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下載
  3.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
  4. 556 代價

556 代價

作者: |返回: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TXT下載,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epub下載

此時顧言之和蘇雲卿正在顧氏集團旗下的一間五星酒店的總統套房裡,房內閉著眼睛坐在沙發上默念心經的人正是剛下火車就被葉閃「邀請」到這裡的了心大師。

時隔三年,顧言之終於再一次見到了了心大師。

眼前的老人慈眉善目,一身灰色僧袍乾淨樸素,他的眼神悠遠深長,宛如平靜無波卻深不可測的大海。

顧言之突然想到,似乎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了心大師就一直是這副模樣,沒有變過。

對於他們的到來,了心大師並不感到意外。他睜開眼睛,目光第一時間放在了蘇雲卿身上。

「蘇小姐。」

蘇雲卿看不見,並不知道了心大師看著她的目光充滿了深意。她雙手合十行了個佛禮,然後才驚訝道:「大師見過我?」

了心大師微微一笑。「久仰大名。」

蘇雲卿只以為是顧言之或者顧老爺子以前在了心大師面前提過她,也沒多想。她歉然道:「今天冒昧請大師到此,還望大師見諒。」

顧言之也知道今天「請人」的手段實在是過於簡單粗暴,多少人拿著錢拿著寶貝排隊想見大師一面都求而不得,他倒好,人剛一下火車,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讓人把大師帶到這裡來了。

顧言之說道:「今天的事是我的不對,心繫所愛,身不由己。日後大師若有差遣,言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無妨。」了心大師溫和的對蘇雲卿說:「蘇小姐,麻煩你過來一點,讓我看看你的眼睛。」

顧言之和蘇雲卿心中震驚。從進來到現在,他們沒有跟了心大師說過任何一句關於蘇雲卿眼睛的事。顧言之一直跟在蘇雲卿身邊攬著她的腰,把人半抱在懷裡,蘇雲卿又一臉與平常無異的雲淡風輕,因此連葉閃都沒有發現蘇雲卿的不妥,可了心大師剛跟他們接觸不到五分鐘,話都沒說上幾句就看出來了。

顧言之小心翼翼的牽著蘇雲卿坐到了心大師身邊,然後目光如炬的緊盯著大師。

「怎麼樣?」顧言之心中焦急,話裡帶著顯而易見的急切,哪裡還有八風不動的冷酷樣子。

了心大師仔細的端詳了蘇雲卿片刻,他沒有望聞問切的看診問脈,也沒有問癥狀和過往病史,他只是很專註的看著蘇雲卿。

在一旁目不轉睛看著這一幕的顧言之突然有種很奇妙的感覺。

他覺得……了心大師並不是在看蘇雲卿,而是在透過蘇雲卿,看那些普通人看不見的,也無法理解的世界。

顧言之心慌不已,他緊緊握著蘇雲卿的手,不敢鬆開片刻。

蘇雲卿的臉微微往旁邊偏了偏。

說來也奇怪,按理來說她應該看不見了,可就在剛才,她突然有一種很強烈的,被人注視的感覺。

簡直就像是……像是她以前還看得見時一樣,她甚至有種只要自己回過頭就可以看到這道目光的來源的錯覺。

了心大師看了很長時間,漫長的沉默讓顧言之的耐心越來越少。當中有幾次他都想開口,可不知為什麼每次他覺得自己再也忍耐不下去時,蘇雲卿總會第一時間察覺到他的情緒,然後用一些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的小動作安撫他。

而顧言之就靠著這些安撫一次又一次的冷靜。

良久,了心大師才開口說道:「在今天之前,蘇小姐是不是也曾經短暫失明過?或者是不是曾經有過其他什麼徵兆?」

蘇雲卿說:「實不相瞞,從兩年前開始我的身體就出現了一些奇怪的徵兆。先是莫名暈眩,頭昏,然後是失去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然後現在是視覺。」

蘇雲卿每說一個,顧言之的臉上的神色就冷硬一分,握著蘇雲卿的手力氣也越發大了。

蘇雲卿有些痛,但卻沒有掙脫他,反而把另一隻手覆在他手背上,無言的安慰他。

「只是之前這些都很短暫。最多十五六個小時就能恢復,像今天這樣……是第一次。」

距離她發現自己失明已經超過了二十四小時,過去不管是哪方面的感官出現問題,也都沒有這麼長時間的。

蘇雲卿心中總有不好的預感,可是她不敢在顧言之面前說。她怕有些事情說出來就真的會成真,怕好的不靈壞的靈,更怕顧言之擔憂過重,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來。

了心大師垂眸思索片刻,然後突然拿起桌上酒店準備的果盤裡的兩個橘子,說道:「蘇小姐,可曾聽過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則為枳這句話?」

蘇雲卿心裡咯噔一下,說道:「聽過,出自《晏子春秋·雜下之十》。【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

了心大師滿臉讚賞的點點頭:「蘇小姐好學識。」

蘇雲卿不解道:「大師,我不明白,這句話原本是比喻環境變了,事物的性質也變了,跟我現在的情況又有什麼關係?」

了心大師把兩個橘子一左一右相對放好,兩個橘子遙遙相對,說道:「一為橘,一為枳,這兩樣尚可互通,是因為它們本身就是同一種水果,只是小種類不同而已。可若是該長在南方的荔枝到了北方呢?即便是有人工培育,在脫離實驗環境后,它也可以枝繁葉茂,肆意生長嗎?」

了心大師這些話說的顧言之和蘇雲卿都是臉色一變,尤其的顧言之,眼神瞬間冷的嚇人。

「大師,你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了心大師平靜的看著他:「蘇小姐不是能夠不管長在南方還是北方都可以存活的柑橘,她離開了原有的世界來到這裡,總歸是要付出代價。」

「萬事萬物都該在它該在的地方,不然,必定會遭到反噬。」

顧言之猛的站起來,臉色和眼神都異常可怕,就像是從地獄來的惡鬼一般,眼裡是滔天怒意和殺氣。

「你再說一遍。」

顧言之的聲音很冷,很沉,語氣森冷,令人膽寒。

面對這樣的顧言之,了心大師的神情沒有半點變化,他依舊是一手緩慢的撥弄著佛修,半垂著眼瞼,慢慢說道:「現在只是失去視力,接下來,她的五感都會逐一喪失,直到所有,包括靈魂,都回歸【那邊】為止。」

「顧先生,這些因是你當年親自種下,如今,不過是到了結果的時候。」

------題外話------

++

這段主線我寫的很慢,也很難,我在想該怎麼解釋才能讓小天使們明白(捂臉)

最近更的太少了,對不起大家,等這段寫完應該會更多點了~

回到頂部