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寵上癮下載
  3.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寵上癮全文閱讀
  4. 第201章 關於分床睡這件事

第201章 關於分床睡這件事

作者:竹閣依人


  聽著男人這霸道無比的語氣,司北忽然有種小白兔掉進狼窩裡的感覺,她神色迷茫的看著面前男人,眨了眨烏黑大眼睛,隨即點了點頭,滿臉笑意的說道:「我答應幫老公穿衣服啦。」
  慕白:「……」他說讓這丫頭幫忙穿衣服了?
  司北說完,也不管身旁男人是什麼反應,拿著床頭柜上男人的衣服便開始幫他套上,慕白看著女孩一副笑嘻嘻企圖矇混過關的模樣,一個翻身就將她壓在了身下,狂熱的吻再次席捲而來。
  「慕……慕白哥哥,不……不要了。」司北推著男人的胸膛,躲開他,嘟囔著嘴說道。
  慕白瞅著身下的女孩,挑眉問道:「開始嫌棄老公了?」
  「慕白哥哥,你胡說什麼,只是天快黑了,我們回家吧,兒子也該想我了。」司北心裡滿心都想著兒子,分開一整天了,小傢伙玩兒夠了肯定會到處找媽咪,她也想小傢伙了。
  「寶貝兒,老公也很想你。」慕白低頭看著懷裡女孩,輕吻重新落了下來,「只要你答應老公的事不反悔,我們立馬就回家。」
  慕白的意思是,司北之前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答應他的事情。
  實際上,司北已經完全不記得當時自己答應了這個男人什麼,但她覺得,肯定也不會是什麼太大的事情,估計也就是一些日常小事。
  「沒問題,老公,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司北想到答應了他就馬上回家,頓時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笑眯眯的就答應了。
  慕白神色認真的看著司北說道:「寶貝兒,我這一次很嚴肅的,你要是答應了我又反悔,我可是會生氣的。」
  他寶貝兒現在是不知道什麼事,要是知道了,就不會那麼爽快的答應了。
  「好好好,我們走吧。」司北已經從床上起來,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火速回家。
  慕白悠悠的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漫不經心的說道:「寶貝兒,你答應了今晚就讓兒子分床睡,回去之後立馬執行。」
  小傢伙都三歲了,應該分床睡了,以後他們親熱也方便一些。
  司北頓時就有些懵了,她完全沒想到慕白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問題,她剛才還一臉瀟洒的說著同意他所有的要求,沒想到是和兒子分床睡。
  小傢伙的房間已經準備很久了,卻從來沒有自己去睡過,每天都是和他們一起睡,要是突然讓兒子一個人睡,他肯定會不習慣。
  慕白一看司北的神色,就知道她心裡捨不得,不由得起身抱住了女孩,看著她說道:「寶貝兒,兒子大了,該是分床睡的時候了,可能一開始他會有些不習慣,但是時間長了就會適應了,他也不能總和我們一起睡,這樣不利於他的獨立成長。」
  司北輕嘆了口氣,有些失神的坐在床上,她倒不是不同意兒子分床睡的事情,只是突然間有些感慨,兒子慢慢的長大了。
  「傻丫頭,這麼了?」慕白一看司北的神情,頓時就心疼不已,他寶貝兒要是實在捨不得兒子的話,也可以推遲一點時間。
  司北搖了搖頭,看著慕白說道:「兒子確實該分床睡了。」
  說罷,司北輕輕抱住了面前男人,心裡忽然有些難過。
  「傻瓜,捨不得了?」慕白輕輕拍著女孩的背,安慰著她。
  慕白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寶貝兒的難過和不舍,但又看得到她的支持和理解,大概這就是一個母親吧,母親愛自己的孩子,也要學會在適當的時候狠下心來。
  「我才沒有捨不得小傢伙……」司北嗔怪的說了一句,吸了吸鼻子,從慕白身上離開,繼續收拾東西。
  隨後,兩人離開了溫泉酒店。
  回去的路上,在經過一家玩具店的時候,司北讓羅朗停了車,進去買了只大白玩偶,自言自語般說道:「晚上兒子抱著大白睡,應該就不會想我了。」
  慕白一陣忍俊不禁,按照他兒子的興趣愛好,怕是不會喜歡抱玩偶睡,他知道他寶貝兒還在擔心兒子可能會有的情緒,不由得開口說道:「寶貝兒,這件事情,我來親自給兒子說,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小傢伙很懂事,什麼事情都能夠說得通,慕白覺得分床睡沒有那麼難,而且,他有信心搞定小傢伙。
  「嗯。」司北點了點頭,心裡還是止不住一陣難過,慕白有些心疼的看著他寶貝兒,女孩子做母親了,大概都是這樣操心吧。
  回到家裡,慕煬和司南正在客廳里組裝高仿玩具步槍,小傢伙兩眼都在放著光,目不轉睛的盯著司南手裡的動作,看得津津有味。
  司北一看小傢伙的表情就知道,小傢伙這是對玩具槍極為感興趣,每當他對什麼事情超級感興趣的時候,就會這樣專註的看著。
  司北瞟了一眼自己手裡的大白,走了進去,隨意的把大白扔到了沙發一旁,這個大白的真正位置,大概是應該放進倉庫。
  「媽咪,舅舅好酷啊,我喜歡舅舅。」慕煬一看到司北,就興奮不已的說道。
  舅舅給他買的玩具槍,他超級喜歡,超級超級喜歡。
  司北瞅了小傢伙一眼,忽然問道:「那你晚上跟舅舅睡好不好?」
  慕煬一邊擺弄著玩具步槍,一邊煞有其事的說道:「媽咪,舅舅結婚了,要跟仙女兒小姐姐一起睡。」
  司南:「……」這鬼機靈傢伙,居然透露他的私事兒,真是人小鬼大啊!
  「霜兒回來了?」司北隨口提了一句。
  「嗯。」司南神色淡淡的應了一聲,注意力落到一旁的大白身上,語氣好笑的說道,「這是給烊烊買的玩具?」
  司北沒好氣的瞪了她哥一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知道她兒子不喜歡這種玩具還提?
  司北霸氣的看著自己兒子,開口說道:「兒子,把槍拿過來,媽咪給你組裝一個。」
  「媽咪,你也會啊?」慕煬好奇的看著司北,眼珠子瞪得圓圓的,舅舅不是說男孩子才會喜歡玩槍嗎?媽咪是女生耶,媽咪也會嗎?
  司北笑意盈盈的看著自己兒子,霸氣十足的說道:「媽咪會的多著呢,你舅舅會的,媽咪也會,你舅舅不會的,媽咪也會。」
  司南頓時感覺到空氣中有股濃烈的火藥味道,他就是問了一下這個玩偶大白,怎麼就得罪這丫頭了?
  司北看著手裡的AK47突擊玩具步槍,動作乾淨利落的拆了,一個一個的擺在地上,然後,司北朝自己兒子眨了眨眼睛,開始瀟洒帥氣的組裝步槍。
  一系列連貫專註,行雲流水般的動作,看得小傢伙眼裡滿是崇拜,興奮無比的揮舞著手臂,驚呼道:「媽咪,你是超人嗎?好酷好帥啊!」
  「喜歡這個呀?」司北問道。
  「嗯嗯,媽咪可不可以教我?」小傢伙眼裡閃耀著崇拜的小星星,無比期待的說道。
  「小傢伙,不是說舅舅教你嗎?」司南挑了挑眉,剛剛教了小傢伙一會兒,他妹妹就回來了,一會兒他接著教。
  「舅舅,嘿嘿,我喜歡媽咪教。」小傢伙嘻嘻笑道,他會說他覺得媽咪比舅舅帥么?
  司北心裡頓時一暖,唇角不由得勾起一絲會心的笑意,不愧是她兒子,很給她面子。
  司南看著某個善變的小傢伙,一陣狂吐血,他陪了小傢伙一整天,他媽咪一回來,頓時就不親近他這個舅舅了。
  司北在地毯上坐了下來,開始認真的教著小傢伙組裝步槍,一邊教,一邊進行認真詳細的解釋,小傢伙一邊聽著,一邊複述,神色十分認真。
  「小丫頭今天這是怎麼了?」司南挪了挪位置,看著慕白小聲問道。
  他妹妹從一回來開始,情緒就不太對,他們今天出去發生什麼不愉快了?
  慕白無奈一笑,低聲說道:「兒子要分床了,捨不得。」
  「你提出來的?」司南一陣好笑的看著慕白。
  他妹妹當初懷這個小傢伙的時候,是個意外,兩人的二人世界生活急劇驟減,這不,小傢伙滿三歲了,肯定是慕白迫不及待的提出分床了。
  「你說呢?」慕白高深莫測的回了一句。
  司南拿起旁邊的大白捏了捏,忍不住笑道:「噗……所以我妹妹給小傢伙買了個大白?想讓小傢伙晚上抱著大白睡?」
  慕白挑了挑眉,語氣威脅的說道:「你真是不嫌事大啊?還敢說?」
  他寶貝兒還在鬧情緒呢,司南這丫的居然還敢問……
  兩人正聊著天,一旁的小傢伙酷帥的抱著手裡步槍,興奮不已的說道:「舅舅,舅舅,我裝好了耶,媽咪教我一遍我就裝好了,為什麼你教我兩遍我都沒裝好呢?」
  司南得意勁兒還沒過,頓時就被給了一巴掌,被小外甥一陣「啪啪」打臉,這小傢伙的意思,就是說他教得不好了?……
  慕白忍不住一陣好笑,對著小傢伙說道:「兒子,你過來,爹地有事情跟你說。」
  聽到慕白的話,司北神色一愣,慕白哥哥這就要跟小傢伙說分床睡的事了么?
  「爹地,你有空教我射擊好不好?」
  慕煬小傢伙「咯噔咯噔」的跑到慕白面前,滿眼期待的看著慕白,他好想爹地教他射擊啊!媽咪說爹地射擊最厲害了,他想要最厲害的人教他。
  射擊?司南聽到這個詞語,不由得佩服的看向自己妹妹,之前小傢伙跟他玩的時候說的還是打槍,跟他妹妹聊了一會兒之後就變成射擊了。
  哎……看來小傢伙跟著他這個舅舅,也確實不讓人放心啊。
  「行啊,明天早上爹地就教你。」慕白很爽快的說道。
  司南好笑的看著自己小外甥,開口說道:「小傢伙,你明天早上不跟舅舅學練拳了?」
  「學呀,先跟舅舅學習練拳,再跟爹地練習射擊,又不衝突。」慕煬給了司南一個小眼神,那模樣好像在說自己有大把的時間一樣,看得司南頓時就沒話說了。
  慕白一把將小傢伙抱到大腿上,看了看小傢伙,神色嚴肅的說道:「兒子,還記得爹地給你說的話嗎?小小男子漢要學會獨立,兒子,你要是想學射擊的話,一定要先學會獨立,你告訴爹地,你學會獨立了沒?」
  「可是爹地,我不知道怎麼樣才算是獨立了呀?」小傢伙苦惱的抓了抓腦袋,他也想獨立啊,但他也不知道怎麼樣才算獨立?
  慕白見小傢伙一陣迷茫,解釋道:「那爹地來問你一些事情,如果你都能做到了呢,就算獨立了,要是有不能做到的,就還不算獨立,要努力做到了才算,明白了沒?」
  「明白了爹地,你問吧。」慕煬說道。
  「你會自己穿衣服了不?」
  「會呀。」小傢伙聲音響亮的回道。
  雖然媽咪總是幫他穿,但是他自己也會穿,沒有媽咪的幫忙他也可以的。
  「會自己洗臉刷牙了不?」慕白繼續問道。
  「會呀,爹地,我早就自己刷牙洗臉了。」爹地問的都是他會做的事情,是不是意味著他獨立了?
  「額……那你會自己睡覺了嗎?」慕白摸了摸小傢伙的頭,笑著問道。
  小傢伙似乎又有些不解了,神色疑惑的問道:「爹地,什麼是自己睡覺啊?」
  「就是不黏著爹地和媽咪,自己單獨在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一個人獨自睡覺也不害怕。」慕白循循善誘,一步一步的誘導著自己兒子。
  小傢伙拍了拍胸脯,自信滿滿的說道:「我才不害怕呢,我今天晚上就學自己睡覺。」
  「煬煬真是爹地的乖兒子,爹地為你感到驕傲。」慕白在自己兒子臉上親了一口,把他抱起來舉高高,逗得小傢伙「咯咯」直笑。
  慕白臉上滿滿都是自豪,他就知道讓兒子分床睡沒有那麼難,不愧是他慕白的兒子,值得表揚。
  「兒子,你要是不敢自己一個人睡的話,就告訴爹地哦。」慕白似乎是怕小傢伙反悔,又問了一句。
  小傢伙自信滿滿的說道:「我敢我敢,爹地,我要學會獨立睡覺,這樣明天就能學習射擊啦。」
  司北:「……」慕白哥哥好壞啊!單純的兒子就這麼上套了……
  司南:「……」一隻狡猾的老狐狸啊。
  他妹夫真是越來越狡猾了,不過他對於慕白這種讓慕煬答應分床睡的教育方式,要表示極大的贊同。
  小傢伙想到的不是和自己媽咪分床睡,而是自己敢不敢一個人獨立睡,他覺得這是他作為小小男子漢的膽量,是他應該要學習做的事情。
  慕白這是成功的轉移了他的注意力,讓他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待問題,所以小傢伙輕而易舉的就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