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家夫人威武霸氣下載
  3. 我家夫人威武霸氣全文閱讀
  4. 第112章 我們試一試

第112章 我們試一試

作者:細雨魚兒出

?  阿福雙手捧著衣服,以一種朝見聖人的心態走了進來,然而,不待他走進寢室里,自家主子便走了出來,皮笑肉不笑地瞧了他一眼,接過他懷裡的衣服走了進去。
  阿福一時更是納罕了,方才他只是匆匆看了一眼,還是帶著怒氣的,一時還真沒瞧見那女子長什麼樣子,現在見主子這前所未有的緊張模樣,莫非那女子是九天上下來的仙女不成?
  直到那女子換好衣服出來,阿福瞪圓了雙眸,確認了,果然是九天上下來的仙女啊!
  因為這深更半夜的,一時無法找到好的女子衣服,他只能尋了一套府里婢女穿的上身綠色交領窄袖小襦,下身紅色六幅裙的衣服來。
  雖然他們長公主府,便是婢女穿的衣服也是用上好的布料製成的,但跟主子穿的衣服自然沒法比,然而這女子穿在身上,卻穿出了一種清新脫俗的味道來,站在自家主子身旁半點不遜色,真真是老天爺眷顧的人兒。
  他不禁緊張地走了上去,結結巴巴地道:「夫……夫人,方才真是對不住……」
  莫小蝶微微張大眼睛,她什麼時候成夫人了?蕭楚睿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含笑,淡淡道:「這是南平候府的二娘子。」
  蕭楚睿說著,右手握拳湊到唇邊,低低咳了一聲。
  阿福眼一瞪,一時以為自己聽錯了,南平候府的二娘子,那不是主子的前夫人?!
  莫小蝶如今解決了自己的事情,也終於有心思去考慮旁的事了,聽到他咳嗽的聲音,不禁一愣,皺了皺眉,「你病了?」
  方才他與她說話的時候她就發現了,他似乎有些咳嗽。
  說著,她的眼睛轉到了几上那碗已經不再冒熱氣的葯上。
  蕭楚睿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淡淡一笑,「小事,過幾天就好了。」
  莫小蝶狐疑地看著他,明顯不怎麼信,想了想,她走到長榻邊,用手試了試那碗葯的溫度,幸好還是溫的,轉過頭道:「趁還溫著快喝了罷。」
  蕭楚睿抿了抿唇,臉上難得現出些許嚴肅之色來,莫小蝶不禁有些失笑,莫非這男人還怕喝葯不成?她也不說話,只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半響,蕭楚睿終於慢慢呼了一口氣,走過去拿起那碗葯,一抬手喝了。
  一旁的阿福差點把眼珠子跌出來。
  喝喝喝……喝了?!
  主子何嘗有這麼聽話的時候!便是世子親自過來勸說,也不一定能成功的!
  他頓時無比崇拜地看著莫小蝶,管她是前夫人還是現夫人呢,反正這女子定然是他們以後的夫人了!趕緊走上前告狀,「夫……二娘子,主子咳嗽都好幾天了,就是不願意喝葯,今天是您在才喝了,要是您離開了,還不知道會如何呢!」
  莫小蝶微微擰眉,看向蕭楚睿,蕭楚睿暗暗地看了阿福一眼,嘴角微勾道:「莫聽阿福胡說,我先前一個人在外頭哪有那麼嬌氣,不過是小小的風寒,自己便能好了。」說著,又低咳一聲。
  莫小蝶還想多說幾句,但想著自己如今沒什麼資格管他這些,頓了頓,只道:「葯還是要吃的,小病不管會變成大病,吃完葯,最好喝點溫開水沖一衝嘴裡的藥味。」
  說完,默了片刻,道:「如今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蕭楚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最後只是道:「這麼晚了,你要怎麼回去?」
  莫小蝶這回倒是笑了,「沒關係,你把我送到南平候府,我自有辦法。」
  不過是不到三米高的牆,還難不倒她。
  蕭楚睿又看了她一會兒,終是暗暗嘆了口氣,眸中掠過淡淡的失落,囑咐阿福,「去準備馬車,送魏娘子回府,府上的守衛若是問起,便說是我吩咐人出去辦事。」
  阿福瞧著自家主子和魏娘子間的氣氛,只覺得怎麼看怎麼不對勁,明明主子瞧著是對魏娘子無比親厚了,兩人間還是表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疏離和剋制來,卻也不敢多說什麼,應了聲「是」,便下去自去準備了。
  蕭楚睿又和莫小蝶說了一會話,估摸著阿福準備得差不多了,親自帶著她去往後門處,邊走邊給她介紹長公主府的情況,莫小蝶一路聽著看著,才曉得什麼叫真正的世家大族,長公主府單是布局的複雜程度,便不是南平候府能比擬的。
  一直到了後門處,只見那裡有兩個守衛正在值夜,見到跟在蕭楚睿身後的她,顯是很驚奇,暗暗交換了一個眼神,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阿福已是備好馬車在外頭,蕭楚睿帶著她走到了馬車旁,伸出手來,莫小蝶頓了頓,由著他把她扶上了馬車。
  最後,她坐在馬車裡,看著蕭楚睿披著一件單薄的外衣,提著一盞燈籠,一直帶著淺淺的笑意注視著她遠去,涼薄的夜色下,他的身影顯得高大而俊朗,彷彿一座山般站在那裡,給人無以名狀的安定感,一顆心突地就跳了跳,微微揚高聲音道:「停車。」
  阿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立刻便勒停了馬車,莫小蝶直接跳了下去,在月色灑下的光華中,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彷彿帶了一整個星空,小跑著站在了微微訝異的蕭楚睿面前,抬頭直視著他,舔了舔乾燥的下唇,道:「蕭楚睿……」
  這一步邁出去,就不能回頭了。
  莫小蝶的眼中倏地閃過一抹堅定,抬眸看著他,輕聲道:「蕭楚睿,我想,我們可以試一試的。」頓了頓,又加了一句:「你願意嗎?」
  她覺得,自己對蕭楚睿的感情雖然還沒有很深,但至少,她不排斥他,而方才,她在馬車上看到他站在那裡注視著她遠去的身影,那身影顯得如此孤單,她竟清晰地感覺到了一絲憐惜。
  蕭楚睿卻是完全沒想到她忽然跑過來,是為了說這些,不由得靜默了半響,眼神一點一點地,變得明亮而歡喜,他深深地凝望著面前的女子,彷彿要把她望進心底里去,等他終於開口的時候,嗓音都啞了,「你一直知曉,我其實並沒有放棄?」
  用的雖是疑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
  莫小蝶蹙了蹙眉,淡淡一笑道:「你做得那麼明顯,我要不知曉,腦子可以拿去燉了。」
  他做出這一切,本就是讓她知曉的,否則,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覺,頓了頓,她輕嘆一聲,「雖然你這人心思忒多,與你說話總是要多備幾個心眼,但誰對我好誰對我壞,我還是分得清的,好在你在我面前還算老實,否則我是絕對不會考慮你的。」
  她是能懂他的。蕭楚睿只覺得自己一顆心被這忽然而來的驚喜裝得滿滿的,滿得就要溢出來了,忍不住嘴角一揚,在旁邊人驚到下巴都要掉下來的注視下,一把伸手把人攬進了懷裡,那動作極輕極柔,彷彿生怕把人嚇跑了。
  一雙手,卻終是忍不住,有些顫抖。
  莫小蝶靠在他的胸前,耳邊能清晰地聽到他有力的、微微加快的心跳聲,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被他的氣息包圍了,那感覺,比方才圍著他的被子還要衝擊人。
  只是,有些話還是要先說清楚的。
  莫小蝶輕聲道:「蕭楚睿,你知道的,兩個人在一起不是兩個人的事,我們之間存在的地位差距,還有先前我被休的事情,還有跟你在一起,我的家人可能會面臨的危險,我都不能不去顧及,所以我說我們可以先試一試。
  若是……」
  蕭楚睿原先一直只在默默聽著,也是因為抱著她的感覺太美好,讓他一時不想多說什麼,這會兒卻輕輕打斷了她的話,嘆聲道:
  「子宜,謝謝。」
  懷裡的人密密實實地填充滿了他的懷抱,自發現自己心亂了時開始便仿若空了一部分的心,終於被填滿了。
  等待她心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他只覺得過了好幾十年,熬得他身心都疲憊了,最絕望的時候,他甚至想過她可能真的瞧不上他了,最後會歡歡喜喜地嫁給旁的男人,從此和他再沒有一絲瓜葛。
  想得他晚上做夢時都忍不住心疼,他第一次這麼掏心掏肺地對一個女子,從一開始的青澀無措到後來的隱忍克制,他方才明白當一個人心裡真的裝了某個人,他會把她放在自己的慾望之上。
  所幸,她最後還是答應了,即便只是答應給他一個機會,也是好的。
  不過……
  「其他事情,你不用擔心,有我在,我會等到你真正相信我,願意接受我那一天。」
  不過,現在人已經在他懷裡,不管出現什麼事,即便用上她所厭惡的手段,他也不會放手。
  只是,這樣的話,卻是不好說給她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