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下載
  3.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4. 433、我泡女人還得跟你說?(1)

433、我泡女人還得跟你說?(1)

作者: |返回:第一爵婚:深夜溺寵TXT下載,第一爵婚:深夜溺寵epub下載

起初的一周她感覺全身都不是自己的了,到處疼,那種疼還不是直接的疼痛,摻著酸麻,實在是折磨人。

結果就是某一天,她一犯懶,真的是不想起來,要了老命了。

寒宴早已穿戴整齊,等了她一會兒不見人,直接推門進來,手裡還像模像樣的拿著一個哨子。

但是到了她跟前,瞧著她睡得正香,倒是沒忍心直接對著她的耳朵吹。

她比自己小,在寒宴眼裡,其實她也就是個小女孩,甭管在紐約、在國際上的地位有多高,反正放他這兒就這樣。

嘆了口氣,改為伸手掀了她的被子,一副教官的冷嗓子,「起床了!」

夜千寵迷迷瞪瞪的睜開眼。

心裡一怔哀嚎,她可是昨晚兩點左右才睡的啊,這才幾點?

於是,她蹙著眉,無力的抿了抿唇,「小相公,你就讓我休息一天吧,再這些下去,我感覺自己要過勞而死了。」

寒宴眼神一盪。

知道那種感覺吧?

他平時開玩笑總叫她小娘子,她那張臉也是精緻無比,喜歡是肯定的,但還沒到那個點上,她這麼一喊,就好像拿個針戳著他心尖尖。

「你叫我什麼?」

夜千寵聽到他的話,睜開眼,配合一個笑意,「小相公?」

為了休息一天,改個稱呼算什麼,只要他愛聽喊什麼都行。

然而,她失算了,當教官的寒宴和平時的寒宴那壓根不是一個人啊!

這個時候,她這麼嬉皮笑臉的喊人,寒宴只會更狠,私底下的「小娘子」、「小相公」關係根本屁都不是。

果然,寒宴狠盯著她,「訓練場上無父子,你再叫我相公,今天加五公里。」

一點不帶私人感情的。

夜千寵被嚇了一個激靈,直接翻身起來。

雖然酸痛,但是動一動,全部收拾完畢,那股子疼痛也就沒感覺了,反而越動越想動。

當然,出門的時候,她也不解的偏頭。

似抱怨似疑惑,「寒宴,我實在是不明白,給我弄兩個月身體強化,再來幾個月的特級訓練,難不成以後要我跟你們似的去跑任務?」

她壓根沒有那個必要不是么?

寒宴貼面無私,「你是不是覺得現在自己動動最皮子,就有人給你去賣命,所以這是多此一舉?」

她點了點頭,是這麼想的。

寒宴忽然停了下來。

夜千寵自然也不得不停下,嘴裡也緩緩一句:「怎麼……不跑步了?」

每天早上五公里起步,不用跑倒是好事。

但寒宴正嚴肅的看著她,「立正。」

聽到這兩個字夜千寵就頭皮發麻,平時都是她高高在上、頤指氣使,但是現在她必須聽一是一。

只見寒宴看著她道:「你是有足夠的權力讓別人給你賣命,但你這樣的身份,每天想刺殺你的人不說上百也有一打,如果光靠保鏢護著,你一點身上不帶,連逃跑都邁不開腿跑,就等於爛泥扶不上牆,你說有什麼用?只能等死。」

她沒說話。

是因為覺得很有道理。

她不可能因為一個安全問題,就讓人真的一個接一個給她賣命。

「嗯……我認真地對待,今天的事,我道歉!」她十分誠懇。

可寒宴活該了會兒,倒是勾了一下嘴角,「私底下還是可以叫的!」

然後轉身往前走了。

夜千寵愣在那兒。

這人變臉是不是太快了?

「快點,五公里,想挨罰嗎?」那邊又變臉了。

她嘆了口氣,小跑著跟上去。

過了第二周,她做運動基本不會覺得身體酸痛了。

手臂、小腹和腿上的肉都感覺緊實了很多,整個人感覺曲線越發好看,精神得很!

就這樣第三周、第四周,她就遵循寒宴指定的計劃來,比任何健身老師都科學。

平時休息的時候,寒宴會帶她去射擊場,雖然還沒到這項訓練,但因為聽說她這方面不錯,所以提前帶她來看看。

事實上,她確實有天賦。

加上現在手臂有力量,下盤穩,射擊越是精準。

「得虧不是個膿包,不然訓練你都得花一兩年。」寒宴本來想誇她,想了想,說了這麼一句。

夜千寵白了他一眼。

*

那天,夜千寵距離折騰身體的強化訓練整整兩個月就差一周了。

期間林介都會傳相關的消息進來,她多半只用審閱。

葯聯有埃文頂著,看他以前不怎麼靠譜,但最近卻很順利,她眼光還是不錯的。

使館內部的事,有蕭秘書在,加上現在無論經濟部還是軍事部,都沒有那種足以獨當一面的人,所以不會出現霸權的事,不用太擔心。

唯獨,那天她接了個林介的電話。

「閣下。」林介是這麼稱呼她的,所以她一聽就知道有正事。

停下了手機擺弄迷彩帽的指尖。

「嗯,你說。」

「馮璐父女倆的禁足時間還沒到,但是已經接觸了,而且案子清白。」林介道。

夜千寵指尖輕輕摩挲著迷彩布料。

心裡是略微不太舒服的。

似是而非的笑了一下,「看來我沒料錯,我來了這兒,他肯定要做事的,是他拉了他們父女一把?」

林介點頭,「是,但是具體原因不太清楚。」

林介想,按理說,現在的寒愈對閣下也是放心頭去對待的,怎麼閣下剛轉身去了基地,他這邊就開始恩寵馮璐起來了?

夜千寵也正微微蹙著眉。

她想到了呂蔣的話。

如果最近唐啟山真的要動手,那就是已經準備充分,或者寒愈那邊給了他什麼不一樣的暗室。

勾結。

這兩個字一出來,她眉頭都在打緊。

這對她來說,事情太大了。

他拿著伍叔的身體怎麼變性子都無所謂,但是要跟歹人狼狽為奸,甚至真的和馮璐出個什麼事,她一想都覺得氣得肺疼!

好容易幫他解決了師父的為難,讓他安全的置身於精神鑒定期間。

他倒好,還給她找出事了?

「還有別的事么?」許久,她才問。

林介是想說的。

但想了想,道:「馬上兩個月了,您是不是可以休個假外出一趟,如果您要回來,我這就開始安排去接您。」

她沉默片刻。

「暫時就不回去了,你去查查情況就行。」

她怕自己出去了反而鬧心,休息幾天,就要開始各項真本事的訓練,不再只是埋頭苦練體力,各種俯卧撐、長跑、扛沙深蹲,這回是要用腦子的,免得到她心思不集中。

但是這回,她心思還真是集中不了。

接了林介的那個電話之後,她順便要了相關的八卦信息。

關於寒愈和馮璐的八卦,外人是不敢隨便動筆亂寫,也不敢拍照,但這事林介沒什麼不敢。

她要了,他就老老實實去蹲了兩天,拍了照,然後讓蕭秘書寫了文案。

這些東西到她手裡,就跟雜誌八卦差不多了。

【寒愈做東請馮小姐單獨吃飯,席間溫和、紳士】

蕭秘書寫文案果然是越來越好了!

她目光盯著那張照片,看著男人確實在桌上很照顧馮璐的樣子,胸口卻是一團火。

且不說她對刻薄男到底哪種感情,但他那張臉,那個身軀做著這個事,她心裡就是不舒服。

【馮璐生日將近,寒愈疑似提前送禮博美人一笑】

偷拍的照片上,馮璐確實笑得跟壞了春似的!

她捏著手機的指節卻已經很緊了。

猛然想到上回最後一次見面,男人確實是被她給氣走的。

他還說了,她心裡沒有他,他照樣也能不稀罕她!

是這麼個意思么?

就因為那個不愉快,最近都不聯繫,甚至勾搭馮璐來吸引她注意力了?

這麼想著,夜千寵稍微壓下那口不舒服的氣。

選擇第二次主動給他打個電話聯繫一下,順便提醒提醒他注意言行,畢竟還在禁足期間,別又被抓了把柄。

她以為,這次刻薄男也不會接她電話的。

然而,沒大會兒,電話卻被接通了。

「喂?」

那頭沒出聲,她只好試探著喚了兩聲,還是不見他開口。

「是在忙么?」她自顧的問。

這回,終於聽到不冷不熱的語調:「有事?」

他這樣的口吻,惹得夜千寵心頭一堵。

「你跟馮璐現在是怎麼回事?」她直接開口就問。

顯然,男人沒想到她問得這麼直接,先是頓了頓,緘默。

隨即,似乎是低哼冷笑了一聲,「怎麼,我的事,還得跟你稟報了?」

「我跟馮璐什麼情況,你不清楚?」她蹙了眉。

男人薄唇微動,「清楚就得事事依著你了?我怎麼就這麼稀罕你呢。」

更可惡的事,漫不經心,又裹挾邪惡的語調,「去了基地訓練也不忘打探這些東西,很辛苦啊,要不要我把泡了什麼女人,用的什麼姿勢都跟你說一遍?」

「你不要太過分了!」她略提高了分貝。

被氣到了。

「生氣?」男人卻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你不是心裡沒我么?管這麼多又是做什麼,是不喜歡卻還要吊著,追求優越的刺激感?」

夜千寵覺得,她壓根就不應該打這個電話!

「原來你知道我在基地。」她微咬牙。

「不知道你在基地,我還能安安心心抽時間泡別人么?」

她已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坐著憋得慌,就站了起來,眉心緊緊蹙在一起。

------題外話------

刻薄男是不是老欠揍了?~~其實一切都是計!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