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烽火佳人:少帥的神秘嬌妻下載
  3. 烽火佳人:少帥的神秘嬌妻全文閱讀
  4. 第267章 我又不知道你是我親爹(二)

第267章 我又不知道你是我親爹(二)

作者:海鷗


  尊龍沉聲說道:「肯定有趕走他們的那一天,但是以咱們國家的實際情況,想在短期內把他們趕走還不現實。」
  「只要有希望,我就不會放棄。」雪狼看向尊紫玉,「姐,我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種土匪,我只打惡人和小鬼子,這個大家都有目共睹。我暫時不回去,只是為了更好的配合我五哥,儘快把那些欺負咱們的列強趕出去。」
  尊紫玉沉默了片刻,「姐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做出這樣的決定沒錯,可是奶奶和爹的年紀都大了,你忍心讓他們對你牽腸掛肚?」
  「我會常回去看他們的。但是,我還希望姐能把我做下他們的思想工作。」
  尊紫玉低嘆了一聲,「爹那邊還好說,他能理解你的苦衷,但是奶奶那,我怕我說了她也不會聽。」
  雪狼笑著握緊了姐姐的手,「等我回去,咱們一起勸勸他老人家。」
  「也只能這樣了。」
  「姐,我接到信后,就給你收拾了房間,我送你過去休息。」
  「我不累,咱們姐幾個坐在這好好聊聊天。」
  「咱們去你房間里聊。」雪狼說著扶起了姐姐。
  尊龍和赫連雪伊也跟著去了尊紫玉的房間,姐四個聊了會天,吃過午飯,尊龍把方子翼留在了野狼谷,他帶著赫連雪伊回了營地。
  野狼谷的刺傷行動又一次阻止了小鬼子前進的腳步,他們原地待命等待下一個指揮官的到來。
  三天內,野狼谷一共刺殺了南鐵三名大佐四名少佐,他們的行為徹底的激怒了南鐵。
  主戰派主張繼續派將必須滅了野狼谷。
  反戰派則不贊同他們的想法,一是因為進攻野狼谷需要帶隊的將軍,可能帶隊的將軍也就剩下那麼幾位,這要是都被暗殺了,他們南鐵要是遇到什麼威脅,連個帶兵打仗的人都沒有了。
  再者,他們要進攻野狼谷必須通過尊家軍的防線,尊家軍對夜狼谷圍而不打,他們要是過去了,尊家軍極有可能不會借路,就算借路了,沒準他們前面跟野狼谷接上火,他們就在後面搞偷襲,那可就腹背受敵了。
  兩方人爭執不休,最後以投票方式決定打還是不打,六對四,南鐵最終決定暫時撤兵。
  尊龍和雪狼幾乎同時接到了南鐵撤退的消息,兄弟倆的臉上都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不過,尊龍並沒有把兵完全撤回,而是留下了一個團,繼續駐紮在野狼谷外。
  七天後,這邊的情況徹底穩定了,雪狼和杜汐顏混在尊龍的警衛里跟著他們一起回了奉城。
  尊希遠對雪狼的事一點都不知曉,只知道大女兒因為一個夢跑去了錦縣,他聽說幾個孩子都回來了,便急沖沖的回了大帥府。
  尊紫玉他們剛進奶奶這院,尊希遠也到了。
  扮成衛兵的雪狼見他來了,皺著眉頭看向尊龍,他的原意是,來見見奶奶他就回去,可是尊希遠來了,他還能走得出去么!
  尊龍給他使了個眼色,讓他稍安勿躁。
  尊希遠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他看了眼女兒,「你是越來越能胡鬧了!有身孕也不知道好好在家養胎,怎麼樣,兩手空空的回來的吧?」
  尊紫玉笑著說道:「爹,誰說我兩手空空的回來的。我給你帶回來好多特產和野味呢。」
  「趕緊進屋吧,別凍壞了我的小外孫。」尊希遠說著看向尊龍,「扶著你姐點。」
  「嗯,您先進去吧。」尊龍等父親進去后,對雪狼小聲說道:「躲不過去了,你一會兒跟我們一起進去,先認了親再說。」
  「萬一不讓我走呢?」
  「你的本事要是想走,誰能攔住得住你。」
  「那倒也是。」雪狼伸手扶住尊紫玉,「你和我五嫂先進去,我扶姐後進去。」
  尊龍輕勾了下唇角,拉著赫連雪伊的手先進了大廳。
  尊老夫人見孫子和孫媳婦進來了,笑著沖他們倆招了招手,「快過來坐。」
  赫連雪伊笑著說道:「奶奶,我們倆等會坐,」
  尊老夫人一愣。
  尊龍笑著說道:「雪伊的意思是等我姐進來了,我們一起坐。」
  尊老夫人笑著指了指赫連雪伊,「你這孩子,咱們沒這些規矩。」
  赫連雪伊抿嘴笑笑。
  尊龍扭頭看向門口,雪狼扶著尊紫玉緩步走了進來。
  雪狼頭上的軍帽壓得很低,進門后,他連頭都沒抬。
  尊希遠見一個外人扶著女兒進來了,臉吧嗒一下沉了下來。
  尊紫玉見老爹的臉沉下來了,笑著說道:「爹,瞧你的臉沉得跟長白山似的,怎滴,我們幾個回來了你不高興啊?」
  尊希遠皺著眉頭看向雪狼,「大小姐已經送進來了,你出去吧!」
  雪狼沒動,手也沒離開尊紫玉。
  尊希遠的火蹭的一下竄到了腦門,他扭頭就沖尊龍吼道:「小王八犢子,你看你帶出來的兵!」
  尊龍微挑了下眉梢,「他不是我的兵。」
  尊希遠一愣,「玉兒,這個人是你的人?」
  尊紫玉笑著拿下雪狼的帽子,「小六,給大家看看你究竟是誰的人。」
  「小六?!」尊老夫人一把抓緊了扶手,定定的看向雪狼。
  雪狼看著奶奶,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奶奶……」
  尊希遠皺著眉頭,沉聲說道:「先別急著認親,你拿什麼證明你是小六?」
  雪狼微挑了下眉梢,「我什麼證據也沒有,再說,就算有,我也不給你看,因為我要認的不是你,我只是想給奶奶磕幾個頭就走。」
  尊希遠聽完雪狼的話,陰測測的看向尊龍,「這個小王八犢子說話的口氣怎麼跟你一模一樣!」
  尊龍低笑道:「我們倆分析過,最後一致認為,我們倆都比較隨根。」
  尊老夫人拿著拐杖扒拉開兒子,「你別擋著我,讓我好好看看我孫子。」
  尊希遠低嘆了一聲,「娘,別他們說什麼,您就信什麼,這八成是璟睿和玉兒弄來哄你開心的。」
  「是不是哄你們開心的,看看他肩上的梅花就知道了。」尊紫玉笑著拍了下雪狼的肩頭,「小六,把衣服脫了,咱就給奶奶看,不給爹看,誰讓他說你是假的。」
  雪狼笑笑,把手伸進懷裡,先拿出了那塊金鎖。
  尊希遠看見那塊金鎖,身子猛地一晃,他一把奪過金鎖,等他看清金鎖上面的溢字后,眼淚瞬間模糊了雙眼。
  「娘,是溢兒的金鎖!」
  尊老夫人拄著拐杖顫顫巍巍的走到雪狼跟前。
  雪狼拉下衣服,扭身把後背沖向尊老夫人,「奶奶,您看,我肩上有和尊老五一眼的梅花。」
  尊老夫人顫抖著雙手摸了摸雪狼肩上的梅花,「真是小六!真是小六!」
  尊希遠也湊了過來,可還沒等他看清雪狼肩上的梅花,雪狼便拉上了衣服。
  尊希遠險些沒氣背過氣,老五和老六一個德行,都是自己的前世冤家。
  尊老夫人哭著扶起雪狼,「溢兒啊,這些年你都去哪了,可想死奶奶了!」
  「奶奶,不哭。」雪狼抬手給奶奶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尊老夫人緊緊的拉著雪狼的手,把他拉到了榻上坐了下來,「溢兒,快跟奶奶說說,這些年你都去哪了?」
  「我……」雪狼抬眸看向尊龍。
  尊龍笑著說道:「實話實說。」
  雪狼這才把自己這些年在外面的經歷簡單的說了遍。
  尊希遠聽完雪狼的話,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上,「我就說,看你怎麼這麼眼熟!原來你就是雪狼,小王八犢子,有你這麼對自己的親爹么!」
  雪狼撇了撇嘴,「我又不知道你是我親爹。」
  尊龍見老爹的臉都氣綠了,呵呵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