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壺下載
  3. 仙壺
  4. 第二百三十二章 離開

第二百三十二章 離開

作者: |返回:仙壺TXT下載,仙壺epub下載

那名為何老的老者被嗆一聲,卻也不惱,呵呵一笑地說道,「我等修士逆天而行,求的無非是那虛無縹緲的仙道,這仙路寂寞,如果能夠助修士結成元丹的靈物自是輪不到我等輕易染指,不過」何老頓了一下,吊足了眾人胃口,「大坊主成就元丹乃是天大的喜事,我八賢坊久得同道的抬愛,如今卻是不能不有所表示。」

「來人,將那信物拿上來」何老拍了拍手,便有俏麗侍女手捧著托盤,緩踱蓮步,將其中的一個個閃爍著微弱靈光的器件展示給眾人。對眾人面上疑惑之色越來越濃的情狀恍若未覺,何老搖頭晃腦地說道,「這瀾滄修仙界自古繁盛,英傑輩出,不知道誕生多少身負逆天資質,驚才絕艷的人物,但千年以降,能以身觸禁忌,逆天而起之人,卻也只有南滄宗昭陽峰那那位了」

「何老莫不是說的那昭陽子,其不是早就已經在百年前隕落於墨陵被人挫骨揚灰了么,怎麼,大坊主結成元丹還與這百年之前的禁忌人物扯得上關係?」那名嗆了眾人一聲,身著員外服飾,體型富態的修士出聲說道。

何老嘿然一聲,點頭應是。「不錯,就是百年前那資質逆天,號稱玄元再世的昭陽子,其本是世俗之中一普通將軍,機緣巧合之下踏入修仙界,便拜在那南滄宗門下,其踏入仙途之時年歲已大,根骨定型,本已被料定前路已斷,然而隨後其五載凝脈,百歲結成三品元丹,一路壓服諸宗天驕,敗盡同輩豪傑,兩百歲便已至元丹巔峰,堪稱玄元再世」

「然而好景不長,百年前南滄宗上代掌門意外隕落,天雲真君閉生死之關,南滄宗內群龍無首,清玄宗玄昊真君親臨雲夢大澤,於內逼迫南滄強手不得出於雲夢澤,於外於墨陵截殺論劍而回的昭陽子,昭陽子雖然天縱其材,雙拳難敵四手之下,最終隕落於墨陵,自此南滄清玄兩宗不睦」

「至於大坊主能結成元丹,如何與那昭陽子扯上關係,這就不得不說當時前往墨陵截殺之人」何老正欲說下去,卻被人突然打斷,「何老所言,莫非是那鬼哭真人?」出言者赫然是之前那名身著員外服飾的修士,被驟然打斷,何老面上也並無不愉之色,「正是,五百年前墨陵百鬼夜哭,鬼哭門數千年來,終於是誕生了一名元神真人,元神尊號,是為鬼哭,鬼哭門也因此水漲船高,從不入流的小門小派,正式躋身中游門派」

「待玄昊真君下了祁陽山,不知許了鬼哭真人什麼好處,其竟欣然允諾,截殺那昭陽子,最後才有那驚世一戰,雖然昭陽子最終伏首,但鬼哭真人卻被昭陽子以元丹之身逆斬,貽笑大方」

「要說昭陽子逆斬元神,固然是驚世駭俗的壯舉,然而鬼哭真人與其所帶門人既死,鬼哭門卻一夜之間銷聲匿跡,卻是讓人費解,要知道鬼哭門雖以鬼哭真人為首,於墨陵死傷大半,門中卻還有些元丹修士,絕無可能消失百年也不見絲毫蹤影地,其中蹊蹺之處,卻也有些耐人尋味,只是當時墨陵之役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又牽扯到南滄清玄兩大傳世巨宗,最後都惹得尚雲閣出面調停,鬼哭門這點微末之事,自然是無人在意了。」

身著員外服飾的修士聽到此處,眉眼一動,「莫非.........」,何老見其已經有所觸動,頓時哈哈一笑,「在座諸位不乏閱歷深厚之輩,想來已經有所領悟,沒錯,大坊主的確是偶然發現了鬼哭門宗門遺迹,從中得了一枚九鬼丹,這才得以養成脊柱大龍,成就元丹」

在場眾修聽到此處已經是一片嘩然,性急的卻是在問自己相熟之人這九鬼丹為何物,何老此時也適時說道,「這鬼哭門雖然功法平平,成立了數千年也只有鬼哭真人這一名元神真人。」

「不過,自然能出得元神真人,其也自然有其獨到之處,其門中這九鬼丹,如若凝脈巔峰修士服之,便能引九鬼上身,只要挨得過這厲鬼噬身之苦,便能引下雷劫,成就元丹,當然,用這種取巧之法,便是成功,也只能成就最為低等的九品金丹,自然是失了進一步的可能,然而我等散修,能有多少人真正能夠脫穎而出,走上那金丹大道的?是以這九鬼丹,便是在尚雲閣之中,也是大可上得六宗拍賣會的寶物了」

何老說到這裡,便適時地閉口不言,但場中眾修喘息之聲越來越濃,何老才開口道,「大坊主宅心仁厚,既已結成元丹,卻也不願我八賢坊專美於前,故親自下令,將這九枚信物拿來拍賣,之後鬼哭門遺迹開啟之時,持有信物之人,便可與我八賢坊一起進入那鬼哭門宗門遺迹,所得機緣,俱歸己身,我八賢坊絕不過問。」

「哼,說的好聽,這宗門遺迹你們八賢坊藏不住了,這就拿來拍賣了,莫不當我等都是傻子不成?我等就是不拍下這信物,大可等那些宗派來人,這鬼哭門遺迹在哪,自然是真相大白。」又被嗆一聲,何老面色卻依然是不動聲色,「呵呵,諸位同道所言,卻也有可取之處,可就算宗派來人,與我八賢坊共同探索鬼哭門遺迹,可以在場大多數同道的身份,卻是能夠得上那些眼高於頂的宗門強者?,便是諸位手眼通天,真的探聽到那鬼哭門宗門遺迹所在,卻當真不怕那護宗大陣么?」

「這....這不可能,如果這護宗大陣未曾消散,大坊主是如何得到九鬼丹的?」受到質疑之後何老淡淡出言,「這就是我八賢坊的私事,不足為外人道了,不過我八賢坊可以保證,鬼哭門的宗門大陣是未曾消散的,其是何等威力,用不著老朽多言了吧?信物五千顆下品靈石起拍,現在開始!」

場中眾修沉默片刻之後,競價之聲立刻成火山爆發之勢,見到這一幕,徐遙微不可察地皺了下眉頭,起站起身來,竟然就此離開了此處。在拍賣會後台結算完之後,徐遙便把那五百餘顆靈石收入了濟源玉壺之中,整個人便來到了內坊之中,再來逛一圈看看又沒有漏網之魚。

徐遙之所以對剛才信物的拍賣沒有絲毫興趣,卻也不是因為自己靈石不足,而是徐遙打心眼裡便想對這所謂的鬼哭門遺迹敬而遠之。其一自然是擺明有元丹修士在其中牽頭,縱使有天大的好處有命去拿,也要看有沒有命去花,其二,九鬼丹看似霸道無比,引人入勝,但卻是以斷絕道途為代價的,徐遙少有大志,自然是對其有些看不上眼。

其雖然價值也是極高,即使自己不用,大可以售賣他人,然而如果要用自己的小命去冒險,徐遙自是不肯。眼看著這八賢坊有著成為風暴漩渦的趨勢,徐遙此時也是心生離意,在灑下一百多顆靈石購得一些合用材料之後,徐遙便一拂袍袖,飄然而去。

待其離開坊市之後,便有眼線,將此情報,傳給了正在揮舞自己手中的鞭子,頗有些百無聊賴的妖媚少女,「八坊主,那人已經離了坊市了」,妖媚少女聞言面上慵懶之色一收,隨即收起了鞭子,「好,你先去把本姑娘養的那兩條狗放出去,我先去換身衣服,隨後就到。」,「是」前來稟報之人低下頭顱飛快地退了出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