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正道大妖下載
  3. 正道大妖
  4. 第一百零三章:鐵棒發威

第一百零三章:鐵棒發威

作者: |返回:正道大妖TXT下載,正道大妖epub下載

看見沐白一步步朝著她走來,慕舞心裡沒有半點喜悅,有的卻是對於沐白的反感。

在慕舞看來,沐白肯定是聽到她剛才說的話,才急著現身,這種英雄救美本是好事,可若實力不足,那便只會貽笑大方。

而在慕舞的心裡,沐白多半是某個宗門或是家族的子弟,是想憑著身份來英雄救美。

這種事情,若是換成正常的時候,倒也有些用處,可她本身就是一名結丹修士,而敢追殺結丹修士者,怎會懼怕一些虛假的名頭。

因此,沐白的行為在慕舞看來,除了可笑以外,更多的卻是不自量力。跟個傻子也沒有什麼區別。

沐白的心態卻恰好與慕舞截然相反,他本來是想在背後打悶棍的,而不願跳出來與多名同階一戰生死。

可這人卻是慕舞,紫玄門難得給沐白留下好印象的幾人之一,而且慕舞對沐白來說,有著一份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內。

可能是因為在沐白最無助的時候,也只有慕舞曾幫過他吧,雖然那種幫助的作用不大,可貴在雪中送炭,沐白一直都銘記在心。

現在慕舞遇到了危險,沐白豈能坐視不管,莫說只是幾名築基期修士,就算有結丹期在此,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跳出來。

這就是沐白的性格,記仇也記恩,只是有的時候,他會分不清什麼是仇,什麼才是恩。

說白了,他的性格向來有些拖泥帶水。

「你是何人?我畫冥教在此辦事,無關人等速速離去,免得圖惹殺身之禍。」一見沐白只是一名築基期的小修士,幾人也是心裡暗鬆了口氣,可隨之便有人厲色的開口說道。

「畫冥教?在下只是路過,缺些盤纏,幾位把儲物袋留下,可以離去了。」沐白一聽畫冥教,他的眉頭便緊皺了起來,這個名字他好像在哪裡聽說過,可卻又一時想不起來,又見慕舞似乎沒認出他來,玩心大起,沐白拔起鐵棒,一搓地面,玩味的說道。

「你,不知天高地厚。」一聽沐白這話,那幾名畫冥教的弟子立即臉色一變,個個怒目向沐白。

沐白的修為只是和他們差不多,竟敢口出狂言,要搶劫他們。

若不是現在的情況微妙,幾人都不願節外生枝,早就將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斬於劍下了。

「這位小兄弟,我這裡有一些靈石,可以送與小兄弟,小兄弟可要想好了,與我畫冥教為敵者,還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的。」眼見眾人怒目向沐白,這時,幾人中有名男子走了出來,拿出了一個儲物袋對著沐白說道。他雖然話說的客氣,可也威脅之意十足。

聽到同伴的話,其他幾名畫冥教的弟子可就不幹了,被一個同階之人打劫,而且還是一個人準備打劫他們所有人,真要給了沐白買路錢,他們往後也別出來見人了。

然而不等他們發怒,沐白卻率先開口說道。

「看來你們是不準備交出儲物袋了,也好,我喜歡自力更生,別人送的東西,我還未必想要。」沐白說完,立即掄起鐵棒,朝著幾人就撲了過去,根本不給任何人有反應的時間。

沐白再傻也能看的出來,這幾人分明就是在拖延時間。而他最缺的便是時間了,畫冥教,雖然沐白一時想不起,究竟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可任誰都能從名字上聽出,這是一個教派或宗門,敢追殺慕舞,宗門實力也肯定不弱。

沐白乃是孤家寡人,是不可能有援兵的,自然不肯跟他們拖沓下去。

然而面對沐白,不止是畫冥教幾人傻眼了,就連慕舞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沐白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他不止不報身份來歷,甚至連名字都不報一下,上來便是一路強勢,到像是高階修士遇上低階修士的派頭,與慕舞之前想像中,沐白想用身份壓人的行徑完全背道而馳。

要麼沐白真是個傻子,分不清楚局事,要麼他真有過人之處,慕舞也不由的升起了一絲希望。

而與此同時,畫冥教的眾人卻感覺受到了羞辱,被一個修為還不如他們,而且是一個人面對他們六七個人,卻要打要殺,立場完全調轉,他們豈能不怒。

「你既然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一名畫冥教的弟子,明顯脾氣有些暴躁,他見沐白竟然敢主動進攻,他一臉獰笑的踏前一步,抬起手,手中多出了一件護甲。

這件灰色的護甲只有手臂,牢牢的套住五指以及整條臂膀,像是某件完整的鎧甲的一隻手臂。

隨著這名弟子踏前一步,臂膀上的護甲閃動起陣陣靈波,像是晶體照到陽光,又像是護甲上有靈光在閃動。

這名弟子身上更是迸發出了強而有力的氣勁,鼓漲的衣袍獵獵作響。可見他已經用出了全力,更是毫無保留。

剛才沐白的鐵棒,已經讓他察覺到鐵棒的不同凡想以及沐白的危險性,這才是他們沒有急著出手的原因。

可這原因卻不足以嚇的他們不敢出手,更不足以讓他們一味的受到沐白的輕視,而無動於衷。

沐白見此,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可他的心裡卻是樂開了花,看對方這架勢,是準備不閃不避接他鐵棒一擊。

這鐵棒有何神通,沐白並不清楚,可它卻是奇重無比,掄起鐵棒一砸,保准能崩碎一塊巨石,何況只是肉體凡胎。

沐白不由的加快了速度,直衝向幾人而去,就在他臨近之時,猛的躍起,掄起鐵棒就砸向了當先的那名弟子。

那名弟子本就被沐白的輕蔑而感到憤怒不已,見沐白如此簡單粗暴的攻擊方法,他也是低呵一聲,握掌成拳,竟一拳迎著鐵棒轟擊而去。

他這件護甲也是大有來歷,乃是某位高階修士所練法寶的一件配套,雖然只是一件配套法寶,可卻能攻能守,威力更是超出了法器,不比普通的法寶差。

這名弟子有著絕對的信心,比法寶,他的護甲不會比沐白那根棒子差。

然而就在鐵棒與那弟子的拳頭即將接觸的一瞬間,沐白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猛的發力,棒子的落勢快了幾分。

「快退。」一直旁觀的其他弟子自然看到沐白詭異的笑容,剛想提醒,可已經晚了。

只見,就在鐵棍與拳頭接觸的一瞬間,那名弟子瞬間就被打的崩潰,毫無半點阻隔,瞬間就被轟成了血渣,血沫四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