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鈒龍下載
  3. 鈒龍
  4. 第133章 我要見張三

第133章 我要見張三

作者: |返回:鈒龍TXT下載,鈒龍epub下載

星河酒坊已經是戶部的產業,據說傅遵得到了釀酒的配方,準備在四京都建造酒坊,既獲得白酒的高額利潤,同時也抽取一層層酒家的稅收;都是千年的狐狸,楊志與鷹雲飛的問答其實就是對是否挑戰戶部的一種試探,只不過楊志預先考慮過這問題,沒接這個包袱。

場內的氣氛有些尷尬,誰也不知道鷹雲飛是順口一說,還是別有用心;好在門開了,羅呂端著一個大托盤進來,聞著就是一種濃香。托盤裡是一盤參茸蒸熊掌,金黃色的熊掌在盤子中央,鹿茸人蔘被切成片,擺在盤子的四周,煞是好看;羅呂身後的夥計給每一個人又送上兩隻饅頭,是吃熊掌擦手用的。

羅呂一邊分割熊掌一邊得意地說:「這隻熊掌是黑熊的右掌,熊冬眠時以舔掌為生,前右掌因為經常舔,所以特別肥腴,加上我們獨特的烹調方式,不但味道好,而且溫腎助陽,益精養血,只不過人參與茶相衝,吃了人蔘的人,在一個時辰中就不要喝茶了。」

羅呂的刀功嫻熟,一隻熊掌上的肉被剔得乾乾淨淨,分別擺在一個個盤子里,楊志去換了一身衣服過來,正好是最後一盤;夜叉已經把自己的一盤熊掌肉吃完,用饅頭揩著油膩的手說:「羅呂,難怪皇宮裡說羅家的熊掌做法是一絕,燕雲殿是經常吃熊掌,味道跟你的沒法比。」

羅呂嘿嘿一笑,御廚又怎麼樣,還不是侍候人的,尤其是契丹的皇宮,更是蠻不講理,多少權貴都說殺就殺了,御膳房裡哪年不死幾個廚師。現在自己跟著楊志,這座酒樓的生意是肯定不錯的,以後酒坊那些生意也會交到自己手裡,吃香的喝辣的,比做廚師的堂兄快活多了,也自由多了。

夥計在不斷地上菜,楊志向燕雲殿的同僚一一介紹,斡里衍有種錯覺,楊志也許就是一個酒樓的老闆,跟燕雲殿沒有關係。喜龍嚼著鹿肉,嘴裡含糊不清地說:「楊志,你和元供奉的那一戰,感受如何?」

金陵閣一下子靜了下來,今天來,除了捧場,最關鍵的就是想問這件事,至於梁國公主斡里衍想參股馬奶坊只不過是個意外之喜。楊志施施然咪了一口酒說:「說實話,我到現在都沒想明白,元供奉似乎是一心二用,一招戒尺和一招擒龍功同時施展出來,我根本無法招架,只好強行挨了一下,到現在內傷還沒完全好。」

楊志這番話捧了元狄,實際上也說了自身的價值,畢竟楊志挨了一下沒死,甚至第二天就生龍活虎地忙自己的生意。在喜龍等人眼裡,這些都沒什麼,楊完全能夠理解,楊志值得這麼驕傲,換一個人,也許到現在還沒有下床;只是楊志這麼一說,又把話聊死了,讓喜龍在這話題上聊不下去。

「楊志!」

斡里衍不滿地問:「我們的馬奶坊叫什麼名字?」

「我想好了,幽州馬奶酒坊。」楊志的態度隨意,似乎連名字都懶得起,差點沒把斡里衍的鼻子給氣歪了;不說起一個吉祥響亮一點的名字,幽州馬奶酒坊,難道上京和西京的酒坊也叫這個名字。斡里衍沒有變臉,坐在那裡看著楊志,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總是和遼國的年輕俊彥不一樣,難怪哥哥說只有耶律元才可以相提並論,兩個人確實是一樣的德性。

楊志的眼瞼抖動了下,斡里衍畢竟是公主,楊志從心裡對斡里衍還是有好感的,楊志坐直身體問:「公主是不是不滿意,要不然我們換一個名字?」

斡里衍輕輕的喝了一口馬奶酒,放下酒碗淡淡地笑著說:「不必,不過一個名字而已,就叫幽州馬奶酒坊。」

斡里衍的笑似乎有些魔力,讓楊志原本古井不波的心有了一絲漣漪,楊志做出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掩飾了內心的尷尬說:「那就好,那就好。」

喜龍等人都是成精的角色,看了一眼兩人,都是默不作聲;斡里衍似乎察覺到什麼,看了看楊志,不由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楊志,不要這麼假。你什麼時候變成低聲下氣的人,我看沙凈他們似乎對你很尊敬啊。」

沙凈沒想到不吭聲也會被惦記上,頭也不抬地說:「我是技不如人。」

楊志和斡里衍被說得面面相覷,喜龍與夜叉大笑,要是換做別人,是不敢在公主和上司面前如此放肆,可是沙凈是國師天心大師的得意弟子,做派果然與眾不同。不能讓斡里衍下不了台,楊志主動放下身段問:「沙凈,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沙凈終於笑起來,抬頭說:「楊志,我要見張三。」

「滄州張三。」喜龍大喜,問楊志:「你知道他在哪?」

楊志擺手說:「我哪知道,張三是跟著耶律磊回來的,前兩天耶律磊來幽州,帶了一個口信,說張三想見我,可是我哪敢招惹,耶律家要是解決不了的問題,我怎麼可能解決。」

喜龍一怔,隨即嘆口氣說:「老了,整日提心弔膽,還是掉進了你們的圈套。也罷,有些事總是要說出來的,耶律磊也見不到張三;張三給耶律磊留了個紙條,說楊志你要是去智泉寺上香,他就會出現。沙凈,智泉寺可是天雄寺分院,別說你們沒有企圖。」

斡里衍大眼睛忽閃,燕雲殿找張三很長時間了,就知道這個人在遼國;張三與楊志不同,本身就是幽州人,後來遷徙滄州,一直從事的就是走私生意,所以張三在幽州要是找個地方躲起來,有人幫助掩蓋消息,有人提供食宿,按照遼國鬆散的管理制度,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喜龍在燕雲殿就是負責這件事的人,現在看來,也拿張三沒辦法;至於耶律磊和沙凈,就有點猜不透。

沙凈坦然一笑,目光中說不出的清澈:「喜閣主多心了。如果真是智泉寺是在協助張三,我又何必繞這麼大一個圈子,偷偷地去見張三豈不是更方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