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七零當神婆下載
  3. 重生七零當神婆全文閱讀
  4. 241捉鬼訓練

241捉鬼訓練

作者:禪靜


  顧明台喝了一口酒,淡定一笑,「我只知道半個月後咱們這個軍區里會有一次任務,不過有一定的危險性,但也是個建功升職的好機會,你要是不怕危險,我可以向上面推薦你一下去參加。」
  朱副團長一聽,馬上道,「願意,願意,我不怕危險,老弟,拜託你了。」
  話一落,朱團長又打算往顧明台的酒杯里續酒。
  顧明台見狀,趕緊用手捂住了杯口,「不用再倒,再倒下去就要醉,到時候我家那個就不准我上床了。」
  他這話一說,在場的幾個男人都身有體會,彼此的眼裡都露出一道心照不宣的笑容。
  女人們這邊也聊著天。聽到男人們那邊傳來的大笑聲,幾個女人相視一眼,跟著笑出了聲。
  一時間,顧家裡全是歡聲笑語,飄的整棟樓的人都聽見了。
  很快,小兩口就沒有心情再去管這件事情,因為他們又有更重要的事情人處理了。
  葉士平他們的訓練即將提上了日程。
  這一天,顧明台讓人開著一輛大軍車,載著他們走了兩個小時,停在了一座荒蕪人煙的村莊外頭。
  一到地方,張萌馬上給他們十人一人發了一張符紙,「這張符紙就是你們的保命符了,到時候要是碰到了你們搞不定的鬼怪,你們就使出這條符紙,我會馬上趕過來救你們。」
  十人一聽這張符紙是保命,十人馬上接過來,並且小心又小心的藏在身上。
  「好了,現在準備進去吧,你們都要小心了,這個村子里可是真的有鬼魂之類的,一定要小心又小心。」顧明台沉著臉向他們十人認真的叮囑道。
  「那個,嫂子,我們進去裡面幹什麼啊?」馬大哈紅著臉舉了下手。
  他話剛一落就受到了他旁邊葉士平的一個重重敲頭,「你傻了呀,老大跟嫂子帶我們來這裡,當然是來除鬼的呀,難道是來看鬼的呀,這麼笨。」
  馬大哈摸著自己被敲的頭,有點委屈道,「我就是不知道才問一下的嗎。」
  顧明台瞪了他們兩人一眼,然後繼續道,「這個村子里的鬼都是一些屬於怨氣極重的惡鬼,你們看到了它們,一定要盡全力除了它們,不然,死的人就是你們,聽明白了嗎?」
  十人站直了身子,異口同聲答道,「聽明白了!」他們過來時,正是傍晚,花在路上兩個小時,現在已經接近晚上的八點鐘左右。
  張萌掃了他們十人一眼,見他們一個個還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於是在他們臨走前,又多了一句道,「現在是晚上,鬼在夜裡的陰氣最盛,也是鬼力最厲害的時候,你們可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嫂子,你就放心吧,我們可是經歷過不少鬼怪的人了,這個村子里的鬼怪一定嚇不倒我們的,你跟老大就在這裡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吧。」葉士平一臉志滿意得的道。
  看著他們臉上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笑意,張萌心裡呵呵笑了幾聲,沒再多說什麼。
  月上高空下,十人相結著隊伍慢慢踏進了這座沒有一點人氣的村莊裡頭。
  看著他們走進去的身影,張萌回過頭看著顧明台道,「顧明台,今天晚上可能有好戲看了!」
  顧明台說,「這幫臭小子們,不聽老人言,總有他們吃虧的時候,希望他們可以熬過今天這一晚上。」
  張萌有些擔擾的道,「他們都還是新手,就這樣子讓他們十人闖這種鬼村,會不會太嚴厲一點了。」
  顧明台拍了下她的肩膀,「不用擔心,我們之前不是來過里一趟了嗎,難纏的惡鬼都讓我們給收了,要是他們還對付不了剩下的那些鬼魂,那我可能要考慮一下他們適不適合再跟我一塊做事了。」
  這十人都是十七八歲的那種戰士,年輕氣盛的。
  這次來這個鬼村,他們除了張萌進來前發給他們的那張符之外,他們身上還有一個武器,那就是槍了,不過這槍跟軍營里那些戰士們用的不太一樣,他們身上配戴著這把槍里裝的子彈可是用硃砂做成的彈頭,對鬼魂有一定的殺傷力。
  一進村莊,十人經過一間屋子門口時,隱隱約約聽到裡面傳來了什麼聲音。
  葉士平停下了腳步,側過頭跟身邊的九個戰友們問,「你們都聽到什麼聲音了沒有?」
  「聽到了!」說話的人是陳小柱。
  「我也聽到了!」緊接著第二,第三個的應聲。
  葉士平一聽大夥都聽到了,馬上提議,「我們進去看看吧,說不定裡面有鬼魂等著我們去除呢。」
  大夥一聽,同意了。葉士平走在最前面。
  屋子的屋門是關著的,葉士平用力一踢,門吱呀一聲打開,還伴隨著一股很大的灰塵在他們四周飄楊著。
  「咳咳。」有些人聞不慣這灰塵的味道,忍不住咳嗽起來。
  十人一走進屋子裡,所有人都在這充滿霉氣的房子里聞到了一股很濃重的血腥味道。
  大夥心中一緊,下意識的用手握住了他們腰前別著的槍支。
  「好重的血腥味,不是說這裡沒有人住了嗎,怎麼還會有這麼重的血味道,是不是有人死在這裡啊?」另一個士兵緊張的握著腰上的槍,結結巴巴的開口問道。
  葉士平一聽,馬上朝身後的戰友喊了一句,「都把身上的手電筒拿出來照一下。」
  他話一落,十道亮光立即照亮了這個滿是灰塵的屋子裡頭。
  詭異的是這地面上只有灰塵,根本沒有血,甚至是一滴血都找不到。
  「奇怪了,怎麼會這樣,明明這麼重的血腥味,居然沒有血,這血是從哪裡來的?」又有一個戰士問道。
  剩下的人不相信,也把他們手上拿著的手電筒往地上一照,結果他們看到的除了是灰塵,還是灰塵!葉士平立即皺起眉頭,「不可能啊,剛剛這裡明明有很嚴重的血腥味,怎麼可能會找不到一滴血的,那這血是從哪裡來的?」
  一說完,他馬上看向身邊的戰友,結果發現他們一個個睜大著一雙雙冒著恐懼光充的眼睛往他身後看著,更可怕的是這些人的臉色都慘白成一片。
  「葉,葉士平,你,你快轉過來吧,這,你身,你身上有兩個,兩個鬼!」
  陳小柱拉著旁邊戰友的衣服,害怕的瑟瑟發抖。
  葉士平身子一僵,慢慢的轉過身,結果一入眼就看見了一大一小兩張血肉模糊的臉龐,還有在她們身後有一個頭頂插著另一把大刀的男人拿著一把大刀追了上來。
  明顯可以看出來這一大一小是一對母女,頂著一張血肉模糊的臉龐在這個房間里亂跑。
  而他們風剛聞到的血腥味就是從這一家三口的身上散發出來。最詭異的是,他們跑過的地方卻沒留下一滴血。
  那三隻鬼就像是沒有看見他們一樣,仍舊在這個房間里跑來跑去。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讓這十人嚇的快魂飛魄散了。
  葉士平趕緊從自己身上拿出了一個本子,這個本子是之前在車上時,張萌給他們熟悉這個村子的,可惜他們當時根沒把這裡當回事,以為他們經歷了上次在山洞的事情之後,已經很厲害了,根本不會怕這些鬼。結果現在才發現,他們還是太膽小了。
  「怎麼樣,這本子上有沒有寫這家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另一個戰友走到葉士平跟前,著急的拉著他手臂問道。
  「你別拉我啊,我看看才知道。」葉士平氣的瞪了他一眼,趕緊又低下頭去翻手上的這個本子。
  翻了沒幾頁,突然聽到他大叫了一聲,「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快點說,快點說這一家人是怎麼回事,怎麼死的這麼慘!」其中一個戰士著急的拉著葉士平的手問道。
  葉士平皺著眉看了眼身邊的九個戰友,咽了一口口水才講道,「上面講這個家曾經住著一家三口,聽說這一家一開始還很幸福,只不過後來也不知道男主人是怎麼的,染上了賭博,最後把家裡的錢都給輸光了,後來男主人的賭癮也大了,一直想著想把輸進去的錢給贏回來,最後越賭越輸,男人輸到後面,良心全沒了,把妻女都抵押給了賭坊那邊,這家的女主人知道,一想到進了賭坊那種地方都不會好下場,於是就把在某一個晚上,先把男主人給灌醉,然後拿了一把菜刀給砍進了男人的頭上。」大夥聽到這裡,一個個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那後來,後來怎麼樣了?」雖然心裡害怕,不過有一些士兵心裡很好奇那一對母女後來怎麼會變成面目全非的樣子。
  「後來啊,後來那個男主人被痛醒,也拿了一把刀把一雙妻女都給砍死了,當時的警察過來時,這個家裡全是血,女人跟那個小女孩的臉全被男人給砍沒了。」
  葉士平說到這裡,臉色一白,捂著嘴巴彎下腰乾嘔了幾聲。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了下來,馬大哈氣呼呼的道,「太不是人了,連自己的妻女也殺,根本不配當一個男人。」
  「馬大哈,你別胡說。」葉士平臉一變,大聲朝馬大哈這邊呵斥道。
  話音未落,大夥就驚恐萬狀的望著突然停下追逐的一家三口。
  他們三人慢慢的轉過了頭朝他們這邊看過來。
  大夥讓他們這一家三口一望,頓時頭皮一陣發麻,后脊背一陣發涼。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那一對母女倆就已經跑到了他們面前。
  「各位,救救我跟我女兒,他要殺我,那個殺千刀的要殺我。」婦人頂著一張血肉模糊的臉對著葉士平他們求救。
  陳小柱顫抖著慢慢轉過頭看向葉士平,「葉士平,我,我們怎麼辦呀,是要逃還是怎麼辦呀?」
  葉士平這時候的臉色也跟他們差不多,「我們可是軍人,雖然他們是鬼,但也曾經當過人,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可是他們是鬼啊,不是人啊,他們已經死了呀。」一個戰友頂著一張快要哭了的臉龐看著他道。
  葉士平咽了一口口水,朝他們一吼,「就算是鬼,現在他們被惡鬼欺負著,我們也要去幫忙。」
  話音一落,葉士平馬上抓起了自己身上別著的槍沖了上去,對著朝那對母女衝過來的男鬼用力扣下了板機。
  「啊!」男鬼被打中胸口,嘴裡發出一道慘叫聲。
  男鬼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空了兩個洞的身體,面目發青的大聲一吼,「多管閑事,都去死。」
  男鬼發起怒,拿著手上的菜刀朝葉士平這邊砍了過來。
  葉士平嚇的臉色一變,用力一按手上的板機,只聽到咯嗒一聲,裡面的硃砂子彈讓他給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