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七十年代之農家軍嫂下載
  3. 穿越七十年代之農家軍嫂全文閱讀
  4. 第427章 收進空間

第427章 收進空間

作者:五女幺兒


  韓明秀一聽,心裡『咯噔』一下,暗道一聲——壞了,這死老娘們肯定是發現保鏢的秘密了!
  心裡雖然打起了鼓,但韓明秀還是強作鎮定得說:「你說啥呢?誰家養狼了?我家保鏢分明是條狗,你從哪兒看出它是狼了?」
  孫茂文媳婦冷笑說:「我活了四十多歲了,還從來沒看過誰家狗是灰色(sai)兒的呢?還有,狗咋叫的?狼咋叫的?你當我是傻子嗎?」
  韓明秀強辯說:「誰告訴你狗就不能是灰色兒的了?又有誰告訴你狗一定得汪汪叫了?這世上狗的品種多了去了,你一個成天在家待著的老娘們認識幾種狗呀?就敢隨便妄言,亂下定論!」
  說這話的時候,韓明秀的聲音很大,顯得非常氣憤。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裡其實一點兒底都沒有,不過是靠高聲來虛張聲勢罷了。
  孫茂文媳婦哼了一聲,陰陽怪氣地說:「你也不用硬犟,明個兒我就上公社告你去,我讓高書記找幾個專業的人來認一認,我看你到時候還有啥可叭叭的……」
  她揚起頭,得意洋洋地看著韓明秀,說:
  「我也知道,這隻狼是你從小養大的,感情深得很,你要是不想它被抓走被打死的話,就把我家英梅在哪兒告訴我,只要你告訴我了,你養狼的事我也絕不跟第二個人說,你看咋樣?」
  韓明秀沒說話,看了她一會兒,轉身向家裡走去。
  「哎,行不行你倒是給個話呀?」孫茂文媳婦見她要走,急忙從後面喊住她。
  此時此刻,韓明秀已經鎮定下來,就在轉身往回走的時候,已經下定決心要把保鏢帶走了。
  從前把保鏢養在家裡,主要是為了給大姐看家護院,省得有登徒子打大姐的主意。
  現在,大姐已經有了大姐夫,足可以保護大姐了,保鏢即便是不在家,大姐也是安全的。
  她可以把保鏢收在空間里,隨時召喚出來,對付她看不上的人。
  「你去鄉里告我去吧,現在就去,我等著你!」
  韓明秀回過頭,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甚至還氣人的說,「對了,天都黑了,高書記可能下班回家了,你就別上公社去告了,直接打聽打聽,去高書記家吧。」
  說完,兩手插著褲兜,悠閑地繼續向家門口走去。
  孫茂文媳婦難以置信地看著她,沖著她的背影喊道:
  「喂,你真不管你那隻狼了嗎?要是高書記知道你養只狼,肯定得打死它,難道你忍心讓你那隻狼被打死嗎?」
  此時,韓明秀已經推開了家裡的柵欄門,並且已經走了進去。
  聽到孫茂文媳婦口口聲聲說要打死保鏢,韓明秀最後看了她一眼,冷聲說:「保鏢通人性,最知道好歹了,要是誰招惹它,它一定會報仇的,你要是想去告狀的話,那可得小心點兒,不然萬一叫它給跑了,它總有一天會找到你,找你報仇的。」
  說完,就不再理會他,頭也不回地徑自回屋去了。
  孫茂文媳婦沒想到她在樹根底下站了一個多小時,最後的談判結果會是這樣,不禁大失所望,惱羞成怒。
  眼看著韓明秀已經進了屋,她站在門口跳著腳,大聲喊道:「不用你狂,走著瞧吧,我明天早上,就上公社告……」
  沒等說完呢,只見柵欄門上忽地一下,立起一個毛茸茸的身影。保鏢的半個身子探出了柵欄門外,正寒光凜凜地盯著她,嘴裡還哼哼著,發出了襲擊前的警告。
  大月亮底下,突然出現一條惡狼,還發出了要襲擊要進攻的信號,換做是誰都會被嚇破膽的。
  孫茂文媳婦一看保鏢要衝出來,嚇得「媽呀」一聲,轉身就跑,鞋跑掉了都沒敢回去撿。
  一口氣跑回到家后,她男人和兒子正等著她呢,看見她回來了,見她呼哧帶喘的跑回來了,孫茂文忙說,「談咋樣啊?打聽出英梅的地址了沒有哇?」
  孫茂文媳婦顧不上回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還感覺屁股底下濕濕的,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嚇尿了……
  「咋滴啦?咋滴啦?到底談咋樣啊?你倒是給句話啊!」
  孫茂文媳婦也想給他句話,可這不是跑的太急,喘不上氣來,說不了話了嗎?
  喘了一會兒,她的氣兒終於夠使喚的了,這才「哇」地一聲哭了起來,「哎喲我的娘呀,可嚇死我了,那死丫頭不答應不說,還差點兒放狼咬我……」
  孫茂文一聽,氣得直磨牙。
  「好,好,既然這個死丫頭打定主意要跟咱們作對,明天咱們就上公社告她去,我看她到時候還硬不硬強了?」
  「對,必須告她去,讓她壞,讓她損,這回咱們告死她!」孫茂文的二兒子認為韓明秀不告訴他們爹娘他二姐的下落,就是故意讓他娶不到媳婦,所以都恨死韓明秀了,在心裡也給韓明秀貼上了又損又壞的標籤。
  他們家的大兒媳婦心眼子比較多,聽到他們研究要上公社告狀去,就從裡屋走出來,說:「爹,娘,咱們可不能落(la)過兒,就算是告狀的話也得先到隊長那兒告去,隊長要是不管,咱們再上公社去,要不隊長會挑理的。」
  孫茂文聽了,一琢磨,覺得確實是這麼回事,就說:「對,先上生產隊告去,要是隊長不管,咱們再去公社。」
  打定主意,孫茂文起身就去隊長家了。
  不過,他心明鏡的,就算去了也白扯,隊長不可能管這事兒,那死丫頭她男人是在部隊里當官的,聽說隊長家的大小子今年秋天就要送去當兵了,隊長溜須人家還來不及呢,咋可能得罪那個死丫頭呢?
  不過,就算是做無用功他也得做,老大媳婦不都說了嗎,不能落過,不能讓他挑出理來!
  **
  而這邊,韓明秀回屋后,越想越不踏實,於是jiu走到院子里,把保鏢領到前園子的一片甜桿兒地,悄悄地把它收進了空間。
  呵呵,現在已經是死無對證了,讓他們告去吧,看他們有啥招?
  收完保鏢,韓明秀放心地回屋刷牙洗漱,準備要睡覺了。
  剛躺下,就聽到門口有人叫她。
  韓明秀一聽,馬上想到是誰來了,反正她都已經把保鏢給收起來了,所以也不害怕他們整幺蛾子,就不緊不慢地走了出去。
  韓明玉也聽到了外面的叫門聲,也起來了,不放心地跟著韓明秀一起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果然看到隊長和幾個村幹部,還有村裡的幾個老人以及孫茂文一家正站在大門口。
  這些人表情各異:
  孫茂文一家人帶著仇恨的神色,一邊不是好眼地瞅著她,一邊探頭探腦地四處撒么,大概是在找保鏢吧……
  而隊長和幾個村幹部,都是一臉的無奈,他們是打心眼兒里不想管這事,沒辦法,被孫茂文一家給逼來的。
  幾位老人更是無可奈何,他們都是曾經見過狼的人,被叫過來辨認小秀家那條狗到底是狼是狗的。
  韓明秀走過去打開門,明知故問的客套:「隊長,你們咋過來了?快請進!」
  隊長嘬了嘬牙花子,乾笑了一下說:「剛才茂文過來找我們,說你家那條狗不是狗,是狼,我們過來瞅瞅到底是個啥……」
  韓明秀一聽,立刻瞪大了眼睛,一臉無辜地說:「當然是狗了,誰有多大的膽子敢養狼呀?還不得叫狼給吃了,不信我把它叫過來給你們看看,保鏢……保鏢……」
  說完,她回頭沖院子喊了起來,可是喊了好幾聲,保鏢一點動靜都沒有。
  韓明秀無奈地說:
  「它可能是出去瘋跑了,要不你們明天再來吧!我家的狗跟別人家的狗不一樣,野著呢,有時候一跑就是一宿,甚至好幾天呢!」
  孫茂文媳婦冷笑著說:
  「你家的狗當然跟別人家的不一樣了,別人家那是是狗,就你們家那就是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