一朵,兩朵……

塵世間,京城郡主府,庄雲青的房間里,歡樂聲一片,庄雲青正對著鏡子試嫁衣,鳳冠,霞帔。

無論是嫁衣,鳳冠,霞帖都是東方昱在宮中親自監督宮人製作,甚至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議,還有的是親手設計,等秦意秋和李巧這兩個手巧的人為庄雲青試好嫁衣,戴起鳳冠,盛裝的庄雲青把周素素幾個人都看愣了,太美了,恍若神仙妃子在世,就連莊雲煙都覺得,自己這個二姐前世定是花神娘娘,所以這一世美得如此耀眼,庄雲煙雖人在紅葯谷只學醫不問世事,但秋季里發生的萬花迎花神的一幕,她還是知道的。

看著眾人一臉羨慕的看著自己,庄雲青也偷偷的勾起了嘴角,這一切都是東方昱一手為自己操持的,她不曾操心過一分,東方昱對她比自己還用心。

「太子殿下真是巧心思,堪比七巧玲瓏心,對雲青真正是好。」周素素欣賞著庄雲青的鳳冠,感嘆道,秦意秋立即連連點頭表示贊成她的話。

「魏姐夫對姐姐你也是用盡了心的。」庄雲青笑著打趣周素素,這二人成婚幾年,孩子都有了,還是好的蜜裡調油,這才是真正讓人羨慕。

「他!不及太子殿下對你用心。」想魏清遠對自己的好,周素素豈不知道,掩嘴輕笑,謙虛了一把。

「嘖,嘖……瞧瞧你二人,臉上全是得意,看來我只有羨慕的分了。」秦意秋也打趣,她和令狐橋成親后,二人過得也不錯,令狐橋對她也極好。

聽了秦意秋這一說,知道她是逗趣,三人都笑了起來,如今看來,不管是在東月縣的鄭妙妙也好,還是在京城的她們三人,嫁的都非常好,皆夫妻感情深厚,家庭和睦,沒什麼烏煙瘴氣,氣人的事兒發生。

「安國姐姐,安國姐姐……」

三人說著話,庄雲青試過嫁衣和鳳冠霞帔后,尺寸正好,不用改動,正準備脫下身上衣裳的庄雲青,就聽到院子里安然郡主的呼喚聲和腳步聲,知道東方明月來是幹什麼,定得還要折騰自己穿嫁衣給她看,就對李巧擺了擺手,讓她慢一步。

「哇……安國姐姐,你今天好漂亮!」跨進門檻的東方明月,看著庄雲青眼神立即通亮。

「只是試一下大小而已。」庄雲青笑著道。

「安國姐姐,我敢肯定,你將是大魏最美的新娘子,也是大魏歷來最漂亮的太子妃。」東方明月星星眼,看著庄雲青大誇而特誇。

「安然妙妹妹有些誇張了。」

「沒有,沒有,我說的全是真話。安國姐姐,等我出嫁時,能有你一半漂亮,我就心滿意足了。」東方明月連連擺手,眼睛里全是星星。

「哈哈……」房間內的人看著耍寶的東方明月,全都笑了起來,就連看著庄雲青試嫁衣,心緒難平,滿心不舍的賀氏都被東方明月給逗笑了。

「安然郡主,你出嫁的時候,也會是大魏最漂亮的新娘子的。」周素素笑著道,有哪個新嫁娘不漂亮呢?

「我……」東方明月臉有些紅,瞥了賀氏和庄雲青一眼,有些忸怩,她要嫁就嫁雲飛哥哥,現在可是在雲飛哥哥家,她不好說什麼。

前廳,親自送嫁衣來的東方昱並沒有走,而是坐在那同庄雲飛兄弟仨說著話,有一搭沒一搭,整個人的心思都飛到後院庄雲青的身上去了,若不是於社不符,他老早就想過去看看心愛的女子穿著自己親自設計的嫁衣會美成什麼樣兒。

「稟太子殿下,郡主試過衣裳和鳳冠了,尺寸剛好,不大不小。郡主很喜歡,穿起來也很漂亮。」李巧得了庄雲青的吩咐,知道東方昱還在前廳等著回話,一走進前廳就對東方昱回道。

「合適就好,她喜歡就好。」東方昱忙應了李巧的回話,雖然離大婚才六天,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六天如六年,難挨啊。

小六回完了話,轉身回主院,東方昱沒有借口再留下,只得站起來提出告辭,縱然他是太子殿下,也得遵守規矩,要成親的人成親之日前不得見面,東方昱很是苦惱,但有賀氏和庄小富在,還有庄雲飛和庄雲塵,庄雲遠三個兄弟在,怎麼著,他再也不敢晚上偷偷的鑽庄雲青的閨房占點小便宜。

唉,六天啊……

想想再忍忍,六天後,庄雲青就徹底的是自己的人了,想吃肉吃肉,想喝湯喝湯……東方昱朝天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抬起大長腿,跨上了精緻華麗的馬車。

跟著東方昱的十七,感覺太子殿下這情緒來得有些莫名其妙,瞅了眼東方昱鑽進馬車的修長背影,暗思,難道是太子妃給殿下氣受了?不應該啊,聽小六說,能嫁給太子殿下,郡主也是開心不已,天天臉上揚著笑。

難道是……等等,自從規定太子殿下不準在婚前見太子妃后,好像太子殿下就這副模樣了,十七似懂非懂,瞥了眼晃動著的車簾,憋著笑,甩起馬鞭,將馬車趕得飛快,往皇宮飛馳而去。

坐在馬車內,百般無聊的東方昱絕沒有想到自己的心思竟被自己的屬下給窺視了,拉開小抽屜,拿出黑白棋子,放到小几上,自己左手與右手相搏,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自己跟自己下下棋也挺好的。

高處不勝寒吶!

半天後,東方昱扔了棋子,心中嘆了句,以前,有東方澤,趙皇后二人成天的盯著自己,逼著自己與他們斗,如今,可斗之人,他都懶得放在眼裡,唯一高興的事,便是來郡主府陪雲青的時間多了起來,如今雲青也不讓他陪著,怎麼就感覺那麼無聊呢?!

「十七,去護國將軍府。」東方昱對著外面喊了聲。

「是,殿下。」十七掉轉馬頭,又往護國將軍府而去。

護國將軍府,趙玉春和上官藍母子二人因趙家的牽連,上官慶對二人寵愛頓消,對於今天的局面,是上官慶從未想到過的,他沒有想到,十幾年的舊案,他這個大兒子說翻就翻了案,可見皇上對他的看重,所以,上官慶也知道,護國將軍府以後只能交到上官極手上,否則以上官極的手段,他若是敢把屬於他的東西給上官藍,上官極絕對不會手軟的對待那一對母子。

但上官慶更知道,他與大兒子的關係似同水火,上官極連過年都沒有在護國將軍府過,而是去了郡主府,在那裡呆到年初五才回到護國將軍府,他一直努力想修復與上官極的關係,但上官極現在已然羽翼已豐,對一他的示好,從來就像沒有見到似的。

「極兒,你要如何才能原諒為父?」上官慶看著丰姿俊秀,坐在椅子上淡然如水的上官極,問他。

上官極兩手一頓,咻然抬頭看向上官慶,聲音清冷道,「如果你能讓我娘活過來,我就原諒你。」

「……」

上官慶一噎,沉默了半晌,嘆了口氣,無論自己怎麼做,這孩子都不原諒自己。

「世子,太子殿下來了。」千殺從外面走了進來。

「好。」上官極站起身子,往外走去,東方昱沒事不會來他府中,定然是有事,所以,站起來后,也沒施捨一個眼神給上官慶,就抬步去迎東方昱,上官極不知道的是,東方昱之所以來找他,是因他怕自己無聊,會想念庄雲青,所以,來尋他下棋說話,排遣寂莫的。

公子如玉,少年如雪。

長身玉立的上官極,著白袍而行,衣襟飄飛,東方慶看著少年步子沉穩的一步步的往外而去,朝著他的方向而去,漸行漸遠,知道,這一輩子自己都沒法換得他的原諒了,他溫潤清風般的外表下,卻有一顆強硬冰冷的心。

東方昱千盼萬盼,望穿了秋水,快要急白了頭髮時,丙寅五月初八,姍姍來遲。

這一天,整個京城喜氣洋洋,百姓們知道是太子與太子妃的大婚之日,家家自發得在大門兩邊掛上了大紅的雙喜字燈籠,大門上貼了大紅喜字,從郡主府往皇宮裡的必經之道上的人家更是家家擺上祝福的紅燭,貼喜字,掛燈籠,掛紅綢。

應東方昱的要求,禮部將紅毯從宮中鋪出,一直鋪到離郡主府的大門才兩百米停下,最後的兩百米,則是應庄雲飛的要求,由郡主府來,郡主府的紅毯從郡主府的大門鋪出,然後與宮中的紅毯相接,真正是紅妝十里。

紅妝十里,迎你入宮,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江山為聘,天下為媒,許你百歲,寵你明媚。

在郡主府中的庄雲青,不知外面是個什麼樣的景象,一早就被周素素,秦意秋,李巧,還有專請的喜娘,從被窩裡挖了出來。

好在此時天氣不冷不熱,庄雲青迷濛了一晌后,這才想起今日是自己的出閣之日,心中一激動,立即清醒過來,配合著李巧和秦意秋二人,洗漱后,開始打扮上妝,庄雲青喜歡秦意秋和李巧二人化妝的手藝,所以專業喜娘不過是請過來陪襯的,那喜娘見用上不上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來陪襯的,關鍵時刻把把關的,也不多說話,臉上笑得喜氣盈盈的,看秦意秋熟悉的為庄雲青化妝梳妝,更是放心的放權給她。

等庄雲青上好妝,穿好嫁衣,已經到了卯時末,李巧怕庄雲青餓著,從廚房裡給庄雲青端來了一大碗濃稠的粥,三碟子小菜,一個鬆軟的大白饅頭,一碟小湯包,兩個黃澄澄的煎雞蛋,讓庄雲青吃。

大很沒有新娘子出嫁的當天不能吃飯的規定,而且,李巧之所以端來饅頭和雞蛋,是因為這兩樣耐飢餓,吃完這一頓后,庄雲青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吃上飯,庄雲青是太子妃,嫁給的是太子,與普通嫁娘不同,進宮后,她還得陪著東方昱去祭告先祖,祭拜天地……等等,一番折騰下來,估計要折騰一整天,而且還要穿著太子妃的大裝,戴著重重的鳳冠,簡直就是受折磨的一天。

庄雲青當然知道自己現在不吃,怕到最後身子撐不住,等李巧放到桌上,走過去,不客氣的就著盤子吃了起來,到最後,她竟然把東西吃了大半,稍稍有些吃撐了才放手。

在此時,郡主府前院已經開始往外抬嫁妝了,東方昱抬來的聘禮,再加上庄雲青準備的嫁妝,按大魏最高的禮制,太子妃的可以是一百五十六抬,其實許多的嫁妝是兩抬並一抬,就是怕超了這一百五十抬的禮,人家不知道太子的嫁妝到底有多少,只知道,第一抬嫁妝已經進了宮,而最後一抬,還在郡主府內沒有出門,這事,在今天之後,讓大魏京城的百姓和百官津津樂道了許久,都說太子東方昱是娶了尊財神爺,娶了個神仙回了宮,大魏的江山想不坐穩都難。

庄雲青吃完飯,重新洗漱了一下,時間一晃就到了吉時,此時,郡主府外,東方昱已經早早的帶著上官極,令狐晉,東方念三人在外面等著,只待吉時一到就進府迎接自己的新娘子,四人皆騎在馬上,東方昱穿著大紅的新郎衣袍,胸前戴著大紅綢花,映襯得本就妖媚無雙的臉龐更加魅惑。

東方昱是好顏色,而他身後的三人又何不是盛世美顏,就連清冷的上官極也應景的脫下了自己穿了二十年的白衫,著了一襲暗紅色的外袍,令狐晉和東方念兩個也是穿著淡紅色的外袍,三人騎著馬緊緊跟著東方昱。

「吉時到。」禮官一聲提醒,東方昱躍下俊馬,抬起大步往郡主府內而去。

郡主府主院。

「郡主,快,來,蓋上蓋頭,吉時到,新郎官要來了。」喜娘催促庄雲青,替她蓋上蓋頭。

「新郎官來咯,新郎官來咯。」果然,蓋頭剛在庄雲青紅彤彤的小臉前滑下,遮住了她一雙燦爛的桃花眼時,外面就傳來孩子輕脆的歡呼聲,聽聲音,像是寶兒。

一炷香的時間,東方昱並未進了二門,因為,二門被庄雲飛兄弟仨,還有庄雲煙兩姐妹死死的守住了,堵住門不讓進。

東方昱早按習俗安排好了紅包,知道今天堵門的人,不是庄雲青的親兄弟姐妹,就是與她親近的人,比如李寶兒,比如小金寶,所以,紅包內放的全是銀票,東方昱經營的酒樓,賭坊,相思門遍布天下,不差錢,出手很是大方。

隨著紅包從門縫隙里往裡塞,庄雲飛一眾打開紅包看著裡面全是百兩一張的銀票,都驚訝不已,但也同時感受到了東方昱對庄雲青的看重,於是,決定,給外面的人出幾個題,他們答對后,就放他們進來。

「咦?不是說新郎官到了嗎?」喜娘見久久沒人來,有些疑惑。

「哈哈……」庄雲飛一走進妹妹的房間,就聽到喜娘的話,哈哈笑了起來,「不急,在二門被攔下了呢。」

眾人這才明白,東方昱幾個被攔著了,蓋頭下的庄雲青一怔后,笑了起來,知道定是庄雲飛兄弟仨堵著迎親的東方昱了,想著東方昱定要急得抓狂,不禁抬手摸了摸鼻子,眼裡都是溫暖的笑意。

「雲青,大哥背你出去。」庄雲飛哈哈笑過後,眼光落在蓋著紅蓋頭的庄雲青身上,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妹妹自今天出閣后,便不再是莊家的閨女,而是東方家的媳婦,心裡不舍,澀著嗓子同庄雲青道,然後,在她的面前蹲下。

「大哥……」庄雲青也感覺到了庄雲飛的心思,叫了聲庄雲飛,想說什麼,終沒有說出,默默的在李巧和喜娘的攙扶下,趴在庄雲飛的背上,由他把自己背起。

庄雲青被背著拜別爹娘,二門的東方昱也已經回答完了庄雲塵幾個的問題被放行。

看著下方向自己叩別的女兒,庄小富眼睛紅了,賀氏更是抹著眼淚,哪捨得說庄雲青什麼,只由庄小富開口,象徵性和叮囑了兩句庄雲青要知道孝順公公,善待婆家人,相夫教子什麼的,就哽咽著再也說不下去了,庄雲青聽著賀氏的抽泣聲,鼻子一酸,淚水溢滿了眼眶。

庄雲飛背著庄雲青到了八抬大轎旁,交給站在轎邊等待的東方昱,東方昱伸手小心翼翼將庄雲青抱進轎中,如珠如寶般,生怕碰到了她,東方昱的動作,眾人都看在眼裡,想著東方昱平時對庄雲青的好,庄雲飛準備的所有叮囑的話全部噎在嗓中,只清楚吐出幾個字,「好好的待她!」

「我以我的性命擔保,一定對她好!」東主昱鄭重向庄雲飛拱手,說出誓言。

二人的話,清楚的傳進馬車,忍著淚未落的庄雲青,頓如雨下。

轎子起,踏著十里紅毯,穿越十里紅妝,向宮中緩緩而去……

自此後,夫妻二人攜手,舉眉齊案,大魏的盛世於這一天已經悄然拉開帷幕,並在後幾百年的時間稱霸這片大陸,其他四國再也不敢虎視耽耽,一直保持著天下五分之局,百姓安泰,不生戰火,免百姓於流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