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地府巡靈倌下載
  3. 地府巡靈倌
  4. 第232章 屍魂落魄幡

第232章 屍魂落魄幡

作者: |返回:地府巡靈倌TXT下載,地府巡靈倌epub下載

絕殺!

那般強大的雙頭男鬼,被雷鏡一擊,也承受不住的變成了飛灰。

「啊啊,不,不……!」

攻擊我的八鬼眼睜睜看著雙頭首領被電母雷鏡轟殺了,一個個的驚恐到極點,因為,九鬼亂劍陣,破了。

缺少雙頭男鬼這一環,劍陣自然崩潰,九鬼力量聯合起來那是何等的強大?但此刻卻變成了各自為戰。

即便它們每一隻單獨拿出來都無比厲害,但也遠遠趕不上結陣之時的恐怖了。

「姜度,本掌院和你不共戴天!你敢滅殺本院的心腹愛將,你必須死,必須去死!」

遠遠的,姜紫淮幾乎氣瘋了,『轟轟』的幾道法術大招,愣是將宮重轟飛出去數百米遠,緊跟著他渾身飆血凶神惡煞的沖了過來,速度奇快,風馳電掣的,一眨眼就到了近前。

宮重這時候才落地,厚竹板法具跟著砸落塵埃,發出震天聲響,顯然是受創不輕。

「姜度,快逃啊!」

灰土和煙塵之中,宮重凄厲的喊叫著。

一眾夥伴想過來增援,但卻被發瘋的群鬼和殭屍使用人海戰術給拖延住了,血竹桃急的喊起來:「小度,趕快跑!」

我心中計算的清楚,距離姜紫淮被反噬,只剩下最後的五十二秒了。

九鬼亂劍陣被破,我此刻要是轉身就逃,必然可以拖延個數十秒,但看姜紫淮的極限速度,數十秒之後就會被追上,到時候,後背暴露於敵人眼前,反而更加的危險。

有時候,最好的防守反而是迎難而上的進攻。

「電母,和我一道上,弄死他個老匹夫!

我發起狠來,憤怒的吼叫著。

戰甲上陰火爆燃,強大力量加持於雙腳之上,不退反進,揮舞起封魂鏈鉤,短劍向前閃電穿刺,悍不畏死的殺了出去!

同時,近五米高的電母法相手掌一翻,接住原路返飛回來的雷鏡,轉身就跟著我迎向老魔頭。

「姜度,你還敢反擊?找死!本院讓你見識一下,屍魂落魄幡,現。」

彭!

急急衝來的姜紫淮鬚髮皆張,揮手間祭出一桿紫黑色的旗幡,此物初始只有巴掌大小,但脫離他手掌之後,迎風一晃,就變成三丈高下的巨大玩意,旗幡招展,無邊血光照亮了夜空。

這才是姜紫淮的本命法具,聽他喊叫,名為屍魂落魄幡?

為何他先前對戰宮重之時沒有祭出此物?我於電光石火中想明白了緣由。

必然是因為他本身退化虛弱所導致的後果,也就是說,於此物,他只有一擊之力了,所以,他留下來扭轉乾坤使用。

更確切的說,屍魂落魄幡的終極一擊,是給我留著的。

因為,只有在時限之前徹底的滅殺了我,他姜紫淮才有機會活下去,相比之下,宮重的纏鬥不足以迫的他使用此招。

按照姜紫淮的原計劃,只是九鬼亂劍陣就足以絞殺我了,他沒有想到鬼牢戰甲的出現,更沒有想到我誦禱出了電母法相助陣,不但在九鬼亂劍陣中活了下來,更御使著朱佩娘法相強勢滅殺了雙頭男鬼,打破了劍陣封鎖。

這一連竄的意外,導致他的原計劃失敗。

此刻,他只能拚命了。

耗費大代價,我估摸著是祭獻了損耗根基的精血,這才用大型法術打趴下了宮重。

他將剩餘的所有能量和法力,完全關灌注於本命法具『屍魂落魄幡』之中,就是要一擊滅殺於我。

我沒有逃跑,反而轉頭殺來,正中姜紫淮的下懷。

幾乎是瞬間我就想明白了這中間的原委,但我不後悔,即便再來一次,我也會做此選擇。

和姜紫淮老魔頭,總是要分出個上下高低的。

眼下形式明朗起來,只要我抗住屍魂落魄幡的最後一擊,姜紫淮必死。反之,我會身死道消。

是生是死?就看這一下了。

「噗!」

就見姜紫淮猛地劃破了手臂,猩紅之血散落到旗幡之中,霎間血光暴漲,而姜紫淮本就乾瘦的身軀似乎瞬間就縮小了三分之一,可見他一下子祭出了所有的精血,這絕對是玩兒命的架勢。

其雙眸中都是陰狠和殺機。

就剩下五十秒左右了,他當然不想被反噬致死,所以,別無選擇,只能拚命。

換做他的巔峰時期,豈會和我這等小人物大動干戈?揮揮手就能置我於死地了。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也,眼下的姜紫淮激斗宮重之後也受傷了,法力下降的厲害,乃是他最虛弱的時刻,這是我唯一能夠利用的條件。

我就不信了,上天還能容此等惡魔繼續存活下去?

這桿屍魂落魄幡一展開,血氣衝天不說,我還感受到旗幡之內禁錮了數萬條陰魂,這些陰魂在旗幡之內痛苦的嚎叫,釋放出滔天的陰氣能量。

這一下子就隱藏不住了,這桿旗幡是使用數萬無辜生命煉製而成的,乃是世上最邪最陰最毒的法具之一。

此等煉器之法,即便我不太懂方外世界的規則,卻也曉得,絕對是天理不容。

不光是方外正道不容,邪道也不可能容忍。

所謂的正邪只是修鍊方式的不同,但陰德法則擺在那裡,不管是正道還是邪道,都是有所顧忌的,如姜紫淮這般濫殺無辜的煉器手段,正邪兩道和中立派系都會將其視作必殺之徒!

「魔頭,你該死!禍害數萬無辜生靈,罪惡滔天。魔驍鏈法,殺!」

我感受清楚的同時,史無前例的憤怒充溢胸襟。

我知道姜紫淮陰狠,但也沒想到他殘暴到這等地步?

是不是他永遠不使用失魂落魄幡,就沒人注意到他暗中做了多少惡事?

我本以為布置風水環動千葬局的莫十道就足夠狠辣了,為一己之私殺了數千人,但和姜紫淮煉製屍魂落魄幡所殺的無辜生靈比起來,那真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夜山閣,你塔瑪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宗門?不是說當年是正道雙魁首之一嗎,如何出現了莫十道和姜紫淮這樣不將人命當回事的恐怖魔頭?夜山閣五院,你們為何不除惡務盡?難道,就任憑這些魔頭禍害蒼生嗎?」

這股怒氣中,我將夜山閣五院一道記恨上了,他們有監管不嚴之責,誰也別想推卸責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