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正道大妖下載
  3. 正道大妖全文閱讀
  4. 第六十一章:練血

第六十一章:練血

作者:笑流雲


  破荒決乃是一本練體的功法,從功法上,沐白了解到,欲要練成破荒決,必先破荒,可是如何破,破什麼,功法上卻沒有記載。
  他只知道,若修練此功法,得先練血氣,血氣越強,身體也就越強悍。
  而小老頭之所以說破荒決與佛家有些關聯,主要是因為破荒決一但練成,確實與佛門有些相似之處。
  佛門練的乃是金剛之體,而破荒決也有類似的地方,它是以靈練血,以血練體。
  最讓沐白在意的是,破荒決的練血,隱隱與他的九妖決有些相似之處,不同的在於,九妖決乃是以九種不同的妖獸精血來修練,而九妖決同樣有控血的方法,只不過卻是分開來控制。
  而破荒決卻不同,它是融合一體,以不同的氣血融練一起。
  到底孰強孰弱沐白也分不清楚,不過他隱隱覺得,這破荒決確實合適他修行,這不止是因為他有妖體,更多的是因為九妖決。
  只不過沐白卻不知道,該從何下手,何為破荒,他根本就無從下手。
  只能按著功法修練了一遍又一遍,努力控制靈氣去滋養血液,希望能達到功法上的要求。
  時間一天天的流逝,沐白師徒二人相處也比較平凡,有時候沐白會找小老頭聊聊天,請教一些修練上的問題。
  小老頭也是知無不言,只是對於破荒決的破荒,小老頭同樣無法給出答案。
  不過姜還是老的辣,小老頭雖然同樣不知道何為破荒,卻告訴了沐白。
  「破荒,何為荒,為師也不知,但凡事都有因果,只有種了因,才能得到果,這因即分好壞,果也有善惡之分。同理,欲要破荒,必先有荒,才有的破,先立而後破,或許便是破荒決的玄妙所在。」
  「師父,你的意思是說,破荒決沒有固定的修行方法,破什麼荒,得看個人的感悟?是這個意思嘛。」沐白聞言,若有所思,可卻也根本找不到頭緒。
  「或許是吧,既然功法沒有明說,只能說這荒,本身就多變,既是有變,自然也就無法固定。你好好修行吧,總有一天,你能悟透的。」小老頭一邊喝著酒,一邊說道。
  沐白若有所思,便無心再與師父聊天,小老頭也看出了沐白心不在焉,便讓他去修行了。
  沐白每天都在修練破荒決,只是越是修練,沐白越是覺得,此功法並不像他想像中的那麼不凡。
  他在過去的日子裡,所吸收的所有靈氣都滋養了自身的血氣,他的血氣也確實旺盛了很多,他的肉身也確實因為血氣的旺盛而變強了不少,可這種變強遠沒有功法講述的效果。
  這讓沐白很是失望,決定先提純自身法力,等築基成功,再繼續修行破荒決。
  可由於他擔心小老頭另有目的,因此也不敢在他的洞府內打開葫蘆。
  於是沐白便找到了小老頭,明言想到門派去走走。
  小老頭也沒有攔著沐白,小老頭整日醉生夢死,他那個酒葫蘆比起沐白身上的葫蘆還要神奇,裡面像是裝著無盡的酒水,不管他怎麼喝,始終都是喝不完。
  對此,沐白只覺得神奇,也沒有多問。反正小老頭也不是普通人,喝點酒也喝不死他。
  於是他便獨自離開了洞府,來到了小老頭洞府所在的山峰,沐白打量了一眼,便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那是一處山坳,山坳間有一條蜿蜒的長河,河水清澈見底,兩邊有樹灌,風景優美如畫。
  沐白來到河邊,他先整理了一下儲物袋,從中拿出了十幾柄飛劍以及幾十塊靈石,將這些東西統統都放入到了葫蘆里。
  他須要靈粉,大量的靈粉,把他的法力提純到一個至高點,如此一來,他築基的機會才會更大。
  葫蘆想要將這些東西變成靈粉,也並非是一時半刻所能做到的,於是沐白便在河裡抓了幾條大魚,在岸邊烤了起來。
  他現在還須要吃東西,而且沐白早就習慣自己尋找食物。
  很快,肉香便瀰漫在四周,沐白半躺在河邊,一邊等著烤魚熟透。
  「咦,是你。」就在這時,一個輕咦聲從樹灌的另一頭響起,緊接著,一道曼妙的人影出現在沐白所在的不遠處。
  沐白抬眼一看,眉頭就緊皺了起來,來人他認識,也無法忘記,便是此女將他給抓到紫玄門來的。來人正是柳淑蓁。
  對於此女,沐白的內心是很複雜的,若不是她,沐白也不會來到紫玄門,便也沒有了後來的屈辱。
  可若不是她,沐白恐怕現在還在尋找築基的方法,雖然他現在同樣沒有築基,可卻已經有了眉目,沐白到也該感謝她。
  因此再看到此女時,沐白的心情很是複雜。
  其實不止沐白如此,柳淑蓁的心情同樣很是複雜。
  事隔一年多了,柳淑蓁早就明白,沐白與那隻屠殺紅葉村的大鳥沒有關係,當初確實是她誤會了沐白。
  原本誤會一隻猴子,柳淑蓁心裡是沒有愧疚的,可這隻猴子如今卻成了她的同門師弟,而且還與她相同,都是長老弟子。
  更為主要的是,她早就聽說沐白在雲城所遭遇的事情,也知道沐白受了很多的委屈。這便讓她對沐白多少心存一些歉意。
  「沐白見過柳師叔。」雖然現在的沐白也算是內門弟子了,可必竟他還不是築基期,稱柳淑蓁一聲師叔,這也是合理的。
  「你不用叫我師叔,我師父與你師父是同門師兄弟,你叫我師姐便可。」柳淑蓁臉色有些複雜的說道。
  「是,師姐。」沐白聞言,雖然沒有反對,可卻依舊恭敬的說道。
  對於紫玄門所有人,沐白只有防備沒有任何親近感可言,自然是不會逾越半分。
  「你會烤魚?」柳淑蓁雖然不知道沐白心裡的想法,可見沐白如此拘謹,她也知道,沐白對她是沒有好感的。不過柳淑蓁還是很意外,猴子烤魚,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
  「我不吃生肉。」沐白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開口答道。
  「哦。」柳淑蓁應了一聲,看向烤魚,可沐白卻裝作沒有看見,完全沒有要請她吃的想法。
  其實柳淑蓁也並沒有想過要吃烤魚,不過她卻對於沐白的態度有些不悅。轉身,離開了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