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刀傾情
  4. 第2916章

第2916章

作者:

厲秋風心中暗想,費家父子雖然武功不見得有多了不起,不過畢竟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以見識而論,自然遠在慕容姑娘之上,若是要使出陰謀詭計,慕容姑娘勢必落於下風。只是慕容姑娘心高氣傲,我可不能對她實話實說。

念及此處,厲秋風岔開話頭,口中說道:「費良和費義上了大船之後,若是察覺情形不對,多半會立時動手殺人。眼下情勢未明,咱們不曉得那隻大船上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若真是扶桑人起了異心,將費信等人或擒或殺,奪了大船,又要將咱們誘殺,費良和費義斬殺扶桑人,自然是理所應當之事,咱們不只不能阻止,還要出手相助。若是扶桑人壓根沒有異動,大船確實受損漏水,咱們須得阻止費家父子濫殺無辜。」

厲秋風說到這裏,略停了停,這才接着說道:「不管那隻大船上到底是何情形,慕容姑娘只須守在咱們這隻大船上,其餘的事情交給厲某處置便可。」

慕容丹硯聽厲秋風說完之後,搖了搖頭,口中說道:「厲大哥,你擔心我莽撞行事,惹出麻煩,這才不許我和你同去,是也不是?」

厲秋風聽慕容丹硯如此一說,心下一凜,急忙搖頭說道:「厲某絕對沒有此意。須知這隻大船才是咱們的根本。即便其他三隻大船盡數毀了,只要這隻大船仍然在咱們手中,便沒有後顧之憂。若是姑娘和厲某一起離開大船,一旦船上生了大變,咱們進退無據,勢必陷入窘境。是以慕容姑娘守住了大船,便是守住了咱們的根本,厲某才能全力對付敵人。」

厲秋風一邊說話,一邊瞥了正在桅杆下踱步的丁觀一眼,向慕容丹硯使了一個眼色。慕容丹硯心中會意,暗想厲大哥說的倒也不錯。丁觀雖然奉陽震中之命陪同我和厲大哥前往扶桑,不過此人狡詐,到了生死攸關之時,為了自保,十有八九會坑害我和厲大哥。我若是和厲大哥一起離開大船,一旦丁觀搗鬼,事情可就麻煩了。

念及此處,慕容丹硯只得點了點頭,小聲說道:「厲大哥,你若是到了那隻大船上,千萬小心。我總是瞧著那隻大船有一些詭異,好像船上有什麼毒蛇猛獸一般。」

厲秋風嘿嘿一笑,口中說道:「姑娘也知道那隻大船上只有幾十名手無寸鐵的扶桑人,又都是一些老弱婦孺,掀不起什麼大風浪。厲某再不肖,總不會折在他們手中罷?」

厲秋風話音方落,只見第二隻大船已經出現在眼前。大船的桅杆上高懸燈籠,三名船夫不住拉動粗繩,變換燈籠的位置。船頭站着一個黑衣大漢,正是費家老二費信。看到厲秋風等人乘坐的大船到了近前,費信面露喜色,轉頭對三名船夫大聲喝斥道:「他媽的,沒看到大船已經駛過來了嗎?你們三個傢伙還在那裏擺弄燈籠做什麼?!」

三名船夫被費信喝斥之後,急忙將粗繩系在桅杆上,不再拉動燈籠,一個個畏畏縮縮在站在桅杆下面,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慕容丹硯見此情形,壓低了聲音對厲秋風說道:「費信好大的威風,比他老子還要囂張。丁觀方才因為費良與他爭執而心生不快,此時若是看到費信斥罵他雇來的船夫,豈不是更加惱火?」

厲秋風聽慕容丹硯說完之後,心中一動,轉頭向丁觀望去。只見丁觀站在桅杆下面,雙眼緊盯着費信,臉色甚是難看。

眼看着兩隻大船越來越近,似乎就要撞到了一起。費良轉過頭來,對站在桅杆下面的船老大大聲說道:「降帆,調頭,靠近那隻大船!」

船老大聽費良說完之後,並未立即降帆,而是轉頭望向了丁觀。丁觀冷笑了一聲,口中說道:「眼下費先生主持大局,他要你做什麼,你照做便是。」

船老大聽丁觀如此一說,這才忙不迭地吩咐兩名船夫降下船帆。大船立時慢了下來,船身劇烈搖晃,發出喀吱喀吱的聲音。船老大又吩咐站在船尾的那名船夫擺動尾舵,大船船頭緩緩向左移動,船身兜了一個大圈,搖搖晃晃地向費信乘坐的大船靠了過去。

此時五名拳師也從船艙中跑上了甲板,聚到丁觀身邊,一臉驚愕地看着費信乘坐的大船。只見兩隻大船越來越近,最後相距已不過丈許。費良和費義已然走到大船中央右首船舷旁邊,向著站在對面船上的費信大聲說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是不是那些扶桑人妄圖鬧事?!」

費良說完之後,費信搖了搖頭,大大咧咧地說道:「扶桑人被咱們關在船艙中,艙門緊鎖,壓根出不來。方才孩兒用燈籠傳遞消息,告訴爹爹船底破損,海水湧進了底艙,請爹爹前來救助。」

慕容丹硯聽費信說話,見他一臉絡鬍子,看上去足有四十歲,卻自稱「孩兒」,險些笑出聲來。只是費信說完之後,費良怒吼著說道:「我不是吩咐過你嗎?用燈籠傳遞消息之時,須得在船舷上點起火把,難道你忘記了不成?!」

費良一邊怒吼,一邊用右掌在船舷上重重一擊,發出「砰」的一聲大響。費信原本一臉不在乎的模樣,此刻看到費良發起怒來,嚇了一跳,臉上現出了尷尬的神情,再也不像方才那般滿不在乎的模樣,囁嚅著說道:「這等大事,孩兒哪裏敢忘記?只是上船之時,咱們將火把放在底艙,結果船底破損,海水涌了進來,將火把盡數浸濕,壓根無法點燃。情勢太過緊急,孩兒實在沒有法子,只好違背爹爹之命,只用燈籠來傳遞消息。」

費信說到這裏,略停了停,這才接着說道:「孩兒知道只點亮燈籠,不點燃火把,違拗了爹爹的吩咐。只是事情緊急,孩兒只好從權。爹爹看到只升起燈籠,卻並沒有點燃火把,必定能夠猜到孩兒坐鎮的這隻大船上生了變故,一定會親自前來查看。是以孩兒拼着受爹爹的責罵,也要點起燈籠,向爹爹報信。」

費良聽費信說完之後,怒意稍減,沉吟了片刻,轉身對丁觀說道:「丁大爺,是在下想得左了,原來真是大船受損,並非是扶桑人叛亂。在下這就過去幫着犬子修補底艙,方才得罪之處,還請丁大爺原諒則個。」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