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通天證道下載
  3. 通天證道
  4. 第一百八十章 約戰

第一百八十章 約戰

作者: |返回:通天證道TXT下載,通天證道epub下載

藍若機聽得出來,這公主似乎也與這天予不對付,瞥了一眼天予,淡淡說道:「你就是天幫的幫主?」

天予:「沒錯。」

藍若機冷聲道:「帶著你天幫的人立刻滾,看在初雪師妹的面上,我放過你這一次。」

天予微微笑道:「你好像搞錯了,我不是來找你要面子的,我來是為了找這藍若冰師姐討回點東西。」

秋飛鳳和慕容煙都疑惑的看著天予,不知道天予究竟有沒有搞明白狀況,一個藍若冰,天幫還能應付,但眼前這個藍若機可是化元境高手,自己這些人還真不是對手。

其他剛加入天幫的都開始後悔起來,這可是藍幫幫主,真要打起來,自己這些人都是被秒的份。

朱麗好奇的打量著天予,在暮雲城時她就覺得他不簡單,很有膽氣,沒想到面對化元境三層的藍若機也能如此不卑不亢。

心中雖然氣憤他曾經拒絕自己,但也有些欣賞他這個無所畏懼的性子。

藍若機聲音陰冷:「小子,你知道現在在和誰說話嗎?」

初雪連忙擋到天予身前,眼神戒備的看著藍若機。

天予笑著拍了拍初雪頭髮,然後將她拉到身側,依然一副淡定的樣子:「未請教。」

藍若機突然化元境氣勢外放,哈哈笑道:「好一個天幫幫主,哈哈哈,今天我藍若機就來好好教教你怎麼做人好了,初雪師妹,此事與你無關,還請不要插手此事。」

天予感受著對方的氣勢,神情也凝重起來,慢慢拔出手中的青鋒劍,冷笑一聲:「要教別人做人,也先得自己學會做人。」

天予回過頭看向宋依依等人:「你們先退開一些,我倒想看看他要如何教我。」

宋依依擔憂的看著天予,自己的實力差距太大,什麼忙也幫不上,心中不由有些黯然。

鄭月等人也是好奇的看著天予,今天的天予是不是有些自信過頭了,但是天予可不是一個容易衝動的人。

初雪沒有退後,而是握著鞭子跟天予站在一起:「天予哥哥,我們兩個打他一個,我就不信他敢傷我。」

藍若機:「我當然不會傷初雪師妹,但這什麼天幫幫主,我總得給他留一個念想。」

初雪緊張的說道:「藍若機,你要是敢傷害天予哥哥,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站在一旁的天予哭笑不得,初雪自然一片好意,但別人只怕是會以為自己是仗了初雪的勢才這麼硬氣,自己好歹現在是天幫幫主,總要注意點形象的。

藍若機笑道:「我已經看你的面子給過他機會了,他不要,這可怪不了我。」

初雪:「我不管,反正你不可以傷害天予哥哥。」

藍若機:「師妹這是無理取鬧,我相信就算是上報宗門,也怪不得我。」

「宗門規定里,可允許同門之間私下鬥毆了。」

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

初雪聽到聲音,連忙縮到天予身後躲了起來。

藍若機臉色一變,連忙對著來人作揖行禮:「弟子藍若機見過初長老。」

一個面相威嚴的中年人排開眾人,緩緩行來,眼神掃過之處,無不噤若寒蟬。

朱麗見到來人也行了個禮:「朱麗見過叔叔。」

來人正是戒律院長老初聖之,初雪的父親。

初聖之見到朱麗,也是微微一愣:「公主怎麼也在這?」

朱麗淡淡笑道:「湊巧路過從雲鎮,就過來看望一下藍師兄。」

初聖之點點頭,表情嚴肅的看向藍若機問道:「為何都聚在這裡?」

藍若機:「回稟初長老,這天幫的人圍了舍妹的住處,我是過來調解的。」

初聖之皺眉道:「什麼時候又冒出個天幫來了?」

藍若機:「我想初雪師妹應該很清楚。」

初聖之:「怎麼還扯上雪丫頭了?」

藍若機轉身看向躲在天予背後的初雪:「初雪師妹,還不出來跟你父親解釋解釋。」

初雪狠狠的瞪了藍若機一晚,然後慢吞吞的站了出來。

初聖之見到初雪竟也出現在這裡,神情一肅,喝道:「胡鬧,你在這裡做什麼?」

初雪打了個哆嗦,低著頭不敢說話。

天予笑了笑,上前一步作揖道:「弟子天予見過初長老。」

初聖之一怔,思索片刻喃喃說道:「天予,你是外門的那個天予?」

初聖之想起他父親出門之前好像特意交代要自己照看好這個天予的,只是自己事務繁忙,把這事給忘了。

天予心裡也是奇怪,微笑道:「初長老,弟子確實是在外門。」

初聖之的表情溫和了一些,眼神掃視左右,緩緩說道:「是你帶人圍了落若冰的住處?」

天予點頭:「是弟子。」

初聖之:「所為何事?」

天予將事情經過簡單說了一下。

初聖之看著藍若冰問道:「天予所說的可是事實?」

藍若冰:「是這樣沒錯,但他們的任務並沒有完成。」

初聖之語氣一沉:「你更改任務內容在前,不顧同門安全在後,現在連該給的貢獻分也不願拿出來,難道你還有理了?」

藍若機一聽這語氣就覺著不對,感覺這初聖之是在有意護著天予,何況這件事也確實是落若冰有些理虧,連忙使眼色阻止藍若冰反駁。

上前一步向著初聖之開口說道:「初長老,舍妹做事確實欠妥當,我願意將該給的貢獻分給出去,但這天予私自帶人圍了舍妹的住處,這卻也說不過去吧。」

初聖之皺眉道:「年輕人,是衝動了些,天予,往後不可再如此造次,有何委屈應當向宗門稟明,宗門自會替你做主。」

天予來這裡主要是替譚浩出一口氣,讓別人知道,天幫的人不是好欺負的,當然也有著試探天幫人員是否團結的意思,如今初聖之出面調停,自然不會違抗,作揖道:「謹遵初長老教誨。」

藍若機似笑非笑說道:「初長老,年輕人衝動一點也屬正常,但總要受點教訓,我藍幫雖小,但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站在頭上拉屎拉尿的。」

藍若機的父親藍玄是朝中的征邊大都督,手握重權,藍若機自身的修為天賦又極佳,心中的傲氣自然是有的。

初聖之眼神眯了起來:「那你想如何?」

藍若機:「讓他跪下磕個頭,認個錯,這事也就算了。」

初雪握著拳頭怒道:「你想得美,天予哥哥才不會給你磕頭的。」

初聖之心中好奇,這雪丫頭怎麼會如此護著這天予,難道父親也是因為雪丫頭的緣故才讓自己照看好這個天予的?

天予淡淡笑道:「我只跪師長和死人,藍師兄又是屬於哪一類?」

藍若機哼聲道:「你若不跪,那我藍幫失的臉面可不是你輕輕鬆鬆的道個歉就能彌補的。」

天予冷笑一聲說道:「我好像也沒說過要向你們藍幫道歉,如初長老所言,我行事是有些魯莽了,我應該向宗門請罪,宗門按規矩罰我,我認,但你藍幫憑什麼要我道歉?在這件事上,該道歉的一直都是你們藍幫的藍若冰,別以為給了貢獻分就佔了道理。」

藍若機眼神一冷:「那你是不打算給藍幫一個交代了?」

天予:「我的交代就是,你們給回我幫會人員該得的貢獻分,然後我再原諒你們。」

慕容煙與秋飛鳳對視一眼,兩人都沒有想到這天予竟然如此硬氣,面對藍若機絲毫沒有退讓,甚至比藍若機看起來更為強勢。

宋依依有些擔憂,但眼裡卻滿是崇拜的小星星,哪個女子不喜歡這種有膽氣、有擔當的的男子,她了解天予,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會畏懼的人,第一次見面就以通靈境二層的修為與鐵翼獸戰鬥,在宗門大比之上即便面對萬法殿的宗主張天涯,也沒有絲毫退縮。

天幫的其他人員都一個個緊握拳頭,心中熱血沸騰,這就是天幫的幫主,真是霸氣。

周圍圍觀的人心中更是震驚,這個人真的只是一個外門弟子?這份魄力,即便在內門弟子中只怕也很難找出來。

初雪興奮的喊道:「天予哥哥說得對,分明就是你們的錯。」

初聖之眼裡也露出欣賞之色,這天予小小年紀,這份膽氣和見識都是很不錯的。

朱麗心中思忖,這天予果然是個膽大的主,而且這嘴巴也是相當的厲害,再爭論下去,吃虧的只怕是藍若機,呵呵笑道:「這件事情既然雙方各執一詞,這樣爭論下去也是沒有結果,我看啊,文的不行就用武的來,天武世界向來以武為尊,不若天幫與這藍幫來一場決鬥好了。」

初聖之連忙擺手道:「不可,天予還只是個外門弟子,雙方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了。」

藍若機也清楚朱麗是在幫自己,介面譏笑道:「我諒他也不敢,光會嘴上逞能的人,還不配做我藍若機的對手。」

天予輕笑一聲:「不就是想打嗎?我可以答應,但是我有個條件。」

藍若機笑道:「要打就打,還講什麼條件,若是怕了明說就是,難道你怕別人說你只是個光說不練的繡花枕頭?呵呵。」

天予淡淡笑道:「你也不用激我,初長老也說了,我畢竟還只是個外門弟子,就算輸了也沒什麼好丟臉的,但若是僥倖贏了,總得有點彩頭吧,不然我豈不是白辛苦一場。」

藍若機哈哈笑道:「你僥倖贏了,哈哈哈,好,好,好,你說,你要什麼彩頭?」

天予:「一萬貢獻分。」

藍若機眉頭一鎖,一萬貢獻分可不是小數目,沉吟道:「那你輸了又當如何?」

天予挑了挑眉:「輸了就輸了,還能如何?」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