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一刀傾情下載
  3. 一刀傾情
  4. 第462章

第462章

作者: |返回:一刀傾情TXT下載,一刀傾情epub下載

此時石樑上的眾人都發覺敵人藏在對面的石拱橋上。只不過火把光照範圍有限,瞧不清楚敵人的模樣。聽得劉涌叫喊之後,眾人紛紛將火把熄滅。果不其然,火把盡數熄滅之後,橋上便再也沒有短箭射了過來。只不過眾人知道此時身處險地,不只身子不敢亂動,便是大氣也不敢出一聲,生怕露了行跡,敵人又向石樑上發射暗器。

雖然看不見敵人的模樣,可是眾人心下雪亮,躲在橋上以短箭偷襲眾人的一定是鄧遙和林義郎二人。

厲秋風走在最後,此時心下已然明白鄧遙和林義郎兩人的企圖。最初以為兩人將銀粉掃除,不過是為了拖延眾人與群豪匯合的時間。只是此時看來,兩人的陰謀遠不止如此。他們知道將銀粉清除之後,眾人走上石樑,便須得小心翼翼。此時兩人藏在石拱橋上,待眾人走到石樑中間,進退無據之時,再出手偷襲,定能將眾人打入深淵。這等毒計,便是江湖中的邪魔外道,也遠不如二人手狠手辣。

劉涌見短箭不再襲來,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方才電光火石之間,他以長劍先後打落了數十支短箭,雖說未受箭傷,只不過身處石樑之上,一招不慎便會墜入深淵,心中的惶恐緊張卻要比短箭更難對付。是以此時只覺得口中乾澀,一顆心怦怦直跳,身子竟然微微有些顫抖。

火把熄滅之後,整個洞窟之中便再也沒有任何聲音。四周一片寂靜,令人心悸不已。

過了片刻,忽聽對面傳來一聲冷笑,接著只聽鄧遙說道:「劉先生,老叫花子和林掌門無意得罪你和清風道長、楚掌門、許掌門,只想殺掉司徒橋這個奸徒。只要你將司徒橋殺掉,我和林掌門便放你們過來。」

劉涌沉聲說道:「你以為劉某是三歲小孩子,會信你的鬼話?」

鄧遙笑道:「信也好,不信也罷。老叫花子已經給你指出了一條逃生之路。你若是不走,可別怪老叫花子手下無情。」

劉涌哼了一聲,再不答話。便在此時,只聽得「呼」的一聲響。劉涌心下一凜,只覺得一道勁風從他耳邊掠過,直向對面石拱橋處飛去。同時聽到清風道人說道:「劉先生,快向對面前進!」

劉涌這才知道清風道人趁著鄧遙說話之機,已自判斷出他的藏身方位,以飛蝗石偷襲。他知道清風道人此舉傷不了鄧遙,但是可以逼得鄧遙暫時無法從石拱橋上向石樑上發射短箭,這樣眾人就可以繼續前行。只要踏上石橋,以劉涌、清風道人等的武功,鄧遙和林義郎非敗不可。是以清風道人話音方落,劉涌便向前邁了一步。

司徒橋自然也知道清風道人的用意,聽得身後劉湧向前邁步,自己來不及站起身來,便在石樑之上向前爬去。只聽得「呼呼」之聲不斷,卻是清風道人不斷向石拱橋上發射飛蝗石,以壓制鄧遙和林義郎二人。

此時司徒橋距離石拱橋邊緣只有一丈多遠,是以他拚命向前爬去,片刻之後,便已到了石拱橋下。司徒橋心下大喜,急忙站起身來。便在此時,只覺得一股勁風撲了過來,卻是一道陰森森的劍氣襲向了他的眉心。

司徒橋心下一凜,右手鋼抓在身前一橫。只聽「叮」的一聲,已自擋開了敵人襲來的一劍。只是這一劍力道好大,司徒橋雖然勉力將這一劍封了出去,右臂卻是酸麻驚心。他知道鄧遙以棍棒作為武器,偷襲自己那人既然用劍,便不是鄧遙,而是嵩山派掌門人林義郎。

林義郎第一劍刺向司徒橋的眉心,被司徒橋奮力擋開之後,長劍卻不收回,手腕一翻,立時變招。長劍斜向下指,刺向了司徒橋胸口。

此時司徒橋站在石拱橋邊緣,若是後退,只能退到石樑之上。他若退回石樑之上,則眾人被林義郎堵住石樑盡頭,真可以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到了那時,鄧遙在石拱橋上發射暗器,與林義郎聯手,眾人在石樑之上進退不得,非得盡數被打入深淵不可。念及此處,司徒橋雖然知道自己不是林義郎的敵手,也只能咬緊牙關,以手中的鋼抓抵擋林義郎的嵩山派劍法,只盼能拚死逼得林義郎退上半步,站在他身後的劉涌就能踏上橋頭,擊退林義郎。

倏忽之間,兩人已交手四招。林義郎出劍雖不如劉涌迅捷,只是劍上貫注內力,司徒橋手中的鋼抓每次與他長劍相交,右臂都是一陣酸麻。他自知林義郎的武功遠在他之上,只得咬緊牙關苦苦支撐。

一團黑暗之中,林義郎第五招又使了出來。這一劍分刺司徒橋咽喉、左肩、右胸,一劍抖出三朵劍花。黑暗之中雖看不到林義郎劍鋒所指,但是三道劍氣卻已襲了過來。司徒橋心知不妙,判斷不出林義郎這三道劍氣之中哪一道才是實招,只得將鋼抓在自已身前劃一個圓圈,想同時護住咽喉、左肩、右胸這三處要害。只是他武功遠遜林義郎,鋼抓連半個圓圈都沒劃上,林義郎的長劍已透過他鋼抓的防禦圈子,直刺向他的左胸。

司徒橋心下一涼,知道自己已然無幸。他原本也不是一個俠義之士,初時與林義郎拚命,只不過是知道若不奮力反抗,自己與劉涌等人都無法脫身。而鄧遙和林義郎對自己的痛恨,更是遠超過對劉涌等人的厭惡。與其說是自己在幫助劉涌等人,倒不是說是借著劉涌等人來保護自己。此時到了生死關頭,司徒橋想到的首先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是以見自己無法抵擋林義郎這一劍,便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便在此時,跟在司徒橋身後的劉涌身子一側,於千鈞一髮之際,冒著墜入深淵的極大危險,已自繞過了正向後退去的司徒橋,搶向石拱橋頭,同時手中長劍揮舞,迎上了林義郎刺過來的長劍。

只聽「錚」的一聲響,雙劍已然相交。隨後只聽得「叮叮噹噹」響聲不絕,剎那之間,兩位劍術高手已然拼殺了十餘招。此時劉涌已然站到石拱橋頭,雙腳踩在石樑與石拱橋連接之處,左右便是無底深淵。林義郎則站在石拱橋邊緣。兩人都知道自己若是後退一步,便是滿盤皆輸。是以都將生平所學使了出來,誰都不肯後退一步。這兩大高手一生之中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比武較技、生死相搏,卻都沒有此時在黑暗之中劇斗這般兇險。

楚丹陽等人仍然站在石樑之上,聽得劉涌與林義郎雙劍碰撞之聲連綿不絕,雖然有心想要助劉涌一臂之力,卻無法前行,只能心下著急。

便在此時,清風道人不再發射飛蝗石。眾人心下一凜,只聽得「嗤嗤」兩聲,又有兩支短箭自石拱橋上飛了過來。

原來清風道人不斷發射飛蝗石,壓制躲在橋上的鄧遙,使他不敢以短箭攻擊眾人。只不過他隨身也只攜帶了二十餘枚飛蝗石,此時已盡數發射了出去。他伸手在懷中一摸,卻摸了個空,心中暗叫不妙。便在此時,兩支短箭已然飛到面前。

此時四周儘是無邊的黑暗。按理壓根無法看清每個人的位置。只不過方才清風道人一連發射了二十餘枚飛蝗石,鄧遙躲在石拱橋上,已自判斷出了清風道人的方位。是以清風道人停手之後,鄧遙站起身子,將早已握在手中的兩支短箭向清風道人甩了過去。

清風道人身前是許成和,身後是朱三家。那兩支短箭越過許成和的頭頂,瞬間便到了清風道人面門之前。清風道人身手了得,聽得兩支短箭破空之聲到了面前,卻不拔劍撥打,雙手斗然伸出,已自將兩支短箭分別抓在雙手之中。他接箭之後,立時雙手一甩,兩支短箭又向石拱橋激射而出。

鄧遙射出兩支短箭之後,便又在地上摸索著撿起了兩支短箭,正要射向清風道人。忽覺得兩道勁風襲了過來,他心知不妙,急忙將身子向橋面伏了下去。只不過他萬萬沒有想到清風道人如此了得,接箭之後便即回射,被清風道人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是以他躲避的動作雖然極快,卻還是慢了一步。雖然避過了一支短箭,只聽「噗」的一聲,右肩卻被另一支短箭射中。疼的鄧遙叫了一聲,腳下立足不穩,便沿著石階向石拱橋下滾落下去。

此時林義郎正在石拱橋下與劉涌激戰。他武功雖高,與劉涌相比卻要遜上一籌。此時兩人都是搏命的打法,出手都是快若閃電。初時林義郎尚能勉力支撐。只不過二十餘招過後,林義郎便落了下風。到得後來,他只能全力遮擋,十劍之中最多只能還上一劍,眼見便要落敗。只不過林義郎知道自己只要後退一步,劉涌便能搶上石拱橋,他身後的楚丹陽、許成和、清風道人等也會隨之從石樑衝上橋頭。到了那時,自己和鄧遙絕對抵擋不住這幾位高手的聯手攻擊。何況後面還跟著一個刀法詭異,殺人不眨眼的厲秋風。是以林義郎明知不敵,仍然揮劍力戰,只盼著鄧遙能用短箭擊殺困在石樑上的清風道人等高手,然後與自己聯手,將劉涌打下深淵。

鄧遙肩頭中了短箭之後,身子一晃,從石拱橋上滾落了下來。林義郎正在苦苦抵擋劉涌,冷不防鄧遙滾了下來,正撞在林義郎后膝窩處。林義郎全無防備,一個趔趄便向前撲倒,正撲向了劉涌的劍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