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王牌梟妻下載
  3. 重生王牌梟妻
  4. 番外:天作之合

番外:天作之合

作者: |返回:重生王牌梟妻TXT下載,重生王牌梟妻epub下載

千年冰塔的異象事件並沒有影響到世間的正常秩序,甚至世上之人根本不知道他們與世界末日擦肩而過,不僅世人,包括道門中人以及這次同行趕往千年冰塔的眾人,都不知道在他們未知的時間段里,曾經歷的驚心動魄。

而唯一知道真相也不過只有三人,安晨夕,姜瀾和靳雲梟。

現如今,這三人中,還有兩人處於昏迷狀態。

而昏迷的兩人便是安晨夕和姜瀾。

要說安晨夕和姜瀾為什麼昏迷,自然跟最後緊要關頭髮生的事有關,姜瀾通過「神鸞雙修」的方式,將體內的真龍真鳳之氣和仙氣度給了安晨夕,從而助力原本已經失去修為的安晨夕一躍晉陞到了金丹期。

體內修為突然劇增,強烈衝擊下,才導致了安晨夕的身體承受不住,陷入了昏迷。

而「神鸞雙修」不僅助力了安晨夕恢復了修為,也讓姜瀾體內膨脹到天神的修為得到了釋放,致使姜瀾修為變成了元嬰期。

姜瀾的血脈雖然仍舊是覺醒狀態,但因為此前仙氣保護,姜瀾神魂沒有受損,不僅如此,修為的釋放,反而讓姜瀾擺脫了因現在的世界無法承受過於強大神威不得不陷入沉睡的窘境。

換而言之,姜瀾現如今已經不是神體,已經降級成了仙體,故而,也就不用擔心神威強大而影響了這個世界的正常秩序,無需再困於前年冰塔從此陷入無止境的沉睡之中,姜瀾依然能正常的存在於世間,只不過因為突然釋放修為的衝擊,導致了他短暫的陷入了昏迷。

且不論安晨夕和姜瀾兩人都算是因禍得福,在安晨夕和姜瀾雙雙陷入昏迷后,千年冰塔外的眾人在靜候了整整一天一夜,見千年冰塔都沒什麼動靜,實在不放心,商議后,便決定由華老帶著幾個掌門進了千年冰塔查看情況。

說起來,姜瀾最後突然發狂強要了安晨夕,幸而兩人周圍一直環繞著紫氣和紅光,才讓找到他們的華老等人沒有發現異樣,原本想著等紫氣和紅光散去再帶走兩人,誰想等了許久,也不見紫氣散去,無奈之下,華老便主動上前查看情況。

當時姜瀾和安晨夕皆陷入了昏迷,紫氣和紅光只是起到了隔絕視野的作用,倒是沒了攻擊性,也虧得是華老上前查看,才沒有讓事情弄得尷尬。

華老走進紫氣和紅光包裹的中心處一瞧,發現兩人皆是身無寸縷,且姜瀾還趴在自家小徒弟身上,生出的第一感覺是自己養的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當即又驚又怒又尷尬,那心情實在是五味雜陳。

華老強制壓下心裡的複雜之感,將身上的棉襖脫下來,蓋在了安晨夕身上,看了眼安晨夕手腕,發現那空間法寶還在,暗鬆了口氣,意念一動,便將姜瀾和安晨夕都弄進了空間法寶中。

華老意念沉入空間法寶時,發現靳雲梟也在裡面,見此,總算讓華老複雜鬱結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華老並沒有特別解釋安晨夕和姜瀾當時頗為尷尬的狀況,只交代靳雲梟照看好兩人,靳雲梟深深看了眼安晨夕,又帶了些寒意看了眼姜瀾,終是點頭應下。

跟靳雲梟簡單說了幾句后,從靳雲梟口中得知了道門中被俘走的其他七人也在塔內,華老將意念匆匆退出空間法寶。

之後,華老便對其他人言,紫氣和紅光包裹的是自己的兩個徒弟和姜瀾,當時塔里出現了異常,而且還遇上了魔修,為了對抗魔修,解決冰塔的異常之相,三人受了傷,索性異常之相已經穩定,而且魔修也被三人合力斬殺,因傷緣故,三人現在正在藉助千年冰塔的聖物之氣療傷,暫時不易離開,

同時,華老也告訴了其他人關於被擄走的另外七個道門中的弟子還在塔內的事,他現在得守著兩個徒弟和姜瀾,以免再生意外,便勞煩他們去尋另外七人。

聞言,一同入塔的掌門長老當即便應下,很快,其他七個被俘走的道門弟子就被找到,如今千年冰塔的問題已經解決,其他七個道門弟子也找到了,華老便讓其他掌門長老等人先行離開,自己待小徒弟和姜瀾療傷完畢,再行離開。

眾人聞言,也沒推脫,畢竟事情已告一段落,再留下來也無用,當即七嘴八舌的跟華老寒暄了幾句,便陸續離開。

待到眾人都離開后,華老才帶著空間法寶,獨自返回了丹宗。

安晨夕醒來已經是七天後,她從華老口中得知了之後發生的事,從華老委婉的言語中,也明白華老知道了自己跟姜瀾的事,安晨夕又羞又窘,好在這事只有華老知道,其他人不知,否則安晨夕真的要羞於見人了,儘管如此,也讓安晨夕好些時日見到華老,都尷尬得抬不起頭。

華老親眼見到了安晨夕和姜瀾的事後,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當即就言安晨夕和姜瀾的事必須有個定奪。

現如今,華老已經儼然把自己當成了安晨夕的家長,對於這事,在安晨夕沒有醒來之前,就已經委婉的告訴了姜家人。

姜家人聽了這事後,內心裡卻是樂見其成各種歡天喜地,但面對華老,卻沒有表現出來,反而痛罵姜瀾混賬,他們姜家一定會對安晨夕負責云云。

這個負責自然是希望儘快讓安晨夕嫁入姜家,雖然華老有些捨不得,而且始終覺得自己的小徒弟年紀還小,但突然發生了這樣的事,也覺得這麼拖著不是事,便跟姜家人商量后,決定先給兩個孩子訂婚。

彼時,姜瀾和安晨夕都還沒有清醒,但華老跟姜家人已經將兩人的事基本敲定。

故而,當華老將他跟姜家人商議的結果告訴安晨夕時,安晨夕好久都沒有反應過來,待到她反應過來時,本來想暫時將這事放一放,畢竟兩人發現關係那麼突然,而且一輩子的事,也應該慎重,何況,她還未成年,沒想到華老的態度是前所未有的堅定以及語重心長,無奈之下,安晨夕只能應「一切由師父做主」來結束這個讓她頗為尷尬的話題。

安晨夕醒來的當天,一直沒有離開丹宗的靳雲梟便來看了安晨夕。

那天,華老把安晨夕和姜瀾弄進空間法寶,見兩人衣不蔽體的情況,靳雲梟就已經隱約明白了發生了什麼,心裡難免有些落空失望和茫然,甚至最強烈的時候,靳雲梟極度想殺了昏迷不醒的姜瀾,最後終被理智壓了下去。

靳雲梟覺得自己心裡空了一塊,很難受,但比起這個難受,他更希望這個唯一的小師妹能過的好,在看望安晨夕后,最後,靳雲梟深深的看著安晨夕,說了一句,若是有不開心不如意時,隨時可以去找他,他永遠在她身後等她……

說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后,靳雲梟便離開了丹宗,弄得安晨夕很是悵然又窘迫。

而姜瀾是在靳雲梟離開后的次日醒來的,這次的事於姜瀾來說,可謂是驚心動魄,索性最後結果皆大歡喜。

在姜瀾醒來后,安晨夕便決定對姜瀾和華老等人坦白關於時運和仙氣的事。

因為事關重大,安晨夕決定跟坦白自己的相貌一樣,先告訴華老和姜瀾,將當初找到時運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華老和姜瀾,說完后,安晨夕便等著兩人的質問,卻不想,兩人的反應讓安晨夕有些始料未及。

姜瀾只是溫柔的看著她,雖是有些驚訝,卻並沒有絲毫想追問的意思。

華老更是絲毫無指責怪罪之意,反而感慨這就是天意,幸而有小徒弟找到了丹宗的至寶之物,否則,這至寶不定還流落在外多久,更甚,若是被居心叵測之人拿了去,後果將不堪設想,並言,既然時運已經認她為主,這是緣分,也是天意,讓她安心的收下時運,不必有任何介懷云云,話里話外表現的都是欣慰和慶幸。

這讓安晨夕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更多的是感動,同時也終於放下了一直梗在心中的心結。

安晨夕並沒有告訴華老和姜瀾,她其實是異世之魂的事,之所以沒說,不過是怕華老和姜瀾徒增煩惱,而且現在這具身體的真實身世也弄清楚了,若是在說出她乃異世之魂的事,反而平白把事情弄得複雜了,現在已經在這個世界安頓下來,不論前世如何,那都已經是過去,她今生的至親之人是他們,這便足矣。

坦白了時運和仙氣的事後,便是她跟姜瀾訂婚的事。

雖然最後姜瀾跟安晨夕發生關係的時,姜瀾覺醒了血脈,神智有些模糊,但畢竟神智沒有全失,一些細節還是記得的,姜瀾知道訂婚的事自然是欣喜若狂舉雙手贊成。

接下來安晨夕和姜瀾都醒來了,便是商量訂婚的詳細事宜。

安晨夕其實對於訂婚以及以後要跟姜瀾過一輩子的事,還有些恍惚,彷彿這一切來的很自然,卻也很突然,然而,現實卻沒有給她多少反應時間,姜家人和代表安晨夕至親的華老華珍等人坐在了一起,再度將訂婚事宜詳細磋商后,卜了一個天作之合的日子,將訂婚時間定在了半年之後。

在此期間,安晨夕結束了在長青高中的後半學期課程后,參加了高考,報考了京城大學,之後也如願以償的進入了京城大學。

入學前十幾天便是訂婚的時間,在訂婚禮舉辦之前,出於對各方面的考慮,加之現如今魔修和邱長天乃至天魔都已經解決,倒也不必將真實相貌再遮遮掩掩,故而,安晨夕跟華老等人商量后,便向丹宗眾人坦白了真實相貌,不可避免,換來丹宗眾人一片驚呼和追問。

另外,在陸師叔的幫助下,安晨夕也將西晨那份學籍檔案上的性別悄悄更改,轉而換成了「女」,這也是為了以後在京城大學生活方便,而且連相貌都坦然示人了,也沒必要再女扮男裝。

而關於安晨夕的這些事,陸子璇不知道怎麼知道了,事後有一天突然衝進了丹宗,質問安晨夕,說來也巧,經過那次發泄后,陸子璇對她又親近了些,美其名曰是沒有好閨蜜,想跟安晨夕當朋友做閨蜜。

對於陸子璇突然的轉變,安晨夕也是無奈,而且,見自己公布真實相貌性別後,陸子璇反而對安晨夕親近,陸師叔也是樂見其成的,畢竟這個女兒一直以來都有些傲慢不懂規矩。

難得如今陸子璇知道了事情真相,還能跟安晨夕親近,陸師叔便想著讓陸子璇跟安晨夕多接觸,也能對陸子璇的性格和行事有所影響。

轉眼,訂婚禮的日子到了,雖是訂婚禮,但依照姜家人的意思,還是要辦得熱鬧一些,不過安晨夕一向不是張揚的人,而且安晨夕想著,既然已經跟華老坦白了時運的事,以後必定也是要承擔起丹宗之責的,丹宗行事也一向低調親民,不想因為這件事把丹宗退到風尖浪口上,最後大家坐下來商議后,還是想著一切低調從簡。

就算是這樣,姜家人和華老等人一點也沒虧待安晨夕,訂婚禮是在姜家老宅辦理的,邀請的賓客不多,都是跟姜家熟悉的親朋好友,以及丹宗眾人,還有跟丹宗交好的神劍宗等幾個門派的掌門長老。

出於各方面的考量,訂婚禮選擇的是中式,安晨夕端著笑臉,全程由姜瀾呵護著,走完了一連串繁瑣的儀式,最後坐在婚房中時,安晨夕才恍然警覺,這哪裡是訂婚禮的標準,明明就是婚禮的標準!

想來這儀式估計也是華老等人和姜家人背著她偷偷商議的結果,安晨夕很是無語。

在婚房中等待時,一個打扮得很是喜慶的中年女傭給她端來了一碗桂圓蓮子羹還有一碗湯圓,寓意早生貴子團團圓圓。

那中年女傭一邊會心的笑一邊說著吉利的話,安晨夕在那中年女傭既激動又欣慰的目光中,吃完了桂圓蓮子羹和湯圓,沒一會兒,姜瀾便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姜瀾一進屋,中年女傭就很是識趣的離開,安晨夕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心想,這天還沒黑呢,應該不至於真如婚禮那樣,入什麼洞房吧!

說起來,依照傳統的中式婚禮,通常新郎應付完賓客,返回洞房已是夜深之時,不過想著好不容易求來的美嬌娘,姜瀾哪有心情應付那些賓客的糾纏,陪了一會兒華老薑老爺子等幾個長輩,其他人理也沒理,就顛顛的趕回了婚房。

姜瀾有些迫不及待的抱住心心念念的人兒,呼出一口氣,很是滿足的在安晨夕耳邊嘀咕道,「可算是把人給娶回來了!」

「這是訂婚禮!」安晨夕有點惡劣的懟道。

姜瀾臉上古怪,半餉,才語氣深沉的說道,「寶貝,你不會看不出來吧,這可是婚禮的流程,當著滿堂賓客的面,咱們行了夫妻禮,現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我妻子了,你賴都賴不掉!」

安晨夕睨了姜瀾一眼,「你倒是跟我說說,說好的訂婚禮,怎的就變成了婚禮?」

姜瀾臉上一僵,趕緊賠笑打哈哈,還不忘上下其手,動手又動口。

就算原本安晨夕心裡有點窩火,也被姜瀾的厚臉皮磨得沒了脾氣。

很快,安晨夕就覺察到了姜瀾的情動和急促呼吸,捉住姜瀾亂動的手,安晨夕道,「外面的賓客不用招呼了?」

「管他們做什麼,我只管伺候我媳婦兒!」姜瀾啃著她脖子,含糊應道。

「飯飽思淫慾!」

只聽姜瀾有點不滿道,「哪兒飽了!我渴你甚久,寶貝,春宵苦短……」

「你怎麼老想著那事啊!」

「男歡女愛,天作之合,我不想你想什麼,第一次我還沒嘗到味兒呢,人也是迷迷糊糊的,這次得仔細回味!」

「不要臉!」

姜瀾也不墨跡,喘息著打橫抱起安晨夕,迫不及待的奔向了床。

屋內芙蓉帳暖,屋外天空帷幕將落,星光漸暉,太平盛世,一片笙歌。

------題外話------

番外補上,稍微遲了一點,美人們見諒。

關於《王牌》此文,景景知道,有不足的地方,人無完人,景景也只能盡最大可能,給堅持支持景景的美人圓滿的結局,希望沒有辜負美人們的期望,也期待並感謝美人們以寬容的心對待此文。

關於寫作這條路,其實景景一直覺得是寂寞的,因為不足,景景知道並沒有得到多少人認同,就算如此,景景也只望一本比一本有所提升。

景景一直想著給讀者寫扣人心弦打動人心的故事,然而,景景能力還有限,離預期的目標還有些距離,不過景景會努力改進,就算不完美,也會每一本都盡心儘力的完成。

如你不棄,我定不負,共勉前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